佛光大辭典






一九之教 yī jiǔ zhī jiào
指彌陀之教。淨土宗立九品往生之法,故有此稱。迦才淨土論序(大四七‧八三中):「二八弘規,盛乎西土;一九之教,陵遲東夏。」其中,「二八」指觀無量壽經所說之十六觀門,「一九」則指彌陀所立之九品往生。 p1
一一 yī yī
梵語有 vyasta, ekaika, pratiksanam 等字。含有每一、逐一、各各、任一等意。梵網經開題(大六二‧二中):「一一句句,一一字字,皆是諸尊法曼陀羅身。」觀無量壽經(大一二‧三四三上):「一一寶珠有八萬四千光,一一光作八萬四千異種金色,一一金色遍其寶土。」 p1
一一心識 yī yī xīn shí
指真如所入之識。又作一一識心、一心一心識。為非常、非無常之心念,故又稱俱非念、寂滅寂靜念。係密教依釋摩訶衍論所立十識中之第十識。謂真如門所依之心與實相一味之理會合,故稱識心;又真如之體乃通一切有情、非情,且為唯一者,故稱一心。釋摩訶衍論贊玄疏卷二(卍續七二‧四四七下):「第十識心,即真如門所依本法,而唯能緣自門真理,體能鑒用,照體獨立,故說為緣。」此心得緣真理為境界,故異於第九識(一切一心識)之不緣真理,而相當於天台四教中之圓教。〔釋摩訶衍論卷二、釋摩訶衍論記卷二、胎藏金剛菩提心義略問答卷二末、宗鏡錄卷四十五〕(參閱「一切一心識」6、「十識」503) p1
一七日 yī qī rì
中陰七七(四十九日)之一。又作初七日、所願忌、始善忌、哭添忌。即人死後最初七天之忌日。〔諸回向清規卷四追忌名數之次第〕 p1
(一)數之單位。如「第一」或「一位」。
一二三四五六七 yī èr sān sì wǔ liù qī
指隨時隨地皆可出現之普通事,亦即理所當然,連孩童亦能知曉之事。碧巖錄第二十一則(大四八‧一六一下):「僧問智門:『蓮花未出水時如何?』智門云:『蓮花。(一二三四五六七,疑殺天下人)』」 p1
一人 yī rén
指佛。佛於人中得道,為世間最尊最勝者,故稱一人。法華經譬喻品(大九‧一四下):「其中眾生,悉是吾子(中略)。唯我一人,能為救護。」 p1
一人作虛 yī rén zuò xū
禪宗公案名。空谷集卷六(卍續一一七‧三一六上):「僧問興化:『多子塔前,共談何事?』化云:『一人傳虛,萬人傳實。』」蓋真理乃各人所自悟自得,一涉及語言文字則失其實;此與景德傳燈錄卷十三(大五一‧三○三上)引延沼禪師之語「一犬吠虛,千猱啀實」義同。 p1
一人當千 yī rén dāng qiān
一人可敵千人之謂;表示勇猛有力。北本涅槃經卷二(大一二‧三七三下):「譬如人王有大力士,其力當千,更無有能降伏之者,故稱此人一人當千。」 p2
一刀三禮 yī dāo sān lǐ
信仰虔誠者,於奉造佛像時,為表示其虔敬,每刻一刀禮佛三次,稱為一刀三禮。此與寫經時之「一字三禮」、畫像時之「一筆三禮」其義相同。 p2
一刀兩段 yī dāo liǎng duàn
因刀之一擊,而截斷有無之識見;比喻不顧情實之斷然態度,又喻禪機之活用。大慧普覺禪師語錄卷二十三示方機宜(大四七.九○九上):「雖未得一刀兩段,直下坐斷報化佛頭,然卻自有箇信入處。」緇門警訓卷十鍾山鐵牛印禪師示童行法晦(大四八‧一○九四下):「若是大丈夫漢,興決烈之志,屏浮濫之行,從腳跟下一刀兩段,向佛祖外一覻便透,身心俱了,亦不為難。」(參閱「南泉斬貓」3742) p2
一上神通 yī shàng shén tōng
(一)指一回、一度之神通。
一千七百則公案 yī qiān qī bǎi zé gōng àn
乃泛指禪宗無數則公案。「一千七百」並非實數,係根據景德傳燈錄中所載之一千七百零一人之傳法機緣而來。 p2
一叉鳩王 yī chā jiū wáng
梵名 Iksvāku,巴利名 Okkāka。譯作甘蔗氏。為釋迦族之祖先,居於印度河流域之浮陀落城。〔慧琳音義卷二十六〕 p2
一口吞盡 yī kǒu tūn jìn
謂包容一切事物而無遺漏。碧巖錄第十一則(大四八‧一五一中):「黃檗示眾云:『(打水礙盆,一口吞盡,天下衲僧跳不出)汝等諸人盡是噇酒糟漢!』」 p2
一大劫 yī dà jié
總括成住壞空等四劫,稱為一大劫;乃一期世界之始末。瑜伽師地論卷二(大三○‧二八五下):「又此世間,二十中劫壞,二十中劫壞已空,二十中劫成,二十中劫成已住。」即八十中劫為一大劫,共計兩百六十八億八千萬年。〔大毘婆沙論卷一三五、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六〕(參閱「一中劫」5) p2
一大車 yī dà chē
比喻法華之大乘妙法。法華經譬喻品謂,有一長者,宅舍起火,長者為救諸子出火宅,告以門外具足珍玩等物,諸子遂爭競馳走,奔出火宅,長者各賜一大車,其車駕以一大白牛。「一大車」即比喻法華經之大乘無上妙法,可救度眾生出三界火宅,此為天台宗、華嚴宗之主張。(參閱「三車四車」557) p2
一大事因緣 yī dà shì yīn yuán
謂佛陀出現於世間之唯一大目的,是為開顯人生之真實相,此即所謂一大事。依法華經方便品之說,佛為使眾生開示悟入,遂出現世間。世親於法華經論卷下詳論此「開示悟入」之要義,列舉佛出世之四緣由:(一)如來具足一切智,能如實了知諸法深義;如來欲以其知見開啟眾生,令彼等悉皆了知諸法深義,故出現於世。(二)二乘與佛之法身平等,無有差別;如來為示現此義,故出現於世。(三)二乘等不能了悟究竟一佛乘之真實處;如來為使彼等悟知,遂出現世間。(四)為使彼等更證入不退轉地,獲得無量之智業,如來乃出現世間。〔法華經文句卷四上、法華玄論卷五〕 p3
一大事後生 yī dà shì hòu shēng
後生,指來生。明瞭來生迷悟昇沈之境界乃人生最重大之事,故稱一大事後生。 p3
一大藏教 yī dà cáng jiào
指以釋迦佛所說之經、律、論三藏教法,為全佛教之教說,故稱一大藏教。碧巖錄第二則(大四八‧一四一中):「設使三世諸佛只可自知,歷代祖師全提不起,一大藏教詮注不及,明眼衲僧自救不了。」 p3
一子出家九族生天 yī zǐ chū jiā jiǔ zú shēng tiān
即家庭中若有一子出家學佛,則其親屬九族皆可生於天界。九族,指高祖父、曾祖父、祖父、父母、己、子、孫、曾孫、玄孫等。筠州洞山悟本禪師語錄(大四七‧五一六中):「故經云:『一子出家,九族生天。』良价捨今世之身命,誓不還家,將永劫之根塵頓明般若。」故「一子出家,九族生天」成為佛家之普遍用語。而俗諺「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恐係襲轉自此,形容一個人一旦做了官,有所成就,則與其親近者,無論其能力、資格如何,皆能受其庇護而獲得昇遷或做官之機會。 p3
一子地 yī zǐ dì
指菩薩證得化他之果,以平等、慈悲心憐憫一切眾生一如己子之階位。全稱極愛一子地。住於此階位之菩薩,視眾生猶如父母之愛子,見子安穩、修善,則心生歡喜;見子煩惱、病苦,則心愁憂念。北本涅槃經卷十六(大一二.四五九上):「見諸眾生法身未增,或行身、口、意業不善;菩薩見已,則以智手拔之令出,不欲令彼流轉生死,受諸苦惱(中略)。見一闡提墮於地獄,亦願與俱生地獄中。何以故?是一闡提若受苦時,或生一念改悔之心,我即當為說種種法,令彼得生一念善根,是故此地復名一子。」即謂住於一子地之菩薩,心常繫念眾生,救拔不捨。〔大般涅槃經集解卷三十八、涅槃經義記卷五下〕 p3
一小劫 yī xiǎo jié
乃時間之單位。(一)大毘婆沙論等謂,人壽自十歲起,每過百年增一歲,至八萬四千歲為增劫之極;又自八萬四千歲起,每過百年減一歲,至十歲為減劫之極。此一增一減,共計一千六百八十萬年,稱為一小劫。經典中常有此語,如法華經卷一(大九‧四上):「教菩薩法,佛所護念,六十小劫不起于座;時會聽者亦坐一處,六十小劫身心不動,聽佛所說,謂如食頃。」〔俱舍論卷十、大毘婆沙論卷一三五〕
一山 yī shān
(一)因寺院多建在山中,故一寺又稱一山。但實際一山所指之範圍較一寺為廣。
一山一寧 yī shān yī níng
(1247~1317)宋代臨濟宗楊岐派僧。台州(浙江臨海縣)人,俗姓胡。號一山。長入佛門,研習天台、律宗之教旨。元成宗大德三年〔1299),賜金襴之僧伽梨及「妙慈弘濟」之號,敕使東航,勸化日本,鎌倉幕府疑為游偵,加以禁錮,猶晝夜禪誦,悠然樂道。未幾解禁,先後住持建長、圓覺、南禪等諸寺,漸受後宇多天皇及公卿貴族之信任,慕德來訪者甚多。師又精通朱子學,與弟子雪村友梅同為日本五山文學之先河。其法派稱一山派,為日本禪宗二十四派之一。日本文保元年示寂,享年七十一。賜號「一山國師」。著有一山國師語錄二卷行世。〔元亨釋書卷八、延寶傳燈錄卷四〕 p4
一山一寧國師語錄 yī shān yī níng guó shī yǔ lù
請參閱 一山國師妙慈弘濟大師語錄
一山國師妙慈弘濟大師語錄 yī shān guó shī miào cí hóng jì dà shī yǔ lù
凡二卷。又作一山一寧國師語錄、一山寧和尚語錄、一山國師語錄、寧一山錄。係一山一寧(1247~1317)弘法之語錄,侍者了真等編。因開版於大雲庵,故又稱大雲錄。收於大正藏第八十冊。卷上收錄了真編初住四明鰲峰山祖印禪寺語錄及惟鳳編住慶元府寶陀觀音禪寺語錄等七種語錄,及小參、法語、拈古、頌古。卷下收錄偈頌、贊佛祖、自讚、小佛事,及彥栽撰之行記、中峰明本等之跋。 p4
一山國師語錄 yī shān guó shī yǔ lù
請參閱 一山國師妙慈弘濟大師語錄
一山寧和尚語錄 yī shān níng hé shàng yǔ lù
請參閱 一山國師妙慈弘濟大師語錄
一弓 yī gōng
梵語 dhanu。乃印度古代之長度單位,相當於四肘之長。俱舍論卷十二(大二九‧六二中):「二十四指橫布為肘,豎積四肘為弓。」另據俱舍論疏卷六之說,謂一肘有一尺八寸,故一弓為七尺二寸。〔鶴林玉露卷九〕(參閱「弓」959) p4
一不去二不住 yī bù qù èr bù zhù
禪林用語。謂「一」如尚未結束,其次之「二」則不來;禪林中每用以表示自然而然之道理。〔五燈會元卷十七黃龍慧南章〕 p5
一中 yī zhōng
(一)一堂、一座之義。乃禪宗於點茶時之用語。又稱點茶一中。即設齋食時,於能容納全部人之堂中行點茶。敕修百丈清規卷五(大四八‧一一四二下):「今晨齋退,就庫司點茶一中,特為伏望,眾慈同垂降重。」此即謂方丈和尚集新掛搭者於一堂點茶。又天目明本禪師雜錄卷上示眾(卍續一二二‧三六五下):「前日之晚,首座與維那到菴,言:『結夏在近,請為眾道話一中。』」是為一座之義。〔禪林象器箋第二十類言語門〕
一中一切中 yī zhōng yī qiē zhōng
指修中觀時,舉一中觀,則空觀、假觀亦皆是中。此乃天台宗所立空、假、中三觀之修持方法;雖立三觀,然隨舉一觀時,已賅攝其餘二觀。此即非一、非一切之中道觀,智顗大師特稱為不可思議三觀。〔摩訶止觀卷五上〕(參閱「一心三觀」23) p5
一中劫 yī zhōng jié
古印度之計時單位。謂人壽之一增一減為一小劫。合二十小劫,共計三萬三千六百萬年,稱為一中劫。〔俱舍論卷十〕(參閱「一小劫」4) p5
一元論 yī yuán lùn
英語 Monism。凡以唯一原理說明宇宙全體之見解,稱為一元論。即謂宇宙世界之根本為一,而宇宙萬事萬物皆源於此一元。與二元論、多元論相對而稱,故稱一元論。二元論者主張神與世界、精神與物質、本質與現象等的絕對對立;一元論則謂一切皆由一根本原理所生成,故無所謂神與世界、精神與物質之對立。印度思想界即依一元論之說,而產生不同論派,如吠陀哲學即謂宇宙之本質為梵(梵 Brahman);個人主體之本質為我(梵 ātman),此兩原理同為一體,即「梵我一如」。宇宙萬有最後乃歸於此絕對之梵與我。欲表現此一元論之本質內容實非易事,故有實在(梵 sat,有)、精神(梵 cit,知)、至福(梵 ānanda,歡喜)等說法產生。然此種絕對本質之一元論,卻難以解釋各種現象界之發生,如物質自然界、苦、惡等人間界諸現象。判定精神原理(梵 purusa,神我)與物質原理(梵 prakrti,自性)對立之二元論,即為解決此類問題而應運出現者。此外,尚有六師外道唯物一元論等說。以上諸論,皆有其矛盾處,佛教為解決此一癥結,遂肯定其態度及立場,即:一概否定一切精神、物質、神、或形而上學說之固定原理。小乘佛教將構成各類現象界之要素(法)加以分類,而有五位七十五法、五位百法之說;成為多元論之一者。大乘佛教則加以綜合,而稱之為真如、法性、實相、佛性、如來藏、唯心、一念等,故為一元論。至若諸現象界之根本,則視為無明與阿賴耶識。此無明等與真如之關係,曾被論諍。大抵言之,佛教於一元、二元、多元等概念未嘗視為固定之實體原理,而以「無自性」統視之。此為佛陀所持宇宙觀之基本態度。 p5
一分 yī fēn
因明用語。與「全分」對稱。指一名相或事物之部分,或指多種名相之中的部分名相或事物。(參閱「全分一分」2190) p20
一分戒 yī fēn jiè
指受全部戒法中之一分者。如一分菩薩即是。菩薩瓔珞本業經卷下(大二四‧一○二一中):「有受一分戒,名一分菩薩,乃至二分、三分、四分;十分,名具足受戒。」 p20
一分家 yī fēn jiā
指安慧所立心識之一分說。謂起認識作用時,唯起於自證分(自體分);見分(能認識之能緣作用)、相分(被認識之所緣對境)等二分,情有理無,為遍計所執,屬無體之法,此乃凡夫無始以來執著我、法之熏習力,而生出類似於能緣、所緣之識體。安慧之一分說,古來即難解,其說雖非正義,然可謂護法學之前驅,與護法學說均自世親所流出之不同派別。另有難陀立二分說,陳那立三分說,後護法之四分說成為最嚴密完整學說,遂成一家之正義。〔成唯識論卷八、成唯識論述記卷三〕(參閱「四分」1663) p20
一分常論 yī fēn cháng lùn
為印度古代外道所執六十二見之一;屬於計執前際而起之常見。此類外道共有四種,故又稱四種一分常論、四一分常論。彼等係於前生、後生,或色心之一半而起常見者,故稱一分常論。即:(一)謂外道得宿住通,能觀前世,而以為諸趣皆由梵天之意所化;如是,不見大梵天之始終,故以為大梵天為「常」,而我及世間為「無常」。(二)計執色法滅而心法存,或心法滅而色法存;或謂色法為心法之一,故為常住者。(三)計執從戲忘天而下生此間,依宿住通觀過去,認為先前之住處為常住者。(四)計執從意億恚天而下生此間,依宿住通觀過去,認為先前之住處為常住者。執持此見解者,相當於外道十六宗之「自在等因宗」。〔長阿含卷十四梵動經、大毘婆沙論卷一九九、瑜伽師地論卷六、大乘義章卷六〕(參閱「六十二見」1241、「常見」4526) p20
一分菩薩 yī fēn pú sà
指受一分戒之菩薩。顯戒論卷中(大七四‧六○六上):「地上菩薩,八萬威儀。地前菩薩,隨分威儀。何況一分菩薩、具分菩薩?」菩薩瓔珞本業經卷下(大二四‧一○二一中):「有受一分戒,名一分菩薩,乃至二分、三分、四分;十分,名具足受戒。」 p21
一切 yī qiē
梵語 sarva,巴利語 sabba。乃總賅眾物之詞。音譯作薩婆。大智度論卷二十七(大二五‧二六○中):「薩婆,秦言一切。」翻譯名義集卷五(大五四‧一一三四下):「一以普及為言,切以盡際為語。」此詞之實際用例頗多,如一切世間、一切眾生、一切種智等用語皆是。然一切又分為全分與少分二種,全分指不限定在特殊範圍內者,包含廣的一切;少分指在某種限定範圍內者。據成唯識論樞要卷二之說,一切聲皆是不常不執,此有二釋:(1)一切的一切,即計內外皆常。(2)少分的一切,唯內的一切聲是常。如上所述,前者為全分之一切,後者為少分之一切。〔成唯識論卷二、慧苑音義卷上〕 p6
一切一心識 yī qiē yī xīn shí
乃生滅門所依之心。又作多一心、多一識心。係密教所立十識中之第九識,亦即造作一切諸法之識心。蓋此心所作之生滅,差別無量,隨其所作,故稱「多」;又能作之心唯有一,故稱「一」,合稱之為多一識心,屬於後得如量智。故釋摩訶衍論贊卷二(卍續七二‧四四七下):「可知第九識心,即前所入法十名中第十,一切一心也,以能緣彼生滅門如,但不能緣真如門理,非不能緣自門真理。」〔釋摩訶衍論卷二、釋摩訶衍論記卷二、宗鏡錄卷五十六〕(參閱「十識」503) p6
一切口業隨智慧行 yī qiē kǒu yè suí zhì huì xíng
佛十八不共法之一。又作一切語業智為前導隨智而轉。謂佛以微妙清淨之語,隨智而轉,化導利益一切眾生,故稱一切口業隨智慧行。〔法界次第卷下、華嚴孔目章卷二〕 p6
一切世界讚歎諸佛莊嚴 yī qiē shì jiè zàn tàn zhū fó zhuāng yán
乃由彌陀願心所生之眾生世間清淨莊嚴。此係天親淨土論所示淨土二十九種莊嚴中,菩薩四種功德莊嚴之一。淨土論(大二六‧二三一中):「雨天樂花衣,妙香等供養;讚佛諸功德,無有分別心。」指菩薩於一切世界,遍照諸佛會大眾,廣大無量,供養恭敬、讚歎諸佛如來。故天親譽之為淨土正報中四種正修行功德成就之一。(參閱「二十九種莊嚴」170) p7
一切世間 yī qiē shì jiān
指一切有為有漏之穢土。為五蘊世間、眾生世間、器世間之總稱。大乘起信論(大三二‧五八二下):「一切世間有為之法,無得久停,須臾變壞。(中略)世間一切有身,悉皆不淨,種種穢污,無一可樂。」(參閱「世間」1524)P7
一切世間最上辯 yī qiē shì jiān zuì shàng biàn
乃佛菩薩所得七種辯才之一。又作最上辯。謂菩薩於行六度時,為廣濟有情而宣說大乘法,其法甚深,其聲如雷,清澈遠聞,故稱一切世間最上妙辯。大智度論卷五十五(大二五‧四五一上):「說一切世間第一之事,所謂大乘,是名世間最上辯。」〔大般若經卷四九九、法華經玄贊卷二〕 p7
一切世間最尊特身 yī qiē shì jiān zuì zūn tè shēn
乃毘盧遮那如來不思議法身之尊稱。尊特,尊貴特殊之謂。謂如來法身即是法界自性,以其本性清淨,淨除一切塵垢,故為一切世間最尊特之身。大日經卷五(大一八‧三六下):「其中如來,一切世間最尊特身,超越身語意地至於心地,逮得殊勝悅意之果。」 p7
一切世間樂見離車童子 yī qiē shì jiān lè jiàn lí chē tóng zǐ
乃弘揚大乘經典之童子。即指「一切世間樂見」(梵 Sarvaloka-priyadarśana)之「離車」族(梵 Licchavi)童子。又稱一切眾生樂見梨車童子、眾生樂見比丘、樂見離車菩薩。據大法鼓經卷下載,正法欲滅前八十年,一切世間樂見離車童子生於南方文荼羅國大波利村善方便河邊,姓迦耶梨,後出家作比丘,以四攝法攝化眾生,得大法鼓經,讀誦通利,遂捨先所受本不淨物,先後為眾宣說大法鼓經、大乘空經、眾生界如來常住大法鼓經;常擊大法鼓,吹大法螺,建大法幢,盡百年之壽後,現大神力,示般涅槃。又同經卷上載,此童子於過去雞羅婆佛時,為一持法治化之轉輪聖王,其後於燈光如來時,生為地自在王之長子,於正法欲滅時,宣揚此經,壽終生安樂國,得大神通,住第八地。又據大方等無想經卷四涅槃健度之載,過去同姓燈佛時,在寶聚城出世之大精進龍王,即為一切眾生樂見梨車童子之前身。〔金光明最勝王經卷一如來壽量品、法經錄卷一、歷代三寶紀卷十〕 p7
一切世間難信之法 yī qiē shì jiān nán xìn zhī fǎ
指無上甚深微妙之法,廣大而難以言說,故為一切世間眾生所難以信受奉行者。阿彌陀經(大一二‧三四八上):「為諸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又法華經序品(大九‧三下):「欲令眾生咸得聞之,一切世間難信之法」 p8
一切如來必定法印 yī qiē rú lái bì dìng fǎ yìn
即菩提心之德名。行人以發菩提心之功德,乃得如來為其授大菩提記,將來必定成佛,故稱菩提心為一切如來必定法印。〔大日經疏卷五〕 p8
一切如來安像三昧儀軌經 yī qiē rú lái ān xiàng sān mèi yí guǐ jīng
請參閱 安像三昧儀軌經
一切如來定 yī qiē rú lái dìng
即大空三昧。即如實入如來地,內證聖智而觀一切眾生悉具佛性之三昧。大日經卷一(大一八‧九上):「佛說一切空,正覺之等持,三昧證知心,非從異緣得。彼如是境界,一切如來定,故說為大空,圓滿薩婆若。」另依大日經疏卷六之說,謂入於正覺三昧時,乃覺諸法本不生之理,明一切有心者悉有佛性,此佛性即名首楞嚴定,亦稱金剛三昧、般若波羅蜜。若行人初發心時,能如是正觀心性,則稱入如來定。〔大日經疏演奧鈔卷十八〕 p8
一切如來金剛三業最上祕密大教王經 yī qiē rú lái jīn gāng sān yè zuì shàng mì mì dà jiào wáng jīng
凡七卷。西藏譯名作試一切如來身語意大密密聚大王本續。略稱七卷教王經、金剛三業經、祕密大教王經。北宋施護譯。係闡述瑜伽行者(梵 yogin)到達瑜伽怛特羅(梵 yoga-tantra)解脫之最短過程。現收於大正藏第十八冊。本經內容由十八分組成,依次為安住一切如來三摩地大曼拏羅分、菩提心分、金剛莊嚴三摩地分、一切如來心曼拏羅分、一切明句行分、身語心加持分、祕密精妙行分、甘露三昧分、最上清淨真實三昧分、觀察一切如來心分、一切如來真實三昧最上持明大士分、一切如來金剛相應三昧最上成就分、金剛相應莊嚴三昧真實觀想正智三摩地分、身語心未曾有大明句召尾日林毘多王最勝三摩地分、一切心真實金剛出生三昧分、一切曼拏羅成就金剛現證菩提分、一切如來三昧法金剛加持王分、宣說一切祕密行金剛加持分。本經甚受印度之金剛乘及西藏之喇嘛教徒所重視,於西藏大藏經中,所收有關本經之註疏本約有五十餘部。〔大中祥符法寶錄卷十二、西藏大藏經總目錄〕 p8
一切如來金剛壽命陀羅尼經 yī qiē rú lái jīn gāng shòu mìng tuó luó ní jīng
全一卷。唐朝不空譯。略稱金剛壽命陀羅尼經、壽命陀羅尼經、壽命經。現收於大正藏第二十冊。全卷僅一千字左右。內容係佛陀為四天王宣說延命咒及對治死亡恐怖之法,並敘述讀誦此經之功德。
一切如來金剛誓誡 yī qiē rú lái jīn gāng shì jiè
指如來三昧耶之本誓。謂如來見證此三昧耶時,見一切眾生種種身語意皆與如來無異,禪定、智慧與實相身亦與如來平等,一切眾生悉能成佛;乃即時立大誓願,願以無量方便令一切眾生皆至無上菩提。又若有眾生隨佛發此誓願時,亦令彼所為事業悉成金剛性,故大日經疏卷九(大三九‧六七五上):「結云三昧耶者,即是必定師子吼,說諸法平等義故;立大誓願,當令一切得如我故,欲普為眾生開淨知見故,以此警覺眾生及諸佛故,是故此三昧耶名為一切如來金剛誓誡。」 p8
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三昧大教王經 yī qiē rú lái zhēn shí shè dà chéng xiàn zhèng sān mèi dà jiào wáng jīng
請參閱 現證三昧大教王經
一切如來眼色如明照三摩地 yī qiē rú lái yǎn sè rú míng zhào sān mó dì
即佛眼三摩地。密教金剛界如來為使一切阿闍梨所修行法事、智慧、意願能通達無礙,一切諸明悉皆成就,速得大金剛阿闍梨位法性大日之身,令一切見者皆悉禮足,降伏歡喜,故住入此三摩地,為說「攝一切阿闍梨行位真言」,俾令真言行者日日誦持。〔瑜祇經卷上攝一切如來大阿闍梨位品〕 p9
一切如來頂白傘蓋經 yī qiē rú lái dǐng bái sǎn gài jīng
梵名 Sarvatathāgatosnīsasit'ātapatra。乃荷吉森(B.H. Hodgson)所發現之梵文經典。無漢譯本。本經內容敘述佛於三十三天說其眉間傳出之神咒及其功德。 p9
一切如來智印 yī qiē rú lái zhì yìn
梵語 sarvatathāgata-jñāna-mudrā,西藏語 de-bshin-gśegs-pa thams-cad kyiye-śes kyi phyag-rgya。位於密教胎藏界曼荼羅遍智院中央之三角智印。又作一切佛心印、一切遍智印、諸佛心印、大勤勇印、三角印等。此三角印係表四種法身之三昧耶形,為四智印之總標幟。其色鮮白,立於白蓮華上,外有光焰圍繞。三角是降伏、除障之義,謂佛坐於道樹,以威猛大勢降伏四魔,得成正覺。鮮白之色表大慈悲,謂如來常以悲光普照法界。三角之內與三角之頂皆有卍字,蓋三角為智火,亦是初發菩提心處;初發道心即如智火燒物,能滅除三界貪瞋癡業,此乃成就萬德之本,故有卍字。若至佛智究竟之時,則眾德圓滿,猶如滿月,故於三角上更有圓輪,圓輪上有卍字,表果位萬德之相,故密教胎藏界從此印生起,從此印形成。〔大日經卷五祕密漫荼羅品、大日經疏卷五、卷十六、大日經疏鈔卷三〕 p9
一切如來稱讚雨寶陀羅尼經 yī qiē rú lái chēng zàn yǔ bǎo tuó luó ní jīng
請參閱 雨寶陀羅尼經
一切如來摩訶菩提金剛堅牢不空最勝成就種種事業三昧 yī qiē rú lái mó hē pú tí jīn gāng jiān láo bù kōng zuì shèng chéng jiù zhǒng zhǒng shì yè sān mèi
意指北方不空成就佛之色光,遍滿北方盡虛空界。於彼世界現無量化佛,及難思廣大之佛剎,各各佛剎皆有無量無邊海會菩薩大眾圍繞,聞如來說法。令黑闇世界無日月處之眾生,乃至生盲者,皆得見毘盧遮那如來及十方界一切諸佛,令此等眾生,永離眾苦,受無量樂。〔攝真實經卷上〕 p10
一切如來諸法本性清淨蓮華三昧 yī qiē rú lái zhū fǎ běn xìng qīng jìng lián huá sān mèi
稱大日如來所入之西方妙觀察智大智慧門之蓮華三昧。謂如來入此三昧後,從其背上放紅蓮華色光,普照西方無量世界;乃至一切毛孔放紅蓮華色光,遍照西方盡虛空界。彼等世界皆有如來之無量化身佛,彼諸化佛亦現廣大佛剎,於佛剎中說法,令黑闇世界、無日月處一切眾生,乃至生盲者,悉蒙其光照,永滅眾苦,受無量樂。〔攝真實經卷上〕 p10
一切如來寶冠三界法王灌頂 yī qiē rú lái bǎo guān sān jiè fǎ wáng guàn dǐng
為密教修法之一。乃成就一切如來金剛加持殊勝三昧耶智者所得之灌頂。得此灌頂,可證一切諸佛之一切智智瑜伽自在,能作一切如來諸平等事業,成就大悲毘盧遮那之一切身口心金剛如來,常恆住三世,饒益有情。此係如來在因位時,從灌頂師入三昧耶智曼荼羅,由阿闍梨加持弟子身中本有之如來藏性,以成修真言行菩薩之法器,則堪任傳授持明乃至印可等灌頂之階位,以此而為初因。復由三密、四智印相應,得一切如來之灌頂寶冠,此即究竟三界之法王。〔金剛頂經卷上、金剛頂經疏卷二〕 p10
一切有為法 yī qiē yǒu wèi fǎ
指有作為、有造作之一切因緣所生法。金剛經(大八‧七五二下):「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華嚴經卷二十五(大九‧五五六上):「如實知一切有為法,虛偽誑詐,假住須臾,誑惑凡人。」 p10
一切有情 yī qiē yǒu qíng
梵語 sarva-sattva 或 sarva-bhūta。指具有生命之一切眾生。又作一切含識、一切眾生。包括地獄、餓鬼、畜生、修羅、人類、天道等。大般若經卷五七八(大七‧九九○中):「一切有情皆如來藏。」法華經譬喻品(大九‧一四下):「一切眾生,皆是吾子。」 p10
一切有礙 yī qiē yǒu ài
泛指一切迷界。包括有礙之一切眾生,或構成障礙之一切事物。如凡夫有見、思二惑等煩惱障,二乘人有障於真如理法之所知障,地前菩薩有不知恆沙法門而妨礙濟度眾生力用之塵沙惑,地上菩薩則有障於中道實相妙理之無明惑。以上所述皆因未證佛地,尚有迷惑,故稱一切有礙。讚阿彌陀佛偈(大四七‧四二一上):「光雲無礙如虛空,故佛又號無礙光;一切有礙蒙光澤,是故頂禮難思議。」 p11
一切行禪 yī qiē xíng chán
為九種大乘禪之一。意即大乘之一切行法皆含攝於禪定中。凡有十三種:(一)善禪,此禪定能攝一切善法。(二)無記化化禪,不待作意思惟,即能於定中作種種無窮變化。(三)止分禪,攝心不散,與定相應。(四)觀分禪,分別照了,與慧相應(五)自他利禪,正定現前時,則能自利利他。(六)正念禪,正念思惟,無諸雜想。(七)出生神通力功德禪,得此大定,一切神通功德皆由此生。(八)名緣禪,於一切諸法之名相因緣皆能通達無礙。(九)義緣禪,於一切諸法之義理因緣悉能通達知曉。(十)止相緣禪,能圓明洞徹寂靜因緣之相,永離一切散亂。(十一)舉相緣禪,能清淨無礙,分別照了諸法起滅之因緣。(十二)捨相緣禪,捨離一切善惡之法相因緣,得清淨無染著。(十三)現法樂住第一義禪,依此定,即可現得法喜之樂,安住於第一義。〔菩薩地持經卷六方便處禪品、法華經玄義卷四、法界次第初門卷下之上、大明三藏法數卷三十四〕 p11
一切佛行入智毘盧遮那藏經 yī qiē fó xíng rù zhì pí lú zhē nà cáng jīng
請參閱 大乘同性經
一切佛頂輪王 yī qiē fó dǐng lún wáng
指由佛眼佛母所生出之一字金輪。全稱攝一切佛頂輪王。一切佛頂輪王皆持八輻金剛寶輪,以八輻輪為其三昧耶形。瑜祇經金剛吉祥大成就品(大一八‧二六○中):「爾時一切佛頂輪王,各以金剛輪置於本所出生一切佛母足下,各成二輪;一承其足,一覆頂上。」(參閱「一字金輪」39) p11
一切男女我父母 yī qiē nán nǚ wǒ fù mǔ
謂一切眾生輪轉五道,經百千劫,於多生中互為父母。因此,就多生多劫以來之關係而言,一切男子皆可能是自己之父,一切女子亦可能是自己之母。〔心地觀經卷二〕 p11
一切見住地惑 yī qiē jiàn zhù dì huò
指三界之一切見惑。為五住地惑之一。眾生以我見為本而起之種種見惑,稱為一切見住地惑。又作見一處住地惑。以其為一切煩惱之所依、所住,故稱住地。此惑屬迷理之惑,亦為五住地煩惱之根本。了斷此惑,始易入見道。〔大乘義章卷五〕(參閱「五住地惑」1091) p11
一切身業隨智慧行 yī qiē shēn yè suí zhì huì xíng
佛十八不共法之一。又作一切身業智為前導隨智而轉。謂佛現諸勝相,調伏眾生,稱智演說一切諸法,令其各得解悟證入,稱為一切身業隨智慧行。〔法界次第卷下、華嚴孔目章卷二〕 p12
一切性 yī qiē xìng
即自他共離之四性。四者即:(一)自性,謂如計一念心從根生,即自性。(二)他性,若從塵生,即他性。(三)共性,若根塵合生,即共性。(四)離性,若離根塵生,即離性。於此四性之相,皆不執著,則稱皆空。 p12
一切所求滿足功德 yī qiē suǒ qiú mǎn zú gōng dé
乃極樂淨土二十九種莊嚴中,國土莊嚴十七種功德之一。略稱所求滿足功德。謂生於淨土之眾生,所願求之一切,皆令彼等滿足。淨土論(大二六‧二三一上):「眾生所願樂,一切能滿足。」即彌陀願心所生之器世間清淨莊嚴,能滿足眾生一切願樂。 p12
一切法 yī qiē fǎ
梵語 sarva-dharma,巴利語 sabba-dhamma。乃泛指一切有為法(梵 sajskrta-dharma)、無為法(梵 asajskrta-dharma)及不可說法。又作一切諸法、一切萬法。即包含一切事物、物質、精神,以及所有現象之存在。原意作「由因緣而起之存在者」。〔攝大乘論卷三十一、大智度論卷二〕 p12
一切法不生 yī qiē fǎ bù shēng
謂一切真實之法乃超越相對之差別界。以其為「絕對」,故不生不滅,此係不變之理法。 p12
一切法自性平等無畏 yī qiē fǎ zì xìng píng děng wú wèi
六無畏之一。略稱一切法平等無畏。真言行者菩提心一念之功德有六種差別,其六即一切法自性平等無畏。意指一乘之人,觀自心畢竟空性,離有為、無為二界之扼縛,了悟萬法乃一實真如,於諸法無能所本末,而住於虛空無垢之菩提心位。〔大日經卷一住心品、大日經疏卷三十〕(參閱「六無畏」1294) p12
一切法界自身表 yī qiē fǎ jiè zì shēn biǎo
「表」為表現之義;如來於一切法界中表現自身,令一切眾生悉知悉見,稱為一切法界自身表。大日經卷五(大一八‧三一上):「爾時法界生如來身,一切法界自身表,化雲遍滿毘盧遮那世尊。」如來身表普現色身,其化身如雲,遍滿十方世界,不可限量。〔大日經義釋卷十一〕 p12
一切法界決定智印 yī qiē fǎ jiè jué dìng zhì yìn
指毘盧遮那佛之真言乃至天龍八部之真言,皆為使眾生入法界得決定智之法印。〔大日經義釋卷八〕 p12
一切法高王經 yī qiē fǎ gāo wáng jīng
全一卷。瞿曇般若流支譯。本經係表彰菩薩之成就過程及其功德,乃三世諸佛所示法門中之最上者,故又稱一切法義王經、諸法勇王經、諸法最上王經。現收於大正藏第十七冊。一切法高王之法門,乃明示出家受戒者入於僧團(四雙八輩),修行僧業(三十七菩提分),乃至獲得僧利(四果),證一切漏盡之阿羅漢果,復發菩提心,修菩薩行,以此回報眾生及一切施主恩,並以成菩提道作如來之無上供養,故為諸佛法門中之最上者。〔開元釋教錄卷六、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卷九〕 p12
一切法通 yī qiē fǎ tōng
指無不通達一切諸法之事理。乃華嚴經所說十通之第九通。謂菩薩了知諸法真實義,遠離有、無二邊之見,不捨本願,恆攝眾生,具有無礙自在之智用。〔舊華嚴經卷二十八、華嚴大疏卷三十一〕(參閱「十明」447)p13
一切門禪 yī qiē mén chán
乃九種大乘禪之一。因一切禪定皆由此門出,故稱一切門禪。凡有四種,即:有覺有觀俱禪、喜俱禪、樂俱禪、捨俱禪。此四種禪定相當於色界之初、二、三、四禪,至第四禪定時,已無善、惡、憎、愛之心,故稱捨俱。〔法界次第初門卷下之上、法華經玄義卷四上〕 p13
一切流經 yī qiē liú jīng
請參閱 一切流攝守因經
一切流攝守因經 yī qiē liú shè shǒu yīn jīng
全一卷。後漢安世高譯,略稱一切流攝經、一切流經、流攝經。現收於大正藏第一冊。本經闡釋智者見者欲滅盡一切漏,能以見、攝、避、用、忍、曉、行念等七者斷盡煩惱,因取七斷漏法中之第二之「攝」(攝守、制御守護感官之謂),故稱一切流攝守因經。〔出三藏記集卷二、歷代三寶紀卷四、大唐內典錄卷一、開元釋教錄卷一、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卷一〕 p13
一切流攝經 yī qiē liú shè jīng
請參閱 一切流攝守因經
一切皆成 yī qiē jiē chéng
指一切眾生皆能成佛之意;係一乘家所倡之說。又作一切皆成佛、一性皆成。與五性各別對稱。法相宗等三乘家倡五性各別之說,主張無性有情、定性聲聞、定性獨覺等三者不能成佛。然大乘宗如天台、華嚴等,皆主張一切眾生悉有佛性,一切眾生悉能成佛。如北本大般涅槃經卷二十一(大一二‧四八七上):「一切眾生悉有佛性,佛法眾僧無有差別。」又同經卷十(大一二‧四二三上):「一切三乘同一佛性。(中略)一切菩薩、聲聞、緣覺未來之世,皆當歸於大般涅槃,譬如眾流歸於大海。」天台宗更進而認為,即使是草木國土等無情物亦具有佛性。〔大雲經卷四、 北本涅槃經卷三十六、華嚴五教章卷二〕(參閱「佛性」2633) p13
一切皆空宗 yī qiē jiē kōng zōng
乃華嚴宗所立十宗之一。華嚴宗判教為十,其第七即一切皆空宗,為破有、無之情見,謂萬法皆空之宗,相當於三論宗。以其多依破相遣執,顯一切諸法畢竟皆空之義,未盡大乘不空妙有之理,故又稱空始教,是五教中之大乘始教。此宗所依經論有般若經、中論、百論、十二門論等。〔華嚴經疏卷二、華嚴五教章卷上、賢首五教儀卷二〕(參閱「五教十宗」1146) p13
一切恐懼 yī qiē kǒng jù
指一切迷界之眾生。一切迷界之眾生因內有煩惱之怨賊,外臨生死之苦海,未得安心之宅,常處恐懼之中,故稱一切恐懼。無量壽經卷上(大一二‧二六七中):「吾誓得佛,普行此願;一切恐懼,為作大安。」 p14
一切真言心 yī qiē zhēn yán xīn
指密教百光遍照真言之 (aj,阿、暗)字;以其為諸字之母,乃一切真言之所生處,故稱一切真言心。大日經卷二(大一八‧一七中):「所謂阿字門,念此一切諸真言心最為無上,是一切真言所住,於此真言而得決定。」又大日經疏卷十八百字生品(大三九‧七六六下):「此是暗字,一切真言之心,於一切真言最為上首;當知此即不空教真言也。」 p14
一切真言主 yī qiē zhēn yán zhǔ
指密教胎藏、金剛兩部曼荼羅之一切諸尊。瑜祇經卷上(大一八‧二五五下):「若真言行人持經三十萬遍,一切真言主及金剛界大漫拏羅王皆悉集會,一時與成就,速得大金剛位乃至普賢菩薩位。」 p14
一切祕密精要開顯 yī qiē mì mì jīng yào kāi xiǎn
請參閱 祕密道次第論
一切捨不取施想 yī qiē shě bù qǔ shī xiǎng
般若十種利益之一。謂菩薩修行般若,照了萬法俱寂,是故雖行布施,而無能施之想,不著所施之物,不見受施之人。〔月燈三昧經卷六〕 p14
一切處 yī qiē chù
梵語 krtsna-āyatana。有二義:(一)遍處、不論何處之謂。以通於十方無有障礙,故稱一切處。(二)禪定之名。又作遍處。以總合萬有所觀之境周遍一切處,計有地、水、火、風、青、黃、赤、白、空、識十種,稱十一切處、十遍處。〔中阿含卷六十例經、法界次第卷下〕 p14
一切普門身 yī qiē pǔ mén shēn
謂具足四種法界之遍一切身。即事法界、理法界、理事無礙法界、事事無礙法界等四重法界之遍一切身。大日經疏卷八(大三九‧六六二下):「今還以此為慧火之資,供養一切普門身,增益不思議勢力。」 p14
一切智 yī qiē zhì
梵語 sarvajña。指了知內外一切法相之智。音譯為薩婆若、薩云然。係三智之一。關於其義,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下(大八‧八四三上):「滿足無漏界,常淨解脫身,寂滅不思議,名為一切智。」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八(大三○‧四九八下):「於一切界、一切事、一切品、一切時,智無礙轉,名一切智。」即如實了知一切世界、眾生界、有為、無為事、因果界趣之差別,及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者,稱為一切智。又一切智對於一切種智有總、別二相之義,若依總義,則總稱佛智,義同一切種智,如華嚴經大疏卷十六所載,如來以無盡之智,知無盡法,故稱一切智。若依別義,則一切智為視平等界、空性之智,此即聲聞、緣覺所得之智;一切種智為視差別界、事相之智,乃了知「平等相即差別相」之佛智,如大智度論卷二十七(大二五‧二五八下):「總相是一切智,別相是一切種智;因是一切智,果是一切種智;略說一切智,廣說一切種智。一切智者,總破一切法中無明闇;一切種智者,觀種種法門,破諸無明。(中略)佛自說一切智是聲聞、辟支佛事,道智是諸菩薩事,一切種智是佛事;聲聞、辟支佛但有總一切智,無有一切種智。」(大毘婆沙論卷十五、雜阿毘曇心論卷八、大乘義章卷十九)(參閱「一切種智」19) p14
一切智六師外道 yī qiē zhì liù shī wài dào
乃三種六師外道之一。指見邪理,發邪智,而辯才無礙之外道。摩訶止觀卷十上(大四六‧一三二下):「各於所計生一種見,解心明利,將此見智通一切法,故名一切智外道。」〔百論疏卷上之中、四教義卷二〕 p15
一切智句 yī qiē zhì jù
「句」為住處之意,「一切智句」即指佛之住處。大日經卷六(大一八‧四二中):「於彼常勤修,求一切智句。」蓋真言之性,皆離世間分別之見,若了知此而如實修真言之行,即是一切智句。大日經義釋卷十四(卍續三六‧四七九上):「句是住處義,一切智之住處即是佛住也;當知菩提性等於虛空,虛空等於菩提性。菩提性者,即是阿字門,一切智句也。」 p15
一切智光明仙人不食肉經 yī qiē zhì guāng míng xiān rén bù shí ròu jīng
請參閱 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緣不食肉經
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緣不食肉經 yī qiē zhì guāng míng xiān rén cí xīn yīn yuán bù shí ròu jīng
全一卷。又稱一切智光明仙人不食肉經。本經乃敘述迦波利婆羅門之子彌勒之本生譚。現收於大正藏第三冊。謂往昔彌勒佛示現在勝花敷世界,宣說慈三昧光大悲海雲經,一切智光明婆羅門因聞此經而發菩提心,誓願持誦該經,並願未來成佛亦號彌勒。後出家,於八千年間一心持誦該經,時因連日豪雨,無法出外托鉢,林中有母子二兔見仙人七日不食,為令法久住,遂投身火中,欲燒身供養。仙人見此,發願道:「吾誓世世不起殺想,恆不噉肉。」亦投身火坑。誦經之仙人即婆羅門之子彌勒。此外,本經預言在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後彌勒必定成佛。 p15
一切智地 yī qiē zhì dì
梵語 sarvajña-bhūmi。乃證得一切智之佛位、佛果位。又稱究竟一切智地。法華經藥草喻品(大九‧一九上):「於一切法,以智方便而演說之,其所說法皆悉到於一切智地。」又大日經疏卷二(大三九‧六○四下):「從淨菩提心以上十住地皆是信解中行,唯如來名究竟一切智地。」 p15
一切智者 yī qiē zhì zhě
梵語 sarvajña,巴利語 sabbaññu。指如實證得一切智慧之覺者。乃佛之別稱。與「一切智人」、「一切智藏」同義。俱舍論卷二十九(大二九‧一五五五上):「佛於一切能頓遍知,故名一切智者。」法華經藥草喻品(大九‧一九中):「我是一切知者、一切見者、知道者、開道者、說道者。」又密教以此為大日如來之之德號。〔大日經疏卷一〕 p16
一切智相 yī qiē zhì xiāng
梵語 sarvajñatā。音譯作薩婆若多。指一切智之相。大智度論卷二十七(大二五‧二六○中):「薩婆,秦言一切;若,秦言智;多,秦言相。」 p16
一切智眼 yī qiē zhì yǎn
乃菩薩行德淨勝所具十種眼之一。又作普眼。華嚴經疏卷五十三(大三五‧九○一中):「一切智眼即是普眼,非但見法界重重,亦乃法界即眼故,為普門故。」謂行德淨勝之菩薩能以平等法門見法界,故普見平等真法;此眼相當於五眼中之佛眼。 〔舊華嚴經卷四十一、華嚴經探玄記卷十七、大乘義章卷二十〕 p16
一切智船 yī qiē zhì chuán
指一切智慧之舟,乃喻佛為舟筏,度人達彼一切智之地。教行信證文類卷二(大八三‧五九九下):「能竭愚癡海,能流入願海;乘一切智船,浮諸群生海。」此乃讚歎彌陀之悲願如虛空,諸妙功德廣闊無邊,導引群生至清淨土。 p16
一切智智 yī qiē zhì zhì
梵語 sarvajña-jñāna。指佛陀之智慧是一切智中之最殊勝者。音譯作薩婆若那。一切智通於聲聞、緣覺、佛三者,今為區別佛智與前二者,故稱佛智為一切智智。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上(大八‧八三七上):「自性清淨,名本覺性,即是諸佛一切智智。」大日經卷六(大一八‧四一中):「離一切分別及無分別,而彼無盡眾生界,一切去來,諸有所作,不生疑心;如是無分別一切智智,等同虛空。」可知一切智智是智中之智,猶如虛空界,離一切分別;又如大地,為一切眾生所依;又如風界,除去一切煩惱塵;又如火界,能燒一切無智之薪;又如水界,眾生依之而歡樂;非但以一切種遍知一切法,亦知此法為究竟之常不壞相,不增不減,猶如金剛,故為究竟實際之實智,亦唯如來自證之解脫味。〔大日經卷一住心品、大日經義釋卷一、大毘盧遮那經住心鈔卷四) p16
一切智無所畏 yī qiē zhì wú suǒ wèi
梵語 sarva-dharmābhisajbodhivaiśāradya。係佛所具備四種無畏之一。又作諸法現等覺無畏、正等覺無畏、等覺無畏。指世尊覺知諸法,住於正見,於眾中作獅子吼,安穩而無怖畏;又以世尊之化他之心不怯不畏,稱為一切智無所畏。如法界次第初門卷下之下(大四六‧六九四下):「佛作誠言:『我是一切正智人,若有沙門、婆羅門,若天,若魔,若梵,若復餘眾,如實言是法不知,乃至不見是微畏相。以是故,我得安隱,得無所畏,安住聖主處,如牛王在大眾中師子吼,能轉梵輪。』」又順正理論卷七十五以一切智無所畏為智德,謂此為佛自利之圓德。〔增一阿含經卷十九、 大毘婆沙論卷三十、大智度論卷二十五〕 p17
一切智經 yī qiē zhì jīng
東晉瞿曇僧伽提婆譯。乃佛陀為波斯匿王分別一切智及四姓之勝劣所說之經典,現收於大正藏第一冊中阿含經卷五十九。 p17
一切智慧者 yī qiē zhì huì zhě
乃對大日如來之尊稱。大日經卷一(大一八‧八下):「一切智慧者,出現於世間;如彼優曇華,時時乃一現。」又同經卷六(大一八‧四○下):「一切智慧者大日尊告言:『善哉!摩訶薩大德金剛手!吾當一切說,微密最希有。』」 p17
一切無上覺者句 yī qiē wú shàng jué zhě jù
乃指密教百光徧照真言之 (aj,暗)字。大日經卷六(大一八‧四○下):「勤勇此一切,無上覺者句;於百門學處,諸佛所說心。」 p17
一切無障法印明 yī qiē wú zhàng fǎ yìn míng
乃密教印相之一種。即左右手各結刀印,向外二食指著於側邊,口誦「婆誐嚩帝(世尊)蘇婆訶(成就)」。 p17
一切無障礙 yī qiē wú zhàng ài
意謂通達一切而無任何障礙。略稱一切無礙。法華經神力品(大九‧一八六中):「能持此經者,於諸法之義,名字及言辭,樂說無窮盡;如風於空中,一切無障礙。」 p17
一切菩薩真言 yī qiē pú sà zhēn yán
即密教普通種子心真言,其真言為「南麼三曼多勃馱喃迦」,係表一切諸法無造作之意。〔大日經持誦次第儀軌〕 p17
一切虛空極微塵數出生金剛威德大寶三昧 yī qiē xū kōng jí wēi chén shù chū shēng jīn gāng wēi dé dà bǎo sān mèi
乃密教大日如來所入南方灌頂智大福德門之大寶三昧;由此而出生寶生如來。據攝真實經卷上載,大日如來入此三昧後,從右肩放出金色光,又從頂至足,一一毛孔悉放此光明,如是光明合成一色,普照南方無量世界;所有黑闇世界之眾生,乃至生盲者,悉蒙光照,眾苦消除,受無量樂。 p17
一切意業隨智慧行 yī qiē yì yè suí zhì huì xíng
佛十八不共法之一。又作一切意業前導隨智而轉。謂佛以清淨意業,隨智而轉,入眾生心而為說法,除滅無明癡暗之膜,稱為意業隨智慧行。〔法界次第初門卷下之下、華嚴經孔目章卷二、卷四〕 p17
一切經目錄 yī qiē jīng mù lù
請參閱 大藏經目錄 或 眾經目錄
一切經音義 yī qiē jīng yīn yì
(一)原名「一切經音」,北齊道慧撰,久佚。其書名首見於大唐內典錄,原無「義」字,然後世如清代阮元之揅經室外集等,述及本書時皆誤載為「一切經音義」。
一切經會 yī qiē jīng huì
乃為供養一切經而舉行之法會。又作大藏會。 p18
一切遍處道智力 yī qiē biàn chù dào zhì lì
梵語 sarvatragāminīpratipajjñānabala。乃如來十力之一。又作知一切道智處相力、遍趣行智力、至處道力。指如來如實遍知六道之有漏行及涅槃之無漏行等一切因果之智力。〔瑜伽師地論卷四十九、俱舍論卷二十七〕(參閱「十力」361) p18
一切種子識 yī qiē zhǒng zǐ shí
梵語 sarva-bīja-vijñāna。又作種子識。乃執持一切法之種子而不失之識,為阿賴耶識之別名。成唯識論卷二(大三一‧七下):「此能執持諸法種子,令不失,故名一切種。」又攝大乘論釋卷二(大三一‧三二八上):「謂有能生雜染品法,功能差別相應道理,由與生彼功能相應,故名一切種子識。於此義中,有現譬喻,如大麥子,於生自芽有功能,故有種子性;若時陳久,或火相應,此大麥果功能損壞,爾時麥相雖住如本,勢力壞故,無種子性,阿賴耶識亦復如是。」〔攝大乘論本卷上、瑜伽師地論卷一〕(參閱「阿賴耶識」3676) p18
一切種妙足三昧 yī qiē zhǒng miào zú sān mèi
三昧,禪定之異稱。住此三昧時,則一切諸三昧種及一切功德莊嚴皆能具足,故稱一切種妙足三昧。大智度論卷四十七(大二五‧四○一下):「一切種妙足三昧者,得是三昧,以諸功德具足莊嚴,所謂好姓、好家、好身、好眷屬、禪定、智慧,皆悉具足清淨。」 p19
一切種智 yī qiē zhǒng zhì
梵語 sarvathā-jñāna。三智之一。又作佛智。就廣義言之,一切種智同於薩婆若(一切智)。然於三智中,相對一切智,則指惟佛能得之智。即能以一種智慧覺知一切道法、一切眾生之因種,並了達諸法之寂滅相及其行類差別之智。大乘起信論(大三二‧五八一中):「諸佛如來離於見相,無所不遍,心真實故,即是諸法之性。自體顯照一切妄法,有大智用,無量方便,隨諸眾生所應得解,皆能開示種種法義,是故得名一切種智。」又大智度論卷二十七(大二五‧二五九上):「所謂禪定、智慧等諸法,佛盡知諸法總相、別相故,名為一切種智。(中略)一切智是聲聞、辟支佛事,道智是諸菩薩事,一切種智是佛事。」〔大品般若經卷二十一、大智度論卷五十、卷八十四、往生論註卷下〕 p19
一切諸行苦 yī qiē zhū xíng kǔ
巴利語 sabbe savkhārā dukkhā。一切有為有漏之法皆遷流不息,故稱一切諸行苦。又作一切行苦。乃如來所說四法本末之第二法本末,亦為四憂檀那法之一。增一阿含經卷十八(大二‧六四○中):「一切諸行苦,是謂第二法本末,如來之所說。」〔菩薩地持經卷八、俱舍論卷二十三〕 p19
一切諸行無我 yī qiē zhū xíng wú wǒ
巴利語 sabbe dhammā anattā。又作一切法無我。乃如來所說四法本末之第三法本末,亦為四憂檀那法之一。增一阿含經卷十八(大二‧六四○中):「一切諸行無我,是謂第三法本末,如來之所說。」〔菩薩地持經卷八〕(參閱「四法印」1717) p19
一切諸行無常 yī qiē zhū xíng wú cháng
巴利語 sabbe savkhārā aniccā。指一切有漏法皆不具有恆常之性。又作一切行無常。乃如來所說四法本末中之初法本末,亦為四憂檀那法之一。增一阿含經卷十八(大二‧六三九上):「一切諸行皆悉無常,我今知之,於四部之眾、天上、人中而作證。」同經卷十八(大二‧六四○中):「一切諸行無常,是謂初法本末,如來之所說。」〔菩薩地持經卷八、俱舍論光記卷一〕(參閱「諸行無常(6300) p19
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yī qiē zhū fó suǒ hù niàn jīng
請參閱 阿彌陀經
一切諸佛祕藏之法 yī qiē zhū fó mì cáng zhī fǎ
乃指法華經為甚深祕密之大乘要法,不易為小機劣慧者開演。法華經信解品(大九‧一八中):「一切諸佛祕藏之法,但為菩薩演其實事。」同經法師品(大九‧三一中):「此經是諸佛祕要之藏,不可分布,妄授與人。」 p20
一切禪 yī qiē chán
乃九種大乘禪之一。指能自行化他,具足一切功德之禪定。分為世間、出世間二種。此二種又隨其所應,各有三種,即:(一)現法樂住禪,謂菩薩之禪定遠離一切妄想,身心止息。(二)出生三昧功德禪,謂菩薩之禪定出生種種不可思議無量無邊之十力種性所攝之三昧,而入於一切無礙慧、無諍願智之勝妙功德。(三)利益眾生禪,即菩薩饒益有情所作之布施,滅除眾苦,如法攝眾,知恩報恩,歡喜讚歎,無怨憎之念,或以神力令眾生歡喜等功德。〔菩薩地持經卷六方便處禪品、法華經玄義卷四上、法界次第初門卷下之上〕 p20
一化 yī huà
(一)指佛陀一代之教化或一時之教化。觀經妙宗鈔有「一時一化」之語。
一化五味之教 yī huà wǔ wèi zhī jiào
乃以五味次第配於佛陀一代時教之教法。此即天台宗所立之五時判教。五時指華嚴、阿含、方等、般若、法華涅槃等五時,此五種教法即如北本涅槃經卷八所說之五味喻,又作五時之教。五味指乳、酪、生酥、熟酥、醍醐等五者,在先後順序上有五時之分。法華文句卷六下(大三四‧八六下):「四大弟子,深得佛意,探領一化五味之教始終次第。」(參閱「五味」1104) p21
一引 yī yǐn
於叢林之儀式中,引率眾僧之一組僧侶,稱為一引。敕修百丈清規卷五謝掛塔(大四八‧一一四一下):「戒臘在上者,一人為參頭,一人為副參。參頭當具小圖習儀,三人一引,每引一人為小參頭。」 p21
一心 yī xīn
梵語 eka-citta。指真如、如來藏心。(一)即宇宙萬有之根本原理,絕對無二之心性。如入楞伽經卷一(大一六‧五一九上):「寂滅者,名為一心;一心者,名為如來藏。」又宗密之華嚴經行願品疏鈔卷二以一心配列五教來說明,即:(一)假說一心,小乘行者承認心外另有一外境存在,故心係有名無實者。(二)事一心,乃大乘權教所謂異熟之阿賴耶識。(三)理事無礙一心,即大乘實教之如來藏藏識。(四)絕對一心,指大乘頓教中超越染淨者。(五)總賅萬有一心,別教一乘已盡捨萬有者,別教稱一心為一真法界或一心法界,亦即一心不外宇宙本體之意。天台宗有「一心三觀」、「一念三千」之說。〔華嚴五教章卷二、宗鏡錄卷三十七〕
一心一切法 yī xīn yī qiē fǎ
謂一切萬有萬識諸法皆「心」所現,除心之外,無一切法;於一切法之外,亦無心可言。古佛言:「一心一切法,一切法一心;心即一切法,一切法即心。」〔正法眼藏都機篇〕 p22
一心二門 yī xīn èr mén
一心即眾生心,二門即心真如門與心生滅門。大乘起信論(大三二‧五七六上):「依一心法,有二種門。云何為二?一者心真如門,二者心生滅門;是二種門皆各總攝一切法。」佛教真常唯心論系統稱宇宙萬有之本體為一心,而謂眾生與佛同具此心。然此心有覺與不覺之分,故析為二門,覺者稱為心真如門,不覺者稱為心生滅門。由此一心之本體(具有不生、不滅、不增、不減等性質,為絕對的無差別相)而言,稱心真如門。由此一心之動相(具有生、滅、增、減等性質,為相對的差別相)而言,稱心生滅門。心真如門為宇宙本體之覺性,心生滅門為宇宙現象之不覺性。此種一體二面之關係,即稱為一心二門。然二門畢竟不一不二,猶海水與波浪,雖因風動而起波浪,然於海水之本性則不生變化,故海水與波浪兩者為畢竟不二。〔大乘起信論義記卷中〕 p22
一心三惑 yī xīn sān huò
又作同體三惑。三惑又作三障,天台宗將煩惱分為見思惑、塵沙惑、無明惑等三種,此三者之惑障粗細雖有不同,然本體實為一。因於一心之中,具有此三惑,故須修三觀以斷三惑。此三惑即:(一)見思惑,指迷於三世之道理(見惑),與迷於現在之事象(思惑),兩者並稱見思惑。因能招感三界生死之果報,故屬界內惑;又以其通於聲聞、緣覺、菩薩三者所斷之惑,故又稱通惑。此惑可用空觀來加以斷除。(二)塵沙惑,比喻我人之惑障有若塵沙之多,故稱塵沙惑。菩薩應知十法界眾生具有無邊之惑障,及對治眾生惑障之無量的教法,然因菩薩以空觀破除見思惑,而易執著於空理,以致未能進一步了知眾生無邊之差別相,故此類塵沙惑又稱著空惑。又因此惑僅為救度眾生之菩薩所特有,故又稱別惑。此惑共通於界內、界外,可用假觀來對治。(三)無明惑,乃昧於「萬有即法界」之理所引起之煩惱,故屬界外之惑障。上述之別惑可由假觀對治之,而此惑則可由中觀斷除。蓋將以上三惑次第由三觀分別斷除,係別教之說法。若以天台圓教而言,三惑既為一體,僅須以一心三觀之法門對治即可,而無須次第分別破除。〔止觀輔行傳弘決卷六〕 p22
一心三智 yī xīn sān zhì
指一心之中同時證得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等三智之果。又作三智一心、不思議三智。天台宗謂修習空、假、中三觀,即可得三智;若依別教之次第三觀,則依序可得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但圓教之不次第三觀,則可於一心之中同得三智,稱為一心三智。摩訶止觀卷五上(大四六‧五五中):「若因緣所生一切法者,即方便隨情道種權智。若一切法一法,我說即是空,即隨智一切智。若非一非一切,亦名中道義者,即非權非實一切種智。例上一權一切權、一實一切實、一切非權非實,遍歷一切,是不思議三智也。」大智度論卷二十七(大二五‧二六○中):「一心中得一切智、一切種智,斷一切煩惱習。」昔北齊之慧文讀此文,豁然悟圓理之極致,以之授慧思,慧思以之傳智顗,智顗乃依之證得一心三觀、一境三諦等之圓理,遂成天台一宗之核心教義。〔觀無量壽佛經疏妙宗鈔卷二、佛祖統紀卷六〕 p23
一心三觀 yī xīn sān guān
乃天台宗之觀法。為天台宗基本教義之一。又稱圓融三觀、不可思議三觀、不次第三觀。一心,即能觀之心;三觀,即空、假、中三諦。知「一念之心」乃不可得、不可說,而於一心中圓修空、假、中三諦者,即稱一心三觀。此為圓教之觀法,係不經次第而圓融者。
一心不生萬法無咎 yī xīn bù shēng wàn fǎ wú jiù
謂不起取捨憎愛之分別心,則萬法皆可返其真實面目。信心銘(大四八‧三七六下):「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 p24
一心不亂 yī xīn bù luàn
梵語 aviksipta-citta。(一)專注一事,使心不散亂、動搖之謂。華嚴經卷三十九(大一○‧八四二上):「汝等應離諸疑垢,一心不亂而諦聽。」 (二)修念佛法門之際,以至誠之信心持誦彌陀名號,令心不散亂。即捨棄我體,而與「南無阿彌陀佛」之稱念合為一,稱為一心不亂。阿彌陀經(大一二‧三四七中):「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中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 p24
一心五行 yī xīn wǔ xíng
又作如來行、不次第行、圓五行。天台宗主張,一心之中具足五行之功德,稱為一心五行。五行,指聖行、梵行、嬰兒行、病行、天行。若以五行配於三諦三昧,聖行即真諦三昧;梵行、嬰兒行、病行即俗諦三昧;天行則為中道王三昧。然於心性即空、即假、即中,圓具此五行而不缺其一,此一心即具五行,稱為一心五行;此係修性不二,因果融即,一即五,五即一,不即不離不思議之行。〔北本涅槃經卷十一、法華玄義卷四下〕(參閱「五行」1085) p24
一心支 yī xīn zhī
初禪天定五支功德之一。心與定法相應為一。謂行者初證禪時,心依覺觀喜樂之法,故有細微散亂,若喜樂心息,自然心與定一,故稱一心支。〔法界次第初門卷上之下〕 p24
一心正念 yī xīn zhèng niàn
謂專心一意正念而歸之於佛。善導觀經疏卷四(大三七‧二七三上):「西岸上有人喚言:『汝一心正念直來,我能護汝。』」一心,指真實信心、深心;正念,則指稱名、念佛。 p24
一心合掌 yī xīn hé zhǎng
乃兩手合掌,將心念專注於一處之謂。合掌即表一心。觀音義疏卷上(大三四‧九二二上):「合掌為敬,手本二邊,今合為一,表不敢散誕,專至一心。」 p25
一心制意 yī xīn zhì yì
謂專注一心時,能制伏意念所起之煩惱。即專心一意,當可制伏意三(貪欲、瞋恚、愚癡)、口四(妄語、綺語、兩舌、惡口)、身三(殺生、偷盜、邪淫)等諸煩惱。人若誡五惡,行五善,端身正行,非但身得度脫,且其福德亦能度世。 p25
一心約教有異 yī xīn yuē jiào yǒu yì
謂賢首祖師一宗,判教有五,即:小教假四諦而說,心得悟解;始教約第八識心,了一切緣生之法皆空,各無自性而受異熟之果;終教言恆沙一切性妙功德具於如來藏心;頓教即於一念不生之心,無染無淨,頓顯理性;圓教主伴圓融,法法無礙,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卷舒自在,總該萬有。然教雖有五,而不出一心,故稱一心約教有異。〔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卷二〕 p25
一心真見道 yī xīn zhēn jiàn dào
指如實證得生、法二空所顯真理,與如實斷除所知、煩惱二障之階位。又作真見道、一心見道。唯識論所立菩薩乘之見道,分為真見道、相見道。真見道復涵括由加行功德成就而生之正斷煩惱根本智之無間道,及於次一念正證所顯真理之解脫道,雖涉於多剎那,然非別之所作。以其同等,故稱一心;又以其無分別智,體會真如,如實斷證,故稱見道。成唯識論卷九(大三一‧五○上):「真見道,謂即所說無分別智,實證二空所顯真理,實斷二障分別隨眠。雖多剎那,事方究竟,而相等故,總說一心。」(參閱「見道」3000) p25
一心專念 yī xīn zhuān niàn
指一心專思於佛。往生論(大二六‧二三一中):「心常作願,一心專念,畢竟往生安樂國土。」觀無量壽佛經疏卷四(大三七‧二七二上):「一心專念彌陀名號,定得往生,必無疑也。」 p25
一心頂禮 yī xīn dǐng lǐ
以額觸地禮拜或以手接觸被禮者之足,以示虔信專注。 p25
一心華文 yī xīn huá wén
以華麗之文字,顯示一心之義。係讚歎天親菩薩淨土論中「一心」誓願往生之語,其淨土論(大二六‧二三○下):「世尊!我一心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願生安樂國。」「一心華文」一詞語出日僧親鸞之教行信證卷三顯淨土真實信文類序(大八三‧六○○下):「信順諸佛如來真說,披閱論家、釋家宗義,廣蒙三經光澤,特開一心華文,且至疑問,遂出明證。」 p25
一心敬禮 yī xīn jìng lǐ
乃敬禮三寶,專注不二之謂。在各種懺法前,常有「一心敬禮」諸佛、法、僧之儀,如法華懺法(大七七‧二六五上):「一心敬禮十方一切常住佛,(中略)一心敬禮大乘妙法蓮華經、十方一切尊經、十二部經真淨法寶,(中略)一心敬禮法華經中一切聖凡眾。」 p26
一心稱名 yī xīn chēng míng
乃專注一心,稱念佛菩薩之名號。法華經普門品(大九‧五六下):「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 p26
一心歸命 yī xīn guī mìng
乃專注一心,歸向佛陀教法之謂。天親之淨土論(大二六‧二三○)下):「世尊!我一心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願生安樂國。」 p26
一手推一手拽 yī shǒu tuī yī shǒu yè
禪林用語。謂一方面推之,一方面又牽引之;乃形容禪師指導修行僧時自由無礙之機法。從容錄第三十五則(大四八‧二五○中):「山(夾山)云:『雞棲鳳巢,非其同類。出去!(一手推,一手拽)』」 p26
一鉢 yī bō
為修行者所持之鉢(應量器)。一般所言「三衣一鉢」,即表示佛教修行者生活之簡樸。 p74
一日三時 yī rì sān shí
乃將一日區分為晨朝、日中、黃昏等三時。依印度古代之風俗,將一日分為晝三時與夜三時(初夜、中夜、後夜),則一日共有六時。故阿彌陀經(大一二‧三四七上):「彼佛國土常作天樂,黃金為地,晝夜六時,雨天曼陀羅華。」(參閱「六時」1283) p26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 yī rì bù zuò yī rì bù shí
乃不空費佛飯之意,為唐代百丈懷海所立叢林風範之一。師以制定規矩、行持綿密聞名;自身至入寂前,仍每日勤於作務,嚴持清規,不稍懈怠。一日,眾僧為體恤師父之年邁,休止勿作,故藏其作務之工具;是日,百丈雖休息,但亦終日禁食,此即其「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行持典範。〔宋高僧傳卷十、敕修百丈清規卷二、景德傳燈錄卷六〕 p26
一日佛 yī rì fó
在一日間,能無掛礙、無煩惱,清淨如佛之意。宗鏡錄卷二十三(大四八‧五四三中):「一念相應一念佛,一日相應一日佛。」 p26
一日經 yī rì jīng
又稱頓寫經。指於一日之內所書寫之經典,或指一日之內書寫經典之事而言。日本自平安朝時代中期起,歷南北朝時代,書寫一日經以超薦亡者之風氣頗為盛行,尤以書寫法華經為最。有於十數年間反覆書寫一日經而寫滿千部(稱為千部一日經)者,另有多人於一日之內寫出一切經者。(參閱「頓寫」5704) p26
一日齋 yī rì zhāi
乃於一日間,持守八關齋戒,精進修行之謂。 p27
一月三舟 yī yuè sān zhōu
以一月喻佛,三舟喻根機各異之眾生。謂一輪明月之下,乘南行之舟者,見明月隨之南行千里;乘北行之舟者,見月亦隨之北往千里;在靜止之舟船上者,則未見月之移動。然其月則一,並未有異。可見雖是同一月亮,靜止之舟,與南行、北往之舟,所見各有不同。此喻眾生因機感之不同,對佛身所見亦各異。如華嚴經卷十六(大一○‧八○下):「爾時,如來威神力故,十方一切世界,一一四天下,閻浮提中,悉見如來坐於樹下,各有菩薩承佛神力而演說法,靡不自謂恒對於佛;爾時,世尊不離一切菩提樹下。」即謂如來證得菩提,其體無依、無住、無去、無來,隨眾生之機感而有不同應身之顯現。 p27
一月三身 yī yuè sān shēn
唐代之飛錫以一月之月體、月光、月影譬喻佛之法、報、應等三身。(一)月體,比喻法身,蓋法身為常住之理,不遷不變,能生諸法,統攝萬事;猶如月體在天,其影含於眾水。(二)月光,比喻報身,報身為寂照之智,智無自體,依理而發;猶如月光之照臨萬象,一切明了而無差謬。(三)月影,比喻應身,應身係變化之用,用無自性,從體而生,有感則通,無感則止;猶如月影,有水則現,無水則隱。然此三者原為一體,其形雖異,質則實一。〔念佛三昧寶王論卷中、卷下〕 p27
一毛 yī máo
楞嚴經卷四載,於一毛端現寶王剎。即正報中現依報。因佛具足不思議神通之力,故能依中現正,正中現依,依正融通,事理無礙,大小相含,一多平等,故於一毛之端能現寶王剎。 p27
一水四見 yī shuǐ sì jiàn
指對於同一境界,由於見者心識之不同,其所抱持之觀點亦因而大異其趣。又作一處四見、一境四見、一境四心。乃唯識學中常用之譬喻。同一水,天人看來是寶飾莊嚴之寶池;凡人見之,則是水池;而在餓鬼眼中乃一池膿血;魚則視之為最佳居所。〔攝大乘論釋卷四、大明三藏法數卷十八〕 p27
一火弄泥團漢 yī huǒ nòng ní tuán hàn
禪林用語。乃嘲笑人之語。謂一群俗漢所作之事,如同孩童玩泥;禪林中每以之為蒙昧無知者之貶稱。碧巖錄第三十六則(大四八‧一七四中):「雪竇著語云:『謝答話!(一火弄泥團漢,三箇一狀領過)』」 p27
一片白雲不露醜 yī piàn bái yún bù lù chǒu
禪林用語。以白雲包覆下界,一切醜陋隱而不現,喻真理乃包融一切有無、是非、善惡之法,而又超越這一切。 p27
一代三段 yī dài sān duàn
劃分釋迦一代之教法為三段,此乃日僧日蓮依天台宗之五時教判,而主張以法華經為佛教之中心教理所立之名目。日蓮將釋迦如來一代之說教視如一經,分為序分(指華嚴、阿含、方等、般若等法華經以前之諸經)、正宗分(指無量義經、法華經、普賢觀經等法華三部經)、流通分(指涅槃經)三段。 p28
一代時教 yī dài shí jiào
指釋尊自成道至滅度之一生中所說之教法,即三藏、十二部經、八萬四千法門等。又作一代教、一代諸教、一代教門。 p28
一代時教權實綱要圖 yī dài shí jiào quán shí gāng yào tú
請參閱 教觀綱宗
一匝 yī zā
指一回。禪苑清規卷一掛搭篇(卍續一一一‧四四○上):「從首座位巡堂一匝卻,到聖僧前問訊。」 p28
一句 yī jù
禪林用語。(一)一言一句之意。祇園正儀(卍續一一一‧八五下):「達摩不曾措了一詞,二祖不曾問著一句。」
一句子 yī jù zǐ
子為助詞。一句,原意指一言。又作向上底那一句。乃表詮佛法究竟之語。亦即指示無言無說之究竟之語。如臨濟錄(大四七‧五○○上)示眾:「道流!如諸方有學人來,主客相見了,便有一句子語,辨前頭善知識。」景德傳燈錄卷十四(大五一‧三一四上):「藥山上堂云:『我有一句子,未曾說向人。』師出云:『相隨來也!』」碧巖錄第七十六則(大四八‧二○三中):「一句道盡,罕遇其人。」以上數則公案之「一句子」,其意皆謂,能辨得、道出「一句子」者,乃為見性徹悟之人。 p28
一句合頭語 yī jù hé tóu yǔ
禪林用語。謂契合本來面目。合頭,即了解、體會之意。與「萬劫繫驢橛」為相對之語;然若執著於此,則反失自由,構成困擾。景德傳燈錄卷十四船子德誠章(大五一‧三一五中):「師(德誠)曰:『何處學得來?』(善會)曰:『非耳目之所到。』師笑曰:『一句合頭語,萬劫繫驢橛。垂絲千尺,意在深潭,離鉤三寸,速道速道!』會擬開口,師便以篙撞在水中,因而大悟。」 p28
一句投火 yī jù tóu huǒ
謂菩薩求法心切,可為聞一言、一法而投身火坑。佛祖統紀卷八法智知禮傳(大四九‧一九三上):「半偈亡軀,一句投火。」 p29
一句道盡 yī jù dào jìn
禪林用語。謂僅用一句話即將佛法之真髓道盡無遺。碧巖錄第七十六則(大四八‧二○三中):「福(保福)云:『施者、受者二俱瞎漢(據令而行,一句道盡,罕遇其人)。』」 p29
一句道斷 yī jù dào duàn
禪林用語。謂僅用一句話即將所有言語道盡,且可斷言其真髓,而當下決斷罪過。碧巖錄第六十三則(大四八‧一九五上):「兩堂俱是杜禪和(親言出親口,一句道斷,據欵結案)。」 p29
一句截流萬機寢削 yī jù jié liú wàn jī qǐn xuē
禪林用語。謂僅用一言一句,即可截斷一切分別妄想心之作用,終息千算萬計,當下即呈現本體之真相。截流,乃截斷眾流之略稱,即截斷分別妄想心之意。寢削,乃停止、削除之意。碧巖錄第五十六則(大四八‧一九○中):「大丈夫先天為心祖(一句截流,萬機寢削)。」 p29
一本十支 yī běn shí zhī
法相宗以瑜伽師地論為本論,稱為「一本」;其他釋論為支論,支論有十,稱為「十支」。此十支論即:(一)百法明門論,又作略陳名數論。本論係略錄本地分中之名數,而以一切法無我為宗。(二)五蘊論,又作粗釋體義論、依名釋義論。以上二論為天親所造。本論略攝本地分中之境事,而以無我唯法為宗。(三)顯揚聖教論,又作總苞眾義論。無著造。乃錯綜瑜伽十七地要義,而以明教為宗。(四)攝大乘論,又作廣苞大義論。無著造。總括瑜伽深密法門,詮阿毘達磨攝大乘一品宗要,而以簡小入地為宗。(五)雜集論,又作分別名數論、廣陳體義論。無著等作。總括瑜伽師地論一切法門,集阿毘達磨經所有宗要,而以蘊處界三科為宗。(六)辯中邊論,又作離僻彰中論。本頌為慈氏菩薩造,釋論為天親造。本論敘七品,以成瑜伽法相,而以中道為宗。(七)二十唯識論,又作摧破邪山論。釋七難以成瑜伽唯識,而以唯識無境為宗。(八)三十唯識論,又作高建法幢論。以上二論之本頌為天親所造,三十唯識之釋為護法菩薩等十師所造。本論廣詮瑜伽境體,而以識外無別實有為宗。(九)大乘莊嚴論,又作莊嚴體義論。本頌為慈氏造,釋為天親造。總括瑜伽菩薩一地法門,而以莊嚴大乘為宗。(十)分別瑜伽論,又作攝散歸觀論。慈氏造。本論未漢譯,若援解深密經中之分別瑜伽品為例,則以止觀為宗。 p29
一玉 yī yù
(1563~1635)韓國李朝時之隱逸僧。全羅道萬頃縣人,俗姓調意。號震默。七歲披剃後入全州鳳棲寺習內典。一生特立獨行,不慕名利。晚年居鳳棲寺,與儒士鳳谷先生金東準相交遊。鳳谷師徒崇仰其人,尊之為「真道人」。仁祖十一年趺坐而寂,世壽七十三。後人輯錄其事蹟,稱「震默遺跡」(震默祖師遺跡考),共一卷。迄今,韓國僧徒仍視師為釋迦之小化身而崇敬不已。〔李朝佛教(高橋亨)、朝鮮禪教史(忽滑谷快天)〕 p28
一生 yī shēng
(一)一生者,謂等覺菩薩無明之惑未盡,尚有一番變易生死,過此一生,即登妙覺果佛之位,所以等覺菩薩稱為一生補處。
一生入妙覺 yī shēng rù miào jué
天台宗所立之教說。天台宗自謂以圓頓之妙覺,一心信行,則可於現世中自凡夫位躍登妙覺之佛果;而謂三論、唯識等他宗之法門則必經三大阿僧祇劫,方能達於妙覺佛位。 p30
一生不犯 yī shēng bù fàn
謂竭盡一生護持戒律,不犯淫戒,或不接近異性,而過一種清淨之生活。 p30
一生果遂 yī shēng guǒ suì
謂於一生中即可了遂往生淨土之願望。為日本真宗所立之說。真宗根據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中之第二十願,主張凡夫聽聞佛名而企求往生淨土者,於一生中即可了遂往生淨土之願望。於此,古來皆以「三生果遂」為正說,即於第一生(過去或現在之生)聽聞佛名,於第二生(現在或未來之生)勤行念佛,於第三生(未來或再來世之生)即得往生;或謂於第一生自力念佛,於第二生即生於化土,於第三生即生於報土。然日本真宗則本於「他力念佛」之信仰立場,別立此「一生果遂」之說。(參閱「本願」1976) p30
一生參學事 yī shēng cān xué shì
禪林用語。謂盡此生涯,究極生死大事,即證悟之意。佛果圜悟真覺禪師心要卷上(卍續一二○‧三六○下):「牆壁瓦礫以無情說法,水鳥樹林演苦空無我,是由依一實際,發無緣慈,於寂滅大寶光顯無作勝妙力。長慶云:『撞著道伴交肩過,一生參學事畢!』」 p30
一生族 yī shēng zú
梵語 eka-jāti。印度古代婆羅門教認為四種姓中之首陀羅種姓為賤民,無任何宗教特權,既無拜神與禮誦吠陀之權利,亦無第二度之生命,故稱為一生族。 p30
一生補處 yī shēng bǔ chù
梵語 eka-jāti-pratibaddha。原為「最後之輪迴者」之義。謂經過此生,來生定可在世間成佛。略稱補處。即指菩薩之最高位─等覺菩薩。一般皆稱彌勒為一生補處之菩薩。據彌勒上生經等記載,彌勒菩薩現居於兜率天,待此生盡,則下生於人間,以補釋迦之佛位。此詞又作一生所繫,指僅此一生被繫縛於迷界,來生即可成佛,故有此稱。另據無量壽經記卷上之說,一生補處之菩薩又分為四位次:(一)住於正定位之菩薩。(二)接近於佛地之菩薩。(三)住於兜率天之菩薩。(四)由兜率天至人間下生而成佛。〔菩薩本業經十地品、大日經具緣真言品、彌勒上生經宗要〕 p30
一生補處菩薩最勝大三昧耶像 yī shēng bǔ chù pú sà zuì shèng dà sān mèi yé xiàng
又作慈生三昧耶像。為三十臂之彌勒菩薩。身呈金色,頭戴五智寶冠,容貌慈和,三十手各執寶物。〔覺禪鈔、慈氏念誦法卷上〕 p31
一白三羯磨 yī bái sān jié mó
授戒之作法。又作白四羯磨、三羯磨、白四。於僧團中,凡有關受戒之承諾、重罪之處分,或治罰、滅諍等重大事件,必須於羯磨師四人以上之僧眾面前進行議決,其議決之程序即為一白三羯磨。白,謂告白,即對大眾宣告某人行授戒作法之表文。一白,謂讀表白文一次。羯磨,為梵語 karma 之音譯。意譯為業、辦事、作法等,為授戒作業之義,亦是一種表白之文,即記授戒法於受者之表文。三羯磨者,即三度宣讀授戒作業之表文。總此一白與三羯磨,計讀四次表白文,故稱白四、白四羯磨,為授戒作法中之最慎重者。〔四分律卷三十三、卷三十九、摩訶僧祇律卷二十三、受戒菩薩儀、慧苑音義卷上〕 p31
一休和尚 yī xiū hé shàng
(1394~1481)日本臨濟宗奇僧。法名宗純,字一休。號狂雲子,初名周建。好詠狂歌,不拘威儀,又善書畫。相傳為日本後小松天皇之子嗣。六歲出家,初於建仁寺習詩文,後至近江(滋賀縣)堅田之華叟宗曇處參學,承其印可。其後放曠漫遊,行止無定。所至廣交各階層人士,奇行為時人所週知。師致力於改革當時孤立之禪風,使趨向大眾化。八十一歲時嗣法為大德寺之第四十七世,致力振興該寺,並將茶道引入寺院,形成與其他禪寺不同之寺風。於日本文明十三年入寂,享壽八十八。後人集其詩集為狂雲集,此外,另有佛鬼軍、一休法語等書行世。 p31
一光三尊 yī guāng sān zūn
指中尊與兩脅侍等三尊佛,共負一光背之圖像。其光背,通常採用舟形光之形式,我國北魏時代即有不少此種背光形式之佛像,如長安草堂寺舊藏坐佛三尊像,係東魏興和(539~542)前後所作。 p31
一印 yī yìn
(一)即指一種印相、印契、手印。(參閱「手印」1412、「印相」2231)
一印一明 yī yìn yī míng
密家結誦印明時,手結一印,口中誦一真言,稱為一印一明。印,即印相,象徵佛菩薩之誓願。明,即陀羅尼、咒句,可破除無明煩惱之幽闇;以其從佛口說出,猶如佛身所放出之光明,故稱為明。例如,於無所不至印中,誦五字明。係表絕待不二之意。又真言之義,詳分可區別為二,若從心口出者,稱為「真言」;若從一切身分任運而生者,則稱為「明」。〔大日經疏卷十二〕 p32
一印二明 yī yìn èr míng
密家結誦印明時,手結一印,口中誦二真言,稱為一印二明。例如於無所不至印中,誦五阿五智之明。又如金剛界與胎藏界之如來印,二者在本質上雖為同一印,然其真言在金、胎二界各有不同,在金剛界為「鍐」,在胎藏界為「阿毘羅吽欠」,故結同一之如來印,須口誦「鍐」、「阿毘羅吽欠」二真言,稱為一印二明。係表不二而二之意。(參閱「一印一明」32) p32
一印會 yī yìn huì
指密教金剛界九會曼荼羅中之第六會。此會位於中央之上方,乃為顯示第五會之四印會,使四曼不離之實義更明瞭,故住於大日如來獨一法身之智拳印(諸佛之體),以攝餘會諸尊。其四隅皆置瓶,表示四智。又智拳印之右拳表佛界,左拳表眾生界;左拳之風(食指)表眾生之息風,右拳之空(拇指)表諸佛之大空。兩拳相合,則表示生佛一如。〔三十卷教王經卷五、卷八〕(參閱「金剛界曼荼羅」3547) p32
一印頓成 yī yìn dùn chéng
乃密教之教義。謂結一手印,唱陀羅尼,即可迅即得證菩提。〔芭蕉俳文〕 p32
一向 yī xiàng
梵語 śama-eka-ayana-mārga。(一)乃專心之意,故有一向專念、一向專修之成語。意即一心念佛、修行。
一向一揆 yī xiàng yī kuí
日本佛教用語。一向,指一向宗,即淨土真宗;一揆,為團結一致,共同禦侮之意。日本室町時代寬正、文明年頃至元龜、天正年頃(1460~1591),凡百餘年間,真宗僧侶及門徒,為對抗群雄之橫暴與保衛宗門安全而舉兵,世稱一向一揆。如寬正六年(1465)對襲擊真宗祖廟大谷本願寺之天台宗僧兵進行反擊,即是一例。 p34
一向大乘寺 yī xiàng dà chéng sì
非寺名,乃統稱一向專習大乘而不學小乘之寺。於顯戒論卷上所引大唐西域記之載,錄有當時之印度及西域,專習大乘而不習小乘之國名十五國,並一一列舉其伽藍及僧徒之數。其中,有「文殊師利為上座」之記載。 p34
一向小乘寺 yī xiàng xiǎo chéng sì
非寺名,乃統稱一向專習小乘不兼大乘之寺。於顯戒論卷上所引大唐西域記之載,錄有當時之印度及西域,專習小乘而不學大乘之國名四十一國,並一一列舉其伽藍及僧徒之數。其中,有「賓頭盧為上座」之記載。 p34
一向出生菩薩經 yī xiàng chū shēng pú sà jīng
梵名 Anantamukhasādhakadhāranī。全一卷。隋代闍那崛多譯。現收於大正藏第十九冊。本經係佛對舍利弗說入無邊門之陀羅尼。與劉宋求那跋陀羅所譯之阿難陀目佉尼呵離陀經為同本異譯。〔歷代三寶紀卷十二、大唐內典錄卷五、開元釋教錄卷七〕 p34
一向宗 yī xiàng zōng
乃日本淨土真宗之俗稱。此宗以一向(專心)念佛、歸命阿彌陀佛為宗旨,故稱一向宗。〔三國佛祖傳集〕 p34
一向為他恩 yī xiàng wèi tā ēn
如來十恩之一。指如來累劫修諸功德,不顧自身,但為度脫一切眾生,絲毫未曾一念為自己之恩德。〔華嚴大疏鈔卷二十三、大明三藏法數卷三十六〕(參閱「十恩」464) p34
一向記 yī xiàng jì
梵語 ekājśa-vyākarana。四種記答之一。即以肯定之言語答人所問而無躊躇。又作一定答、定答、決了答、必定論、一向論、決定記論。俱舍論卷十九(大二九‧一○三中):「若作是問:『一切有情,皆當死不?』應一向記:『一切有情,皆定當死。』」〔長阿含卷八眾集經、解深密經卷五、佛地經論卷六〕 p34
一名 yī míng
名即名字,謂理雖是一,假言施設,種種不同。如經中只一涅槃之名,如來隨經演說,亦名無生,亦名無作,亦名無為,亦名解脫,亦名彼岸,亦名無退,亦名安處,亦名寂靜,亦名無相,亦名無二,亦名一行,亦名清涼,亦名無諍,亦名吉祥,雖立多種之別,只是涅槃一名,是為一名。〔北本涅槃經卷三十三〕 p33
一名四實 yī míng sì shí
名與實為事物一體之兩面。先陀婆即一名;水、鹽、器、馬即四實。南本涅槃經卷九,迦葉菩薩讚言如來微密之教難以得知,唯有智者始能了知甚深佛法。譬如大王告諸群臣:「先陀婆來!」有智之臣善知此名,若王心欲水時,口索先陀婆者,智臣知王意,即以水奉之。索鹽、器、馬三物,亦稱先陀婆,智臣即以三物隨意奉之。比喻如來為諸眾生說無常、苦、空、無我之相,大乘菩薩應當善知,以證涅槃解脫之道。
一名無量義 yī míng wú liàng yì
於一名詞中,具有無量無邊之義理。反之,一件事物有無量無邊之名稱,則稱一義無量名。北本涅槃經卷三十三迦葉菩薩品(大一二‧五六三下):「於一名法說無量名,於一義中說無量名。」此謂佛陀能自由自在地使用名相,隨順眾生之根機而說法。 p33
一合相 yī hé xiāng
梵語 pinda-grāha。指由眾緣和合而成之一件事物。以佛教之觀點言之,世間之一切法,皆為一合相。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大八‧七五二中):「若世界實有者,則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p33
一因 yī yīn
(一)同一因行之意。即謂一切眾生悉具佛性,故以此同一因行皆能到達涅槃。如大般涅槃經卷三十二之說,一切眾生悉有佛性,皆同一乘,同一解脫,同一因,同一果,同一甘露,一切當得常樂我淨。
一因外道 yī yīn wài dào
主張世界萬物成立之原因乃同屬一因之外道。於維摩經六師中之第五迦羅鳩馱迦旃延、外道小乘涅槃論之第四韋陀論師、第五伊賒那論師、第九女人眷屬論師、第十二摩陀羅論師、第十五摩醯首羅論師、第二十安荼論師等,所說雖各有異同,然同屬一因外道之部類。大日經住心品所舉三十種外道中,自在天、流出、尊貴、遍嚴、摩納婆等,亦同屬一因外道。 p35
一因迥出一果不融 yī yīn jiǒng chū yī guǒ bù róng
即天台宗所判化法四教中,表示第三別教之因果隔歷不融之用語。「因」中具有正、了、緣等三因佛性,在別教教義上,由於修德與性德不相即,故於迷中之因位說本有性德的正因之理,修德之「緣」與「了」二因不相即,稱為一因迥出。極果所證之理為因果不二,此為別教之教義,法身之一果與前述之諸位隔歷,故稱為一果不融。〔法華玄籤卷一、天台四教儀集註卷下〕 p35
一回忌 yī huí jì
即人死後,滿一年之忌日。又作一周忌、正忌日、一周關、小祥忌。此日多延僧眾行追薦,為亡者修善根福德。或造佛像、堂塔,或施法具財物,或讀經持咒、施齋等。古諺:「一年過此轉苦辛,男女修齋福業因;六道輪迴仍未定,造經造佛出迷津。」(參閱「年忌」2420) p34
一回舉著一回新 yī huí jǔ zhù yī huí xīn
禪林用語。謂相同之一句話,每回拈提起,皆有不同於前一回之體悟。又作一迴拈出一迴新。碧巖錄第三十則(大四八‧一六九下):「鎮州出大蘿蔔(天下人知,切忌道著!一回舉著一回新),天下衲僧取則。」 p35
一地 yī dì
梵語 eka-bhūmika。(一)謂同一境地。
一多相容不同門 yī duō xiāng róng bù tóng mén
為華嚴宗十玄門之一。此門乃就「用」而言,就諸法相入之關係,以破眾生執一切法不能互攝互入之疑。於多事中隨舉一事為一,除此一事,餘之多事為多。如一徧於多時,多能容一;多徧於一時,一能容多。雖遞互相容,而一多歷然可別,稱為不同。如一燈與多燈相對一室,一多各住,而光光涉入,無所障礙。又如一佛土與十方一切佛土,相互容納而不壞其一多之相。〔新華嚴經卷八、舊華嚴經盧舍那佛品、華嚴五教章卷四、華嚴經探玄記卷一、華嚴經隨疏演義鈔卷十〕(參閱「十玄門」416) p36
一妄 yī wàng
指一種迷妄不實之念。宗鏡錄卷一(大四八‧四一九下):「一瞖在目,千華亂空;一妄在心,恆沙生滅。」 p37
一如 yī rú
(一)真如之理乃不二不異、平等無差別,故稱一如。一者,絕待唯一;如者,乃梵語 tathā(真如)之意譯,又作不異。謂真如界內,生佛之假名泯絕,平等性之中,無自他之形相。首楞嚴三昧經卷下(大一五‧六三九下):「魔界如即是佛界如;魔界如、佛界如,不二不別。」〔法華經玄義卷七下、摩訶止觀卷五上、淨名玄論卷一〕
一如法界 yī rú fǎ jiè
指真如法性之妙理。與絕對如常義之一如,及諸法體性義之法界一如義同,為一能證寂滅無為之妙理。 p36
一如無二如 yī rú wú èr rú
不二不異,稱為一如,即真如之理。所謂真如界內,絕生佛之假名;平等性中,無自他之形相。故首楞嚴三昧經卷下稱,魔界如,佛界如,一如無二如。魔佛皆言如者,魔為修惡之極,佛為修善之極,雖有善惡之分,其性本一,故稱為一如無二如。 p36
一如頓證 yī rú dùn zhèng
謂十方眾生同乘一如之理而頓證佛果。一如,即真如之理。頓證,謂速疾證果,有別於漸修、漸斷、次第而證之菩提果。 p36
一如觀音 yī rú guān yīn
為觀音菩薩三十三身之一。其形像係乘雲飛行於空中,能制伏雷電等魔擾。法華經普門品(大九‧五八上):「雲雷鼓掣電,降雹澍大雨;念彼觀音力,應時得消散。」 p36
一字 yī zì
(一)密教用以象徵萬有本源之「阿」字。
一字三禮 yī zì sān lǐ
虔敬信佛者,寫經時,每書一字,必禮拜三次。此外,於雕刻佛像時,亦有一刀三禮之習。 p37
一字不說 yī zì bù shuō
謂諸佛所自證之道,非語言文字所能表達,唯佛與佛乃能徹底了解。猶如以手指月,其指非月,一切語言文字也不全等於諸佛證悟之內容。關於此義,華嚴宗謂「果分不可說」,禪宗謂「不立文字」,天台宗亦立有「四不可說」之義。〔大般若經卷四二五、北本涅槃經卷二十〕 p37
一字文殊 yī zì wén shū
指結一髮髻之文殊菩薩。又稱一髻文殊。文殊菩薩於密教中,以其形態之差異,有如下種種區別:一字文殊、五字文殊、六字文殊、八字文殊等種種之尊像。一字文殊之種子為(śrī),三摩耶形為青蓮華上載如意寶珠者。尊像作童子形,身呈金色,半跏坐於千葉白蓮華上,左手執青蓮華,花上有一如意寶珠。右手向外,五指垂下,結滿願印,熙怡微笑。以其髮髻為一髻,故又稱一髻文殊。〔曼殊室利菩薩咒藏中一字咒王經、大聖曼殊室利童子五字瑜伽法〕 p37
一字文殊法 yī zì wén shū fǎ
密教修法中,以一字文殊菩薩為本尊,以 (śrhyij,齒𡄦)或 (trhyīj,體哩呬淫)一字為真言所修之法。據文殊師利根本一字陀羅尼經載,此咒能滅除一切惡邪魍魎,為一切諸佛吉祥之法,亦能成就一切神咒。誦此咒者,能令眾生起大慈心、大悲心,一切障礙皆得消滅,所有諸願皆得滿足。如婦人難產,或諸男子為箭所中,一切諸苦病痛,若誦此咒,並配合湯藥塗、服於患部,則一切險難皆得除卻。又此陀羅尼咒,能令眾生於現世獲得安穩,諸如來大菩薩眾常為眷屬,一切所願悉得成就。〔曼殊室利菩薩咒藏中一字咒王經、大聖曼殊室利童子五字瑜伽法〕(參閱「一字文殊」37) p38
一字布身德 yī zì bù shēn dé
謂密教諸字門中,「阿」之一字遍布於身之一切處。大日經卷三(大一八‧二二上):「華臺阿字門,焰鬘皆妙好;光暉普周遍,照明眾生故。」謂阿字真言乃十方諸佛以法身同所加持,若修此真言者,即能作諸佛事,乃至普現色身,為一切眾生開示佛之智慧;凡佛能作之事,此阿字門亦能如是作之,故由轉此阿字,即能成就種種功德。大日經疏演奧鈔卷四十四(大五九‧四四八下):「一切阿字者,謂以 (阿)一字遍布全身,而為一曼荼羅也。」〔大日經疏卷十二〕 p38
一字成多 yī zì chéng duō
密教所立十六玄門之一。與「多字成一」相對稱。密教於解釋經文與字相時,以梵字之一字來成立一切字之義,稱為一字成多。大日經疏卷七(大三九‧六五六上):「云何一字成一切字?謂一切法無作,以其本不生故。乃至一切法無因,以其本不生故。」例如由阿字生阿(長聲)、暗、噁等字,亦可生迦、佉、訶等字。 p39
一字佛頂真言與佛眼真言 yī zì fó dǐng zhēn yán yǔ fó yǎn zhēn yán
佛應金剛密跡主菩薩之請,入大三摩地,而說一字佛頂輪王咒「娜莫(歸命)繕曼陀勃馱喃(普遍諸覺者)勃琳𤙖(種子)」之真言。此咒具大威德神力,一切如來安住最勝三摩地,所有一切諸大菩薩無能超越,若於所在處持此佛頂咒者,足令五百由繕那世間出世間一切咒王悉無成住,隱餘咒之威光;蓋此咒之威神最尊最特,十地一切諸大菩薩,亦怖是咒威德神力。又於其後誦佛眼真言,以佛眼真言乃三部之佛母,具甦生之作用。故持誦此二咒,可得安穩,無諸嬈惱。〔一字佛頂輪王經卷一、真言修行鈔卷二〕 p38
一字佛頂輪王經 yī zì fó dǐng lún wáng jīng
梵名 Ekāksara-buddhosnīsa-cakra-rāja-sūtra。凡五卷。略稱五佛頂經。唐朝菩提流志譯。現收於大正藏第十九冊。本經敘述釋迦佛於摩竭陀國菩提樹下金剛道場,應金剛密跡主菩薩之請,入大三摩地,現大轉輪王相,說一字頂輪王咒,時大千世界震動,觀音、金剛主二菩薩悶絕躃地;佛復說一切佛眼佛母真言,二大菩薩即起身,更說白傘蓋、光聚、高頂等諸輪王咒,以明印成就品五十四種印法、世成就品九種印法。全經分十三品:即序品、畫像法品、分別成法品、分別密儀品、分別祕相品、成像法品、印成就品、大法壇品、供養成就品、世成就品、護法品、證學法品、護摩壇品。本經與不空所譯之菩提場所說一字頂輪王經為同本異譯。〔開元釋教錄卷九〕 p38
一字咒 yī zì zhòu
密家念誦真言時,以種子當作真言來念誦,或於種子之上加上「歸命」一詞而成之真言,稱為一字咒。其種子為 (bhrūj)。由於流派或修法種類之不同,此一字多加「唵」(oj,歸命),或多加「南無三曼多勃馱南」(namah samanta buddhānām,意譯歸命普遍諸佛)來稱誦。 p39
一字金輪 yī zì jīn lún
梵名 Ekāksara-usnīsacakra。即翳迦訖沙羅(一字)勃馱烏瑟尼沙(佛頂)斫訖羅(輪)。又作一字金輪佛頂王、大金輪明王。為密教大日如來入最勝三摩地所說之真言,即 (bhrūj,勃嚕唵)一字之人格化,亦為五佛頂尊之一。一字頂輪王瑜伽一切時處念誦成佛儀軌(大一九‧三二○中):「大金輪明王,威光逾眾日,七寶具圍繞,為一切佛頂,輪王之輪王;纔現奇特身,諸聖眾皆沒,顯勝絕不共,唯佛一體故。」此係謂,諸佛菩薩之功德皆歸於此一尊。又以「頭頂」乃人身中最高之部位,無任何器官出於其上,故用「佛頂」一詞喻此尊乃諸佛中之最尊者。此外,佛教習稱之輪王通常有金、銀、銅、鐵四種輪王,而此尊乃以金輪表其最勝之義。修法之時,誦此一真言,可具有威德熾盛之神力。〔一字奇特佛頂經、大陀羅尼末法中一字心咒經、一字頂輪王瑜伽觀行儀軌〕 p39
一字破多 yī zì pò duō
密教所立十六玄門之一。與「多字破一」相對稱。密教解釋經文與字相時,以梵字之一字來打破對一切字之迷執,稱為一字破多。大日經疏卷七(大三九‧六五六中):「云何一字破一切字?如人執有造作,應破彼言:『若諸法本不生義已成立,而云有作,是義不然。』乃至執有因者,亦破彼言:『若諸法本不生義已成立,而云有因,是義不然。』」上記引文即指以梵字之「阿」字(本不生之義)來破除執有造作、執有因者等多種之迷執。〔梵字真言十六玄門義、法華經釋、吽字義旋陀羅尼門釋〕 p40
一字頂輪王經 yī zì dǐng lún wáng jīng
凡五卷。又作一字經、菩提道場所說一字頂輪王經、菩提場經。唐代不空譯。現收於大正藏第十九冊。本經在雜部密教中,為型態最特殊之一部。居於佛頂部中之第一位,內容總攝五佛頂。全書始自序品,終於護摩品,共十三品。菩提流志所譯之一字佛頂輪王經、五佛頂三昧陀羅尼皆為此經之同本異譯。 p40
一字業 yī zì yè
乃台密五業之一。係以「菩提道場所說一字頂輪王經」為主所修之行法。為日本天台宗僧圓珍所奏請設置者。 p40
一字經 yī zì jīng
請參閱 一字佛頂輪王經
一字禪 yī zì chán
唯以一字表現禪之宗旨者。又作一字關。乃雲門文偃禪師之特殊宗風。碧巖錄第八則(大四八‧一四八中):「翠喦夏末示眾云:『一夏以來,為兄弟說話,看翠喦眉毛在麼?』保福云:『作賊人心虛。』長慶云:『生也。』雲門云:『關!』」雪竇評唱此謂(大四八‧一四八下):「千古無對,關字相酬。」指保福、長慶所答皆非,獨有雲門一字禪能對得此問。此外,凡禪林師家,以一字答覆學人之疑問者,亦皆稱為一字禪。 p40
一字關 yī zì guān
請參閱 雲門一字關
一字釋多 yī zì shì duō
為密教所立十六玄門之一。與「多字釋一」相對稱。密教於解釋經文與字相時,以梵字一字之義趣,來解釋一切之義,稱為一字釋多。例如以阿字本不生之義,解釋迦字作業不可得、佉字等空不可得等多字之字義。大日經疏卷七(大三九‧六五六上):「云何以一字釋一切字?如釋迦字時,但以種種因緣觀本不生,即見無所作義。乃至釋訶字時,亦以種種因緣觀本不生,即見無因義。」〔梵字真言十六玄門義、法華經釋 〕 p40
一字攝多 yī zì shè duō
密教所立十六玄門之一。與「多字攝一」相對稱。密教於解釋經文與字相時,以梵字之一字來含攝一切之義理,稱為一字攝多。例如阿字本不生,含有迦字作業不可得、佉字等空不可得等多義。大日經疏卷七(大三九‧六五六下):「復次,一切名言中,有阿聲者,悉入阿字門;有迦聲者,悉入迦字門;乃至有訶聲者,悉入訶字門。是故一字門中,具無量義,非從訶字門中,但有無因義也,餘字門當知例爾。」〔梵字真言十六玄門義、法華經釋〕 p41
一存一闕 yī cún yī què
指觀無量壽經兩種譯本之一存一闕。據唐代智昇之開元釋教錄卷十二、卷十四等所記,一存者,乃劉宋元嘉(424~453)年中,良耶舍所譯;一闕者,即同代之曇摩密多所譯。又良忠之觀經疏傳通記說「一存二闕」,此乃據前一存一闕更增歷代三寶紀後漢失譯之一本。此失譯一本之說,乃基於僧祐之出三藏記集,以同書未舉出係良耶舍所譯而知,此失譯者當非別本。 p37
一成 yī chéng
指一人成道,或指一事成就。 p46
一成一切成 yī chéng yī qiē chéng
意謂若一事得以成就,則一切之事悉皆能成就。此乃就華嚴宗「事事無礙法界」之觀點而言。係指成道者之境界。新華嚴經卷五十二、華嚴經疏卷二謂,如來成正覺時,於其身中普見一切眾生亦成正覺,乃至普見一切眾生皆入涅槃,皆同一性,即所謂無性。又由於理遍於事,故說「一成一切成」;以事遍於理,故言「皆有所成」。此外,華嚴經旨歸、華嚴經問答卷上等所舉「一得一切得」之語,即與「一成一切成」同義。〔華嚴五十要問答卷上、新華嚴經論卷一〕 p46
一有多種 yī yǒu duō zhǒng
禪林用語。與「二無兩般」相對稱。「一」表絕對、一味平等之理;「多」表差別、多種之諸相。整句義為「平等即差別」。謂天地萬物從平等角度視之,則為一;從差別相觀之,則有千差萬別。與一味之海水(平等一體)變成千萬波浪(萬法差別)之道理相同。碧巖錄第二則(大四八‧一四二上):「一有多種,二無兩般。」 p41
一百一十城 yī bǎi yī shí chéng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起自福城,後次第南行,所走訪善知識之城數,共計一百一十城。八十華嚴經卷七十八(大一○‧四二八下):「此長者子,曩於福城受文殊教,展轉南行,求善知識,經由一百一十善知識已,然後而來,至於我所。」〔六十華嚴經卷五十九〕 p41
一百一十善知識 yī bǎi yī shí shàn zhī shí
指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值一百一十城所遇之一百一十位善知識。但經文實際所記僅有五十四處,遇五十五知識。所說之一百一十者,蓋以修行有當分與勝進二種,因此在五十五知識下得二倍之數,而謂一百一十知識。此外,一般所謂五十三參者,即以五十五人中,前後兩度參文殊,又在同一處參見德生與有德,故各省去一名,謂五十三參。〔六十華嚴經卷五十九〕 p41
一百八 yī bǎi bā
略稱百八。為佛教常用之法數。通常為煩惱數之代稱,如百八煩惱、百八結業、一百八喻。此外,又如百八尊功德、一百八法明門。 p41
一百八名陀羅尼經 yī bǎi bā míng tuó luó ní jīng
全一卷。乃說多羅法之雜密經。又稱聖多羅一百八名經、聖多羅菩薩一百八名陀羅尼經。宋代法天譯。現收於大正藏第二十冊。本經內容係記多羅大菩薩說陀羅尼法,天、人、夜叉、乾闥婆等聞之皆生怖畏。時自在天王說咒,讚歎多羅菩薩一百八名。多羅菩薩照十方國土,為自在天王及諸天人說一切如來度脫、覆護一切眾生之因緣;次以光焰種種莊嚴如來,誦念多羅菩薩一百八名之功德。本經與天息災所譯之讚揚聖德多羅菩薩一百八名經(一卷),及施護譯之聖多羅菩薩梵讚(一卷)為同本異譯。 p41
一百八法明門 yī bǎi bā fǎ míng mén
法明門者,乃為令眾生破除昏暗,通達一切智慧。故護明菩薩(即釋迦牟尼佛在天宮之號)在兜率天宮欲下人間託生時,於獅子座上,宣說此一百八門,留與諸天以作憶念,然後下生。一百八法明門詳載於佛本行集經卷六。 p42
一百八遍 yī bǎi bā biàn
指念佛之數。「一百八」原為煩惱之數,欲對治此煩惱,故念珠常貫一百零八顆,為一百八遍之念佛。百八曉鐘亦同此義。 p42
一百三十六地獄 yī bǎi sān shí liù dì yù
地獄之數。欲界有根本八大地獄,每一大獄各皆有十六小地獄,計一百二十八,加根本之八大地獄,大小總成一百三十六地獄。〔長阿含經卷十九地獄品、俱舍論卷十一〕 p42
一百五十讚佛頌 yī bǎi wǔ shí zàn fó sòng
梵名 Śata-pañcāśatakastotra。全一卷。摩咥里利制吒造,唐代義淨譯。現收於大正藏第三十二冊。書中以一百四十八頌讚歎佛德。〔開元釋教錄卷九、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卷十三〕 p42
一百單五 yī bǎi dān wǔ
指寒食之日。為叢林行事之一。寒食係冬至後之第一○五天,至此日時,須食用生冷不煮之物。大應錄卷上(大八○‧一○一中)即有「一百單五近清明,清明定在寒食後」一語。 p42
一百義門 yī bǎi yì mén
指一百種義。乃善導大師於解釋觀無量壽經之九品時,所設立之一百種義門。散善義之首,於上輩觀之文前,將每一品分科為十一門,即:(一)總明告命,(二)辨定其位,(三)總舉有緣之類,(四)辨定三心以為正因,(五)正明簡機堪與不堪,(六)正明受法不同,(七)正明修業時節延促有異,(八)明回所修行願生彌陀佛國,(九)明臨命終時聖來迎接不同去時遲速,(十)明到彼華開遲速不同,(十一)明華開以後得益有異。此十一門科中,任何一種皆為九品中所說,十一門約對九品,一品中皆含此十一門,共計九十九種義門,而以一百之總數統稱之。 p42
一百應當學法 yī bǎi yīng dāng xué fǎ
應當學,梵語 śiksā-karanīya,巴利語 sikkhā-karanīya。乃應當守持戒法之義。又作應當學、一百眾學。在四分律中指出,應當學之戒有一百條。其中,第一至二十五戒,係有關比丘威儀方面之戒。第二十六至四十七戒,為食事之戒法。第四十八至五十一戒,為大小便之法。第五十二至五十九戒,指講經說法之法。第六十至八十五戒,係有關敬重佛塔種種。第八十六至九十二戒,亦是說法之戒。第九十三至九十五戒,屬威儀戒法。第九十六至一○○戒,為關於說法之法。以上即稱一百應當學法。 p42
一色 yī sè
梵語 eka-rūpa。(一)指一物質之形象或現象。
一色一香無非中道 yī sè yī xiāng wú fēi zhōng dào
謂中道實相之理,遍佈於一色一香等一切微細之物中。意即一色一香雖為微細之物,亦含有中道實相之本體。天台宗以空、假、中等三觀去觀照一切諸法後,所顯現之悟境,即此境界。〔摩訶止觀卷一上圓頓章〕 p43
一色無辨處 yī sè wú biàn chù
禪林用語。指不能以相對思慮分別之絕對境界。曹山錄(大四七‧五三三下):「尊貴墮者,法身法性是尊貴邊事,亦須轉卻,是尊貴墮;祇如露地白牛,是法身極則,亦須轉卻,免他坐一色無辨處,竝是稱斷供養邊事。」 p43
一色邊 yī sè biān
「一色」乃純一、絕對之意。禪林中每以之形容超越差別與相對觀念之平等世界(棄一切污穢),與清淨之境界。碧巖錄第四十二則(大四八‧一七九下):「古人以雪明一色邊事。」 p43
一行 yī xíng
(一)專注於一事之謂;特指念佛修行。善導觀經疏卷一(大三七‧二四九下):「成佛之法,要須萬行圓備方乃剋成,豈將念佛一行即望成者?」
一行一切行 yī xíng yī qiē xíng
謂一行之中具足一切行,故又稱圓行。華嚴、天台諸宗所立之妙行皆屬之。華嚴經探玄記卷一(大三五‧一○八下):「一行即一切行。初發心時,便成正覺,具足慧身,不由他悟。」此即菩薩行位中所謂之「圓融相攝門」,謂一行中已含攝前後諸行,乃圓極法界,無礙自在,始終皆齊之行,是故一一位滿即至佛地。此即主伴具足之圓融無礙行。〔摩訶止觀卷一上〕 p44
一行三昧 yī xíng sān mèi
梵語 ekavyūha-samādhi。指心專於一行而修習之正定。又作一三昧、真如三昧、一相三昧、一相莊嚴三摩地。一行三昧復分為二,即:(一)理之一行三昧,乃定心觀法界平等一相之三昧。入此三昧,則知一切諸佛法身與眾生身為平等無二、無差別相,故於行住坐臥等一切處,能純一直心,不動道場,直成淨土。大智度論卷四十七(大二五‧四○一中):「一莊嚴三昧者,得是三昧,觀諸法皆一,或一切法有相故一,或一切法無故一,或一切法空故一,如是等無量皆一。(中略)一行三昧者,是三昧常一行,畢竟空相應三昧中,更無餘行次第。」(二)事之一行三昧,即一心念佛之念佛三昧。文殊師利所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下(大八‧七三一中):「善男子、善女人,欲入一行三昧,應處空閑,捨諸亂意,不取相貌,繫心一佛,專稱名字;隨佛方所,端身正向,能於一佛念念相續,即是念中,能見過去、未來、現在諸佛。」〔大寶積經卷四十七、大品般若經卷五、大智度論卷四十三、大乘起信論義記卷下〕 p44
一行居集 yī xíng jū jí
凡八卷。清代彭紹升著。本書擇言爾雅,不涉及語錄陋習,字字皆由性海中流出,頗能闡發淨土之精義。書中附有儒門公案拈題一卷。 p44
一位一切位 yī wèi yī qiē wèi
指上根之人,證得一位,即同時具圓一切位之功德。華嚴經探玄記卷一(大三五‧一一五下):「圓教者,明一位即一切位,一切位即一位。」義同「一門普門」,同經卷一(大三五‧一一七上):「若依普門,一位即一切位故,亦一運即一切運。」 p45
一佛一切佛 yī fó yī qiē fó
指一佛等同一切佛。由於佛佛平等故,一佛即一切佛;又一佛即可總括一切佛,故一佛即具一切佛之義。如大寶積經卷一一六載,一佛功德無量無邊,亦與無量諸佛功德無二。又觀無量壽經第九真身觀謂,見無量壽佛者,即見十方無量諸佛。 p45
一佛世界 yī fó shì jiè
梵語 eka-buddha-ksetra。指一佛教化眾生之範圍。又作一佛土、一佛剎、一佛國土。後世將此範圍逐漸擴大到四洲,乃至三千大千世界或無邊世界等。〔大智度論卷四、俱舍論光記卷十二、五教章通路記卷五十二〕 p45
一佛出世二佛涅槃 yī fó chū shì èr fó niè pán
出世,離開人間;涅槃,已達超越生死,完全覺悟之境界,乃佛教終極之實踐目的。佛典中並無「一佛出世,二佛涅槃」之語,惟一般民間或通俗小說多援引「佛」、「出世」、「涅槃」等佛教名相,湊成此語,來形容人昏迷不醒之時,靈魂已出竅之情形。 p45
一佛多佛 yī fó duō fó
大乘主張一時有多佛出現。小乘則有二種說法:俱舍論卷十二載,薩婆多師以無邊世界中,唯有一佛出世,無二佛同時出世者;餘師則以為一三千大千世界雖無二佛同時出世,然其他三千大千世界亦有佛之出世,故亦謂之多佛。大智度論卷九以前一說法為不了義,後一說法為了義。 p45
一佛淨土 yī fó jìng tǔ
指一佛所住之清淨國土,或指某一佛之淨土。但後世則專指阿彌陀佛之淨土。淨土十疑論(大四七‧七八中):「閻浮提眾生心多濁亂,為此偏讚西方一佛淨土,使諸眾生專心一境,即易得往生。」 p45
一劫 yī jié
(一)即一長時。劫為劫簸(梵 kalpa)之略稱,乃分別時節之意。大智度論卷三十八以時間之最小單位稱為念,最大單位則稱為劫。釋迦氏譜(大五○‧八四下):「劫波,此土譯之名大時也。此一大時,其年無數,假以喻顯,方可委知。」〔大毘婆沙論卷一三五、大智度論卷七〕(參閱「劫」2811)
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yī jí yī qiē yī qiē jí yī
又作一即十十即一、一即多多即一。謂一與一切,其體用相融而不二。即謂一與多可以等同,用以說明法界緣起中現象間之相即關係。此乃華嚴、天台等圓教所立之圓融無礙之極理。華嚴經初發心菩薩功德品中,謂一切中知一,一中知一切,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卷四中由兩方面論證之:(一)就現象之異體關係言,一與十乃相對待而言,一為十之基數,十由十個一構成,無一即無十,既得成十,故知「一即十」。同理可證成「十即一」。(二)就現象之同體關係言,十中各個一之自體,即是第一個一,由此而言,十之自體性空(無獨立自性),故謂「十即是一」。同理,視十為自體,一為構成十之因素,自體亦是性空,故稱「一即是十」。由此說明整體與部分、一般與個別,皆為相即之關係。故一塵之中,即與一切佛土相即;一念之中,亦與無量之時間相即。華嚴宗運用此種認識方法於佛教理論與實踐,或將佛教全部義理與實踐視為一整體而稱為「一」,其各個分支和法門則稱為「多」,或於能生萬有之一心稱為「一」,而所生之萬有則稱之為「多」。〔華嚴經探玄記卷一、法華經玄義卷三下、摩訶止觀卷五上、天台四教儀集解卷下〕 p55
一即十 yī jí shí
一,表示唯一、單一、個體;十,指多數或滿數、整體。一即多,乃一多相即之意。此為華嚴宗所立。若以一為本數,離一則無二乃至十,故此一即二乃至十。二乃至十以一為本數,使得成就,一之外別無自體,故一十相即。就此以喻,約法而言,舉一塵,則一切佛土悉在其中,如一毛孔含攝四大海水。又如一月當空,千江映影,對月即為一,對影則為多,一多無礙,相即相融。 p55
一即六 yī jí liù
謂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之中,若有一根返回真性,則其餘五根亦皆得解脫。楞嚴經卷六(大一九‧一三一上):「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脫,(中略)六根亦如是。元依一精明,分成六和合,一處成休復,六用皆不成。」 p55
一坑埋卻 yī kēng mái què
禪林用語。乃徹底剝奪學人知見之謂。將一切言語、論斷埋於一坑,從此便絕是非之論,不為其惑亂。碧巖錄第三十三則(大四八‧一七二下):「雪竇復云:『天下衲僧跳不出(兼身在內,一坑埋卻,闍梨還跳得出麼?)』」 p46
一坐食 yī zuò shí
梵語 ekāsanika。乃十二頭陀行之一。又作一食法。即每日唯作一食,且一坐而進食,起後不再食。蓋一日數度進食,易妨礙修道,故要求修行者日中一食。 p45
一形 yī xíng
指一人形骸存續之期間。又作一生、一期、一世。安樂集卷上(大四七‧一○下):「云何眾生一形已來?或百年,或十年,乃至今日無惡不造。」 p46
一禿乘 yī tū chéng
斥責佛法之徒取空而缺法門。乃不具功德之謂。摩訶止觀卷七下(大四六‧一○○中):「今人祇謂捨惡取空是大乘,此空尚不免六十二見單複之惡,何得動出為乘?設借為乘,祇一禿乘,無法門具度。正法大城,金剛寶藏,具足無缺,何所而無?豈容禿空而已!」 p46
一肘 yī zhǒu
肘,梵語 hasta,乃印度古代度量長度之單位。據俱舍論卷十二載,七麥為指節,三節為一指,橫佈二十四指為肘。又大唐西域記卷二載,一弓分為四肘,一肘分為二十四指。但各人指節之廣狹不一,肘長也不一定,大約等於十八吋;又有說一尺八寸,乃至一尺四寸者。佛一肘之量則為此長度之兩倍。〔菩提心論、造像量度經解〕 p46
一角仙人 yī jiǎo xiān rén
一角仙,梵名 Ekaśrvga。為印度古代神話中之仙人名,亦為佛本生事蹟中之名。又作獨角仙人。謂於過去久遠世時,波羅奈國山中有一仙人,因動淫心,精流澡盤,為一母鹿所飲,鹿遂當下有孕,滿月生一子,此子形狀似人,頭有一角,足似鹿,故稱一角仙。及長,其父勤教學問,通十八種大經,又學坐禪,行四無量心,得五神通。一日上山,值大雨泥滑,躃地傷其足,仙人瞋而咒令不雨,致五穀不生,人民窮乏;波羅奈王乃命淫女扇陀以種種珍寶、美食惑之,仙人見色心動,遂失神通。此一角仙人即釋尊之過去身,扇陀即耶輸多羅。〔大智度論卷十七、經律異相卷三十九〕 p46
一言 yī yán
一言者,謂圭峰宗密禪師讀圓覺經未終其卷,於一言下豁然開悟,乃知自心即是佛心,定當作佛,故疏序(大三九‧五二四中):「一言之下,心地開通。」〔圓覺經略疏〕 p47
一言駟馬 yī yán sì mǎ
禪宗公案名。有僧問慈明:「如何是本來面目?」慈明答:「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表示一有語言文字,則去本來面目甚遠。又從容錄第八十九則(大四八‧二八五上):「只如萬里無寸草處,作麼生去?(一言既發,駟馬難追)」 p47
一言聲 yī yán shēng
即梵語文法上,表示名詞、代名詞、形容詞、數詞等單數所用之詞。(參閱「三言聲」555) p47
一身 yī shēn
身者,法身之意。蓋十方諸佛無明之惑淨盡,法性之體全彰,無有自他色相之異,故稱一身。如華嚴經所載,一切諸佛身,惟是一法身。 p47
一杈 yī chā
杈,謂如鋼叉般之樹枝。又作樹杈、一扠。在五臺山祕魔巖潛修之祕魔和尚,平生接引學人,每用一根木杈壓在參問者之脖子上,並言(大五一‧二八○中):「那箇魔魅教汝出家?那箇魔魅教汝行腳?道得也叉下死,道不得也叉下死。速道!」〔碧巖錄第十九則、景德傳燈錄卷十〕 p46
一來向 yī lái xiàng
梵語 sakrdāgāmi-pratipannaka。又作斯陀含向。乃聲聞四向四果之一。斯陀含果又稱一來果,為聲聞四果之第二,係已入預流果,既已斷滅欲界六品之修惑,尚須自天上至人間受生一次方可般涅槃之聖人。一來向,則指趨向斯陀含果之因位,乃行將斷除欲界九品修惑中前六品之位。(參閱「四向四果」1683、「斯陀含」4978) p47
一味 yī wèi
梵語 eka-rasa,或 vimukty-eka-rasatā。指所有一切事(諸現象)理(本質)均平等無差別。通常指佛陀之教法而言。寶性論卷三(大三一‧八三五下):「於如來法身無漏界中,一味一義,不相捨離。」 p47
一味禪 yī wèi chán
乃純一無雜之最上乘禪。亦即頓悟禪。禪宗正脉卷二(卍續一四六‧二七下):「僧辭,師問:『甚麼處去?』曰:『諸方學五味禪去。』師曰:『諸方有五味禪,我這裡只有一味禪。』曰:『如何是一味禪?』師便打。僧曰:『會也,會也。』師云:『道!道!』僧擬開口,師又打。僧後到黃檗,舉前話。檗上堂曰:『馬大師出八十四人善知識,問著個個屙漉漉地。』」〔禪宗頌古聯珠通集卷十一、宗門統要續集卷四〕 p47
一味蘊 yī wèi yùn
梵語 eka-rasa-skandha。指無始以來,一味延續之細微意識;乃形成輪迴之主體。此係小乘經量部所立,彼等主張此細意識自無始以來即不間斷,其體為受、想、行、識等四蘊,輾轉和合,轉成一味,故稱一味蘊。〔異部宗輪論、異部宗輪論述記目論卷五〕 p48
一宗 yī zōng
(一)一宗旨之意。蓋諸大乘經所說雖各有不同,然皆同歸於一理,以一宗旨為依歸。
一宗構 yī zōng gòu
日本佛教用語。日本江戶時代,為懲罰僧侶,而將之逐出其所屬之宗門者,即稱一宗構。若逐出某宗內所屬之一派,則稱一派構。 p48
一往再往 yī wǎng zài wǎng
指一再地探求義理。一往,即一次往求,僅就文字表面作淺顯之解釋,而止於淺近之文字相;再往,則進而發揮其深意,故能顯言外之幽旨。二諦義卷上(大四五‧八七下):「世間法者,有字無義,一往如此,再往奪併無。何者?字本詮義,既無有義,字何所詮?」 p48
一性 yī xìng
指正因佛性。謂一切眾生皆具此性,但背覺合塵,常為煩惱之所覆障。若順性而修,則能超脫生死,悟入涅槃,與佛所證,無二無別。〔北本涅槃經卷十、卷三十六、新華嚴經卷五十一、華嚴五教章卷二〕 p48
一念一時遍至佛會利益群生莊嚴 yī niàn yī shí biàn zhì fó huì lì yì qún shēng zhuāng yán
極樂淨土二十九種莊嚴之一。此乃天親淨土論中所立,係菩薩四種正修行功德莊嚴成就之一。淨土論(大二六‧二三一上):「無垢莊嚴光,一念及一時;普照諸佛會,利益諸群生。」意即菩薩之應化身,於一切時不前不後,一心一念,放大光明,能遍至十方世界,教化眾生,所作種種方便修行,悉能滅除一切眾生苦。p49
一念三千 yī niàn sān qiān
一念亦稱一心,指心念活動之最短時刻;三千表示世間與出世間一切善惡、性相等人、物差別之總和。一念三千即謂,於凡夫當下一念之中,具足三千世間之諸法性相。蓋天台宗思想,不論三性之有漏無漏,而謂介爾一心即具三千世間之迷悟諸法而無欠缺。摩訶止觀卷五上(大四六‧五四上):「夫一心具十法界,一法界又具十法界、百法界;一界具三十種世間,百法界即具三千種世間。此三千在一念心,若無心而已,介爾有心即具三千。亦不言一心在前,一切法在後;亦不言一切法在前,一心在後。」考諸吾人於日夜所起之一念心,必屬十法界中之某一法界,如與殺生等之瞋恚相應,是地獄界;若與貪欲相應,是餓鬼界;若與人倫道德律相應,是人間界;若與真如法界相應,是佛界。是故,一念與某界相應,此心即在某界,更且此眾生之一念心並非與一切諸法之間有所隔歷,而係互具互融。因其非孤立,故在一界必具十界。同時,於此十界又各具十界,而成百界。此百界復具足十如是(如是性、如是相、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即成千如,再配以五陰、眾生、國土三世間,即此三千世間具足於一念之中。
一念不生 yī niàn bù shēng
指不起任何心念之境界。此超越念慮之境界即為佛境。華嚴經疏卷二(大三五‧五一二中):「頓教者,但一念不生,即名為佛;不依地位漸次而說,故立為頓。」又釋氏稽古略卷三(大四九‧八三三中):「若一念不生,則前後際斷,照體獨立,物我皆如。」 p50
一念不生全體現 yī niàn bù shēng quán tǐ xiàn
謂一念不生時,則大道之全體自然顯現。眾生本具佛性,但以妄想、沈迷故,不能顯現本有佛性;如妄心不生,則本有面目自然得現。從容錄第七十六則(大四八‧二七五中):「遇賤則貴,貴則賤;得珠罔象兮,至道綿綿(一念不生全體現)。」 p50
一念相應 yī niàn xiāng yīng
有四義,即:(一)謂一念之心與空理相應。(二)謂五地以上之菩薩,一念之間,真諦與俗諦二智並起;以此二諦無差別,故能相應。(三)謂始覺與本覺靈知之自性相應合,冥然不二。大乘起信論(大三二‧五七六中):「如菩薩地盡,滿足方便,一念相應,覺心初起,心無初相;以遠離微細念故,得見心性,心即常住,名究竟覺。」(四)謂行者一念之信念與佛智、佛心相應。蓋佛智之一念為彌陀之本願,行者之信念能與佛心相應,則能所無二,信智唯一,念念相續,必定往生。〔大乘起信論義記卷中本、四教義卷八〕 p50
一念相應慧 yī niàn xiāng yīng huì
指與現前一剎那之念相應之定慧,或與真理契合之謂。達此境界,則物亡境滅,了了徹達其靈知之本性。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三九三(大六‧一○三五中):「從此無間,以一剎那金剛喻定相應妙慧,永斷一切煩惱、所知二障、粗重習氣相續,證得無上正等菩提。」〔大智度論卷二十九、大乘起信論〕 p50
一念淨信 yī niàn jìng xìn
指一念之清淨信心。金剛經(大八‧七四九中):「聞是章句,乃至一念生淨信者。」意即信般若波羅蜜能出生一切諸佛,與自身中本有之佛性清淨無有染污,信諸佛之性平等無二,信六道眾生本來無相,信一切眾生盡得成佛等。凡此等之清淨信心,均稱一念淨信。 p50
一念發起 yī niàn fā qǐ
由發菩提心而生起歸依佛、法、僧之一念,以趨向菩提。 p51
一念業成 yī niàn yè chéng
指行者之信心與佛智之一念相應冥會時,即能往生彌陀淨土。此乃日僧幸西所立之一念義。(參閱「一念義多念義」51) p51
一念滅罪 yī niàn miè zuì
乃「多念滅罪」之對稱。謂由信心之一念,或由一聲至誠之稱名,即能消滅煩惱罪障。 p51
一念萬年 yī niàn wàn nián
指一念即萬年,萬年即一念。乃表示捨離長短等相對概念之絕對語句。義同「一即一切」。謂在一念心中收攝萬年之歲月而無遺。古諺云:「十世古今,當處一念」即是此意。又信心銘(大四八‧三七七上):「宗非促延,一念萬年;無在不在,十方目前。」 p51
一念義多念義 yī niàn yì duō niàn yì
日本佛教用語。又作一念多念。一念義指一聲稱名即可為決定往生之因,故無多念稱名之必要;多念義則指既發心念佛,乃至臨終不斷念佛者,始得往生淨土。然依日本淨土真宗之說法,一念作「信心」、多念作「稱名」解釋,即指往生之因決定於信心一念,此後之多念稱名則為報佛恩之表現。此係日本源空上人創立念佛往生之宗後,其門人對此所作之異解。例如幸西提倡佛智一念,謂佛凡一體,一念之中,凡夫之信念與佛智之一念相應合,則決定往生淨土。此外,隆寬提倡多念義,以累積多念念佛之功,念念相續,方能往生淨土。 p51
一念隨喜 yī niàn suí xǐ
謂聽聞佛法之時,生起信仰、歡喜之一念。或謂一心尊仰佛陀而皈依之。〔法華經法師品〕 p51
一性五性異 yī xìng wǔ xìng yì
乃法性宗、法相宗二宗宗義差異之一。法相宗以五性各別(有不成佛之眾生)為了義,而以一性皆成(一切眾生皆具正因佛性,皆能成佛)為方便;法性宗則以前者為方便,後者為了義。〔華嚴經疏卷二〕(參閱「一切皆成」13) p48
一放一收 yī fàng yī shōu
禪林中,師家接化弟子時,為適應其根機所運用自在、善巧之方法。與「時放時捉」同義。碧巖錄第九十九則(大四八‧二二二中):「所謂人人具足,箇箇圓成;看他一放一收,八面受敵。」意即善為師者,應機設教,看風使帆,而不僻守於一隅。 p51
一枝花 yī zhī huā
即禪宗所稱之金波羅華。昔時,梵天王捧金色波羅華請世尊說法,世尊登座後,拈一枝花示大眾,眾皆默然,唯迦葉解佛意而微笑。 p51
一枚起請文 yī méi qǐ qǐng wén
全一篇。日本淨土宗祖源空撰。乃日本淨土宗早晚必誦之文。又作一枚消息、一枚誓文。此係建曆二年(1212)正月,源空示寂之前,應門人「勢觀房源智」之請,記述淨土往生之要義,以做為其示寂後之遺誡。 p51
一法 yī fǎ
(一)意謂一事、一物,乃對萬法而言。此「法」表存在、事物之意,並非「法則」之義。
一法中道 yī fǎ zhōng dào
指於一法上論非有非空之中道妙理,乃法相宗所立中道之一義。與「三性對望中道」對稱。法相宗以遍計所執性為妄情,故判為空;以依他起性與圓成實性為假有與真有,故判為有。自此三性之對望而立之中道義,稱為三性對望中道。又此三性是一法上之三性,故此法為非有非空之中道。
一法句 yī fǎ jù
指表達真理之章句。一法,表徹悟法身之意;句,表能詮之章句。顯此一法之句,稱為一法句。蓋佛菩薩因其願力,普現其身於一切佛土;又於一切形演一法句,普周無餘一切法界。大法炬陀羅尼經卷一(大二一‧六六二下):「此陀羅尼一法句中,總攝無量億數修多羅,是決定義;當知如來一力所說,無有邊際,汝等亦得多種法門。」十住毘婆沙論卷十一(大二六‧七八上):「佛法貴如說行,不貴多讀多誦;又如佛說,行一法句,能自利益,名為多聞,智慧亦如是。」又淨土宗以世親所謂「一法句即清淨句」為據,謂清淨句乃指真實智慧之無為法身。世親淨土論所謂之佛、菩薩、極樂世界等殊勝境界凡二十九句,此二十九句功德莊嚴共攝入清淨之一句。故二十九句為「廣」一法句;二十九句所攝之一句則為「略」一法句;因廣略彼此相入,故言淨土之詳細境界即為真實智慧之無為法身。〔度世品經卷三、往生論、往生論註卷下〕 p52
一法印 yī fǎ yìn
指大乘教所示諸法實相義理之信印。又作實相印、一實相印。與小乘教之三法印相對稱。法印乃教法之信印。大乘教以說諸法實相之義理為本,故謂諸法實相之義理為大乘教之信印。離開此種說法之其他一切法,大乘教皆稱之為魔說。〔大智度論卷二十二、法華玄義卷八上、維摩經玄疏卷六〕 p52
一法身 yī fǎ shēn
一,即平等無二之義。謂諸佛所證之法身,如同遍滿法界之理體,同一而無差別。舊華嚴經卷五(大九‧四二九中):「唯是一法身、一心、一智慧、力、無畏亦然。」 p53
一法界 yī fǎ jiè
指唯一無二,絕對平等之真如理體;亦即天台宗所稱之諸法實相,華嚴宗所說之一真法界,大乘起信論所說之真如門。又作一心法界、獨一法界、一真無礙法界。界即所依義、所因義,聖法依真如而生,真如為聖法之所依所因,故稱法界;以此法平等不二,唯一真實,故稱一法界。大乘起信論(大三二‧五七六上):「心真如者,即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所謂心性不生不滅,一切諸法唯依妄念而有差別,若離妄念,則無一切境界之相。」〔大乘起信論義疏卷上(慧遠)、大明三藏法數卷四〕 p53
一法界心 yī fǎ jiè xīn
意指超越對立,遠離差別的究極之心。二教論卷上(大七七‧三七五下):「一法界心,非百非,背千是。」 p53
一物不將來 yī wù bù jiāng lái
禪宗公案名。指不持任何物來;亦即赤裸裸的本來面目。從容錄第五十七則(大四八‧二六三上):「嚴陽尊者問趙州:『一物不將來時如何?』州云:『放下著!』嚴云:『一物不將來,放下箇甚麼?』州云:『恁麼則擔取去!』」蓋「一物不將來」一語,與「父母未生已前」、「一機未發前」、「喜怒哀樂未發前」等語同為禪林中表示本來面目之慣用語,乃形容脫卻我法二執之狀態。 p53
一物長年 yī wù cháng nián
禪林用語。一物,指靈妙之心性,禪宗又稱之為主人翁。長年,指漫長歲月。謂此靈妙心性乃佛佛祖祖單傳而來,亦傳於未來永劫之意。普濟錄卷上(大八二‧四九九中):「結夏上堂,十方同聚,一物長年,曾不觸諱,終不隨緣。」 p53
一盲引眾盲 yī máng yǐn zhòng máng
謂邪解之師誤導從學之人。或喻一人、一事之誤,波及於其他。無門關之竿頭進步頌(大四八‧二九八下):「瞎卻頂門眼,錯認定盤星;拼身能捨命,一盲引眾盲。」〔景德傳燈錄卷十二、碧巖錄第十八則〕 p53
一知半解 yī zhī bàn jiě
原指不完全了知,後轉用為知識淺薄之意。大慧普覺禪師語錄卷十八(大四七‧八八七中):「世間文章技藝尚要悟門,然後得其精妙,況出世間法只恁麼了得?這裏一千二百衲子,箇箇有一知半解,每來室中,道得諦當者甚眾。」此為其例。〔禪林寶訓卷三〕 p53
一空 yī kōng
乃萬法皆歸一空之意。「一」雖為數字,然在此表示超越對立之數,為絕對唯一之狀態。空,意為本性空寂。三藏法數卷四:「一空者,謂一切諸法皆無自性,若色若心,若依若正,乃至聖凡因果之法,雖有種種不同,但求其體性,畢竟皆空。」〔摩訶止觀卷七上〕 p54
一空一切空 yī kōng yī qiē kōng
於天台宗所立「空、假、中」三觀中,空並非只作空義解,同時亦兼含假中二義,以表示空之真義,故稱一空一切空。摩訶止觀卷五上(大四六‧五五中):「一空一切空,無假中而不空,總空觀也,(中略)若一切法一法,我說即是空,即隨智一切智。」 p54
一花五葉 yī huā wǔ yè
指禪宗。又作一華五葉、一華開五葉。禪宗自六祖慧能以後,衍成曹洞、臨濟、雲門、溈仰、法眼五派,故稱為一花五葉。景德傳燈錄卷三菩提達摩條(大五一‧二一九下):「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 p54
一門 yī mén
一謂一理,即是所通;門謂正教,即是能通。蓋譬佛所說一乘之教,則能通於實相之理。〔妙法蓮華經卷二譬喻品〕 p54
一門普門 yī mén pǔ mén
一門,指一德一智之法門;普門,指含攝總德全智之法門。顯教是以實相中道圓通之法為普門。密教則以大日如來為普門之本尊,蓋大日如來具有無量萬德,故為普門之尊,其他如彌陀、藥師、不動、觀音等,則以分別司大日萬德之一一別德,故為一門之尊。大日經疏卷一(大三九‧五八二上):「若諸行人慇懃修習,能令三業同於本尊,從此一門得入法界,即是普入一切法界門也。」指真言行者,歸依一門本尊,慇懃修習,得入法界;歸依普門本尊之大日法身亦得入一切法界門。故了達一即一切後,由不動明王三摩地觀察宇宙,則宇宙一切無非是不動明王忿怒三昧;由觀音菩薩之三摩地觀察世界,則世界一切無非是觀音菩薩慈悲三昧。〔大日經疏卷三、觀音玄義卷下〕 p54
一雨 yī yǔ
譬喻佛法如一雨之普潤眾生。佛說一乘法詮示一實相之理,無二三之別,猶如雨水之下降,草木得蒙滋潤。雖然雨是一,然受利益之草木則各各有別。同理,佛所說之法雖為同一,然受者之機根有萬差之別,故以一雨喻之。 p54
一手擡一手捺 yī shǒu tái yī shǒu nà
禪林用語。謂一方面扶持之,一方面又壓抑之;乃形容禪師指導修行僧時自由無礙之機法。從容錄第二十二則(大四八‧二四一中):「師云:『洞山老漢不識好惡,我當時一手擡,一手捺。』」 p26
一剎那 yī chà nà
梵語 ksana。指極短之時間。即現今二十四小時中之六百四十八萬分之一,相當於七十五分之一秒。據仁王護國般若經卷上載,一念為九十剎那,一剎那中有九百生滅。又俱舍論卷十二(大二九‧六二上):「何等名為一剎那量?眾緣和合,法得自體頃,或有動法,行度一極微,對法諸師說,如壯士一疾彈指頃,六十五剎那,如是名為一剎那量。」〔大毘婆沙論卷一三六〕 p54
一品 yī pǐn
指一章或一篇佛經。品,梵語 varga 之意譯,音譯為跋渠,乃「別」之義,用以劃分文章之單位。(參閱「品」3764) p55
一品經 yī pǐn jīng
日本佛教用語。乃將法華經二十八品一一分別書寫之謂。此風盛行於日本平安末期。日人以法華經二十八品為歌題而作短歌,稱為一品經和歌。 p56
一城 yī chéng
乃譬喻小乘之涅槃。佛為志樂小法之眾生,說小乘之涅槃。猶如為逢險道之眾生,化一城以供眾人止息。法華經化城喻品(大九‧二六上):「以方便力,於險道中,過三百由旬,化作一城,告眾人言:『(中略)可於中止,隨意所作。』」 p62
一客煩兩主 yī kè fán liǎng zhǔ
禪林用語。指善於活用禪機之人。一個客人同時須要兩位主人接待,就主人立場而言,表示該客人頗令人疲於應付。從容錄第八十七則(大四八‧二八三中):「後到明昭舉前話(一客煩兩主)。」 p56
一恆河沙 yī héng hé shā
指以一恆河沙之數,譬喻物之極多。略稱一恆。諸經中每以恆河為福德吉祥之河,由於此河沙多,又為佛生處、遊行處,乃弟子們所現見者,故引此河為喻,而不取他河。〔大智度論卷七〕(參閱「恆河沙」3813) p56
一指 yī zhǐ
手之一指。楞嚴經卷六載,若如來滅後,有一比丘發心決定修三摩提,於如來形像前身燃一燈,燒一指節及於身上熱一香炷,則是人無始宿債,一時酬畢,長揖世間,永脫諸漏。 p56
一指禪 yī zhǐ chán
禪宗公案名。又作俱胝一指、俱胝豎指、一指頭禪。宋代婺州金華山俱胝和尚以豎立一指作為化導學人之機法,世稱之一指禪。俱胝和尚初住庵時,因一尼之三問而不知應答,遂立志棄庵,往諸方參尋,後逢山神告示,得遇天龍和尚,天龍以一指示之,師當下大悟。從此,凡有參學僧到,師皆豎一指以對。當其臨終時,謂眾(大五一‧二八八中):「吾得天龍一指頭禪,一生用不盡。」〔景德傳燈錄卷七、卷十一、五燈會元卷四、碧巖錄第十九則〕 p56
一星事 yī xīng shì
禪林用語。星,乃秤器上之刻度。譬喻如秤星般之些微小事。碧巖錄第九則(大四八‧一四九中):「有般底人道:『本來無一星事,但只遇茶喫茶,遇飯喫飯。』此是大妄語,謂之未得謂得,未證謂證。」 p56
一柱塔 yī zhù tǎ
越南河內之佛寺。又稱延友塔。李朝太宗皇帝建於崇興元年(1049)。其建築風格甚為特殊,係建於湖中圓石柱上,供奉銅鑄八臂觀世音菩薩。寺廟全部採用木造建築,屋頂為中國式之廡殿頂,四面呈坡形,為越南現存年代最久遠之寺閣。 p56
一段事 yī duàn shì
喻指本體之相,此相自天地未成以前,至崩壞以後,猶然存續,無始無終,無得無失。於禪林中,轉指眼前之事、重要之事、悟道之事等,與「父母未生時」為同類用語。碧巖錄第二十一則(大四八‧一六二上):「父母未生時如何?雲門道:『從古至今只是一段事,無是無非,無得無失,無生與未生。』」 p57
一流 yī liú
同一派別之意。各宗派自立教以來,師徒相傳不斷,猶如河水,其流不絕,故稱一流。 p57
一界 yī jiè
(一)指眾生居住之處。又作一世界。楞嚴經卷一(大一九‧一○八中):「佛之威神,令諸世界合成一界。」(參閱「三千大千世界」523)
一相 yī xiāng
梵語 eka-laksana 。(一)指平等無差別之真如相。天台宗解釋為「一乘無二,同一解脫」之義,故法華經藥草喻品(大九‧一九中):「如來說法,一相一味,所謂解脫相、離相、滅相,究竟至於一切種智。」此即開三顯一之極意。然華嚴宗則以之與「同教一乘」分齊,唯明一相之方便,未至主伴具足無盡之法。〔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下、法華經文句卷七上、華嚴五教章卷一〕
一相一味 yī xiāng yī wèi
乃指實相一味之法。謂佛之說法雖隨眾生根機之差異而有二乘、三乘與五乘之分,然實質上為同一相、同一味,故稱一相一味。法華經卷三(大九‧一九下):「一味之水,草木叢林,隨分受潤,一切諸樹,上中下等,稱其大小,各得生長(中略)。如其體相,性分大小,所潤是一,而各滋茂,佛亦如是。」蓋一相,指眾生之心體;一味,指如來之教法。若以一地喻眾生心體,以一雨喻如來教法,則一地合一雨,一相合一味,真如之體(眾生心體)乃與一實之理(如來教法)相契合而無間隔。 p57
一相一寂 yī xiāng yī jì
乃指一事一理。相,指事相;寂,指寂滅之理體。〔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卷上〕 p57
一相法門 yī xiāng fǎ mén
乃謂諸法入於一相,不作種種分別,不可盡,無所思,不可得,離相對,不執著之法門。文殊功德莊嚴經卷下,載有十餘位菩薩所說之各種一相法門。 p58
一相智 yī xiāng zhì
即證悟諸法實相之智。大智度論卷六(大二五‧一○七中):「此諸法相即是諸法實相,無所罣礙。以是方便教諸弟子,入一相智。」 p58
一相無相 yī xiāng wú xiāng
真如實相之法乃寂滅平等,故稱一相;又一相亦不可得,故稱無相。諸法一一遍攝一切,法法互遍無際,其當體寂滅平等之實相,本來就離言說相、名字相、心緣相,故稱之一相無相。 p58
一致 yī zhì
謂佛乘宗極之趣唯一無二。如來設化,始隨機宜不同,故有三乘之說;終歸顯實,是即佛乘一致之理。〔華嚴經隨疏演義鈔卷四〕 p64
一面 yī miàn
(一)指一張。禪苑清規卷三維那篇(卍續一一一‧四四六上):「各造入寮牌、臘次牌各一面。」
一面器 yī miàn qì
指密教置於大壇正面之供養器。密教於其護摩壇四方所設之供養器,稱為四面器,此等供養器皆以金、銀、寶、鐵、銅、瓷等物鑄造,作成塗香、飲食、燈明、華鬘等器。其中,飾於正方之一面器即包含閼伽、塗香、華鬘各二個(合稱六器),火舍一個,飲食器、瓶、燈臺各二個,總計十三器。 p58
一音 yī yīn
謂佛之音聲。蓋眾生緣有深淺,根有利鈍,故於一音之中同聽異聞。若是人天根器,則聞佛說五戒十善之法;若是聲聞根器,則聞佛說四諦之法;若是緣覺根器,則聞佛說十二因緣之法;若是菩薩根器,則聞佛說六度等法,各得解了。維摩經稱,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維摩經卷上佛國品、大毘婆沙論卷七十九〕 p58
一音寺 yī yīn sì
位於湖北當陽縣玉泉山側,又稱為玉泉寺。開皇十三年(593)頃,天台宗智者大師為報答生地恩所建造者。敕給寺額,名為一音。 p58
一音教 yī yīn jiào
佛陀以一種語言演說一切法之意。又作一圓音教、一音說法。謂佛唯以一音說法,然眾生隨其根性之別,而有大小、空有、頓漸等教義之異解,故又稱一音異解。大毘婆沙論卷七十九(大二七‧四一○上):「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皆謂世尊同其語,獨為我說種種義。」印度部派佛教中之大眾部即採用此說。我國佛教則以此說作為判教之依據,謂佛教之所以有眾多分派,即由此而來。例如後魏菩提流支認為佛陀一音教中,包含大、小二乘之教法;姚秦鳩摩羅什則以為大、小二乘之分別,乃眾生於聽聞佛法時,由理解上之差異而產生,故華嚴五教章卷一(大三三‧八○一中):「北地禪師非四宗、五宗、六宗、二相半滿等教,但一佛乘,無二亦無三;一音說法,隨類異解。諸佛常行一乘,眾生見三,但是一音教也。」〔維摩經卷上佛國品、華嚴經探玄記卷一、華嚴經疏卷一、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一本、法華玄義卷十上〕 p58
一食 yī shí
謂世間分段之食。若能於此一食了達三諦,即成法食。然後運平等心上供十方諸佛,中奉諸聖賢,下及六道品,等施無差別。〔維摩詰所說經卷上〕 p59
一食頃 yī shí qǐng
梵語 eka-purobhakta。指短促之時間。又作一食之頃。無量壽經卷下(大一二‧二七三下):「彼國菩薩承佛威神,一食之頃,往詣十方無量世界。」法華經序品(大九‧四上):「時會聽者亦坐一處,六十小劫身心不動,聽佛所說,謂如食頃。」皆為短暫時間之例。又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三四七初分囑累品,按時間之長短依次分為一日夜、一日、半日、一時、食頃、須臾、俄爾、瞬息頃,故知一食頃乃介於一時及須臾之間。〔大寶積經卷三十七、法華義疏卷二(吉藏)、法華經玄贊卷二末、慧琳音義卷三〕 p59
一拶拶倒了 yī zǎn zǎn dǎo le
禪林用語。一拶,指禪師勘驗弟子之推逼談話。整句義為推逼談話已結束。碧巖錄第三十五則(大四八‧一七三下):「當時便與一喝,一拶拶倒了也。」 p56
一炷 yī zhù
炷,為燒香之意。燒香一次即稱為一炷。敕修百丈清規卷七(大四八‧一一五四上):「聖僧前,燒香一炷,大展三拜,巡堂一匝。」 p57
一乘 yī chéng
即指佛乘。乘,載運之義。佛說一乘之法,為令眾生依此修行,出離生死苦海,運至涅槃彼岸。喻以七寶大車而導之以大白牛。佛之出世,意欲直說法華,蓋因眾生根機不等,於是先說三乘之法而調熟之。法華經載,於一乘道分別說三,後至法華時,會三乘之小行,歸廣大之一乘。〔法華經卷一方便品、卷二譬喻品〕 p59
一乘三乘 yī chéng sān chéng
一乘,梵語 eka-yāna。乘為「交通工具」之意,此處指成佛之教法。佛教教義乃唯一之真理,以其能教化眾生悉皆成佛,故稱為一乘。三乘教法則針對眾生之性情與能力,而分為聲聞、緣覺、菩薩等,並以其各有三種不同之果報。「一乘」之語出自華嚴經明難品、法華經方便品與勝鬘經一乘章。又作佛乘、一佛乘、一乘教、一乘究竟教、一乘法、一道。宣說一乘教者,稱為一乘經。信仰一乘教,則稱一乘機。喻如海水般深廣,稱為一乘海。由於一乘為大乘之最高教義,故佛書中有「一乘極唱」之語。又法華經乃說明一乘理法之妙典,故有「一乘妙典」之稱;其經文稱為一乘妙文。
一乘三寶 yī chéng sān bǎo
六種三寶之一。乃不定種性所修。依勝鬘經、法華經之說,謂一乘指根本一乘所有之三寶,佛、法、僧皆攝於此一乘三寶之體;即以究竟之法身為佛寶,一乘之法為法寶,一乘之菩薩眾為僧寶。故大乘法苑義林章卷六(大四五‧三四三下):「說一乘道法,得究竟法身,於上更無說一乘法事。」又同書同卷(三四五上):「正法住、正法滅、波羅提木叉、毘尼、出家、受具足,此六處為大乘故說。初四是法,後二是僧,故為一乘方便,二寶亦一乘攝。」 p60
一乘分教 yī chéng fēn jiào
新羅元曉所立四教之一。元曉將如來之一代時教判為四教,分別為三乘別教、三乘通教、一乘分教、一乘滿教。一乘分教之義如梵網經、瓔珞經所載。因菩薩不與二乘共學,故稱一乘;又以其未能彰顯佛法之周遍圓融,故稱為分教。〔華嚴經探玄記卷一、華嚴玄談卷四〕(參閱「曉公四教」6242) p60
一乘法界圖 yī chéng fǎ jiè tú
全一卷。詳稱華嚴一乘法界圖。新羅僧義湘(625~702)撰。收於大正藏第四十五冊。係以三十句之七言詩,列出二一○字、五十四角之圖形,附以注釋,詠述華嚴經與十地經論所論之圓教要旨。此圖成於唐高宗總章元年(668)七月,為朝鮮華嚴思想之重要文獻。注釋書有法界圖記叢髓錄四卷。附圖如下: p60
一乘要決 yī chéng yào jué
凡三卷。日僧源信撰。現收於大正藏第七十四冊。本書就一乘三乘之諍論判決其要旨,並成立一乘真實、三乘方便之義。書中並推尊天台教義之一乘思想,而駁斥法相宗五性各別之說,謂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故必須以一乘示導之。 p61
一乘海 yī chéng hǎi
譬喻一乘之教法如海。善導之觀經疏玄義分,判觀無量壽經時,亦有「菩薩藏頓教一乘海」之說。(參閱「誓願一乘」5930) p61
一乘真實三乘方便 yī chéng zhēn shí sān chéng fāng biàn
乃天台、華嚴二宗所立。謂一乘教為真實教,三乘教為方便教。一乘教主張一切眾生悉成佛果之法,然對根性未熟之眾生,則無由直作此施,遂設三乘教,誘導卑近之三乘以立各別之因果,故謂一乘為真實,三乘為方便。(參閱「一乘」59) p61
一乘菩提 yī chéng pú tí
真實菩提之意,乃相對於二乘、三乘之方便菩提而言。 p61
一乘圓宗 yī chéng yuán zōng
乃指天台宗。該宗以弘宣一乘圓頓之妙義為宗旨,故有此稱。 p61
一乘極唱 yī chéng jí chàng
謂一乘教為大乘教之極理。蓋一乘之法,無二無三,為了義之說,故謂極唱。又指持名念佛,求生極樂之彌陀教法,如佛說阿彌陀經義疏(大三七‧三五六中):「一乘極唱,終歸咸指於樂邦;萬行圓修,最勝獨推於果號。」 p61
一乘經 yī chéng jīng
指法華經。此經以闡明一乘教法為旨,故稱為一乘經。 p62
一乘滿教 yī chéng mǎn jiào
乃新羅元曉所立四教之一。元曉將如來之一代時教判為四教,即三乘別教、三乘通教、一乘分教、一乘滿教。一乘滿教之義,如華嚴經即是。因其具明法界一切之理,故稱滿教。(參閱「曉公四教」6242) p62
一乘機 yī chéng jī
指能接受一乘法之根機者。華嚴、天台、淨土皆說一乘法,故能受持此等諸法之根機者,即稱一乘機。 p62
一乘顯性教 yī chéng xiǎn xìng jiào
為華嚴宗圭峰宗密所立五教中之最上教。宗密以華嚴經為一佛乘究竟之教,其教法不藉方便隱密之法,直指自心即本覺之真性,遠離諸妄想執著,得見自身中如來廣大之智慧,故判之為一乘顯性教。(參閱「五教」1146) p62
一個半個 yī gè bàn gè
禪林用語。指極稀少之人,即極優秀之人。如南泉禪師所謂「會取佛未出世時,尚不得一個半個」之類即是。出典於道安、習鑿齒之故事。前秦苻堅陷襄陽,得道安與習鑿齒,大喜而謂左右:「我以十萬之師取襄陽,唯得一人半;安公一人,習鑿齒半人也。」以習鑿齒跛一足,故戲為半人。〔梁高僧傳卷五〕 p62
一修一切修 yī xiū yī qiē xiū
謂上根大智之人全性起修,了修即性,性修不二,事理互融;燒香散花,無非中道,修禪誦經,盡是真如,是故一行修,則一切行無不修。 p62
一夏九旬 yī xià jiǔ xún
略稱一夏。即每年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之九十日。此為印度佛教徒結夏安居之日期。景德傳燈錄卷十七(大五一‧三三七上):「曹山一生行腳,到處只管九十日為一夏。」〔禪林象器箋節時門〕(參閱「安居」2398) p62
一家 yī jiā
指一宗、一派,或一門。維摩經義疏卷上(大五六‧二○下):「如是者,解有多種,而今但據一家所習。」 p62
一家宴 yī jiā yàn
禪林用語。又作一家筵、一家醼。本指不招請他人,只為自家人舉行之宴。在禪門中,則指新任住持入山時,不招請其他寺院參加儀式,僅在山內由本寺人自行舉行儀式,稱為一家宴。後不限於晉山之儀式,凡不請他寺參加者,皆稱為一家宴。法演禪師語錄(大四七‧六五○下):「結夏無可供養大眾,作一家宴,管顧諸人,遂擡手云:『囉邏招,囉邏搖,囉邏送,莫怪空疏,伏惟珍重!』」 p62
一師印證 yī shī yìn zhèng
意指繼承法統,接受印證之師,以一師為限,不可復受他師之法。此為日本曹洞宗古訓之一。 p63
一息半步 yī xī bàn bù
一息,一呼吸之意;半步,指一足向前跨步。此乃修行者在禪堂坐禪時之一種緩步方法(經行法)。即在一呼吸間,舉右足至左足足尖;於次一呼吸間,復舉左足至右足足尖;如此左、右腳配合吸呼,則可緩步前進,稱為一息半步。此外又有一法,首先於一呼吸之間,舉左足進於右足之半;於次一呼吸間,舉右足與左足相並。其次則由左足始,進十步乃至二十步,轉右而返原座。 p63
一挨一拶 yī āi yī zǎn
禪林用語。叢林中,學人與師家互以言語、動作,或輕或強,推擠問答,作為勘驗對方悟道之深淺。與挨拶同義。後轉為相較技量,或與人應對之義。碧巖錄第二十三則(大四八‧一六四上):「一機一境,一出一入,一挨一拶,要見深淺,要見向背。」 p63
一時 yī shí
梵語 ekasmij samaye,巴利語 ekaj samayaj。指佛於某時說法之時期。諸經之首,皆有「如是我聞,一時佛在……」一語,乃經典序文六種成就之一。金剛仙論卷一(大二五‧八○一上):「既曰我聞,說必有時,故次云一時。然時有多種,或有一念時,有日夜時,有百年時,有一劫時,有春秋冬夏時。今言一時者,非此等時(中略)。雖言一時,不云某年某月某日說,故不知何時也。」又據天台觀經疏之說,時有二種,即:(一)迦羅,乃短時之意。又稱實時。(二)三摩耶,長時之意。又稱假時。然不論時之長短、假實,於佛說一經畢時,總稱一時。〔大智度論卷一、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疏卷上、法華經文句卷一〕 p63
一時一切時 yī shí yī qiē shí
謂一時之間即為無量劫。蓋如來智境圓融,延促無礙,故能促多劫為一時,延一時為多劫。 p63
一根 yī gēn
(一)又作一機。指耳根。閻浮提眾生雖六根具足,然以耳根最銳利,聞法易入,能圓通無上道,故有「一根」之稱。
一氣 yī qì
為道之所宗,陰陽天地之根本,以喻自性清淨之心。未起染淨以前,諸佛眾生平等不二,一切諸法莫不皆由此心而生,故以一氣比喻一心。 p63
一浮漚 yī fú òu
以大海中之一浮漚譬喻人身。浮漚,水泡之意。楞嚴經卷三(大一九‧一一九中):「反觀父母所生之身,猶彼十方虛空之中吹一微塵,若存若亡,如湛巨海流一浮漚,起滅無從。」 p64
一真地 yī zhēn dì
指證悟一真法界妙理之階位。四十二章經中即有「視平等如一真地」之語。 p64
一真法界 yī zhēn fǎ jiè
一,即無二;真,即不妄。交徹融攝,故稱法界。即是諸佛平等法身,從本以來不生不滅,非空非有,離名離相,無內無外,惟一真實,不可思議,故稱一真法界。〔華嚴經疏鈔卷六十、華嚴經疏鈔玄談卷一〕 p64
一真無為 yī zhēn wú wèi
謂一真法界之體乃自然無為而成,其體無二無妄,清淨無漏;其性不生不滅,故妙用無窮。〔楞嚴經卷八〕 p64
一神教 yī shén jiào
乃信仰唯一絕對之神的宗教。如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等,皆為唯一神教之典型。三者皆認為各該教所信奉之神為創造及主宰世界、無所不能亦無所不在之精神體,但並不否認其他天使、魔鬼等精神體之存在,然以彼等非創造者,而為被創造者,故不得稱之為「神」。由此可知,並無僅承認唯一精神體之「純粹一神教。 古代印度之最高神,乃自A神交替為B神,稱為交替神教(Kathenotheism)。進而言之,於所信奉之多神中,舉其中一位為最高神,即稱單一神教(Henotheism)。
一般擔板得人憎 yī bān dān bǎn dé rén zēng
禪林用語。擔板漢,指執著於自我主義思想者。謂一些執著於自我之人,固守自己本分而不隨順世間人情,以其不隨緣故,遂不得世人之諒解。虛堂和尚語錄卷三(大四七‧一○○四上):「時有僧問:『一般擔板得人憎,十載深雲獨掩扃。』」 p65
一迴飲水一迴著噎 yī huí yǐn shuǐ yī huí zhù yē
禪林用語。每次飲水時皆噎在喉嚨,叢林中轉指事物之變化非自己所能預料。從容錄第二則(大四八‧二二八下):「廓然無聖,一迴飲水,一迴著噎。」 p56
一隻眼 yī zhī yǎn
禪林用語。指於佛法上,具有真實正見之慧眼。非凡夫之肉眼。義同頂門眼、正眼、活眼、明眼。碧巖錄第八則(大四八‧一四八上):「具一隻眼,可以坐斷十方,壁立千仞。」 p65
一衲 yī nà
又作一納。指一襲衲衣。衲衣即僧衣,故一衲又轉指一僧。(參閱「衲衣」3952) p58
一假一切假 yī jiǎ yī qiē jiǎ
於天台宗所說「空、假、中」三觀中,「假」並不僅作「假觀」一義解,亦表示即空觀、即中觀之假,故稱一假一切假。(參閱「一心三觀」23) p65
一問訊 yī wèn xùn
禪林用語。全稱接入一問訊。住持於引見大眾時,不各自為禮,而由大眾一同行問訊禮,稱為一問訊,為禪林禮則之一。〔禪林象器箋禮則門〕 p65
一宿覺 yī sù jué
為唐代永嘉禪師求法得悟之故事。一宿,即一夜之意。永嘉玄覺參訪六祖慧能,一宿之間,論說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因而徹底大悟,遂蒙授心印,禪林中傳稱為一宿覺。〔景德傳燈錄卷五〕 p65
一彩兩賽 yī cǎi liǎng sài
禪林用語。(一)指兩個骰子之面,同時出現相同數字。叢林中,每用以比喻兩者間無優劣之分。
一得一失 yī dé yī shī
禪林用語。謂有得(利益)必有失(損失)。即肯定一方時,則相對地否定他方。義同「拈得鼻孔失卻口」。景德傳燈錄卷二十四法眼文益章(大五一‧三九九下):「因僧齋前上參,師(法眼)以手指簾,時有二僧同去捲簾。師曰:『一得一失。』」 p65
一捷夫 yī jié fū
指作事迅速之男子。大毘婆沙論卷一三六(大二七‧七○一中):「有一捷夫來語之曰:『汝等今可一時放箭,我能遍接,俱令不墮。』」 p65
一斬一切斬 yī zhǎn yī qiē zhǎn
乃「一染一切染」之對稱。謂切斷根本無明之迷,則能斷除一切煩惱與妄見。碧巖錄第十九則(大四八‧一五九上):「如斬一綟絲,一斬一切斬;如染一綟絲,一染一切染。」 p65
一旋一咒 yī xuán yī zhòu
於繞佛一次(一旋)之間,誦畢一陀羅尼(一咒)。摩訶止觀卷二上(大四六‧一三中):「供養訖,禮前所請三寶(中略),陳悔罪咎竟,起旋百二十匝。一旋一咒,不遲不疾,不高不下。」 p65
一旋陀羅尼 yī xuán tuó luó ní
法華經勸發品所說三陀羅尼中之第一旋陀羅尼。即旋轉凡夫執著於諸法有相之心,使達於空理之智力。相當於天台宗「空、假、中」三觀中之空觀。(參閱「三陀羅尼」577) p66
一條拄杖兩人扶 yī tiáo zhǔ zhàng liǎng rén fú
禪林用語。師家所持之一根拄杖,可作二位學人之依憑;引申為佛弟子同證同悟之意。「扶」有支撐、依憑之義。就學人言,無論其人數多寡,凡是佛弟子,均可同證同悟。碧巖錄第二十四則(大四八‧一六五中):「是什麼消息?一條拄杖兩人扶,相招同往又同來。」 p66
一殺多生 yī shā duō shēng
殺一人而救多人,乃菩薩為利益眾生所作之善權方便。據瑜伽師地論卷四十一載,菩薩雖守淨戒律儀,但如見一盜賊為貪財故,欲殺眾多生命,或欲害大德、聲聞、獨覺、菩薩,或欲造更多無間業;菩薩為使彼惡人不受地獄之苦報,及救多數眾生生命,遂以善心、無記心,或憐愍心殺害其命,寧可自己墮地獄,不令彼受無間苦。〔報恩經卷七、北本涅槃經卷十二〕 p66
一理 yī lǐ
謂諸法皆同於一理。宇宙一切諸理,無始無終,不增不減,同一平等,故稱一理。又理性融攝,其大無外;諸法雖殊,理原是一。理雖是一,而能統貫諸法;諸法雖殊,莫不本乎一理。事理融通,法法無礙,是則世間、出世間法皆不外此一理。法華文句記卷六中(大三四‧二六三上):「由一理故,遍通一切。」 p66
一異 yī yì
二者相同為一,二者相異為異,不論偏於任何一方皆有所失,佛教遂主張中道,以矯此等偏失,故說「不一不異」。 p70
一異四句 yī yì sì jù
外道所計,不出斷常二見,或執為有,即是常見;或執為無,即是斷見。於有見中及計一異,遂有四句,即(一)執有法與有等性其體定一,執有法者,謂外道於五陰等法執為實有。有等性者,謂執五陰等法皆有自性。其體定一者,謂法之與性其體各無差別,故稱為定一。(二)執有法與有等性其體定異,謂外道執法與性,其體各自不同,故稱定異。(三)執有法與有等性亦一亦異,謂外道執法與性,其體亦同亦不同,故稱為亦一亦異。(四)執有法與有等性非一非異,謂外道執法與性,其體非同非不同,故稱非一非異。〔成唯識論卷一〕 p70
一眼之龜 yī yǎn zhī guī
以一龜之腹眼巧值浮木孔之難,喻指受身為人、值佛在世、遇聞佛法等稀有難逢之際遇。謂大海有一龜,其腹部具一眼,隨波浮游,遇大木之穴則乘之,偶因風吹來,遂得覆此木,龜仰向,其腹之一眼當於浮木之孔而見日月之光。同理,眾生欲值佛世或得人身,亦如此龜腹部之一眼值遇浮木孔而見日光之難得。法華經莊嚴王品(大九‧六○上):「佛難得值,如優曇鉢羅華;又如一眼之龜,值浮木孔(中略)。諸佛難值,時亦難遇。」(參閱「盲龜浮木」3457) p66
一莖草 yī jīng cǎo
形容微細之物。又作一枝草。一莖草與梵剎或丈六金身並舉表心佛不二、物我一如之意。從容錄第四則(大四八‧二三○上):「世尊與眾行次,以手指地云:『此處宜建梵剎。』帝釋將一莖草插於地上,云:『建梵剎已竟。』世尊微笑。」又趙州和尚語錄(卍續一一八‧一五五上):「此事如明珠在掌,胡來胡現,漢來漢現。老僧把一枝草作丈六金身用,把丈六金身作一枝草用。佛即是煩惱,煩惱即是佛。」 p66
一莊嚴三昧 yī zhuāng yán sān mèi
乃百八三昧之一。三昧,禪定之異稱。係觀諸法均為一相,而非二相之禪定。大智度論卷四十七釋摩訶衍品(大二五‧四○一中):「一莊嚴三昧者,得是三昧,觀諸法皆一。或一切法有相,故一;或一切法無,故一;或一切法空,故一。如是等無量皆一,以一相智慧莊嚴是三昧,故言一莊嚴。」 p67
一蛇首尾 yī shé shǒu wěi
乃譬喻眾生愚癡,常為人我之爭,而墮於三途惡道。據雜譬喻經載,昔時有一蛇,其頭尾自諍不已,皆以己為大。頭言:「我有耳能聽,有眼能看,有口能食,行時在前,故應為大。」尾道:「我使汝去,故汝得去;若我不去,則汝不得去。」於是以蛇身繞木三匝,三日不已,饑餓垂死。頭告尾:「汝放我,聽你為大。」尾聞其言,即時放身。後頭告尾:「聽你前行。」於是尾在前行,未數步,即墮大深坑而亡。 p67
一貫道 yī guàn dào
我國民間宗教之一,屬齋教先天派之一支,並非佛教,自稱天道教,俗稱鴨蛋教。以無生老母為信仰主神,在教義上,揉合儒、釋、道、耶、回等五教之說;在形式上,帶有濃厚的道術成份,如扶鸞、借竅臨壇等;於組織上,並無出家之僧尼道士,而係由俗家信眾所組成。無生老母為創造天地之母、主宰萬靈之神,其全名為「明明上帝無量清虛至尊至聖三界十方萬靈真宰」,於該教經典中,母字多寫成「」。其教義乃將人類歷史分為一期青陽、二期紅陽、三期白陽等三期。信仰彌勒佛乃無生老母即將派來人間救劫渡人之祖師;此一思想係源自佛教彌勒下生經之說法。此外又崇拜南海古佛(觀音)、濟公、關公、呂純陽、劉伯溫等,而以點玄關、合仝印、五字真言為該教之三寶,被視為求道得救之重要關鍵。主要典籍為「暫定佛規」。主張世界之殺劫末日即將來臨,信徒須藉祈禱、懺悔、戒殺生、持齋吃素,以及念「無太佛彌勒」五字真言以求得渡,且須嚴格誓守教中一切戒規。一般須經由「引保師」始能入其教門,即引師(介紹人)與保師(保證人)之引介保證。入道前,須先繳納功德費,其次在神前焚燒表文,表文內容包括生辰年歲、籍貫、住址,及誠心抱守、實心懺悔等十條誓願,若違表文所載之誓言,願遭天遣雷誅。其後,由點傳師傳授三寶,即正式入道。
一通 yī tōng
指鳴鼓,打板,或擊磬之時,以緩打為始,而後次第調整,使之漸有間隔,後再急速敲打一回,如此稱為一通。禪苑清規卷二上堂(卍續一一一‧四四三上):「聞一通鼓,首座、大眾上法堂內。」 p68
一麥 yī mài
乃古代印度之長度單位。相當於一麥之大,即一丁點兒長度之意。俱舍論卷十二(大二九‧六二中):「七虱為穬麥,七麥為指節,三節為一指。」 p68
一麻一米 yī má yī mǐ
世尊出家求道之初,以苦行自修,每日僅食一麻一米。大智度論卷三十四(大二五‧三一一上):「釋迦文佛於漚樓頻螺樹林中,食一麻一米。諸外道言:『我等先師雖修苦行,不能如是六年勤苦。』」 p68
一喝 yī hē
喝為張口叱吒之聲。禪林中,師家為令參學者開悟所發出之叱吒聲,稱為一喝。於此,儘有其大機大用,自不同於普通之一喝。臨濟錄(大四七‧五○四上):「師問僧:『有時一喝如金剛王寶劍,有時一喝如踞地金毛師子,有時一喝如探竿影草,有時一喝不作一喝用,汝作麼生會?』僧擬議,師便喝。」 p68
一喝萬機罷三朝兩耳聾 yī hē wàn jī bà sān zhāo liǎng ěr lóng
禪林用語。謂師家一喝時,則學人之所有分別意識皆停止,於三日間,兩耳不能聽聞一切音聲。此乃百丈懷海在馬祖道一門下大悟之體驗。景德傳燈錄卷六百丈懷海章(大五一‧二四九下):「老僧昔再蒙馬大師一喝,直得三日耳聾眼黑。」又從容錄第四十三則(大四八‧二五五上):「龍乘雷而換骨,咄!(一喝萬機罷,三朝兩耳聾)起滅紛紛是何物?」 p68
一唾消世界火 yī tuò xiāo shì jiè huǒ
乃佛藏經中所列之譬喻,係譬喻佛陀說無生無滅法以令人信解,其事甚為希有。諸經論列舉之譬喻有若干事例,「一唾消世界火」即其中之一。佛藏經卷上(大一五‧七八三上):「譬如有人嚼咽須彌,能令消盡,飛行虛空,不以為患(中略)。譬如有人以石為,從海此岸度至彼岸(中略)。譬如有人負四天下及諸須彌山河草木,以蚊腳為梯,登至梵天(中略)。譬如劫盡大火燒時,人以一唾能滅此火,又以一吹還成世界及諸天宮。」蓋喻佛陀說無生無滅法能令人信解,此事之希有,有倍於上述諸奇特事例。 p68
九界 jiǔ jiè
乃指十法界中之九界。即: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人間、天上、聲聞、緣覺、菩薩。 p142
一尋 yī xún
乃古代之長度單位。伸張兩臂為一尋,約等於八尺或六尺。亦有稱七尺者。 p69
一揣食 yī chuǎi shí
又作一摶食、節量食。乃圓狀之食物。佛教行者一次僅能接受一揣食之供養。為十二頭陀行之一。(參閱「頭陀」6362) p69
一期 yī qī
(一)謂制定一修行期限。例如常行三昧之修行,其期限為七日至九十日。中國禪宗叢林,以元月十五日至七月十五日為一期,再由七月十五日至元月十五日又為一期。尤以七月十五日前後數日為調換各序職事之期限。每一職事任職時間必以一年兩期為限。律宗道場,每年必傳戒兩次,春季傳戒為春期,冬季傳戒,稱冬期。
一期縱橫 yī qī zòng héng
天台宗之判教語。天台宗將佛陀一代之說法判為五時四教。一期,指佛說法度生之時間;縱橫,指五時四教。五時乃華嚴、阿含、方等、般若、法華涅槃時等,以其說法有次第,故謂之縱;四教為化法之藏、通、別、圓四教義,雖具深淺次等,然說法時,亦兼但對帶,盡量針對眾生之根性,與之契合而非深淺次第,故謂之橫。一期縱橫即以縱橫之名,顯示佛陀一代之說法。 p69
一棒 yī bàng
禪林用語。乃師家接引弟子所用之機法。以拄杖棒打,是為警策之用,與「一喝」同義,乃為師者提撕學人所用之法。趙州錄卷下(卍續一一八‧一六六上):「師從殿上過,見一僧禮拜,師打一棒。云:『禮拜也是好事。』師云:『好事不如無。』」 p69
一棒打殺 yī bàng dǎ shā
禪林用語。乃揮拳棒喝,表現禪機之禪語。係禪師接引弟子所用之嚴格機鋒,以之驅除學人之惡見妄想。雲門錄卷中(大四七‧五六○中):「世尊初生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顧四方云:『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師云:『我當時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子喫卻,貴圖天下太平。』」 p69
一款便招自領出頭 yī kuǎn biàn zhāo zì lǐng chū tóu
禪林用語。謂自己招認自己之缺點。一款,即一紙召喚狀。「自領出頭」,本為我國法庭所用之語,指自己出席法庭招認罪狀。從容錄第十八則(大四八‧二三八中):「僧云:『既有,為甚麼卻撞入這箇皮袋?(一款便招,自領出頭)』」 p70
一無礙道 yī wú ài dào
體得「生死即涅槃」後,能融和此兩者而無礙之悟道。〔往生論註卷下) p70
一發意頃 yī fā yì qǐng
指發起一個意念之間,形容時間之短暫。與「一念之頃」同義。 p70
一等 yī děng
乃一樣、平等、無差別心之意。與「無別」、「無異」同義,無量壽經卷上(大一二‧二七一上):「乃至百千由旬,縱廣深淺,各皆一等。」 p70
一筆三禮 yī bǐ sān lǐ
謂雕繪佛像或書寫經文時,每下一筆則禮拜三次,以表內心之虔敬。 p70
一筆勾 yī bǐ gōu
謂破除一切塵緣。蓮池大師曾作七筆勾譜訣勸世,有「五色金章一筆勾」、「魚水夫妻一筆勾」等七首,謂一切塵緣皆能破除。今人言前事不提亦謂一筆勾。 p70
一絲和尚語錄 yī sī hé shàng yǔ lù
請參閱 佛頂國師語錄
一絡索 yī luò suǒ
(一)乃繩索纏成一團或語言糾葛不清之意。
一著 yī zhù
禪林用語。本為圍棋用語,引申為「一件事」之謂。又稱一著子。乃禪僧對於佛法某一教理與修行之譬喻。如「向上一著,千聖不傳」一句即是。〔碧巖錄第六則〕 p72
一虛 yī xū
謂如來真身無形無相,猶若虛空,雖同一虛,萬象森然;雖含萬象,一相不立。普賢行願品疏稱,寂寥於萬化之域,動用於一虛之中。 p70
一超直入 yī chāo zhí rù
乃頓速超離迷界,直入菩提之謂。亦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之意。謂無須依靠名言教相及念佛修懺,即可悟入「即心即佛、非心非佛」之境。 p70
一超直入如來地 yī chāo zhí rù rú lái dì
指不須經歷各種修行層次,而直接證入佛位。與「立地成佛」同義。永嘉證道歌(大四八‧三九六上):「爭似無為實相門,一超直入如來地。但得本,莫愁末,如淨琉璃含寶月。既能解此如意珠,自利利他終不竭。」 p71
一間 yī jiān
梵語eka-vicīka。音譯作翳迦鼻至迦。舊譯一種子。又稱一間聖者。為十八有學之一,指不還向中聖者之一種。於欲界九品修惑中,此等聖者雖已斷欲界七、八品修惑,然猶殘餘一品乃至二品未斷,尚須一度受生於欲界,以修不還之果位。一間,即謂尚餘一間隙在,故不得般涅槃。俱舍論卷二十四(大二九‧一二四上):「斷七或八品,一生名一間(中略)。一來者,進斷餘惑;若三緣具轉,名一間。一由斷惑,斷欲修斷七八品故;二由成根,得能治彼無漏根故;三由受生,更受欲有餘一生故。」 p71
一逴逴得 yī chuō chuō dé
禪林用語。逴,乃超越之意。謂一躍而超越煩惱妄想。又轉指直下承擔之意。 p71
一圓實 yī yuán shí
指天台宗所立化法四教之第四圓教。天台宗之教判,分化法四教為權實,前三教同屬於權,第四之圓教則為實,此為偏圓相對之權實。前三者尚未盡圓,以偏教故,稱為權教,圓教則稱實教。 p71
一微塵 yī wēi chén
指最微細之物。佛書中,謂物質之最小單位為一微塵。略稱一塵。地藏菩薩本願經卷上(大一三‧七七八上):「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草木、叢林、稻麻、竹葦、山石、微塵,一物一數,作一恒河。」又摩訶止觀卷一下(大四六‧九上):「一微塵中,有大千經卷;心中具一切佛法,如地種,如香丸者。」 p71
一會 yī huì
(一)通常指一次具有宗教型態之聚會。
一會一切會 yī huì yī qiē huì
禪林用語。會,即會得、理解之義。謂徹底體悟一事,則其他一切事理自然領會明白。碧巖錄第六十則(大四八‧一九二中):「說什麼理與智冥,境與神會!何故?一會一切會,一明一切明。」 p71
一業所感 yī yè suǒ gǎn
謂多人在前世造同一種業,而於今世遭受相同之果報。另據俱舍論卷十七之說,眾生於其一生中,造諸多善惡邪正之業,其中最主要之一業可招引未來世之生,其他諸業則相倚為未來世中壽命長短、貧富、貴賤等各別之果報。〔華嚴經疏卷二十九、卷三十、菩薩瓔珞本業經疏卷下〕 p72
二女 èr nǚ
即功德天女與黑闇女。功德天女,能使人財寶盈滿;黑闇女,能令人耗盡財寶。前者為姊,後者為妹。姊妹常不相離,功德天女所到之處,黑闇女亦必伴之。〔北本涅槃經卷十二〕 p188
一源 yī yuán
以同一水源比喻諸法源於同一原理;尤指究竟成佛之一乘本源。大集經卷八(大一三‧五○上):「諸法無二,無有分別;一味一乘,一道一源。」 p72
一萬八千人 yī wàn bā qiān rén
據觀無量壽經之記載,自劫初以來,諸惡王為貪王位而殺害親父者,已有一萬八千人。 p72
一經其耳 yī jīng qí ěr
乃藥師十二誓願中第七願之語。願文為(大一四‧四五○上):「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眾病逼切,無救無藥,無親無家,貧窮多苦,我之名號一經其耳,眾病悉除,身心安樂,家屬資具悉皆豐足,乃至證得無上菩提。」故教內有「一入耳根,便成道種」之語。 p72
一義無量名 yī yì wú liàng míng
指同一義而具多數之名稱。如帝釋一義,又稱憍尸迦、婆蹉婆、富蘭陀羅、摩佉婆、因陀羅、千眼、舍脂夫、金剛、寶頂、寶幢等。又如真俗二諦之一義,分別有世諦、俗諦、有諦、凡諦、真諦、第一義諦、空諦、聖諦等多數之名稱。 p72
一葉觀音 yī yè guān yīn
乃三十三觀音之第十三。又作蓮葉觀音、南溟觀音。因觀音大士乘一片蓮葉浮於水上,故有此名。相傳日僧道元自中國歸返日本途中,遇暴風於南溟山,時道元於船上默禱,忽見大悲尊乘一蓮葉浮於海上,風浪遂止。及登岸,師自刻其所睹觀音像,安奉於南溟觀音寺。以此故有「南溟觀音」之號。法華經卷七普門品(大九‧五六下):「若為大水所漂,稱其名號即得淺處。」〔佛像圖彙卷二、建撕記卷上〕 p72
一解脫 yī jiě tuō
解脫者,無拘無礙、自由自在之意。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本來解脫,因心生執著,妄自迷倒,受諸纏縛。若能一念反妄歸真,了縛無縛,則與諸佛如來同一解脫,無有差別。〔北本涅槃經卷三十二、法華經方便品〕 p72
一路 yī lù
路,能通之義。謂諸佛如來,離於生死,入大涅槃,無不皆以首楞嚴大定而為正路,捨此則無由而入。〔首楞嚴經卷五〕 p73
一道 yī dào
指到達佛果唯一無二之道路。一者,唯一;道者,能通之義。亦同於一乘。別於二乘、三乘法門,以成佛之法,實非有二三,餘法悉為此法之方便權門。六十華嚴卷五明難品(大九‧四二九中):「一切無礙人,一道出生死。」復次,一道亦謂一實之道,例如一乘、一如;以其具有平等不二之義,故稱「一」。大日經疏卷十七(大三九‧七五八中):「一道者,即是一切無礙人,共出生死,直至道場之道也。」 p73
一道法門 yī dào fǎ mén
即一實之道。於顯教,通常指一乘法。於密教中,則特指阿字法門;以密教之一切法均源自於阿字門,故稱一道。大日經疏卷十七(大三九‧七五八中):「一切法不出阿字門,即是一道也。道者,謂乘此法而有所至到之義也(中略)。此即如如之道,獨一法界,故言一也。」 p74
一道神光 yī dào shén guāng
指一道靈妙之光。指自己本具之光明,即靈妙不昧之心光。從容錄第三十一則(大四八‧二四八上):「一道神光,初不覆藏。」即此境界。 p74
一道無為心 yī dào wú wèi xīn
謂一道清淨無為之心。又作如實一道心、如實知自心、空性無境心、一如本淨心。即遠離各種造作、有為無為等各種別執,而住於一道之理的清淨心。於密教教義中,一道無為心為十住心之第八,意即以一實中道之觀智,了覺「理智一體、境界不二」,而體證一切諸法之事理相即。真言行者超三劫中,於第二劫雖了達「萬有唯心,心外無別法」,猶恐沒於真知無為之中,故知「於此住心,不壞因緣而證法界之理;同時不動法界,隨緣自在顯現而作為萬有」,即真言行者已然體達「因緣之生滅是法界之生滅,法界之不生滅是因緣之不生滅」,而遠離有為無為之別執。大日經卷一住心品(大一八‧三中):「所謂空性,離於根境,無相無境界,越諸戲論,等虛空無邊一切佛法依此相續生,離有為無為界,離諸造作,離眼耳鼻舌身意。」此外,天台宗之教義中,主張「諸法即實相,唯色即唯心」,即言心色之體無二,依正含於理內,根境備於性中,泯境智於一如,故其教說恰可配於密教之第八住心;所不同者,天台以此一教說為終極,而真言行者則不許停滯於此處。〔摩訶止觀卷一、祕藏寶鑰卷上、十住心論卷八〕 p74
一遍 yī biàn
(1239~1289)為日本時宗之開祖。諱名智真。七歲出家,初於比叡山修學,後至太宰府修淨土學。於熊野參學時,更名為一遍。此後為救度眾生而宣揚空也上人之念佛法門於民間,足跡遍及全國,時人稱之為遊行上人、捨聖。道俗信眾跟隨者甚眾。住生涯寺時,曾於瀨戶內海布教。日本正應二年,於兵庫和田岬觀音堂示寂,享年五十一。諡號「圓照大師」,著有語錄及播州問答集,傳記則有多種版本之一遍上人繪傳。 p73
一遍上人語錄 yī biàn shàng rén yǔ lù
凡二卷,收錄日本時宗開祖一遍上人之法語。上卷包括和讚、偈文、制誡、道具祕釋、消息、和歌等,下卷則集錄門人聞於上人之法語。 p73
一遍上人繪詞傳 yī biàn shàng rén huì cí chuán
請參閱 一遍上人繪傳
一遍上人繪傳 yī biàn shàng rén huì chuán
日本繪卷。又作一遍聖繪或一遍上人繪詞傳,描寫日本時宗開祖一遍之生平事蹟。有兩大系統:
一遍聖繪 yī biàn shèng huì
請參閱 一遍上人繪傳
一飽忘百飢 yī bǎo wàng bǎi jī
禪林用語。飽食一度即可忘卻昔時千百次之飢餓感受;叢林中用以比喻曾一度入於自由自在之解脫境界者,則必不再執迷於此一紛紛塵勞之世間。趙州錄卷下(卍續一一八‧一六七下):「日昳未,者回不踐光陰地,曾聞一飽忘百飢,今日老僧身便是。」 p77
一團心識 yī tuán xīn shí
指密教所說之肉團心。在肉身中,心臟之形似蓮花,為意識存在之處,故真言行者每將心臟作一團心識來觀想。(參閱「心」1395) p74
一塵不染 yī chén bù rǎn
塵(梵 artha 或 visaya),新譯作境、境界;指依六根感覺而緣慮之對象、對境。佛教稱色、聲、香、味、觸、法六者為六根之塵,而眼、耳、鼻、舌、身、意等六種根識若皆清淨無垢,稱為一塵不染。後世援用此一佛家語,轉以形容東西之潔淨、行為境地之清淨、為官之清廉等。 p74
一塵法界 yī chén fǎ jiè
雖是一極小之微塵,然如開啟智眼以觀時,則知其中包含著全宇宙(法界),此稱一塵法界。有如西諺所謂「一粒沙中見世界」。 p75
一境四心 yī jìng sì xīn
又作一水四見。譬如一水,本無有異,蓋因天、人、餓鬼、畜生果報不同,故於一水而見有四相分別之異。四者即:(一)天見是寶嚴地,謂諸天福德殊勝,其所見水,悉成琉璃眾寶莊嚴之地。(二)人見是水,謂世間之人所見之水,清濁雖異,而皆是水。(三)餓鬼見是膿血,謂由宿世慳貪,罪障深重,墮餓鬼中,長劫不聞漿水之名,既因饑渴所逼,望見河水,意欲飲之,速趨岸傍,皆是膿血。(四)魚見是住處,住處,即窟宅。謂魚以水而為住處,潛躍游泳,不見水相。〔攝大乘論釋卷四(玄奘譯)、大明三藏法數卷十八〕 p75
一實 yī shí
又作一實真如、一實諦。指:(一)絕對、真實。即真如實相之理體。實者,無顛倒,無虛妄,平等不二之實相,故實諦,乃勝諦之一。
一實相 yī shí xiāng
指真實無二之理,即真如、法性;以其無二無別,離諸虛妄,故稱一實相。往生要集卷中(大八四‧六六下):「諸眾生妄想夢未覺,不解一實相,生是非想,輪回五道。」 p75
一實相印 yī shí xiāng yìn
一實相,謂真實之理,無二無別,離諸虛妄之相。印,即信。如世之公文得印可信。蓋如來所說諸大乘經皆以實相之理印定其說,外道不能雜,天魔不能破。若有實相印,即是佛說,若無實相印,即是魔說。〔法華經卷一方便品、大智度論卷二十二、法華玄義卷八上〕 p75
一實乘 yī shí chéng
指唯一真實之理。蓋一實之教法乃平等不二,能運載人至涅槃之彼岸,故謂之乘。 p76
一實神道 yī shí shén dào
為日本神道教名詞。又作山王一實神道、天台神道。係依一乘真實之法華經而說之神道信仰。源於鎌倉前期或平安後期,至江戶時代則廣泛流行。此思想起自比叡山延曆寺地主神之日吉神山王,其二十一社之中心為大宮、二宮,而以此二十一社配屬佛、菩薩山王七社之宗,其中大宮、二宮、聖真子等三社即為釋迦、藥師、彌陀之化身。又大宮之本地釋迦,與伊勢大神宮之本地大日如來,乃一體不二者。此外,一切諸神皆可稱為釋迦之化身。此說法流行於日本江戶初期之天海一地,從日光山東照宮之創建、日吉社各城之鎮守與祭祀,皆可見其盛況。 p75
一實理 yī shí lǐ
梵語 ghanaika-sāra。指唯一堅實之妙理。最勝妙吉祥根本智最上祕密一切名義三摩地分卷上(大二○‧八○九下):「金剛一實理,世主最上生;虛空自然智,大智大慧眼。」 p76
一實無相 yī shí wú xiāng
指究竟、絕對不二而遠離一切虛妄相之真理妙體,此即諸法之實相。無量義經(大九‧三八五下):「無量義者,從一法生。其一法者,即無相也。如是無相,無相不相,不相無相,名為實相。」 p76
一實圓宗 yī shí yuán zōng
指天台宗。天台宗主張一乘實相之圓頓教法,故該宗被稱為一實圓宗。 p76
一實圓乘 yī shí yuán chéng
指法華經。法華經闡明一實圓頓之教旨,故被稱為一實圓乘。 p76
一實境界 yī shí jìng jiè
(一)指平等而真實之悟境。
一實諦 yī shí dì
謂一實相中道之理。無有虛妄,無有顛倒,若聖若凡,性本不二,故稱一實諦。〔北本涅槃經卷十三〕 p76
一實觀 yī shí guān
指真實不二之觀法。大寶積經卷一一二(大一一‧六三四中):「百千萬劫,久習結業,以一實觀,即皆消滅。」 p76
一槌 yī chuí
又作一椎。槌,為木製八角之鎚。乃禪宗叢林所用之器。在叢林通告大眾時,以槌敲打砧,警覺眾人,通常使用於通告展鉢、作務等時候。此外,住持上堂說法時,白槌師亦有打槌一下之舉。碧巖錄第九十二則(大四八‧二一六下):「會中若有仙陀客,何必文殊下一槌。」 p76
一槌便成 yī chuí biàn chéng
禪林用語。又作一椎便成。槌,乃對大眾宣告時使用之工具。謂在宗師一槌之下,即可徹底大悟,故引申為言下即悟之意。碧巖錄第四十六則(大四八‧一八二中):「一槌便成,超凡越聖。」 p76
一箇棺材兩箇死漢 yī gè guān cái liǎng gè sǐ hàn
禪林用語。一個棺材同裝兩個死人;叢林中用以形容見解平凡,同是一丘之貉的二位(以上)禪僧。碧巖錄第二十則(大四八‧一六一上):「不見僧問大梅:『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梅云:『西來無意。』鹽官聞云:『一箇棺材,兩箇死漢。』玄沙聞云:『鹽官是作家。』」〔景德傳燈錄卷七〕 p76
一箇渾身無處著 yī gè hún shēn wú chù zhù
禪林用語。謂人開悟時,全身充塞宇宙,遍滿虛空,而不著於任何一處。無門關(大四八‧二九五下):「擡腳踏翻香水海,低頭俯視四禪天;一箇渾身無處著,請續一向。」 p77
一精明 yī jīng míng
指人人本具之自性清淨心。「精明」乃形容其明澄絕妙。首楞嚴經卷六(大一九‧一三一中):「元依一精明,分成六和合。」又傳心法要(大四八‧三八二上):「所言同是一精明,分為六和合。一精明者,一心也;六和合者,六根也。」 p77
一網打就 yī wǎng dǎ jiù
禪林用語。謂一掬即起,而無剩餘。比喻禪師一語即能道盡佛法之真髓而無餘。碧巖錄第五十二則(大四八‧一八七上):「渡驢渡馬(一網打就,直得盡大地人無出氣處,一死更不再活)。」 p77
一說部 yī shuō bù
梵名 Eka-vyavahārika。乃小乘二十部之一。又作猗柯毘部、婆訶利柯部、鞞婆訶羅部、執一語言部。係佛陀入滅後二百年之際,由大眾部之「現在有體,過未無體」一說分裂而出之部派。此部主張一切法皆無實體,但有唯一之假名,故稱一說部。以其異於大眾部之本旨,故別立一部,並從其所立為名。窺基及法藏則分小乘二十部為六宗,稱此部為諸法但名宗,屬分通大乘。以其謂諸法皆為假名,無體可得,故與般若皆空之說無異。〔異部宗輪論、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一本、華嚴五教章卷一、異部宗輪論述記發韌卷上、卷中〕 p77
一障一切障 yī zhàng yī qiē zhàng
謂造惡眾生,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一切善根皆悉消滅,一切業障同時增長,所以一障則一切障。 p77
一際 yī jì
謂彼此二邊無有分別。大智度論卷十九(大二五‧一九八上):「涅槃不異世間,世間不異涅槃;涅槃際、世間際,一際無有異故。」宗鏡錄卷二十二(大四八‧五三五上):「法報雖分,真化一際。」 p77
一綟絲 yī lì sī
禪林用語。以一束絲比喻眾生迷妄之根源,即煩惱。綟,指草。以草為染料,染成黎黑而近淺綠之線,稱為綟絲。碧巖錄第十九則(大四八‧一五九上):「一塵舉,大地收;一花開,世界起。只如塵未舉,花未開時,如何著眼?所以道,如斬一綟絲,一斬一切斬;如染一綟絲,一染一切染。」 p77
一增一減 yī zēng yī jiǎn
指人壽於劫波之間一增一減。推算劫波,人壽從八萬四千歲,每百年減壽一歲,如此至十歲,是為一減;復由十歲,每百年增壽一歲,至八萬四千歲,是為一增。如此一增一減,鳩摩羅什等舊譯家稱為一小劫,法意譯之提婆達多品及新譯家皆稱為一中劫,其梵語均為 antara-kalpa。〔立世阿毘曇論卷九、大毘婆沙論卷一三五、俱舍論卷十二、佛祖統紀卷三十〕(參閱「劫」2811) p78
一彈指 yī dàn zhǐ
彈指,梵語 acchatā,以拇指與中指壓覆食指,復以食指向外急彈,為古代印度所盛行表示虔敬、許諾或警告之風俗。一彈指,即彈指一次所需之時間,係諸經普遍用來形容極短暫之時間。又作一彈指頃。然諸經論所舉一彈指之長短各異,俱舍論卷十二謂一彈指有六十五剎那。大智度論卷八十三則謂六十念。處處經謂一彈指之間有九百六十生死。大安般守意經序謂一彈指之間心有九百六十轉。戒疏卷二下謂,二十念為一瞬,二十瞬為一彈指。摩訶僧祇律卷十七謂,四百念為一彈指,一萬二千彈指即一晝夜。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二十一(大八‧六五九下):「若復有人於一彈指頃,能修行是般若波羅蜜多者,其所得福,倍勝於前。」(參閱「彈指」6002) p78
一箭道 yī jiàn dào
印度里程名。相當於一公里。後引申為極近之路程。〔法華經藥王品、法華嘉祥疏卷十一〕 p79
一箭過西天 yī jiàn guò xī tiān
禪林用語。超越言語、心得,無任何跡象可尋之謂。係形容遙遠、崇高而絕蹤跡之境界。臨濟錄行錄篇(大四七‧五○六中):「師云:『設有,亦無舉處。』峰云:『但舉看!』師云:『一箭過西天。』」 p79
一緣 yī yuán
指同一類之因緣、機緣。大集經卷三十八(大一三‧二六○上)即有「行住坐臥,常係一緣」之說。妙法蓮華經玄義卷一之上(大三三‧六八四下)亦有「一根一緣,同一道味」之語。 p79
一蓮托生 yī lián tuō shēng
即二人以上往生淨土時,托生於同一蓮花中之意。此即阿彌陀經所謂「諸上善人俱會一處」。與五會法事讚文中之「各留半座乘華臺,待我閻浮同行人」義同。 p79
一論 yī lùn
指天親之淨土論。又作往生論。因恐與迦才之淨土論名稱相混,特稱為一論。淨土宗所依之經論素稱三經一論。 p79
一質不成 yī zhì bù chéng
係東晉道安所立。為三不成之一。道安之淨土論詳論淨土與穢土之關係,謂以穢心所見,遍界為穢土;以淨心所見,則遍界為淨土,故知淨土由淨業所生,穢土由穢業所生,且二土之本質亦不為一,此即一質不成之義。〔安樂集卷上〕(參閱「三不成」528) p79
一髮 yī fà
謂日晷過午一髮許。蓋言修行之人持齋之法,日正當午乃受飲食,若日過午一髮許,則不當進食。 p79
一磔手 yī zhé shǒu
梵語 vitastih。為古代印度之長度單位。又作一搩手,一張手、一拆手、一搭手。磔,張開之意。造像量度經解(大二一‧九四一中):「一麥分為一小分;二麥並布為一足,四足為指,又謂中分。十二指為搩,亦謂大分。倍搩為肘,四肘為尋,即一托也。」一磔手即中指與拇指兩指端張開之距離,稱為十二指幅,約今之二十三公分。然翻譯名義集卷三(大五四‧一○五五下)則謂:「磔,周尺,人一尺,佛二尺;唐於周一寸上增二分,一尺上增二寸,蓋周尺八寸也。」〔玄應音義卷二十二、慧琳音義卷二十四〕 p78
一磔手半 yī zhé shǒu bàn
日本古來造念持佛或胎內佛時,所依用之長度名稱。又作一搩手半。塵添壒囊鈔卷十五載,一磔手半約一尺三寸,或謂一尺二寸(一磔為八寸,半磔為四寸)。人在母胎,至第二十之七日,人相皆備,以手推面,蹲踞而坐,其時身體之長度與母親一磔手半之長度相等。造佛像之所以常取一磔半之長度者,即是取胎內等身之義。 p78
一篋四蛇 yī qiè sì shé
以一只箱篋容納四條蛇,比喻人體係由地、水、火、風四大和合而成。大般涅槃經卷二十三(大一二‧四九九中):「觀身如篋,地、水、火、風如四毒蛇,見毒、觸毒、氣毒、齧毒,一切眾生遇是四毒,故喪其命。眾生四大,亦復如是,或見為惡,或觸為惡,或氣為惡,或齧為惡。以是因緣,遠離眾善。」即以四大比喻四蛇之吐毒,此四大交惡,能令眾生遠離諸善,害其慧命,故大智度論卷二十二(大二五‧二二八上):「身中四大各各相害,如人持毒蛇篋,云何智人以為安隱?」〔雜阿含經卷四十三、達磨多羅禪經卷上〕 p79
一壇構 yī tán gòu
(一)密教行灌頂時,金剛界與胎藏界兩部曼荼羅建於同一壇之謂。係「兩壇構」之對稱。兩壇構是以金、胎兩部之曼荼羅分別莊嚴於兩壇。傳授灌頂,如道場狹隘時,通常用一壇構。
一擒一縱 yī qín yī zòng
禪林用語。為禪宗師家指導學人時所用臨機應變之機法。擒,即奪其思路;縱,則放任自由。與「把住、放行」同義。碧巖錄第四十九則(大四八‧一八五上):「一擒一縱,逢強即弱,遇賤即貴。」 p80
一擔禪 yī dān chán
禪林用語。形容一知半解,似通非通之禪。擔,即擔負行李之意。謂禪之真意,係無窮無極者,半通之禪,則如擔負行李之累贅。碧巖錄第九十八則(大四八‧二二一下):「擔一檐禪,遶天下走。」 p80
一樹之蔭一河之流 yī shù zhī yìn yī hé zhī liú
謂眾人之所以能同乘一樹蔭、同渡一河流者,皆係前世因緣所促成之果。 p80
一機 yī jī
(一)一類之機緣。謂當受同一種教之動機。碧巖錄第四十六則評唱(大四八‧一八二中):「古人垂示一機一境,要接人。」
一機一境 yī jī yī jìng
禪林用語。機,是內在的,為心之作用;境,是外在的,為具有形象之物。譬如釋尊拈花,是為境;迦葉領會其意而破顏微笑,是為機。又如見遠方之煙,是為境;見煙而知有火,是為機。於禪林中,師家每以之為誘導學人之機法,其後,漸傾向所謂一機一境之形式化,此一用語反成為一般人嘲罵禪僧拘泥於悟道軌則之貶諷語。碧嚴錄第三則(大四八‧一四二下):「一機一境,一言一句,且圖有箇入處,好肉上剜瘡,成窠成窟,大用現前,不存軌則。」此即機境,蓋凡涉及言句者,即欲暫使學者有個入處,僅為誘導上之方便。然若大用現前,則不必拘泥於此規則。此外,已然徹見自性之師家,徒以拈槌豎拂以對學人而擬禪機者稱為一機一境之禪者。 p80
一燈 yī dēng
謂燈能破暗,以喻菩提之心,能破煩惱之暗。華嚴經載,譬如一燈入於暗室,百千年暗,悉能破盡。菩提心燈亦復如此,一入眾生心室之內,百千萬億不可說劫,諸業煩惱種種暗障,悉能除盡,故稱為一燈。〔華嚴經卷七十八、大集經卷一〕 p80
一餐 yī cān
謂一餐之食。蓋言聲聞之人於般若會上蒙佛加被,為諸菩薩說大乘法。聲聞自謂小乘,而於大法不生喜樂,譬如見食而不能餐。即法華經卷二謂「而無希取一餐」之意。 p80
一髻 yī jì
謂頭上結一髮髻。係古印度婆羅門之習俗。 p81
一髻尊陀羅尼經 yī jì zūn tuó luó ní jīng
全一卷。唐朝不空譯。略稱一髻尊經。現收於大正藏第二十冊。本經首述持誦真言之十種利益及四種果報,次說三種陀羅尼、七日作壇灌頂法、壇法、護摩、根本印等,並詳載結界之法。〔大唐貞元續開元釋教錄卷上、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卷十五〕 p81
一髻尊經 yī jì zūn jīng
請參閱 一髻尊陀羅尼經
一髻羅剎 yī jì luó chà
梵名 Ekajatā-raksah。全稱一髻羅剎王菩薩。此菩薩列位於密教胎藏界曼荼羅蘇悉地院之南端。密號電雷金剛。種子為 (迦)或 (翳)。以不二之一智現忿怒形,降伏煩惱,故得此名。若人受持此菩薩真言,能摧碎天魔、惡藥叉、羅剎斯、毒惡鬼神、及一切疫病、水火、盜賊等害,亦能息諸冤敵。又胎藏界七集卷中載其形像,身呈綠色,現忿怒像,有四臂,右第一手持劍,次手持鉞斧鉤;左第一手持索、下垂,次手持三股杵,坐於赤蓮華上。〔祕藏記、諸說不同記卷六、兩部曼荼羅義記卷三〕 p81
一髻羅剎女 yī jì luó chà nǚ
為守護眾生之羅剎名。據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卷中載,此羅剎婦居大海岸,聞血氣香,能於一夜中行八萬踰繕那之里程。常衛護處胎、初生,或已生之菩薩,並以佛母大孔雀明王真言守護行者及其眷屬。 p81
一默 yī mò
默者無言之意。諸佛菩薩或說或默,皆能顯於妙理,故維摩經卷中三十二菩薩各說不二法門後,文殊師利問維摩「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時維摩默然無言。文殊歎道(大一四‧五五一下):「善哉!善哉!乃至無有文字語言,是真入不二法門。」此即以無言遣言,正諫實相之意,故教內有「維摩一默一聲雷」之語。 p81
一瞬 yī shùn
瞬者,目動之意。摩訶僧祇律稱,二十瞬名一彈指,謂修行人持齋之法,日正當午乃受飲食,若日過午一瞬則不當食。〔摩訶僧祇律卷十七〕 p81
一禪 yī chán
(一)(1488~1567)韓國李朝時代僧。慶尚南道蔚山人,俗姓張。號休翁、禪和子。弱年入斷石山出家,二十四歲至妙香山苦修。後參於智異山智嚴,遊歷諸方。中宗王三十一年(1536),垂教化導於楞伽山,旋為官方嫌惡而遭拘禁,赦免後晦跡於西山九年。三十九年復入妙香山普賢寺講說經論,大振玄風。朝鮮宣祖元年入寂,享年八十一。〔清虛堂集卷三、朝鮮寺剎史料卷下、朝鮮佛教通史(李能和)〕
一縷一觸 yī lǚ yī chù
指獲得袈裟之一縷或一度觸及袈裟者,皆可得無量之功德。如往生要集指麾鈔卷九載,一牛嘗以其角觸及袈裟,遂於來生受報為僧,由此功德而能聽聞佛法。〔法華文句記卷三〕 p82
一翳在眼空華亂墜 yī yì zài yǎn kōng huá luàn zhuì
患眼疾者,能見空中諸華(實則無華),比喻人無正知正見,而對事物實態產生錯誤之思惟。謂陷入心病者,由於迷妄心遮住本心,故所見皆是虛偽假相,不得見事理之真實相。佛書常用此語比喻以迷妄心之不能認識事物之如實相。景德傳燈錄卷十(大五一‧二八○下):「靈訓禪師初參歸宗,問:『如何是佛?』宗曰:『我向汝道,汝還信否?』師曰:『和尚發誠實言,何敢不信!』宗曰:『即汝便是。』師曰:『如何保任?』宗曰:『一翳在眼,空華亂墜。』」 p82
一聲雷震清飆起 yī shēng léi zhèn qīng biāo qǐ
禪林用語。一聲震動天地之雷鳴能興起清涼風;引申由於得悟,則一切煩惱消除殆盡。碧巖錄第四十九則(大四八‧一八五上):「千尺鯨噴洪浪飛,一聲雷震清(飆)起。」 p82
一顆明珠 yī kē míng zhū
(一)以明珠比喻真如、佛性、正法,能顯示此世界之真實相,而謂此世界乃圓滿無缺,無有表裏(一如明珠之內外玲瓏,無色無心),平等不二者。景德傳燈錄卷十八玄沙師備章(大五一‧三四六下):「僧問:『承和尚有言,盡十方世界是一顆明珠,學人如何得會?』師(玄沙)曰:『盡十方世界是一顆明珠,用會作麼?』」
一斷一切斷 yī duàn yī qiē duàn
為華嚴宗所立斷惑說中之用語。又作一斷悉成。華嚴宗以「法性融通、緣起相由」二門為根本教義,由此論說諸法「一即一切」之理及重重無盡之緣起性。其中,「法性融通」能明理事無礙,「緣起相由」能明事事無礙。二門之關係,以一事之中賅攝全理,故於一事之中顯現多事;此即理事無礙,故事事亦無礙。以此二門說明一切諸法,故一切法皆盡攝於「一即一切」之理中。其中,就斷惑修證之義而言,立有一障一切障、一斷一切斷、一行一切行、一位一切位、一修一切修、一成一切成、一證一切證等說法,凡此諸句均非理論之談,而係屬實修實證之事,故稱一斷悉成。 p83
一竅 yī qiào
指事物之中樞部分。竅,乃穴之意,轉指事物之核心部位。莊子齊物論中,則為「關竅至要」之意;謂一竅通則百竅通。碧巖錄第三十六則(大四八‧一七四下):「不見雲門道,直得山河大地,無纖毫過患,猶為轉物,不見一切色始是半提,更須知有全提時節向上一竅,始解穩坐。」 p83
一藏 yī cáng
指總攝一切教法之法界法輪藏。〔釋摩訶衍論卷一〕 p83
一轉語 yī zhuǎn yǔ
禪林用語。乃令人轉迷開悟之語句。即於禪者迷惑不解,進退維谷之際,由師家驀地翻轉機法,下一語句,而令禪者頓然穎解。所下之語,若為三句,則稱三轉語。百丈和尚曾以「不昧因果」一轉語,使一行者脫離五百世野狐身。從容錄第八則(大四八‧二三二上):「『某甲於過去迦葉佛時曾住此山,有學人問:「大修行底人還落因果也無?」對他道:「不落因果。」墮野狐身五百生,今請和尚代一轉語。』丈云:『不昧因果。』老人於言下大悟。」〔景德傳燈錄卷二十二、禪宗頌古聯珠通集卷三十八〕 p83
一蟣 yī jǐ
梵語 liksā。蟣,即虱子卵,轉用為長度單位,為隙塵之七倍。俱舍論卷十二(大二九‧六二中):「積七牛毛塵為隙遊塵量,隙塵七為蟣,七蟣為一虱。」 p83
一瓣香 yī bàn xiāng
又作一炷香。謂一片或一拈之香,又為焚香敬禮之意。瓣者,瓜瓣之意,香之形狀似瓜瓣,故稱一瓣香。又以瓣為片之意,香呈片狀,故稱一瓣香。禪林尊宿升堂說法,燒至第三炷香時,稱「此一瓣香敬獻於授我道法之某法師」。其後稱師承某人,亦謂瓣香某人。又今以「一瓣心香」、「心香一瓣」,比喻於心中對某人常懷精誠崇敬之意,其敬肅之心,如同焚香拜佛。 p83
一識 yī shí
小乘成實宗及經部主張眾生唯具有一識,即總該一切一心識、阿賴耶識、末那識、意識等諸識而立一識。此一識藉六根來認識六境;並舉六窗一猿之譬喻加以說明。密教亦立一識,以之為中臺大日尊之法界體性智。 p84
一識外道 yī shí wài dào
主張人身中唯具有一心識之外道。彼等謂此一心識常依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攀緣外境,恰如六窗之室內畜猿猴者。如小乘成實宗、經量部等皆主張此等「一識說」。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卷下四沙彌別行篇(大四○‧一五一上):「一識外道如一室六局,獼猴遍歷,根亦如是,一識通遊。」此即所謂「六窗一猿」之喻。 p84
一證一切證 yī zhèng yī qiē zhèng
謂上根之人,以圓妙之智照了性境圓通,無始無終,非淺非深,不有不空,無法不備,無處不通。是故一處證入,則一切處皆證入。〔華嚴經隨疏演義鈔卷三〕 p84
一鏃破三關 yī zú pò sān guān
禪宗公案名。又作欽山一鏃破三關。以一箭射破三道關門,比喻一念超越三大阿僧祇劫、一心貫徹三觀、一棒打殺三世諸佛,不經任何階段而直參本來面目者。此係唐代灃洲欽山文邃禪師與巨良禪客之問答語句。碧巖錄第五十六則(大四八‧一九○上):「良禪客問欽山:『一鏃射三關時如何?』山謂:『放出關中主看。』良云:『恁麼則知過必改。』山云:『更待何時?』良云:『好箭放不著所在。』便出。山云:『且來,闍黎!』良回首,山把住云:『一鏃破三關即且止,試與欽山發箭看!』良擬議,山打七棒云:『且聽這漢疑三十年。』」〔景德傳燈錄卷十七〕 p84
一願建立 yī yuàn jiàn lì
日本佛教用語。於阿彌陀佛所發四十八願中,獨持其中第十八願而立宗者,稱為一願建立。觀無量壽佛經疏卷一(大三七‧二五○中):「法藏比丘(中略)發四十八願,一一願言,若我得佛,十方眾生稱我名號,願生我國,下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日本淨土真宗遂取此義而立「一願建立」之說,而與「五願開示」(以四十八願中之第十一、十二、十三、十七、十八等五願為法門而立其宗說者)相對稱。 p84
一寶 yī bǎo
喻指眾生之本性,或宇宙之本體。寶藏論廣照空有品第一(卍續九六‧二五上):「夫天地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祕在形山。識物靈照,內外空然,寂寞難見,其號玄玄。」謂此一寶充塞於無限空間,貫通無限時間,十方三世遍滿常在,故禪宗亦常引此語以示眾,如碧巖錄第六十二則(大四八‧一九三下):「乾坤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祕在形山。拈燈籠向佛殿裏,將三門來燈籠上。」 p85
一覺 yī jué
(1917~
一闡提 yī chǎn tí
梵語 icchantika 或 ecchantika 之音譯。又作一闡底迦、一顛迦、一闡提柯、闡提。另有阿顛底迦、阿闡提或阿闡底迦等詞,當為一闡提同類語之訛音。此語原意為「正有欲求之人」,故譯為斷善根、信不具足、極欲、大貪、無種性、燒種,即指斷絕一切善根、無法成佛者。入楞伽經卷二分闡提為二,即:(一)斷善闡提,即本來即缺解脫因者(斷善根)。(二)大悲闡提,又作菩薩闡提,即菩薩本著救度一切眾生之悲願,而故意不入涅槃者。又大莊嚴論經卷一中,亦有二說,即:(一)有性闡提,借助佛力,終可成佛者。(二)無性闡提,無論至何時,皆不得成佛者。此外,在成唯識論掌中樞要卷上,則立有斷善闡提、大悲闡提和無性闡提三者之說。其中,斷善闡提乃屬有性闡提一類。一闡提發心至難,有若天生之盲人難以治癒,故喻為生盲闡提。昔時,道生主張「闡提成佛」之說,遭受守舊僧徒之抨擊,直至曇無讖譯出大般涅槃經後,此類說法乃漸被接受。然法相宗仍主張有不能成佛之眾生存在;天台、華嚴及其他大乘諸宗,則主張一切眾生皆能成佛。故一闡提能否成佛,猶為教界爭論之問題。〔北本涅槃經卷九、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五、華嚴經疏卷二、玄應音義卷二十三〕 p85
一魔萬箭 yī mó wàn jiàn
謂雖是極少之惡事,亦如萬箭般之可怕。歸元直指集卷上(卍續一○八‧一一九下):「見一魔事,如萬箭攢心;聞一魔聲,如千錐劄耳。」 p85
一體 yī tǐ
即常住真心之體。自性清淨,一體無二,妄想忽生,境界頓現。於是有情眾生、無情國土,從一真心妄分為二,當知有情無情,皆是眾生自心所變,實非外物,故有「情與非情共一體」之說。 p85
一體三分 yī tǐ sān fēn
梵語 trimūrti。指摩醯首羅天、那羅延天、梵天為一體,而亦三分。此係外道小乘所立之說。外道小乘以梵天為創造神,摩醯首羅為破壞神,那羅延為護持神,故謂梵天為因,那羅延為果;此三神乃一體三分。〔外道小乘涅槃論〕 p86
一體三身自性佛 yī tǐ sān shēn zì xìng fó
指皈依自己色身內,自性具足之法身、報身、化身等三身佛。六祖壇經(大四八‧三五四中):「於自色身,歸依清淨法身佛;於自色身,歸依圓滿報身佛;於自色身,歸依千百億化身佛。」 p86
一體三寶 yī tǐ sān bǎo
為三種三寶之一。又作同體三寶、同相三寶。三寶指佛、法、僧三者,名稱雖異,於其本體實同為一。一體略分為三義:(一)就事而論,佛體上有覺照之義為佛寶;彼佛德有可軌之義為法寶;違諍之過已盡為僧寶,此三義雖有別,而其德體不異,故稱一體。為通於成實、毘曇、大乘之教義。(二)就破相之空體而論,事雖有別,其體皆空故。此義唯限於大乘之教義。(三)就實而論,三寶雖有別,皆以實性為體故。此義亦唯限於大乘之教義。華嚴經孔目章卷二(大四五‧五五四上):「同相三寶者,謂同一法性真如,有三義不同。謂覺義、軌法義、和合義,故說三寶。」〔法華經玄義卷五下〕 p86
一體速疾力三昧 yī tǐ sù jí lì sān mèi
全稱一切如來一體速疾力三昧。乃密教所謂住於「阿字本不生」理法之三昧。三昧,為禪定之異名。一體,指阿字本身。阿字乃諸法歸一之體性,故稱一體。此阿字具有無量無邊之萬德,能速疾證得一切之福智,故稱速疾力。大日經疏卷六(大三九‧六四六上):「一切如來一體速疾力三昧者,謂入此三昧時,則證知一切如來皆同一法界智體,於一念中能次第觀察無量世界海微塵等諸三昧門,知如是如是若干眾生於彼彼三昧門中應得入道,知彼善知識已為若干眾生作種子因緣,未為若干眾生作種子因緣。或有眾生入如是法門,可得超昇成佛;入餘法門,久遠稽留,不得成佛。如是等種種根性不同,進趣方便皆亦隨異。乃至遊戲其中,次第修習,出入超世間,於一一門各得能成就無量眾生,故名一體速疾力三昧也。」 p86
一剳 yī dá
禪林用語。指痛切的一問。剳,乃刺之意。碧巖錄第十八則(大四八‧一五七下):「帝曰:『請師塔樣(好與一剳)。』」 p68
一臈 yī là
僧尼受戒之後,每經一夏,稱為一臈。又稱一臘。臈,本為冬祭之意,通常指一年之終。於佛教轉指受戒之年歲。佛制安居,以每年農曆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為安居之期,是為僧家之一歲,稱為法歲,又稱法臘。此外,法臘第一(最高)之長老,謂之一老。釋氏要覽卷下(大五四‧二九八下):「夏臘,即釋氏法歲也。凡序長幻(幼),必問夏臘,多者為長。」 p82
一窰燒就 yī yáo shāo jiù
禪林用語。以同一窰所燒成之物,禪林中用以比喻同一師門下所造就之弟子。從容錄第六則(大四八‧二三一上):「白頭黑頭兮,克家之子(一窰燒就);有句無句兮,截流之機。」 p79
一剎 yī chà
剎,梵語 ksetra,田土、國土之意。指一佛救度眾生之範圍,亦即三千大千世界。〔翻譯名義集卷七〕 p54
丁元公 dīng yuán gōng
清代畫家。嘉興人。字原躬。幼習儒業。明末曾任州縣,而篤志禪道,遍參耆宿。謁麥浪懷禪師得法,為青原三十七世,其妻歿後,遂棄官歸隱。明亡後,年已垂暮,出家為僧,法名淨伊,號願菴,住於杭州六通院,虔修淨土,康熙中示寂。氏博學多能,工詩書,能篆刻,尤精繪畫,所作關壯繆(關羽)像,長丈餘,人稱妙品。〔國耆獻類徵卷四六四、清畫家詩史甲下〕 p87
丁雲鵬 dīng yún péng
明代佛畫家。安徽休寧人。字南羽。號聖華居士。信佛甚誠,唯亦喜近道術,頗事燒鍊。善繪佛道尊像,得吳道子法,為明代名家。萬曆間名撼宇內,人爭藏其作,視若珍寶。〔明人小傳卷四、明畫錄卷一〕 p87
丁福保 dīng fú bǎo
(1874~1952)江蘇無錫人。字仲祐。號疇隱居士。幼通經史,長而中西兼貫,長於算術、醫學、詞章、考據,通日文。曾任京師大學堂及譯學館教習。三十六歲時赴日考察醫學,後於上海行醫並創辦醫學書局。年逾四十始向佛,悉棄向日所學。著述分為醫學、文學、進德、佛學等四種叢書。其中佛學叢書之特色,在於啟發世人對三世因果、六道輪迴之信心,進而發心學佛。先後出版一切經音義提要、佛經精華錄箋注、六祖壇經箋注、心經箋注、六道輪迴錄、佛學指南、佛學起信論等。民國元年(1912),致力「佛學大辭典」之編纂,參取日本織田得能等之佛學辭典,歷經十載,至民國十年六月始出版。此辭典之編纂,對佛教之貢獻頗鉅。後又編印翻譯名義集新編、一切經音義匯編二書,與該辭典相輔而行。 p87
七七齋 qī qī zhāi
人死後四十九日間,親屬每七日為其營齋作法;或指第七次之追薦日,稱為七七齋。又作七七忌、累七齋、七七日、齋七日。蓋人命終後至受報間稱為中有,中有之壽命但極於七日而死;死而復生,未得生緣,輾轉而至七七日,自此以後定得生緣,方受報,此間親屬為亡者修法追福,可轉劣為勝。〔藥師如來本願經、地藏菩薩本願經卷上、梵網經卷下、瑜伽師地論卷一〕(參閱「忌日」2885) p88
七八行 qī bā xíng
指七覺支與八正道之修行方法。七覺支即:念、擇法、精進、喜、輕安、定、捨等。八正道為: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參閱「七覺支」125、「八正道」280) p88
七十七智 qī shí qī zhì
在十二緣起各支中,除無明外,於其餘十一支,各就三世順逆及法性常住觀察之智。十一支各具七智,合為七十七智;七智乃先觀今之緣生而有老死,為知生緣老死智,次觀非無緣生而有老死,為知非不生緣老死智,如是就過去、未來亦各作順逆二觀;又遍知生起法,而知有佛無佛,法性常住,是為法住智。如此十一支中,以「生」支為例,其七智為:知生緣老死智、知非不生緣老死智、知過去生緣老死智、知彼(過去)非不生緣老死智、知未來生緣老死智、知彼(未來)非不生緣老死智、法住智。其餘十支亦各具如是之七智,總為七十七智,其一一之名,詳載於成實論卷十五、卷十六。〔雜阿含經卷十四、大毘婆沙論卷九十六、卷一○三、瑜伽師地論卷八十八〕 p88
七十二天 qī shí èr tiān
乃合太山府君、五道大神、大吉祥天及六十九天而為七十二天。六十九天即:四臂之不動、四大明王、十二天、北斗七星、十二宮神、五星、二十八宿。〔諸尊要鈔〕 p88
七十二字 qī shí èr zì
劫初,梵天王得七十二字來化世間,世間皆不信,故吞七十字,唯留二字於口之左右,即阿與漚。外道之書,以此二字安於卷首,阿者無,漚者有,謂一切諸法不出有無二義,故安之以表吉相。〔百論〕 p88
七十二威儀 qī shí èr wēi yí
沙彌之威儀,如事師法、白師法、入眾法等,總為七十二種。〔沙彌十戒法并威儀、沙彌威儀〕 p88
七十五法 qī shí wǔ fǎ
又作小乘七十五法。小乘俱舍宗於一切法概括為七十五種,攝為五類。即:(一)色法十一種:(1)眼根(梵 caksur-indriya),(2)耳根(梵 śrotrendriya),(3)鼻根(梵 ghrānendriya),(4)舌根(梵 jihvendriya),(5)根(梵 kāyendriya),(6)色境(梵 rūpa-visaya),(7)聲境(梵 śabda-visaya),(8)香境(梵 gandha-visaya),(9)味境(梵 rasa-visaya),(10)觸境(梵 sprastavya-visaya),(11)無表色(梵 avijñapti-rūpa)。其中前五者能發識取境,故稱五根;次五者為五根所緣之境界,故稱五境;無表色係依身、口發動之善業與惡業,為生於身內之一種無形色法,乃感苦、樂果之業因,具防非止惡或防善止惡之功能。
七十空性論 qī shí kōng xìng lùn
龍樹造。為「十二門論」(鳩摩羅什譯)觀因緣門第一所引用。本論論述諸法無自性,倡性空中道之思想。其主旨與論證方法,大體與中論相近。全書計有七十三首偈頌。第一頌總論,為根本命題部分,即宗要。自第二頌至第七十一頌,詳述第一頌內容,為本論之中心。其中,第二頌至第六十六頌,由世俗之觀點,敘述存在之生滅變化;而自六十七頌至七十一頌,即由勝義諦之立場,敘述不變化之境界。後二頌乃「勸信得益」分,為本書之結論。故書名「七十」即指第二頌至七十一頌。本論僅有藏譯本,缺梵本、漢譯本。〔龍樹七十空性論之研究(楊白衣,佛光學報第四期)〕 p91
七十真實論 qī shí zhēn shí lùn
梵名 Tattva-saptati。天親菩薩造。係為破斥數論(僧佉)派之金七十論而作。今已失佚。婆藪槃豆法師傳(大五○‧一九○上):「外道身已成石,天親彌復憤懣,即造七十真實論,破外道所造僧佉論,首尾瓦解,無一句得立。」 p91
七大 qī dà
即色心萬法之體性,可大別為地大、水大、火大、風大、空大、見大、識大七種。又作七大性。地、水、火、風稱四大,為色法之體;加空大為五大,復加識大為六大。大,乃周遍法界之義。萬法之生成,不離四大,依空建立,依見有覺,因識有知。前五乃非情所具,後二則有情所兼;然舉七法該攝萬法。其中,地大稱萬法之堅性,火大為煖性,水大為濕性,風大為動性,空大為無礙之性,見大為覺知之性,識大為了別之性。即前五大約於六境,見大約於六根,識大約於六識,故與十八界僅有開合之不同。此七大非各各獨立之實性,乃真性如來藏觸緣所發動者。〔大佛頂首楞嚴經卷三〕 p91
七女本經 qī nǚ běn jīng
請參閱 七女經
七女經 qī nǚ jīng
全一卷。吳‧支謙譯。又作七女本經。收於大正藏第十四冊。係佛於拘留國分儒達樹園時,因婆羅門之七女貢高憍奢,佛呵之,而說往昔國王七女之因緣。佛說女人所以多墮地獄者,乃因多嫉妒所致,若能誡之,而心意端正,則能生天上。 p91
七子 qī zǐ
乃佛陀慈悲之喻。謂一人有七子,於患病之子慈心最深。「七子」之說法不一,一說係六道眾生六者與有罪之人,或謂六住之菩薩與十信之外凡,或四果、緣覺、聲聞與外凡人。大般涅槃經(北本)卷二十(大一二‧四八一上):「譬如一人而有七子,是七子中一子遇病,父母之心非不平等,然於病子心則偏多。大王!如來亦爾,於諸眾生非不平等,然於罪者,心則偏重。」 p91
七不可避 qī bù kě bì
乃指眾生不能避免之七件事,即:生、老、病、死、罪報、福報(既有善業,則善道之樂果不可避)、因緣(如是因感如是果,即法爾之理不可避)七種。〔法句譬喻經卷二惡行品、經律異相卷七、法苑珠林卷六十九〕 p92
七不善律儀 qī bù shàn lǜ yí
即指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等不律儀之七種惡戒。反之,為七善律儀。此七不善律儀各配以上、中、下三品之心,而有二十一種,再配以貪、瞋、癡三煩惱,計六十三種,復更配以三品之心,如此遂成無量差別。〔成實論卷八、大乘義章卷七〕(參閱「七善律儀」109) p92
七分全得 qī fēn quán dé
凡為他人布施供養以追福者,若能精勤護淨及奉獻佛僧,他人可得一分功德,七分功德自受,合為八分功德。其來源不明,疑係受印度人分身體為八部分(梵 astavga,即:胸、頭、視力、語、意、兩足、兩手、兩膝)之說所影響。此外,另有「七分獲一」之說。 p92
七分別 qī fēn bié
唯識家將心識之認知作用分為有相、無相、任運、尋求、伺察、染污、不染污等七種分別。據瑜伽師地論卷一所釋:(一)有相分別,謂於過去所受之義,諸根成熟而善於名言者所起之分別。(二)無相分別,謂隨過去所引者,及嬰兒等,不善於名言者所起之分別。(三)任運分別,謂於現前之境界,隨境之勢力,任運而轉者所起之分別。(四)尋求分別,謂觀察尋求諸法所起之分別。(五)伺察分別,謂於已所尋求、已所觀察者,復加以伺察安立所起之分別。(六)染污分別,謂因顧戀過去,希樂未來,執著現在所起之分別。例如恚分別、害分別,或與煩惱、隨煩惱中任何一法相應所起之分別,皆屬染污分別。(七)不染污分別,例如善、無記等法即屬之。謂出離分別、無恚分別、無害分別,或與信等任何一善法相應所起之分別,或威儀路、工巧處,及各種變化所起之分別。同論卷五謂此七分別皆以尋伺為體。另據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二所說之七分別,前三者與瑜伽師地論所說各異,即:有相分別,謂取過去與現在境界之種種相;無相分別,謂希求未來之境而行;任運分別,謂五識身於自境界任運而轉。其餘之尋求分別、伺察分別、染污分別及不染污分別等四者,皆以計度分別為自性。〔成唯識論了義燈卷五末〕 p92
七分獲一 qī fēn huò yī
為去世之父母親族作追薦回向,若死者生前不信道德,不修善因,多造眾罪,於一切聖事功德利益,七分之中僅得其一。〔灌頂經卷十一、地藏菩薩本願經卷下〕 p93
七支 qī zhī
(一)謂身三、口四之惡業。身三者,殺生、偷盜、邪淫等;口四者,妄言、綺語、惡口、兩舌等。以七惡支分,故稱為支,乃十惡中之前七惡。
七支論法 qī zhī lùn fǎ
梵語 saptabhavgī-naya。印度耆那教哲學不定主義之七種判斷形式。即:(一)有,肯定判斷。(二)無,否定判斷。(三)有、無(亦有亦無),肯定判斷與否定判斷之結合。(四)非有非無、不可言。(五)有、不可言,第一種與第四種判斷形式之結合。(六)無、不可言,第二種與第四種判斷形式之結合。(七)有、無、不可言(亦有亦無亦不可言),第三、四種判斷形式之結合。以上七種判斷唯於特定條件之下方能成立,故各判斷前均須冠以「或許」二字。 p93
七方便 qī fāng biàn
(一)聲聞入見道以前之七位。又稱七方便位、七賢、七賢位、七加行位。分別為:五停心觀、別相念住、總相念住、煖法、頂法、忍法、世第一法。(參閱「七賢」120)
七日作壇法 qī rì zuò tán fǎ
指密教行灌頂或護摩時,於七日七夜中築土壇,壇上畫諸尊曼荼羅之作法。乃壇法之一種。又作七日供養壇法。法事終了,其壇常破毀之。又築壇中,於第三日以前,若起障難,則中止之;若障難起於第四日以後,則修除災法拂之,再行法事。築壇七日,須先擇地、擇時,除地中穢物等,再依陀羅尼集經等密教經軌所載之作法行事。掘地、治地等作法,係依古印度家屋建築之儀式。印度密教行傳法灌頂其他諸尊之修法時,阿闍梨依此作壇法新築曼荼羅壇。〔陀羅尼集經卷四、卷九、大日經疏卷五〕 p93
七日輪出 qī rì lún chū
一日乃至七日次第而出,乃劫末之相。據法苑珠林載,一日出時,百草樹木一時凋落。二日出時,四大海水從百由旬乃至七百由旬內,皆自然枯涸。三日出時,四大海水千由旬乃至七千由旬內,皆展轉消盡。四日出時,四大海水深千由旬,亦皆乾竭。五日出時,四大海水縱廣七千由旬,亦皆竭盡。六日出時,此地厚六萬八千由旬,皆悉烟出,從須彌山乃至三千大千世界,及八大地獄,燒滅無餘,人民命終,六欲諸天亦皆命終,宮殿皆空,一切無常,不得久住。七日出時,大地須彌山漸漸崩壞,百千由旬永無遺餘,山皆洞然,諸寶爆裂,裂焰震動至於梵天,蕩盡惡道。〔中阿含卷二「七日經」〕 p93
七句答 qī jù dá
因明用語。據大乘阿毘達磨集論卷七載,因明對論法中,對諸種質問答辯之種類有七種情形,即對於「A是B,或B是A否」之質問,其答辯有如下七種:(一)順前句答(梵 pūrvapādaka),即順應前句,且僅肯定前句之答法,例如:「凡A是B,然B未必是A。(二)順後句答(梵 Paścātpādaka),與(一)相反,即順應後句,且僅肯定後句之答法,例如:「凡B是A,然A未必是B。」(三)二句答,即以「或A非B,或B非A」二句作為答辯。(四)三句答,即以「或A非B,或B非A,或A亦B」三句作為答辯。(五)四句答,所謂四句分別即是以:「或A而非B,或B而非A,或A而亦是B,或非A非B。」(六)述可句答,全然以「是」答辯。(七)遮止句答,遮斷他人之質問,使其質問無法成立之答辯。〔阿毘達磨雜集論卷十五〕(參閱「四句分別」1675) p94
七母天 qī mǔ tiān
指焰摩天或大黑天之眷屬,為七女鬼。又作七摩怛里天、七母女天、七姊妹、七母。大日經疏卷十六載,七母為焰摩天眷屬;大日經義釋卷七並列其名如下:左悶拏(梵 Cāmundā)、嬌吠哩(梵 Kauverī)、吠瑟拏微(梵 Visnavī)、嬌麼哩(梵 Kaumārī)、燕捺利(梵 Indrī)、咾捺哩(梵 Raudrī)、末羅呬弭(梵 Brāhmī)。理趣釋卷下則載為摩訶迦羅(梵 Mahākāla,即大黑天)之眷屬。「南麼三曼多勃馱南忙怛履弊莎縛訶」為七母共通之真言。左手為拳,豎拇指,作鎚印。種子為 (mā)。〔七卷理趣經卷三、大日經疏卷五〕 p94
七生 qī shēng
即七次受生於人天之間,乃「極七返有」思想之轉訛。(參閱「極七返有」5477) p94
七因明 qī yīn míng
因明用語。印度古因明論師彌勒所立,為有關論議要件之七種規定。即論體性、論處所、論所依、論莊嚴、論墮負、論出離、論多所作法等七種。(一)論體性(梵 vāda):議論之題目有六種性質:(1)言論,(2)尚論,(3)諍論,(4)毀謗論,(5)順正論,(6)教導論。(二)論處所(梵 vādādhisthāna):議論之場所。有六:(1)國王之前,(2)執理者之前,(3)大眾之中,(4)賢哲之前,(5)善解法義之沙門、婆羅門前,(6)樂法義者之前。(三)論依所(梵 vādādhikarana):立論之依據,有所成立之義及能成立之法,略稱所立能立。前者有二:(1)自性,(2)差別。後者有八:(1)立宗(命題)(2)辯因(理由),(3)引喻(比喻),(4)同類,(5)異類,(6)現量,(7)比量,(8)正教量。(四)論莊嚴(梵 vādālajkāra):議論之態度及言詞之修飾。有五:(1)善自他宗,(2)言具圓滿,(3)無畏,(4)敦肅,(5)應供。(五)論墮負(梵 vādanigraha):議論敗北的原因。有三:(1)捨言者,捨一己之立論。(2)言屈者,屈伏於他論。(3)言過者,言論訛誤或義理欠通。(六)論出離(梵 vādanihsarana):預先觀察立論能否成立,務期出離於不成功。有三:(1)觀察得失,(2)觀察時眾,(3)察善巧與否。(七)論多所作法(梵 vādebahukarā dharmā):於所議論時所具有之信心。有三:(1)善自他宗,即於一切法能起議論。(2)勇猛無畏,即處一切眾能起議論。(3)辯才不竭,即隨所問難,自在酬答。〔瑜伽師地論卷十五、顯揚聖教論卷十一、雜集論卷十六〕(參閱「因明」2276) p94
七地 qī dì
由菩薩地至佛地間之行位。包括種性地、解行地、淨心地、行跡地、決定地、決定行地、畢竟地七位。(一)種性地,乃佛道之因種成就不壞。(二)解行地,依次前進修方便行,於出世道得行解。以上二地於大乘義章唯作菩薩地前之位;華嚴孔目章卷二則定種性地為十解以前,解性地為十行、十迴向。(三)淨心地,即初地。入此地者,實際上已證一分真如,離無明住地之惑,從而對菩提淨信希望。(四)行跡地,即二地以上乃至七地,於此間起修道。(五)決定地,即第八地。至此地者,決定趣向無上菩提。(六)決定行地,即第九地。乃由前地再向上增進。(七)畢竟地,即第十地及如來地。第十地中因行圓滿,如來地中果德已極,故稱畢竟地。〔菩薩地持經卷十、大乘義章卷十二〕 p95
七地沈空難 qī dì chén kōng nán
謂十地中第七遠行地之菩薩,住於無相觀,上不求菩提,下不度眾生,沈於一切空寂之理,而不能起六度事行。此為此土菩薩沈空之難,若往生安樂淨土,則能免此難。〔大智度論卷十、往生論註卷下、往生論註翼解卷七、往生論註顯深義記卷五〕 p95
七多羅樹 qī duō luó shù
多羅樹,梵語 tāla,為高大之植物,極高者可達二十五公尺。故譬物體之高大,常謂七多羅樹,言其較多羅樹高出七倍。如法華經藥王品(大九‧五三下):「坐七寶之臺,上昇虛空,高七多羅樹。」 p95
七如來 qī rú lái
指施餓鬼會時,所唱禮之七尊如來。即:(一)寶勝如來,(二)多寶如來,(三)妙色身如來,(四)廣博身如來,(五)離怖畏如來,(六)甘露王如來,(七)阿彌陀如來。瑜伽集要所揭之名略異,乃寶勝、離怖畏、廣博身、妙色身、多寶、阿彌陀及世間廣大威德自在光明如來。又現今施餓鬼會,常於七流五色幡上書此七尊如來名號,懸施餓鬼柵周圍,稱七如來幡。〔焰口餓鬼陀羅尼經、淨土諸迴向寶鑑卷一〕(參閱「五如來」1075) p96
七有 qī yǒu
一切有可分為七類。即:(一)地獄有,又作不可有。(二)畜生有,又作傍生有。(三)餓鬼有,又稱鬼界有。(四)人有。(五)天有。(六)業有,又作行有。(七)中有。此七種稱為有,乃因地獄等五趣,依果報存在之義而為有;業有,乃彼果報之因,故稱有;中有,則為趣彼果之方便,故稱有。〔長阿含十報法經卷上、大毘婆沙論卷六十〕 p96
七有依福業 qī yǒu yī fú yè
乃依他苦而行布施以成福業者,共有七種,稱為七有依福業。即:(一)施於客人,(二)施於行人,(三)施於病人,(四)施於侍病者,(五)以園林施於諸寺等,(六)以常食施於眾僧,(七)應寒風熱等時,施隨時之飲食、衣服等。俱舍論卷十八(大二九.九六中):「如七有依福業事中,先說應施客、行、病、侍、園林、常食、及寒風熱隨時食等。復說若有具足淨信男子女人成此所說七種有依福業事者,所獲福德不可取量。」 p96
七佛 qī fó
又稱過去七佛。指釋迦佛及其出世前所出現之佛,共有七位。即:毘婆尸佛、尸棄佛、毘舍浮佛、拘留孫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與釋迦牟尼佛。據景德傳燈錄卷一載,此過去七佛各舉之得法偈,稱七佛說偈。〔長阿含大本經、增一阿含十不善品〕 p96
七佛八菩薩 qī fó bā pú sà
出自七佛八菩薩神咒經卷一。七佛為維衛佛、式佛、隨葉佛、拘留秦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與釋迦牟尼佛,八菩薩為文殊師利、虛空藏、觀世音、救脫、跋陀和、大勢至、得大勢、堅勇等八位菩薩。(參閱「七佛八菩薩所說大陀羅尼神咒經」96) p96
七佛八菩薩所說大陀羅尼神咒經 qī fó bā pú sà suǒ shuō dà tuó luó ní shén zhòu jīng
凡四卷。失譯。乃屬於雜部密教之密部經典之一。 又作七佛神咒經、七佛八菩薩大陀羅尼神咒經、七佛十一菩薩陀羅尼經、七佛所說神咒經、廣濟眾生神咒。收於大正藏第二十一冊。本經可視為後世純密教之根源。(參閱「七佛八菩薩」96) p96
七佛名經 qī fó míng jīng
請參閱 稱讚七佛名號功德經
七佛名號功德經 qī fó míng hào gōng dé jīng
請參閱 稱讚七佛名號功德經
七佛神咒經 qī fó shén zhòu jīng
請參閱 七佛八菩薩所說大陀羅尼神咒經
七佛通戒偈 qī fó tōng jiè jié
乃指過去七佛通戒之偈頌。迄今仍為佛教徒所傳誦。此偈之義,依增一阿含經卷一序品(大二‧五五一上):「四阿含義,一偈之中盡具足諸佛之教及辟支佛、聲聞之教。所以然者,諸惡莫作,戒具之禁,清白之行;諸善奉行,心意清淨;自淨其意,除邪顛倒;是諸佛教,去愚惑想。」因諸佛出世之初,弟子清淨,不須別制禁戒,但以一偈通為禁戒,故又稱通戒、略戒。又據增一阿含經卷四十四載,過去七佛之偈頌為:(一)毘婆尸佛:忍辱為第一,佛說無為最,不以剃鬚髮,害他為沙門。(二)試結(尸棄)佛:若眼見非邪,慧者護不著,棄捐於眾惡,在世為黠慧。(三)毘舍羅婆(毘舍婆)佛:不害亦不非,奉行於大戒,於食知止足,座床亦復然,執志為專一,是則諸佛教。(四)拘樓孫佛:譬如蜂採花,其色甚香潔,以味惠施他,道士游聚落,不誹謗於人,亦不觀是非,但自觀身行,諦觀正不正。(五)拘那含牟尼佛:執志莫輕戲,當學尊寂道,賢者無愁憂,當滅志所念。(六)迦葉佛:一切惡莫作,當奉行其善,自淨其志意,是則諸佛教。(七)釋迦牟尼佛:護口意清淨,身行亦清淨,淨此三行跡,修行仙人道。後世佛教所通用之通戒偈乃迦葉佛之偈,但文字上略有不同,即增一阿含陘卷一阿難所引「諸惡莫作,諸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四句。〔出曜經卷二十五、根本薩婆多部律攝卷十四、有部毘奈耶卷五十、四分律卷三十五〕 p97
七佛經 qī fó jīng
全一卷。宋代法天譯。現收於大正藏第一冊。本經共有五本異譯,內容頗似釋迦傳,為七佛之傳記,載有其氏族姓字等,後尤詳載毘婆尸佛之事蹟。 p97
七佛藥師 qī fó yào shī
即七尊藥師。又作七躬醫王。此七佛即:善名稱吉祥王如來、寶月智嚴光音自在王如來、金色寶光妙行成就如來、無憂最勝吉祥如來、法海雷音如來、法海勝慧遊戲神通如來、藥師琉璃光如來。彼等住於東方四恆河沙乃至十恆河沙之世界,各於因位發願拔濟眾生之苦惱。然玄奘譯藥師瑠璃光如來本願經中,唯說東方藥師一佛,無出七佛名。對此,自古多有論議,或謂七佛藥師為別尊,或為藥師一佛之異名或分身。〔藥師瑠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卷上、阿娑縛抄卷四十八〕 p97
七佛藥師法 qī fó yào shī fǎ
日本台密以七佛藥師為本尊,為息災、增益所修之祕法。又作七佛藥師御修法、七壇御修法。以藥師七佛本願經、藥師本願經為依據經典。據藥師瑠璃光王七佛本願功德經卷下載,若有人有所祈願,應當造此七佛形像,供養香華、懸繒、幡蓋、飲食及伎樂,在佛像前端坐誦咒,於七日中持八戒齋,誦滿一千八遍。此人可為諸如來所護,消諸業障,消災延壽,所求如願。(參閱「七佛藥師 」97) p98
七佛讚唄伽陀 qī fó zàn bài qié tuó
梵名 Sapta-jīna-stava。全一卷。宋代法天譯。又作七佛梵讚、七勝者讚。收於大正藏第三十二冊。係對過去七佛之梵讚。由於本書全係漢字音譯梵語之讚唄,並未附加意譯,故自古不解其義。後經日本榊亮三郎博士將之還原為梵語,再附以日譯,始曉其意。 p98
七妙法 qī miào fǎ
梵語 sapta sat-purusa-dharmāh。又作七法、七知、七善、七善法。即:(一)知法,乃知悉經中所說之法,即了解能詮之教法有十二部經之別。(二)知義,乃分別說法所表詮之義理,於文字不壅塞。(三)知時,乃知悉適合修行之時宜,即適宜修止時修止,適宜修觀時修觀,乃至語默誦授皆適時而行。(四)知足,即知節、知量。乃知悉飲食、衣服、行、住、坐、臥等之節量。(五)知自,即知己。即了知自己之德多少,信戒聞施,乃至族姓、辯才等之分。(六)知眾,乃知悉集會大眾之族姓、身分等差別,而決定如何對機說法。(七)知尊卑,即知人勝如,又作知補特伽羅有勝有劣。乃知眾人德行之優劣。〔北本涅槃經卷十五〕(參閱「七知」99) p98
七見 qī jiàn
謂邪見、我見、常見、斷見、戒盜見、果盜見、疑見等七種妄見。不解正理,以非為是,以邪為正,不正確之推度堅執,稱為見。邪見者,否定善惡、因果之理。我見者,不知此身為五蘊假和合,妄計有我之主宰。常見者,不知己身及外物皆無常,終歸壞滅,而妄執其為常住不變。斷見者,不知諸法本性常住不壞,反起斷滅之見,妄計此身死已不復續生。戒盜見又作見取見,不知如來之正戒,妄執牛戒、狗戒等為實,不修正因。果盜見者,不知正因正果,以不善為妙善,以塗灰、臥棘等苦行為正行,以少有所得妄計為得極果。疑見者,於諸諦理心生疑慮,猶豫不決。〔華嚴孔目章卷三、大明三藏法數卷三十〕 p98
七事斷滅宗 qī shì duàn miè zōng
請參閱 七斷滅論
七卷教王經 qī juàn jiào wáng jīng
請參閱 一切如來金剛三業最上祕密大教王經
七卷章 qī juàn zhāng
請參閱 大乘法苑義林章
七周行慈 qī zhōu xíng cí
指七種修慈悲觀之境。五停心觀中第二為慈悲觀,用意在使多瞋眾生修慈悲以對治瞋毒。其所行之境有七,以三樂(上樂、中樂、下樂)與之,是為七周行慈。周者,周遍之義,乃於怨親平等,或周遍施行之義。七境即:上品之親、中品之親、下品之親、中人非冤親、下品之冤、中品之冤、上品之冤。 p98
七夜待 qī yè dài
全稱七夜待大事。於每月十七至二十三日中,以七夜之月各配以六觀世音及大勢至菩薩,每夜住各尊之三昧而禮拜,祈諸願成就。十七日為千手觀音、十八日正觀音、十九日馬頭觀音、二十日十一面觀音、二十一日准胝觀音、二十二日如意輪觀音、二十三日大勢至菩薩。類此之修法,有霜月二十六夜待,以愛染明王為本尊。〔十七通印信、十結二、修驗深祕行法符咒集卷四〕 p99
七宗 qī zōng
(一)指律、法相、三論、華嚴、天台、真言、禪等七宗。是於八宗中去俱舍、成實宗,更加禪宗而成。〔元亨釋書卷二十七〕
七法不可避 qī fǎ bù kě bì
謂生、老、病、死、罪、福、因緣等七者不可避。據法苑珠林卷六十九載:(一)生不可避,指依前世善惡之業因,苦樂之生不可避。(二)老不可避,指生者不可避老。(三)病不可避,指生者不可避疾病。(四)死不可避,指生者不可避死。(五)罪不可避,指多造罪業,則惡道之苦果不可避。(六)福不可避,指造善業,則善道之樂果不可避。(七)因緣不可避,指由如是之因,和於如是之緣,而生吉凶、禍福、貧富、壽夭等,係法爾之道理,故不可避。 p99
七物 qī wù
古代僧院中澡浴必備之七樣物品。即:然火、淨水、澡豆、酥膏、淳灰、楊枝、內衣。據洞上伽藍雜記載,澡浴之法當用七物除去七病,可得七福報。(參閱「七病」102) p99
七知 qī zhī
據北本涅槃經卷十五梵行品載,佛於涅槃會上,告諸菩薩,住於大乘,知七善法,稱為具足梵行。七知即:(一)知法,知十二部經能詮之法。(二)知義,知經中一切文字語言所詮之義理。(三)知時,知可修寂靜、精進、捨定、供養佛師、布施、忍辱、般若等之時。(四)知足,於飲食、衣、藥、行、住、坐、臥等,知所止足。(五)知自,知悉自己之戒、多聞、慧、正念、善行等。(六)知眾,知分別剎利、婆羅門、居士、沙門之眾,而為應機之說法問答。(七)知人尊卑,知信者與不信者之別,又知自度與他度之尊卑。(參閱「七妙法」98) p99
七知經 qī zhī jīng
全一卷。吳‧支謙譯。又作七智經。今收於大正藏第一冊。本經與(一)A.(Avguttara-nikāya,增支部)VII.64 Dhammaññū、(二)中阿含七法品善法經(大正藏第一冊)、(三)增一阿含經等法品第三十九(大正藏第二冊)合為四異譯本,其中以本經為最短,旨在敘述比丘若知七法(知法、知義、知時、知節、知己、知眾、知人),可得證悟。 p100
七花八裂 qī huā bā liè
禪林用語。有支離破碎之意。然亦用於讚賞自在通達無障礙之意。七或八表示多數。碧巖錄卷一第九則趙州四門之本則評唱謂(大四八‧一四九下):「纔問著,卻是極則相似;纔拶著,七花八裂,坐在空腹高心處。」同書卷二第十四則雲門對一說之下語:(大四八‧一五四下)「無孔鐵鎚,七花八裂,老鼠咬生薑。」類似用語尚有七縱八橫、七穿八穴、七通八達、七顛八倒、七支八節、七零八落、七凹八凸等。〔碧巖錄第二則、第十五則、第四十則、從容錄卷四第六十四則、古尊宿語錄卷六、卷七、天目中峰和尚廣錄卷二十七下〕 p100
七金山 qī jīn shān
位於須彌山及鐵圍山間之七座山,其山悉由金寶所成,故有此稱。七者即:(一)踰健達羅山(梵 Yugajdhara),繞須彌之山,高四萬由旬。(二)伊沙馱羅山(梵 Īsādhara),繞踰健達羅,高二萬由旬。(三)朅地洛迦山(梵 Khadiraka)。(四)蘇達梨舍那山(梵 Sudarśana)。(五)頞濕縛羯拏山(梵 Aśvakarna)。(六)毘那怛迦山(梵 Vinataka)。(七)尼民達羅山(梵 Nimijdhara)。此七座金山,依序繞其前座,高度亦為前座之半。然長阿含經卷十八、起世經卷一等所載相異。〔瑜伽師地論卷二、大毘婆沙論卷一三三〕 p100
七垢 qī gòu
七種能垢染眾生心之煩惱。即:欲垢、見垢、疑垢、慢垢、憍垢、隨眠垢(即煩惱)、慳垢等。〔瑜伽師地論卷十四〕 p100
七星如意輪 qī xīng rú yì lún
指七星隨伴之如意輪觀音。七星即: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等星。又以七星如意輪為本尊所修之祕法,稱為七星如意修法。依七星如意輪祕密要經所載,佛在世時,俱尸羅大國興兵圍迦夷城,波斯匿王遣使求佛救護,佛遂令建立如意寶輪般多羅道場七星火壇,一日一夜如法而作,賊眾自然退散。依此,歷來多修此法以退治逆賊。 p100
七流 qī liú
乃對煩惱之分類。見思二惑之煩惱,能令眾生漂流流轉生死海中,四果之聖者對此流漸次斷滅行上,所滅之數為七,故稱七流。即:(一)見諦所滅流,初果之人入見道,由斷欲界之見惑,故不再流轉於欲界。(二)修道所滅流,二果、三果之人於修道修四諦觀,能斷欲界之思惑,故不再流轉於欲界。(三)遠離所滅流,第四果之人修四諦觀,斷盡見思之惑而無餘,乃至遠離三界,不再流轉。(四)數事所滅流,第四果之人觀五蘊、十二入、十八界等法悉皆空寂,盡見思之惑,不再流轉三界。(五)捨所滅流,第四果之人已空五蘊等法,所空之法既無,亦捨能空之心,則能所兩亡,無憎無愛,平等一味,證無學,不再流轉三界。(六)護所滅流,第四果之人盡見思之惑,證無學,恐己於所證有退失,善加守護,令見思之習氣更不再起,不再流轉三界。(七)制伏所滅流,第四果之人見思之惑縛已斷,色身之果縛猶有,遂制伏見思之習氣永不令起,故三界之流轉止息。〔華嚴孔目章卷三、大明三藏法數卷二十九〕 p100
七界 qī jiè
又稱七心界、七識界。即十八界中,於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識,再加上六根之意根。於十二處中,意根收攝其他六識,成為意處一者。又於十八界中別說六識,意根僅存其名,於六識外並無別體,即攝於六識中。故知「七界」一詞,雖有七之名,實質僅為一或六。其所以於六識外別加意根,而立七界之說者,說一切有部主張,自性不知自性,為不許二心併起,故僅說六識心王,則自知之「心」的自覺層面必隱沒,而欲說明此一自覺層面,故以時間前後採自性知他性之說,且於六識之外,另立一意根為六識於過去所落謝者。〔俱舍論本頌分別界品第十六頌、順正理論卷三、俱舍論卷一、雜阿毘曇心論卷一、阿毘達磨顯宗論卷十〕 p101
七相憐愍 qī xiāng lián mǐn
據菩薩善戒經卷八如法住定心品載,菩薩於諸有情起七相憐愍,即:(一)無畏憐愍,指菩薩於諸有情,以無畏力,起憐愍心,隨順眾生身、語、意三業,利益安樂。(二)真實憐愍,非煩惱愛故,菩薩於諸有情,如法憐愍,利益一切,而終不以非法、非律、非賢善行勸化有情,乖違於理。(三)不愁憐愍,指菩薩於諸有情,慇懃憐愍,隨其所宜,發起一切饒益事業,而心無憂悔。(四)不求憐愍,指菩薩於諸有情,不待求請,而自起憐愍,為作利益。(五)不愛憐愍,指菩薩於諸有情,無愛染心而起憐愍,廣饒益於他,不祈恩報,亦不希望當來之果。(六)廣大憐愍,指菩薩於諸有情,起憐愍心,至廣至大,雖遭遇一切不饒益事,寧可自身受苦,終不棄捨,令其安樂。(七)平等憐愍,指菩薩以如上種種憐愍眾生功德相狀,普於一切平等饒益,無有分限。 p101
七重行樹 qī zhòng xíng shù
乃七重行道樹,為極樂世界之寶樹。阿彌陀經(大一二‧三四六下):「極樂國土,七重欄楯,七重羅網,七重行樹,皆是四寶周匝圍繞,是故彼國名曰極樂。」觀無量壽經並載寶樹觀,然於「七重」無具體之說明。唐代善導之觀無量壽佛經疏卷三指出,七重非為七列寶樹,而係指一樹而言,以黃金、紫金、白銀、瑪瑙、珊瑚、白玉、真珠等七重寶為根莖乃至花果等。〔阿彌陀經通贊疏卷中、觀經疏傳通記卷十一〕 p102
七香湯 qī xiāng tāng
以陳皮、茯苓、地骨皮、肉桂、當歸、枳殼、甘草等七種香藥煎沸而成之湯汁。我國民間極早即有晨飲此湯之風俗,律宗稱為甘露湯,禪家亦曾用之,於佛誕日浴佛,煎七香湯以供大眾。〔禪林象器箋卷十七飲啖門〕 p102
七俱胝佛母尊 qī jù zhī fó mǔ zūn
梵名 Sapta-koti-buddha-mātr。乃觀音菩薩化身之一。略作七俱胝。即准提觀音之異名。為蓮華部之母,司生蓮華部諸尊功德之德,故稱佛母尊。白黃色,呈十八臂,遍身有白色輕羅錦文。〔七俱胝佛母所說准提陀羅尼經〕 p102
七海 qī hǎi
圍繞於須彌山之七金山,其內側有八海。除鹹海外,餘海皆充滿八功德水,總稱七海。〔俱舍論卷十一、南海寄歸內法傳卷四〕(參閱「九山八海」127) p102
七病 qī bìng
以澡浴所除之七種病患。據洞上伽藍雜記載,澡浴之益有:一者四大安穩,二者除風,三者除濕痺,四者除寒冰,五者除熱氣,六者除垢穢,七者身體輕安,眼目清明。 p102
七益 qī yì
謂聖人施化之七種利益。即:(一)二十五有果報益(地上清涼益),有能化之聖人,對二十五有之眾生一人,應機施化,乃得冥顯兩益。(二)二十五有因華開敷益(小草益),有能化之聖人,辨眾生一人心之多因,對其起二十五有,應機施化,乃得冥顯兩益。(三)真諦三昧析法益(中草益),有能化之聖人,對聲聞、緣覺二乘,應機令其析色入空,乃得冥顯兩益。(四)俗諦三昧五通益(上草益),有能化之聖人,對藏教六度之菩薩,應機使得五神通,遊六道,乃得冥顯之兩益。(五)真諦三昧體法益(小樹益),有能化之聖人,對通教之三乘,應機令其體色入空,乃得冥顯兩益。(六)俗諦三昧六通益(大樹益),有能化之聖人,對別教之菩薩,應機使學恆沙佛法,具六通,出假利生,乃得冥顯兩益。(七)中道王三昧益(最實事益),有能化之聖人,對圓教之菩薩,應機使修不次第之三觀,乃得冥顯兩益。〔法華玄義卷六下〕 p102
七真如 qī zhēn rú
梵語 sapta vidhāh tathatāh。 約能詮而立真如有七種之別。又作七種如如、七如。即:(一)流轉真如(梵 pravrtti-tathatā),又作生真如、生如如、輪轉如如、生起真實,若隨相而言,生死流轉非以自在等為因,即由分別、依他之因緣而起,此乃真實不虛。(二)實相真如(梵 laksana-tathatā),又作相真如、相如如、空相如,指於一切法上之人法二無我所顯之實相。(三)唯識真如(梵 vijñapti-tathatā),又作了別真如、識真如、識如如‧唯識如,若隨相而言,指無漏唯識之觀智。(四)安立真如(梵 sajniveśa-tathatā),又作依止真如、依止如、安立真實,即苦聖諦,若隨相而言,乃我、我所之所執處,指器世間、眾生世間。(五)邪行真如(梵 mithyā-pratipatti-tathatā),又作邪行如、邪行如如、邪行真實,即集聖諦,若隨相而言,為苦因之渴愛。(六)清淨真如,又作清淨如、清淨如如、清淨真實,即滅聖諦,乃煩惱、所知二障永滅之畢竟清淨。(七)正行真如(梵 samyak-pratipatti-tathatā),又作正行如、正行如如、正行真實,即道聖諦,謂苦滅之道,如八正道等。〔解深密經卷三、卷六〕(參閱「真如」4197) p102
七祖 qī zǔ
即七位傳承各宗法統之祖師。淨土、華嚴、密教等宗皆立七祖之說。(一)淨土(蓮社)七祖。指廬山慧遠、長安善導、南岳承遠、長安法照、少康、延壽、省常。或除始祖慧遠外,以餘之六祖加宗賾,立為七祖。此外,日本淨土真宗亦立七祖,稱七高祖或七高僧,指印度龍樹、天親(世親),我國曇鸞、道綽、善導,與日本源信、法然(源空)等七人。〔佛祖統紀卷二十六、樂邦文類卷三、淨土指歸卷上〕
七祖聖教 qī zǔ shèng jiào
日本淨土真宗所立七祖之聖教,即指七祖所撰述十三部有關淨土論釋之總稱。即:(一)龍樹之十住毘婆沙論易行品一卷、十二禮一卷。(二)天親之往生淨土論一卷。(三)曇鸞之往生論註二卷、讚阿彌陀佛偈一卷。(四)道綽之安樂集二卷。(五)善導之觀經疏四卷、法事讚二卷、觀念法門一卷、往生禮讚一卷、般舟讚一卷。(六)源信之往生要集三卷。(七)源空之選擇本願念佛集一卷。 p103
七逆罪 qī nì zuì
又作七遮罪、七遮。略作七逆。乃不順理行,能障礙受戒之七種重罪。即:(一)出佛身血,(二)殺父,(三)殺母,(四)殺和尚,(五)殺阿闍梨,(六)破羯磨轉法輪僧,(七)殺聖人。止觀輔行傳弘決卷二之一(大四六‧一八四中):「言五逆者,謂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僧、出血。(中略)若大乘中加殺和尚及阿闍黎,以為七逆。」蓋以和尚與阿闍梨為授戒師,若曾殺害者,對現前之戒師亦不生慇重心,從而不能得戒,故稱遮罪。〔梵網經卷下、梵網經菩薩戒本疏卷下(法藏)〕 p104
七堂伽藍 qī táng qié lán
謂具備七種主要堂宇之寺院。又稱悉堂伽藍。七,表示完整之義。寺院之諸堂表佛面之義,則七堂係指頂、鼻、口、兩眼、兩耳;或相當於人體之頭、心、陰、兩手、兩腳等。然未必只限於七堂,凡大寺皆具多種堂宇,如南海寄歸內法傳謂印度那爛陀精舍,有八院、三百房舍。又如我國五臺山之竹林寺有六院,大華嚴寺有十二院,此皆不侷於七堂之數。〔南海寄歸內法傳卷四、入唐求法巡禮行記卷三〕(參閱「伽藍」2769) p104
七常住果 qī cháng zhù guǒ
就證得佛位,得不生不滅而常住之果所立之七種名稱,即:(一)菩提,謂知覺,亦即智果。(二)涅槃,謂寂滅,亦即斷果。(三)真如,謂離偽妄而無遷改。(四)佛性,謂照察不變。(五)菴摩羅識,菴摩羅譯為無垢,乃離障之所顯,即為白淨無垢識。(六)空如來藏,與妄染不相應,含藏無量功德。(七)大圓鏡智,能現身土,離倒圓成,周鑒萬有。此等常住之果,名稱雖七,其體為一,清淨圓滿,堅固凝然,如金剛常住而不壞。〔首楞嚴經卷四、楞伽經卷四、首楞嚴經義海卷十四〕 p104
七情 qī qíng
情者,乃是非之主,利害之根。或指喜、怒、哀、樂、愛、惡、欲;或指喜、怒、憂、思、悲、恐、驚;或指喜、怒、憂、懼、愛、憎、欲。〔釋氏要覽卷下〕 p104
七情六慾 qī qíng liù yù
七情,指一般人所具有之七種感情:喜、怒、哀、懼、愛、惡、欲。六欲,據大智度論卷二記載,係指凡夫對異性所具有之六種欲望:色欲、形貌欲、威儀欲、言語音聲欲、細滑欲、人相欲;或指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欲。今所用「七情六慾」一語,即套用佛典中之「六欲」,泛指人之情緒、慾望等。 p104
七惟 qī wéi
七種不招致衰退之方法。即:(一)惟經道,指無常觀。(二)惟人生,指苦觀。(三)惟精進,指捨離觀。(四)惟謙虛,指無我觀。(五)惟降意,指離情觀。(六)惟軀中,指不淨觀。(七)惟自觀,指滅觀。〔般泥洹經卷一〕 p105
七淨華 qī jìng huá
以華比喻七種淨德。又稱七淨。鳩摩羅什謂七淨華為:(一)戒淨,為始終淨。即身口所作,無有微惡;意不起垢亦不取相,亦不願受生。施人無畏,不限眾生。(二)心淨,三乘制伏煩惱心、斷結心,乃至三乘漏盡心,稱為心淨。(三)見淨,即見法真性,不起妄想。(四)度疑淨,即見解深透而斷除疑惑。(五)分別道淨,即善能分別是非,合道宜行,非道宜捨。(六)行斷知見淨,「行」指苦難、苦易、樂難、樂易四行。「斷」指斷除諸結(惑)。即證得無學盡智、無生智者,能知見所行、所斷,而通達分明。(七)涅槃淨。
七眾 qī zhòng
即七類弟子,構成釋尊之教團(出家與在家)。又作道俗七眾。七者即:(一)比丘(梵 bhiksu,巴 bhikkhu),又作苾芻、乞士,指滿二十歲之出家男。(二)比丘尼(梵 bhiksunī,巴 bhikkhunī),又作苾芻尼、乞士女,指滿二十歲之出家女。(三)沙彌(梵 śrāmanera,巴 sāmanera),又作勤策男,指未滿二十歲之出家男。(四)沙彌尼(梵 śrāmanerikā,巴 sāmanerī),又作勤策女,指未滿二十歲之出家女。(五)式叉摩那(梵 śiksamāna,巴 sikkhamānā),譯作學法女,乃沙彌尼為比丘尼前二年之稱呼。(六)優婆塞(梵 upāsaka,巴同),譯作近事男,指在家之男信徒。(七)優婆夷(梵 upāsikā,巴同),譯作近事女,指在家之女信徒。又此七眾加近住(受三皈,一日一夜受持戒者),稱為八眾;或加近住男、近住女,稱為九眾。〔仁王般若波羅蜜經卷下、摩訶僧祇律卷二、卷二十四、大毘婆沙論卷一二三〕 p105
七眾溺水 qī zhòng nì shuǐ
北本涅槃經對眾生之分類譬喻,謂眾生有七種。該經卷三十二載,第一人入水,以不習浮,故入水即溺;譬如一闡提,入生死河即沒。第二人雖沒還出,出已還沒;譬如人天乘將進而退者。第三人沒已即出,出更不沒;譬如內凡之人,具軟、頂、忍、世第一法之四善根,永不墮三惡道。第四人入已便沒,沒已還出,出已即住,遍觀四方;譬如四果之人。第五人入已即沒,沒已還出,出已即住,住已觀方,觀已即去;譬如緣覺。第六人入已即去,淺處則住;譬如菩薩。第七人既到彼岸,登上大山,無復恐怖,離諸冤賊,受大悅樂;譬如佛。
七處三觀經 qī chù sān guān jīng
全一卷,或二卷。後漢安世高譯。收於大正藏第二冊。乃集輯有關修道修觀之小經。此經版本有二:(一)高麗本為一卷,共收三十部小經。(二)宋、元、明三本為二卷,共集四十七部小經。就後者而言,第一經(稱為七處三觀經)及第三經後半(無眼)說色諦、色習、色盡、色滅、色味、色出要、色苦之七處,及觀色、觀五陰、觀六衰之三觀,故經名七處三觀。 p106
七處平滿相 qī chù píng mǎn xiāng
又作七處隆滿相、七處滿足相。如來三十二相之一。謂佛兩足下、兩手及兩肩、頸項等七處,皆平滿端正,柔軟微妙。此係佛於因位時,不惜施捨,不計福田非福田,所感得之妙相;乃表佛斷盡七隨眠,具足七聖財,令一切眾生得滅罪生善之益的一種德相。〔大智度論卷四〕 p106
七處善 qī chù shàn
乃觀法之一。略稱七善。此說見於阿含經與一切有部之說。自七方面如實逐一觀察五蘊,如以色為例,觀色本身(果)與其所生原因(因)、消滅之相狀(滅)、至滅之實踐道(對治道)、成為執著對象之可愛面(愛味)、成為嫌惡對象之不可愛面(過患),甚至超越以上二面(出離)而如實作觀。〔雜阿含經卷二〕 p106
七處說 qī chù shuō
又作華嚴七處說。謂佛說華嚴經之處有七。據華嚴經隨疏演義鈔卷一載,七處包括人間三處、天上四處,即指:(一)第一處菩提場,指佛在摩竭提(摩揭陀)國阿蘭若菩提場中始成正覺,於此處說如來依正果報法門,共六品經,即:世主妙嚴品、如來現相品、普賢三昧品、世界成就品、華嚴世界品、毘盧遮那品。(二)第二處普光明殿,指佛於菩提道場之側普光明殿中,三次聚會,共說十八品經。初於此處說十信等法門,共六品經,即:如來名號品、四聖諦品、光明覺品、菩薩問明品、淨行品、賢首品。次於此處說等覺法門,凡十一品經,即:十定品、十通品、十忍品、阿僧祇品、壽量品、菩薩住處品、佛不思議品、十身相海品、如來隨好光明品、普賢行品、如來出現品。後於此處說離世間法,即離世間品。(三)第三處忉利天,指佛於須彌山頂帝釋所居之處說十住等法門,共六品經,即:升須彌山品、山頂偈讚品、十住品、梵行品、發心功德品、明法品。(四)第四處夜摩天,指佛於夜摩天說十行等法門,共四品經,即:升夜摩天品、夜摩偈讚品、十行品、十無盡藏品。(五)第五處兜率天,指佛於兜率天說十回向等法門,共三品經,即:升兜率天品、兜率偈讚品、十回向品。(六)第六處他化天,指佛於他化天說十地法門,即十地品。(七)第七處逝多林,指佛於給孤獨園說入法界法門,即入法界品。
七處徵心 qī chù zhēng xīn
佛於楞嚴會上徵詰阿難心目所在之處,阿難先後以七處回答之,均為佛所論破,稱為七處徵心。楞嚴會前,阿難因乞食而遭遇摩登伽女以幻術誘惑,將毀戒體時,佛遙知之,敕文殊持咒往護阿難歸來。楞嚴會時,佛乃徵其心目所在之處,阿難答以目在外而心在內,迨佛徵其心不在內時又答以在外。如是輾轉窮逐徵詰,至於無所著處。蓋佛欲破除阿難之妄想緣心,使其妄心無所依止,故一一論破,以顯此心遍一切處,無在無不在之妙淨。
七部量理論 qī bù liàng lǐ lùn
請參閱 因明七論
七最勝 qī zuì shèng
謂安住最勝、依止最勝、意果最勝、事業最勝、巧便最勝、迴向最勝、清淨最勝等七者。蓋一切布施等行,不得悉名波羅蜜多,必具最勝,方能成之。(一)安住最勝,安住於菩薩之種性。(二)依止最勝,依止於大菩提心。(三)意果最勝,悲愍一切有情。(四)事業最勝,具行一切事業而不限一行。(五)巧便最勝,住於無相智,了達一切法如空如幻而離執著。(六)迴向最勝,迴向於無上菩提。(七)清淨最勝,不為煩惱、所知二障所間雜。〔成唯識論卷九〕 p109
七勝事 qī shèng shì
佛特有之七種勝事。又作七勝法、如來七勝事、七種最勝、七種無上。即:(一)身勝,謂如來身為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之所嚴飾,一一節力敵萬八千伊羅鉢那香象之力,眾生樂見,無有厭足。(二)如法住勝,謂如來安住如法之大道而修正行。即如來既自得利益,復能憐愍救濟,利益無量眾生。(三)智勝,謂如來成就無上殊勝之四無礙智。(四)具足勝,如來圓滿具足最勝之正戒、正命、正行、正見。(五)行處勝,如來修三三昧、九次第等,非諸聲聞、緣覺所及。(六)不可思議勝,如來威神力不可思議,超乎一切。(七)解脫勝,如來斷所知、煩惱二障,並永斷一切煩惱習氣,智緣二事俱得自在。此七勝事依次相當於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八(別譯地持論卷三)所說七種無上:身無上、道無上、智無上、正無上、住無上、神力無上、斷無上等。〔優婆塞戒經卷三〕 p108
七智經 qī zhì jīng
請參閱 七知經
七無記 qī wú jì
小乘分別無記法為有覆、無覆二種,其中無覆無記又分異熟、威儀、工巧、通過、自性、勝義等六種,與有覆無記合稱七無記。(參閱「三性」563) p110
七番共解 qī fān gòng jiě
天台宗釋五重玄義之七法。天台宗立名、體、宗、用、教等五重,以標章、引證、生起、開合、料簡、觀心、會異等七法,分別加以解釋。(一)標章,即標名。(二)引證,引經文為證據。(三)生起,明其次第。(四)開合,分別種種之開合。(五)料簡,設問答而料簡。(六)觀心,實際即觀心。(七)會異,會釋其異點。法華玄義卷一(大三三‧六八二上):「標章令易憶持,起念心故;引證據佛語,起信心故;生起使不雜亂,起定心故;開合、料簡、會異等,起慧心故;觀心即聞即行,起精進心故。五心立,成五根,排五障,成五力,乃至入三脫門。」 p110
七善 qī shàn
(一)七處善之略稱。(參閱「七處善」106)
七善士趣 qī shàn shì qù
不還果之聖者,斷盡欲界煩惱,故無惡業雜行,有生般、中般、上流般等三種涅槃。生般又分生般、有行般、無行般三種,中般又分速般、非速般、經久般三種,此六者與上流般合之,而稱七善士趣。趣者,行之義,以行善且住於上地而無還來,故稱善士趣。據大毘婆沙論卷一七五之說,上流般之所以不別立者,以各受多生,其行易知,故不分之;生、中二般,各為一生中之差別,行相難知,故分之。然另有別立上流般為全超般、半超般、遍沒般等三種,合中般、生般、有行般、無行般等四種,稱為七善士趣者。〔大毘婆沙論卷六十九、卷一七四、俱舍論卷二十四〕 p109
七善律儀 qī shàn lǜ yí
「七不善律儀」之對稱。略稱七律儀。即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等七種戒律。前三律乃離惡之身業律儀,餘為離惡之口業律儀,加以意業之不貪、不瞋、不邪見而稱十善戒。十地經論卷四曾就此論其因離、果行離、對治離三者。以不殺生而言,因離者,乃離殺心之因;果行離者,離殺生之行;對治離者,以慈悲心及安穩心對治殺心殺業而予以遠離。餘者準此。七者合為唯一善律儀,開之或成身、口二業之七律儀。若各由上、中、下三品之心加以分之,則成二十一種;配以無貪、無瞋、無癡三善根,則成六十三種。〔成實論卷八、大乘義章卷十二〕 p109
七階佛名 qī jiē fó míng
全一卷。又作七階佛名經、禮懺、禮懺文、禮佛懺悔文、六時發願法。隋代三階教之祖信行(540~594)撰,記述三階教之禮懺法。目前有大英博物館史坦因第五十九號、第二三六號、第一三○六號等數種敦煌寫本,而各版本之內容、順序等,皆略有出入。經錄中之「觀藥王藥上菩薩經佛名」一書,亦即本書之別名,為一卷三十紙或一卷三十一紙之廣本,及一卷六紙之略本。或謂廣本即係本書之原本。此外,有一種敦煌寫本之後記中,附有北宋太宗「太平興國」之年號。 p110
七黑山 qī hēi shān
由印度毘舍離城北方至喜馬拉雅山脈中香醉山(梵 Gandha-mādana)間,有七座黑山。其名稱依立世阿毘曇論卷一南剡浮提品所載,為小黑山、大黑山、多犛牛山、日光山、銀山、香水山、金邊山。若人登金邊山頂,轉面向北,聳身遠望,唯見黑暗。又據俱舍論卷十一所載可知,喜馬拉雅山脈諸山,山頂常戴白雪,故稱雪山;以南之諸山山頂無覆雪,草木叢茂,其色黑故,稱為黑山。〔法苑珠林卷二〕 p110
七塔寺志 qī tǎ sì zhì
凡八卷。民國陳寥士撰。收在中國佛寺史志彙刊第一輯。
七滅諍 qī miè zhēng
梵語 saptādhikarana-śamathāh。即為裁斷僧尼之諍論所設之七種法。又作七滅諍法、七止諍法。即:(一)現前毘尼(梵 sajmukha-vinaya),又作面前止諍律。使起諍之雙方對決於現前,或於現前引證三藏之教法而決之,或於現前引證戒律之制條而決之。(二)憶念毘尼(梵 smrti-vinaya),又作憶止諍律。即諍議罪過之有無時,質犯人記憶之有無,若無記憶則免之;但僅限平生為善,以善知識為友者。(三)不癡毘尼(梵 amūdha-vinaya),又作不癡止諍律。犯戒之人若精神異常,待其冶癒,羯磨而令悔其罪。(四)自言毘尼(梵 pratijñā-kāraka),又作自發露止諍律。比丘犯罪時,令其自白,始治其罪。(五)覓罪相毘尼(梵 tat-svabhāvaisīya),又作本言治毘尼、居止諍律。犯人不吐實,陳述矛盾時,舉示其罪狀,盡形壽令持八法,不得度人或受人依止等。(六)多人覓罪相毘尼(梵 yad-bhūyasikīya),又作多覓毘尼、展轉止諍律。互相諍議而不易裁決時,集有德之僧,依多數而決是非。(七)如草覆地毘尼(梵 trna-prastāraka),又作草伏地、如棄糞掃止諍律。鬥訟者互悟其非,如草之伏地,共至心發露,相道歉而懺悔。〔中阿含卷五十二周那經、四分僧戒本、四分律卷四十七、摩訶僧祇律卷四十、十誦律卷五十三、五分律卷二十三〕(參閱「四諍」1834) p111
七聖 qī shèng
乃指見道、修道、無學道之七種聖者。又作七聖人、七聖者、七士夫、七丈夫。諸論所載各異,據俱舍論卷二十五載:(一)隨信行,稟性多信,得遇如來或佛弟子宣說正法,教授教誡,依此修加行,而入見道。(二)隨法行,稟性多思惟,自依正法修加行,以入見道。(三)信解,隨信行之人入修道位(十六心)。(四)見至,隨法行之人入修道位。(五)身證,雖未以慧盡諸漏,身已證八解脫。(六)慧解脫,身雖未證八解脫,以慧永盡諸漏。(七)俱解脫,身已證八解脫,亦以慧永盡諸漏;即於煩惱障、解脫障俱得解脫。〔中阿含卷五十一阿濕貝經、集異門足論卷十六、瑜伽師地論卷十四〕 p111
七聖財 qī shèng cái
又作七財、七德財、七法財。謂成就佛道之七種聖法。即信、戒、慙、愧、聞、施、慧等七者。以其所持之法能資助成佛,故稱為財。(一)信財,信受正法。(二)戒財,持戒律。(三)慙財,自慙而不造諸惡。(四)愧財,於不善法心生羞愧。(五)聞財,能聞正教。(六)施財,捨離一切無染著。(七)定慧財,攝心不散,照了諸法。〔長阿含卷九之十上經、大寶積經卷四十二、般泥洹經卷上、維摩經卷中佛道品〕 p112
七葉窟 qī yè kū
梵名 Sapta-parna-guhā。音譯作薩多般那求訶。又作七葉樹窟、七葉樹林石室、剎帝山窟、車帝石室、七葉穴、七葉巖、七葉園。位於印度王舍城附近毘婆羅(巴 Vebhāra)山中之石窟,為王舍城五精舍之一。因窟前有七葉樹,故名。其地原為釋尊說法之靈跡,佛滅後迦葉尊者於其處會五百賢聖,以阿難陀、優婆離、迦葉等為上首,結集經、律、論三藏,安居三月,完成大業。據法華經文句卷一載,五精舍指鞞婆羅跋恕、薩多般那求訶、因陀世羅求訶、薩簸恕魂直迦鉢婆羅、耆闍崛山等。但據枳橘易土集卷二十一,則將薩多般那求訶、鞞婆羅跋恕二者合併為鞞婆羅跋恕薩多般那求呵,而加入竹園一名,合為五精舍。〔雜阿含經卷三十九、大唐西域記卷九〕(參閱「五精舍十塔」1190) p112
七葉樹 qī yè shù
梵語 sapta-parna。音譯作薩多般羅那。乃由七枚小葉形成掌狀複葉之常綠喬木。佛教第一次結集經典之處─七葉窟,即因窟前有大七葉樹而命名。〔翻梵語卷九、枳橘易土集卷十〕 p112
七僧 qī sēng
日本佛教界舉行大法會時,有司重要職務之七位僧侶,稱為七僧。即:(一)講師,(二)讀師,(三)咒願師,(四)三禮師,(五)唄師,(六)散華師,(七)堂達。由七僧所舉行之大法會,即稱七僧法會。 p112
七僧齋 qī sēng zhāi
西國之法,以錢財或莊田布施寺院,限七僧常供齋食,稱為七僧齋。〔俱舍論光記卷十八〕 p113
七境界 qī jìng jiè
全稱七種第一義境界。乃諸佛所證所得之境界,計有心境界、慧境界、智境界、見境界、過二見境界、過佛子地境界、入如來地內行境界等七種。約其極處,悉皆成就,故總稱第一義。(一)心境界,心乃中道之理心。此為諸佛菩薩中道之理心所造。(二)慧境界,慧乃慧性。謂諸佛菩薩之慧性照了分明。(三)智境界,智乃智用。謂諸佛菩薩之智力現前,了知一切萬法。(四)見境界,見乃正見。謂諸佛菩薩之正見現前,無諸邪妄。(五)過二見境界,又作超二見境界。二見乃斷、常二見。即諸佛菩薩能超斷、常二見。(六)過佛子地境界,又作超子地境界。子地者,登地菩薩等視眾生如己子,故名。此謂諸佛菩薩能超十地,成正覺。(七)入如來地內行境界,又作如來自到境界。內行乃果上之行。謂如來能盡法性之源底,成就二利,成就世間、出世間上上之法。以上七種,前六者通於佛菩薩,後者則為如來之自境界。〔入楞伽經卷二、大明三藏法數卷二十九〕 p113
七漏 qī lòu
謂七種有漏煩惱。即見漏、修漏、根漏、惡漏、親近漏、受漏、念漏等。漏者,漏泄之義;即煩惱之異稱,謂一切煩惱之流注漏泄。(一)見漏,即見道所斷之諸種邪見。(二)修漏,修道所斷之貪、瞋、癡等諸煩惱。以上二者係就漏之體所立,分別為見、修二道所斷。(三)根漏,依眼、耳、鼻、舌等根所生之煩惱。此係就諸根能生煩惱之外緣而立。(四)惡漏,依一切惡象、惡王、惡知識、惡國等之惡事、惡法所生之煩惱。(五)親近漏,依親近衣服、飲食、醫藥、房舍四事所生之煩惱。與惡漏同為漏產生之內緣,前者為違緣,後者為順緣。(六)受漏,受乃苦、樂、捨三受,能生貪、瞋、癡等煩惱。(七)念漏,念乃邪念。與受漏同為漏之因,與前三緣和合而生諸煩惱。〔中阿含經卷二、增一阿含經卷三十四、北本涅槃經卷二十二、成實論卷十、大乘義章卷五末〕 p113
七福神 qī fú shén
乃日本七尊能賜予財寶之福神。盛行於室町時代末期之民間信仰。此即:(一)大黑天,本非福神,因其性愛三寶,護持五眾,無令耗損,求者稱情,故為福神之一。(二)惠比須,乃自中世西宮之信仰演變成福神。(三)毘沙門天,原為佛教護法神,亦演化為施福之神。(四)辯才天,能令壽命增益,資身具悉圓滿。(五)福祿壽,為南極星之化身,司長壽(或福、祿、壽)之神。(六)壽老人,同為南極星之神格,象徵壽命久長之意。(七)布袋和尚,為我國五代時之禪僧契此(?~916),被稱為彌勒之化身,以福神祀之,概取其樂天之意。其中大黑天、毘沙門天、辯才天三神為佛教之天部;福祿壽與壽老人皆為我國延壽之神,與布袋和尚共為宋代所流行道釋畫之一種。 p113
七種二諦 qī zhǒng èr dì
真俗二諦有七種之別。即:(一)三藏教之二諦,以陰入界等實法而成之森羅萬品為俗諦,滅此俗諦所會之理為真諦;即承認諸法實生實滅,故又稱實有二諦、生滅二諦。(二)通教之二諦,以幻有為俗諦,幻有即空為真諦;即不承認實生實滅,又稱無生滅二諦。(三)別接通之二諦,以幻有為俗諦;別接通之人稟通教之法,見但中之理,接入別教,其所見為真諦,即以幻有即空、不空為真諦;又稱單俗複真二諦、幻有空不空二諦。(四)圓接通之二諦,俗諦同通教;圓接通之人稟通教之法,見不但中之理,接入圓教,以其所見為真諦,即以幻有即空不空、一切法趣空不空為真諦。(五)別教之二諦,以幻有、幻有即空為俗諦,不有不無之中道為真諦。(六)圓接別之二諦,俗諦同前之別教,圓接別之人稟別教之法,悟入不但中之理,接入圓教,以其所見為真諦,即合但中、不但中為真諦。(七)圓教之二諦,以幻有、幻有即空為俗諦,一切法趣有、趣空、趣不有不空為真諦。〔北本大般涅槃經卷十三聖行品、法華經玄義卷二下、大般涅槃經疏卷十五〕 p114
七種大 qī zhǒng dà
據菩薩地持經卷八載,菩薩有七種大,即:(一)法大,法,即諸佛所說之法。指菩薩能受持十二部經之法,為最上最大。(二)心大,心,即諸佛廣大之心。指菩薩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三)解大,解,即解了。指菩薩由解十二部經,了知諸法之義理,全無疑礙。(四)淨心大,指菩薩既能解了十二部經,依之而行,則能遠離諸惑染,超過一切解行,心得清淨。(五)眾具大,指菩薩所修福德智慧,皆為成佛之具,畢竟證得無上菩提。(六)時大,時,即時數。指菩薩歷三阿僧祇劫修行六度,畢竟當得無上菩提。(七)得大,指菩薩由前六種功德為因,證得無上菩提之果。 p114
七種不淨 qī zhǒng bù jìng
乃對自他「身分」貪著所說之七種不淨。即:(一)種子不淨,煩惱業因之內種,與父母遺體之外種,皆為不淨。(二)受生不淨,父母交媾赤白和合之不淨。(三)住處不淨,於不淨之女體胎處十月。(四)食噉不淨,胎中食母血之不淨。(五)初生不淨,十月生時之腥穢狼籍。(六)舉體不淨,即薄皮之下盡為穢物。(七)究竟不淨,死亡後置於塚間之不淨流溢。 p114
七種生死 qī zhǒng shēng sǐ
眾生於六道迷界中之輪迴流轉可大別為分段、變易等二種生死,諸論書就此二種又別立新說,而有「七種生死」之說。(一)據顯識論、摩訶止觀卷七上之說,分段生死依於欲界、色界、無色界等三界,故有三種之別,以此三種再加上界外之四種生死,即:方便、因緣、有有、無有,共為七種生死。
七種立題 qī zhǒng lì tí
天台宗以一切經題不出人、法、譬三者,此中,又由單、複、具足之不同而生分別,即單三、複三、具足一,總為七種。(一)單人立題,如佛說阿彌陀經。佛為能說之人,阿彌陀為所說之人,乃以兩土之果人立名。(二)單法立題,如涅槃經。涅槃為經中所說之法,是為以法立名。(三)單譬立題,如梵網經。梵網乃梵天之羅網,以譬戒律之節目交絡無盡,是為以譬立名。(四)人法立題,如文殊問般若經。文殊為人,般若為法。(五)法譬立題,如妙法蓮華經。妙法為法,蓮華為譬。(六)人譬立題,如如來師子吼經。如來為人,師子吼為譬。(七)具足立題,如大方廣佛華嚴經。大方廣為法,佛為人,華嚴為譬。(參閱「單三複三具足一」4912) p115
七種自性 qī zhǒng zì xìng
七種染淨諸法之自性。又作七種性自性。即:(一)集性自性(梵 samudaya-svabhāva),又稱集自性,謂善惡聚集,成就染淨法之性。(二)性自性(梵 bhāva-svabhāva),謂諸法各自任持之性。(三)相性自性(梵 laksana-svabhāva),又稱相自性,謂諸法相狀各別之性。(四)大種性自性(梵 mahā-bhūta-svabhāva),又稱大性自性,謂能造一切色法之因,亦即四大種各各之性。(五)因性自性(梵 hetu-svabhāva),又稱因自性,即諸法生起之親因之性。(六)緣性自性(梵 pratyaya-svabhāva),又稱緣自性,即諸法生起之助緣之性。(七)成性自性(梵 nispatti-svabhāva),又稱成自性,謂諸法之實性,即淨法成就之如來藏自性清淨心。〔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一、入楞伽經卷一、楞伽經通義卷一〕 p115
七種衣 qī zhǒng yī
乃七種故衣。佛制比丘不得使非親族之比丘尼浣洗故衣,若犯,則得捨墮之罪。此故衣有七,是為七種衣,即:(一)毛,(二)芻摩迦(野麻衣),(三)奢搦迦(粗布衣),(四)羯播死迦(白氈),(五)獨孤洛迦(紵布),(六)高詁薄迦(上毛緂),(七)阿般闌得迦(絁絹之衣)。〔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十八〕(參閱「父六親」1503、「母六親」2008) p116
七種受胎 qī zhǒng shòu tāi
據善見毘婆沙律卷六載,有七種受胎,即:(一)相觸受胎,指女子月水生時,喜樂男子,若男子以身觸其身分,即生貪著而便懷胎。(二)取衣受胎,如優陀夷共婦出家,後優陀夷往到婦處,兩情欲愛不止,各相發問,欲精污衣,尼得此衣而懷胎。(三)下精受胎,指往昔有一道士,小便與精俱下,鹿母飲之而懷胎,生鹿子道士。(四)手摩受胎,如睒菩薩,其父母俱盲,出家學道,受帝釋之教,以手摩臍下而懷胎,生睒子。(五)見色受胎,指有女子,月華水成,欲情極盛,唯目視男子,即便懷胎。(六)聞聲受胎,指如白鷺鳥,皆雌無雄,到春來時,陽氣始布,雷聲初鳴,雌鷺一心聞聲,即便懷胎。(七)嗅香受胎,指如[牜*秦]牛母,但嗅犢氣而懷胎。 p116
七種定名 qī zhǒng dìng míng
謂禪定之七種異名。即:(一)三摩呬多(梵 samāhita),譯為等引。(二)三摩地(梵 samādhi),譯為等持,音譯為三昧。(三)三摩鉢底(梵 samāpatti),譯為等至。(四)馱那演那(梵 dhyāna),又稱禪那,略稱禪。譯為靜慮。(五)質多翳迦阿羯羅多(梵 cittaikāgratā),譯為心一境性。(六)奢摩他(梵 śamatha),譯為止。(七)現法樂住(梵 drsta-dharma-sukha-vihāra),又稱現法樂行。(參閱「三昧」580、「定」3171) p116
七種食 qī zhǒng shí
謂眼、耳、鼻、舌、身、意、涅槃等七種之食。即眼以眠為食,耳以聲為食,鼻以香為食,舌以味為食,身以細滑為食,意以法為食,涅槃以不放逸為食。以彼等能增益身心,長養發達,故稱為食。〔增一阿含經卷三十一〕 p116
七種捨 qī zhǒng shě
即:(一)心性平等,情無存著。(二)於眾生捨離一切怨親等礙。(三)捨一切貪瞋等過。(四)見生得脫,不復憂念。(五)證空平等離相。(六)自捨己樂,施與他人。(七)益眾生無所希望。〔維摩經義記卷三本〕 p116
七種淨 qī zhǒng jìng
(一)七淨華之異稱。(參閱「七淨華」105)
七種無常 qī zhǒng wú cháng
出自楞伽經卷四,謂一切外道有七種無常,乃非佛法。即:(一)作捨無常,以四大造色,作已而捨,故為無常。(二)處壞無常,處即諸色形狀,彼以為四大及造色畢竟不壞,但觀形狀長短等壞滅,故謂無常。(三)色即無常,前項乃見形處變壞以為無常,此項謂形色即為無常;佛破其言,謂同前之處壞無常。(四)轉變無常,以四大及造色為常住,唯色相之轉變為無常。(五)性無常,即彼計著無常之自性不壞;謂此性雖不壞而能壞一切法,使之無常,猶杖破瓦石,壞他物而自體不壞。(六)性無性無常,四大之性皆無自性,能造及所造之相皆變壞是為無常。(七)不生無常,一切之法本來不生,不生即無常,佛破其言,謂不生尚無,何有生滅?名為無常,實不成無常。 p117
七種善 qī zhǒng shàn
普光據俱舍論所立之生得、聞、思、修、學、無學、勝義等七種善。生得善者,謂於自然起任運之善心。聞、思、修三善亦稱三慧,乃發心修行入見道,持戒修觀所得加行善中之三善。由聞而成者謂聞慧;思惟而成者謂思慧;修定而成者謂修慧。以上四種皆屬有漏善。又無漏善分有為、無為二種。其中,學、無學屬有為無漏。前者乃於四向三果之有學位所起之善;後者即無學位;乃於阿羅漢果所起之善。勝義善者屬無為無漏,乃擇滅無為之涅槃法。〔俱舍論卷四、卷二十二、俱舍論光記卷一〕(參閱「三性」563) p117
七種圓滿 qī zhǒng yuán mǎn
謂法身佛之德所具備之七種圓滿。又稱七種圓德。即屬自心圓滿、具常住圓滿、具清淨圓滿、無功用圓滿、能施有情大法樂圓滿、遍行無依止圓滿、平等利多生圓滿。此出自攝大乘論本卷下果智分,惟以偈頌示其名稱。廣義釋為:(一)一切法皆隨屬佛之自心,自在無礙之德圓滿。(二)如來身者,圓滿具足常住之德。(三)既已永斷煩惱垢習,即圓具清淨之德。(四)於一切佛事,圓具無功用之德。(五)法身自住清淨佛土,不惟受用大法樂,復能施與一切有情大法樂,自在之德圓滿具足。(六)佛既已離諸垢染,故遍行世間而垢染亦無所依止,轉為清淨無礙。(七)佛以萬德能平等利樂諸多眾生於圓滿。〔攝大乘論釋卷十(無性)〕 p118
七種語 qī zhǒng yǔ
北本涅槃經卷三十五舉出佛陀為眾生說法時之七種類型,即:(一)因語,如來於現在因中說未來之果,如謂眾生樂殺,乃至樂行邪見,以此為因,是人當受地獄果報。(二)果語,如來於現在之果中說過去之因,如見貧窮醜陋之眾生,則謂此皆由是人前世破戒瞋妒、無有慚愧所致。(三)因果語,如來說一事過去之因乃至未來之果,如謂眾生現在之六入觸乃由過去之業為因,且現在之六入觸能起惑業而招未來之果。(四)喻語,如來為鈍根之眾生巧說譬喻,如喻佛身為獅子王。(五)不應語,如來說法必依真俗二諦之理,真則言一切法離性離相,皆即中道;俗則言世間、出世間之法,法法宛然,不可斷滅。如是而說,無不於理相應。然如來亦嘗謂天地可合、河不入海、四方山來、沙羅樹能受八戒;如是等說,於理不相應,故稱不應語。(六)世流布語,如來隨順世間流布之語,如謂男女、大小、車乘、房舍、城邑等。(七)如意語,如來於諸眾生,凡所教誡,悉如其意,方便而說。 p118
七種禮佛 qī zhǒng lǐ fó
據法苑珠林卷二十儀式部第七載,中印度勒那摩提三藏傳來七種禮佛之法,有是非淺深之不同,欲令人知其中我慢與求名二種禮之非,而歸於身心禮等五種之正。七種禮佛即:(一)我慢禮,謂人禮佛,身雖設拜,而內懷我慢。(二)求名禮,又作唱和禮。謂人禮佛,但為要其修行名譽,而實無慇重之心。(三)身心禮,謂人禮佛,口唱佛名,心存佛之相好,身業翹勤,恭敬供養,無有異念。(四)發智清淨禮,謂人禮佛,慧心明利,達佛境界,內外清淨,虛通無礙,禮一佛時即是禮一切諸佛,禮一切諸佛即是禮一佛,以諸佛法身,體本融通,故禮一拜,遍通法界。禮佛如是,禮法、禮僧亦同。(五)遍入法界禮,謂人禮佛,想自己身心等法,從本以來,不離法界,諸佛不離我心,我心不離諸佛,性相平等,本無增減,今禮一佛即遍通諸佛,如一室中懸百千鏡,有人觀鏡,鏡皆現像,鏡無不照,影無不現,如是正觀,則功歸法界,德用無邊。(六)正觀修誠禮,謂人禮佛,攝心正念,雖對佛身,即是自禮自身佛。(七)實相平等禮,謂人禮佛,前正觀中,猶存有禮有觀,自他兩異,今此一禮,無自無他,凡聖一如,體用不二。 p118
七種懺悔心 qī zhǒng chàn huǐ xīn
指懺悔時應發露之七種心,即:(一)生大慚愧心,慚愧我與釋迦如來同為凡夫,今世尊成佛已歷多劫,我猶輪轉生死,無有出期。(二)生恐怖心,我等凡夫身口意所作業常與罪相應,以此因緣,命終後應墮於地獄、畜生、餓鬼諸道,受無量苦,以此而生恐怖。(三)生厭離心,我等流轉生死之中,虛假不實,如水上泡,速起速滅;往來流轉。並此身為眾苦所集,一切皆不淨,以此而生厭離。(四)發菩提心,欲成就如來身者,當發菩提心以救度眾生,於身、命、財無所吝惜。(五)冤親平等心,於一切眾生,起慈悲心,無人我相,平等救度,以此心為懺。(六)念報佛恩心,如來為我等故,往昔無量劫中修諸苦行,如此恩德實難酬報,須於此世勇猛精進,不惜身命,廣度眾生,入於正覺,應以此為念。(七)觀罪性空,罪性本空,無有實體,但從因緣顛倒而生。可知罪之性本來為空,故罪亦無,以此作觀。〔慈悲水懺法卷上〕 p119
七種辯 qī zhǒng biàn
謂菩薩七種殊勝之辯慧。又作七辯。(一)據大品般若經卷八幻聽品、大智度論卷五十五所載,七辯為:(1)捷疾辯,於一切法無礙,故得捷疾辯。(2)利辯,有人雖能捷疾,但以鈍根故猶不能深入;以能深入故為利。(3)不盡辯,說諸法實相,無邊無盡。(4)不可斷辯,於般若中無諸戲論,故無能問難斷絕者。(5)隨應辯,能斷法愛,故能隨眾生所應而為說法。(6)義辯,為說趣於涅槃之利益事。(7)一切世間最上辯,說一切世間第一之事,即指大乘。
七聚 qī jù
將犯戒之相分為七類,即統括五篇與篇外諸戒條為七類。又作七犯聚、七罪聚、七篇。即:(一)波羅夷(梵 pārājika),意譯斷頭。(二)僧伽婆尸沙(梵 sajghāvaśesa),即僧殘。僧為僧伽之略;殘為婆尸沙之譯。(三)偷蘭遮(梵 sthūlātyaya),意譯大障善道。(四)波逸提(梵 pāyattika,或 prāyaścittika),意譯墮。(五)波羅提提舍尼(梵 pratideśanīya),意譯向彼悔。(六)突吉羅(梵 duskrta),意譯惡作。(七)惡說(梵 durbhāsita)。七聚之說各有不同,毘尼母經卷三,以尼薩耆波逸提代惡說。律二十二明了論則載七聚為:(一)波羅夷聚,謂四波羅夷。(二)僧伽胝施沙聚,謂十三僧伽胝施沙。(三)偷蘭遮耶聚,謂一切三聚不具分所生偷蘭遮耶。(四)尼薩耆波羅逸尼柯聚,謂三十尼薩耆波羅逸尼柯。(五)波羅逸尼柯聚,謂九十波羅逸尼柯。(六)波胝提舍尼聚,謂四波胝提舍尼。(七)非六聚所攝罪、六聚不具分所生罪及學對。〔四分律卷六十〕(參閱「五篇」1197、「律」3789) p119
七篇 qī piān
巴利語 satta āpattikkhandhā。又稱七聚。即七種罪聚。戒律之分科,有波羅夷、僧殘、偷蘭遮、波逸提、提舍尼、突吉羅、惡說等。〔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卷中一〕(參閱「七聚」119、「篇聚」6119) p120
七羯磨 qī jié mó
羯磨,梵語 karman,巴利語 kamma。謂治罰比丘之七種作法。即訶責、擯出、依止、不至白家、不見舉、不懺舉、惡見不捨舉等七者。〔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卷上二〕 p120
七賢 qī xián
(一)小乘俱舍宗所立。為「七聖」之對稱。謂聲聞入見道以前之七方便位。又作七加行位。即:(一)五停心位:修不淨、慈悲、緣起、界分別、數息等五觀,順次對治貪、瞋、癡三毒及著我、散亂等五障。(二)別相念住位:於身、受、心、法等四項所緣,觀其自性與共相,以治淨、樂、常、我四顛倒。(三)總相念住位:總觀身、受、心、法,修非常、苦、空、非我之行相。(四)煖法位。(五)頂法位。(六)忍法位。(七)世第一法位,具觀三界四諦之境,修十六行相,遂至生世間最勝之善根之位。前三位為三賢,又稱外凡;後四位為四善根,又稱內凡。以未生無漏智,不能名聖;而以入正性離生之方便加行位故,又稱七方便、七加行。法相宗立五位,以最初資糧、加行二位,總名七方便位。〔大乘義章卷十七本、法華經玄義卷四下、華嚴五教章卷二〕
七趣 qī qù
謂七種所往。即:地獄趣(梵 narakagati)、餓鬼趣(梵 preta)、畜生趣(梵 tiryagyoni)、人趣(梵 manusya)、神仙趣(梵 rsi)、天趣(梵 deva)、阿修羅趣(梵 asura)等。〔楞嚴經卷九〕 p120
七諦 qī dì
指七種真實之理。即:(一)愛味諦,又作味諦、愛實,乃集諦之理,指於諸有漏法能生愛心,實為生死流轉之因。(二)過患諦,又作患諦、苦實,即苦諦之理,指諸有漏果,實滿四苦八苦等過患。(三)出離諦,又作離諦、解脫實,即道諦之理,八正道實為滅苦之因,出離生死之對治道。(四)法性諦,又作法諦、法實,即滅諦之理,指二無我所顯真如法性之理。(五)勝解諦,又作解諦、解實,即道諦之理,意解思惟二空所顯之理為空之行相。(六)聖諦,又作聖實,即滅諦之理,指聖所知之一切寂靜境界。(七)非聖諦,又作非聖實,即苦集二諦之理,指凡夫所繫之境界。發智論卷八,則以七處善為七諦,解義有所不同。〔瑜伽師地論卷四十六、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二末〕(參閱「諦」6294) p121
七隨眠 qī suí mián
即將貪、瞋、癡、慢、疑、見等六隨眠中之貪隨眠分為欲貪、有貪二種,合為七隨眠。又稱七使。隨眠者,根本煩惱之異稱,隨逐有情而起,且其行相微細,故稱隨眠。欲貪者,於欲界貪著外在五欲妙境;有貪者,為上二界之貪,即貪著上二界之定及依身,故稱有貪。〔俱舍論卷十九、大乘義章卷五〕(參閱「六隨眠」1311) p121
七龍王 qī lóng wáng
即蓮華龍王、翳羅葉龍王、大力龍王、大吼龍王、小波龍王、持驛水龍王、金面龍王等。〔最勝經卷一〕 p121
七斷見論 qī duàn jiàn lùn
請參閱 七斷滅論
七斷滅論 qī duàn miè lùn
外道之七種斷滅論說。又稱七斷見論、七事斷滅宗。外道十六宗之一,六十二見中屬第七見。成唯識論述記卷六末(大四三‧四四七中):「七斷滅論者:一、我有色,麤四大種所造為性,死後斷滅,畢竟無有,見身死後有而無故,若自若他之我,皆以麤大種所造,死後斷滅。(中略)二、我欲界天死後斷滅。三、我色界天死後斷滅。四、我空無邊處死後斷滅。五、我識處死後斷滅。六、我無所有處死後斷滅。七、我非想非非想處死後斷滅。」 p121
七曜 qī yào
即日、月、火、水、木、金、土等七星。宿曜經卷上載,七曜之精升天,放射光芒,其靈則降下,司人間之善惡吉凶。七者即:(一)日精為太陽(梵 Āditya),(二)月精為太陰(梵 Soma),(三)火精為熒惑(梵 Avgāraka),(四)水精為辰星(梵 Budha),(五)木精為歲星(梵 Brhaspati),(六)金精為太白(梵 Śukra),(七)土精為鎮星(梵 Śanaiścara)。一般用在曆術與占法方面。以上七曜,加上羅睺(梵 Rāhu)與計都(梵 Ketu)等二蝕星,則稱為九執或九曜。又執曜為九執七曜之略稱。祭供七曜之修法,稱七曜供。〔守護大千國土經卷中、七曜攘災決、七曜星辰別行法〕 p121
七禮 qī lǐ
指禮拜七種佛菩薩。全稱七敬禮。善導之法事讚卷下(大四七‧四三八上):「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等一切三寶,我今稽首禮,迴願往生無量壽國。南無十方三世盡虛空遍法界微塵剎土中一切三寶,我今稽首禮,迴願往生無量壽國。南無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願共諸眾生往生安樂國。(中略)普為四恩、三友、帝王、人王、師僧、父母、善知識、法界眾生,斷除三障,同得往生阿彌陀佛國,和南一切賢聖,迴願往生無量壽國。」 p122
七穢行 qī huì xíng
據出曜經卷十載,如來教法將滅時,有七種穢行,即:(一)百歲持戒,為惡所破。指有持戒滿百年者,於一彈指頃,為惡知識所破壞。(二)久行慈心,為瞋所壞。指有人久行平等慈忍,一旦逆境現前,不能安忍,瞋恚倏起,壞滅善根。(三)薄賤不隨師教,指善行寡少,為此道者,皆為輕薄污賤之徒,不修威儀進止,不順師長教誨。(四)互諍勝負,指正教不行,人我妄興,交相毀諍,以求勝負,而不思反邪歸正。(五)亂彼此,指出家之人貪求利養,我慢貢高,互相毀謗,爭鬬不已,而不解弘持其教。(六)貪著利養,指出家之人多貪利養,惟思口體之奉,不以勤苦為勞,致令身多疾病,不能流通佛教。(七)凡聖皆被毀辱,指教道不明,以偽亂真,以邪混正,是非不明,凡聖無別,故自凡夫之僧至阿羅漢,皆受人輕賤毀辱。 p122
七轉九例 qī zhuǎn jiǔ lì
七轉又作七聲、七例或蘇漫多聲(subanta), 乃梵語文法上表示名詞等語尾之變化者。九例又作二九韻、丁彥哆聲(tiv-anta),乃梵語表示動詞之變化者,有十八種變化。〔南海寄歸內法傳卷四、成唯識論樞要卷上本〕(參閱「八轉聲」315) p122
七轉第八互為因果 qī zhuǎn dì bā hù wèi yīn guǒ
唯識家顯七轉識(眼識乃至末那識)與第八識(阿賴耶識)相互為因果。即七轉識與第八識於能生、所生及能熏、所熏中互為因果。能生、所生為種子生現行之關係時,第八識為能生之因,七轉識為所生之果;又能熏、所熏為現行熏種子之關係時,七轉識為能熏之因,第八識為所熏之果。此等因果為同時而非異時。〔成唯識論卷二、成唯識論述記卷三〕(參閱「三法展轉因果同時」572) p122
七轉識 qī zhuǎn shí
指八識中之前七識。瑜伽行派與法相宗主張八識說,將依止阿賴耶識生滅轉變之前五識、意識及末那識稱為七轉識。略稱七轉、轉識、轉心。前五識又作五轉識,緣阿賴耶識所變之色等五境,行相粗動,轉外門,了別現在之境;第六意識緣過去、未來等一切境,轉內外門,審別境相,通善等之三性,與六位之心所相應;第七末那識緣阿賴耶識之見分,為有覆無記性,與捨受相應,又與無明等四根本煩惱相應,恆審思量我相,微細任運相續。總之,七轉之諸法具「能薰四義」,具有薰成阿賴耶識種子之條件(現行薰種子)。〔瑜伽師地論卷六十三、成唯識論卷二〕 p122
七識十名 qī shí shí míng
第七識末那識有十種不同之名稱,即:七識、轉識、妄相識、相續識、無明識、解識、行識、無畏識、現識、智障識等。 p123
七識住 qī shí zhù
梵語 saptavijñāna-sthitayah。有情依果報受生三界,其識所愛樂、止住之處有七,又作七識處、七識止處、七神識止處。即:(一)身異想異識住,又作身異想異如人一分天,指人界、六欲天及劫初起除外之色界初禪天,此處之有情身相、容貌皆異,苦樂、不苦不樂之想各亦差別,故稱身異、想異。(二)身異想一識住,又作身異想一如梵眾天謂劫初起,指色界初禪之劫初起之梵眾天,彼等皆自想為大梵王所生,大梵王亦想此諸梵眾皆我所生。同執一因無別想,故想一;然大梵王身量高廣,容貌、威德、言語、光明、衣冠等,一一異於梵眾,故身異。(三)身一想異識住,又作身一想異如極光淨天,為色界第二禪。此中有情身相、容貌無異,樂與非苦樂二想交參,故稱身一想異。(四)身一想一識住,又作身一想一如遍淨天,為色界第三禪。此中有情身相無異,唯有樂想,故想一。(五)空無邊處識住,超出一切之有色處。(六)識無邊處識住,超出一切之空無邊處。(七)無所有處識住,超出一切識無邊處。後三識住為無色界之下三天。此七處為識之安住處,為有情皆希往止之所,故稱識住。〔中阿含卷二十四大因經、俱舍論卷八〕 p123
七難 qī nán
即七種災難。(一)仁王般若經卷下受持品所載之七難,即:(一)日月失度難,日月之運行失時,或赤日出、黑日出,或日蝕無光。(二)星宿失度難,二十八宿失度,金星、彗星等諸星各各變現。(三)災火難,即大火燒國,萬姓燒盡。(四)雨水變異難,即大水漂沒百姓。(五)惡風難,大風吹殺萬姓,國土、山河、樹木一時滅沒。(六)亢陽難,即百草亢旱,五穀不登。(七)惡賊難,四方賊來侵國,刀兵劫起。
七顛倒 qī diān dǎo
謂七種顛倒事理之妄見。即:(一)想倒,即非理之想。(二)見倒,即邪見。(三)心倒,即妄心邪識。(四)於無常常倒,即於世間無常之法而起常見。(五)於苦樂倒,於世間之諸苦而起樂見。(六)於不淨淨倒,於世間之不淨法而起淨見。(七)於無我我倒,於世間之無我法而起我見。〔瑜伽師地論卷八〕 p124
七寶 qī bǎo
梵語 sapta ratnāni。即七種珍寶。(一)又稱七珍。指世間七種珍貴之寶玉。諸經說法不一,阿彌陀經、大智度論卷十等謂七寶即:(一)金。(二)銀。(三)琉璃,又作琉璃、毘琉璃、吠琉璃等。屬青玉類。(四)頗梨,又作頗胝迦,意譯作水精(晶)。指赤、白等之水晶。(五)車渠,又作硨磲。經常與碼瑙混同,概指大蛤或白珊瑚之類。(六)赤珠,又稱赤真珠。(七)碼瑙,深綠色之玉,但異於後世所稱之碼瑙。法華經卷四則以金、銀、琉璃、硨磲、碼瑙、真珠、玫瑰為七寶。〔稱讚淨土佛攝受經、無量壽經卷上〕(參閱「寶」6737)
七寶粥 qī bǎo zhōu
又稱佛粥。陰曆十二月八日,諸佛寺以乳蕈、胡桃等物煮粥,供佛並供眾結緣,稱為七寶粥。即臘八粥。今已普及民間。吳存楷之江鄉節物詩小序:「臘八粥,亦名七寶粥,本僧家齋供,今則居室者亦為之矣。」 p124
七寶華 qī bǎo huá
謂由七寶所成之蓮華。無量壽經卷下(大一二‧二七八中):「得生無量壽國,於七寶華中自然化生。」 p124
七寶塔 qī bǎo tǎ
亦即多寶塔。釋迦佛於靈鷲山說法華時,忽於地下湧現七寶塔,高五百由旬,縱橫二百五十由旬。多寶如來全身舍利,坐於其中。〔法華經見寶塔品〕 p124
七寶獄 qī bǎo yù
指具有七寶莊嚴之牢獄。若有人疑惑佛智,以自力之善本,胎生於西方極樂之邊地懈慢界者,五百歲間將不見三寶,不能得法樂,此猶如置身於七寶所成之牢獄中。無量壽經卷下(大一二‧二七八中):「譬如轉輪聖王,別有宮室,七寶莊飾,張設床帳,懸諸繒幡。若有諸小王子,得罪於王,輒內彼宮中,繫以金鎖,供給飲食、衣服、床褥、華香、伎樂,如轉輪王,無所乏少。」 p124
七寶樹林 qī bǎo shù lín
指極樂淨土之林,由七寶樹所成,又稱七寶行樹。〔法華經卷二譬喻品、法華經玄贊卷五之本、阿彌陀經要解(智旭)〕(參閱「七重行樹」102) p125
七覺支 qī jué zhī
梵語 saptabodhyavgāni。又稱七等覺支、七遍覺支、七菩提分、七菩提分寶、七覺分、七覺意、七覺志、七覺支法、七覺意法,略稱七覺。乃三十七道品中第六品之行法。覺,意謂菩提智慧;以七種法能助菩提智慧開展,故稱覺支。七者即:(一)念覺支,心中明白,常念於禪定與智慧。(二)擇法覺支,依智慧能選擇真法,捨棄虛偽法。(三)精進覺支,精勵於正法而不懈。(四)喜覺支,得正法而喜悅。(五)輕安覺支,又作猗覺支,指身心輕快安穩。(六)定覺支,入禪定而心不散亂。(七)捨覺支,心無偏頗,不執著而保持平衡。〔雜阿含經卷二十六、大毘婆沙論卷九十六、大乘義章卷十六末〕 p125
七觀音 qī guān yīn
為教化利益眾生,觀世音菩薩變現七種之身。即:千手觀音、馬頭觀音、十一面觀音、聖觀音、如意輪觀音、准胝觀音、不空羂索觀音。 p125
乃至 nǎi zhì
佛經中表示極限或省略中間語句之詞,其梵語有二:(一)yāvat,巴利語 yāvant,中略之義,相當於英語 as far as。雜阿含經卷二十九(大二‧二○四上):「何等為邪?謂邪見乃至邪定。何等為正?謂正見乃至正定。」(二)antaśas,係表示最少、至少等窮邊際之詞,相當於英語之 at least。善導於往生禮讚中釋之為「下至」。無量壽經卷上(大一二‧二六八上):「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參閱「乃至一念」125、「乃至十念」125) p125
乃至一念 nǎi zhì yī niàn
指時間、心念、觀念、稱名等之極小數。即舉極少之念而攝多念。無量壽經卷下第十八願成就謂(大一二‧二七二中):「聞其名號,信心歡喜,乃至一念。」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二十(大八‧三六五下):「菩薩於是中不生瞋恚心乃至一念。」蘇婆呼童子請問經卷上(大一八‧七二二下):「若起不善思惟,速應遠離,乃至一念,勿使在心。」 p125
乃至十念 nǎi zhì shí niàn
表示往生彌陀淨土之稱名念佛無次數之限制,即舉十念,上攝多念,下攝一念。無量壽經卷上謂,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有關乃至十念,諸家各有異說,曇鸞以其為無間相續之意念。元曉、法位、玄一等則指為彌勒發問經所說慈悲、護法等十法十念。義寂認為念乃時間之意,即稱六字名號一次之時間為一念,稱名十次為十念,念念之中,自具足慈悲、護法等十法十念。蓋以上諸師皆以十念為限。善導則倡不定限於十念之說。(參閱「十念」445) p125
乃往 nǎi wǎng
於時間劃分上,從現在而言,指已經過去之時間。無量壽經卷上(大一二‧二六六下):「佛告阿難,乃往過去久遠無量不可思議無央數劫。」 p126
乃窮 nǎi qióng
又稱乃瓊。指拉薩哲蚌寺前之護法神殿(乃窮寺)內專司降神問卜之僧人。除乃窮寺外,他如拉木寺、桑耶寺內皆有專職之乃窮。 p126
九十八隨眠 jiǔ shí bā suí mián
又作九十八使。隨眠,煩惱之異稱。煩惱常隨逐於人,故稱隨;其狀體幽微難知,如眠性,故稱為眠。九十八者,小乘俱舍宗所立見、思(修)二惑之總數。其中,見惑有八十八隨眠,修惑有十隨眠。此乃以貪、瞋、癡、慢、疑、身、邊、邪、取、戒等十隨眠,配於三界五部,即欲界見苦所斷之十種、見集所斷七種、見滅所斷七種、見道所斷八種及欲界修惑所斷之四種,共為三十六種,又色、無色界於五部各有三十一種,合為九十八種。〔阿毘達磨發智論卷五、大毘婆沙論卷四十六、俱舍論卷十九〕 p126
九十六種外道 jiǔ shí liù zhǒng wài dào
九十六種佛世前後出現於印度而異於佛教之流派。又作九十六術、九十六徑、九十六道、九十六種異道。有關外道之數,雖有多種異說,然以九十六種、九十五種外道二說為最多。九十六及九十五此二數之算定,依諸經論有數說:(一)六師外道即富蘭那迦葉、末伽梨拘賒梨子、刪闍夜毘羅胝子、阿耆多翅舍欽婆羅、迦羅鳩馱迦旃延、尼犍陀若提子,六師各有十五弟子,總計為九十六人。亦即外道之六師各有十六種之所學法,一法自學,餘之十五種各教十五弟子,師徒合論為九十六種。(二)五大外道即數論、勝論、離繫、獸出、遍出,各有十八部之末派,本末總計為九十五種。另就九十五種、九十六種之關係,舉出數說:(一)九十六種皆為外道。(二)九十六種中,有一種入於佛教為犢子部故除之,餘為九十五種外道。(三)九十六種外道中,尼犍子外道之教義近於佛教故除之,餘為九十五種。(四)九十六種中有一為小乘教,實非外道,因大乘貶之,故除之而為九十五種。(五)九十六種中有一種通佛教,故九十五種為外道,一為內教。〔薩婆多論卷五、華嚴經疏卷二十八、義林章纂註(普寂)、百論疏(吉藏)、真言教誡義卷中〕 p126
九上緣惑 jiǔ shàng yuán huò
九種緣上界上地所起之惑。即見苦所斷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疑、無明,及見集所斷之邪見、見取見、疑、無明。即十一遍行中,除身、邊二見之九者。此九者於緣上之中且約界說,或唯緣一界,或合緣二界,故品類足論卷五謂,有諸隨眠為欲界繫緣色界繫、緣無色界繫、緣色無色界繫,為色界繫緣無色界繫。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六則謂,欲界煩惱除無明、見、疑之外,不能緣上地為境,此無明等雖亦能緣上地,然彼不能親緣上地如緣自地。小乘、雜集論等亦謂除此九之外,其餘貪、瞋、慢等不能上緣,唯識則謂此等亦得緣上地。〔俱舍論卷十九、成唯識論卷六〕 p127
九山八海 jiǔ shān bā hǎi
古印度之世界觀所示山、海之總數。據起世經卷一、長阿含經卷十八等載,以須彌山為中心,周圍環繞佉提羅、伊沙陀羅、遊乾陀羅、蘇達梨舍那、安溼縛朅拏、尼民陀羅、毘那多迦、斫迦羅等八山,山與山之間各有一海水,總為八海。即:(一)須彌山(梵 Sumeru),又作蘇迷盧、修迷樓,譯為妙高或好光。屹立於世界之中央,高八萬四千由旬,頂上濶亦同,中有帝釋之宮殿。(二)佉提羅(梵 Khadiraka),又作朅地洛迦、佉得羅柯,譯為擔木或空破。高四萬二千由旬,頂闊亦同,以七寶合成,圍繞於須彌山之外,二山之間有大海,闊達八萬四千由旬,水上遍覆無量之優鉢羅華、鉢摩華、拘牟陀華、奔荼利迦華等諸妙香物。此海中又有弗婆提、閻浮提、瞿陀尼、鬱單越等四大洲,各分布於東、南、西、北四方。(三)伊沙陀羅(梵 Īsādhara),又作伊沙馱羅、伊沙多,譯為持軸或自在持。高二萬一千由旬,頂闊亦同,以七寶合成,繞於佉提羅山之外,二山之間有大海,闊四萬二千由旬,優鉢羅華等諸妙香物遍覆水上。(四)遊乾陀羅(梵 Yugajdhara),又作遊犍陀羅、踰健達羅,譯為雙持。高一萬二千由旬,頂闊亦同,繞於伊沙陀羅山之外,二山間之大海,闊二萬一千由旬。(五)蘇達梨舍那(梵 Sudarśana),又作修騰娑羅,譯為善見。高六千由旬,頂闊亦同,繞於遊乾陀羅山之外,二山間之大海,闊一萬二千由旬。(六)安溼縛朅拏(梵 Aśvakarna),又作阿輸割那,譯為馬半頭或馬耳。高三千由旬,頂闊亦同,圍繞蘇達梨舍那山,二山間之大海,闊六千由旬。(七)尼民陀羅(梵 Nimimdhara),又作尼民達羅、尼民馱羅,譯為持邊或持地。高一千二百由旬,頂闊亦同,圍繞安溼縛朅拏山,二山間之大海,闊二千四百由旬。(八)毘那多迦(梵 Vinataka),又作毘那耶迦、毘泥怛迦那,譯為障礙或犍與,又稱象鼻。圍繞尼民陀羅山之外,高六百由旬,頂闊亦同,二山間之海水,闊一千二百由旬,水上遍覆優鉢羅華等諸妙香物。(九)斫迦羅(梵 Cakravāda),又作斫訖羅、遮迦和,譯為輪圍或鐵圍。高三百由旬,頂闊亦同,圍繞毘那多迦山,是為世界之外廓,出即太虛。二山間之海水,闊六百由旬。又俱舍論卷十一、大毘婆沙論卷一三三等所傳與上之述說稍有不同。〔瑜伽師地論卷二、順正理論卷三十一、俱舍論光記卷十一、俱舍論頌疏卷十一〕 p127
九分教 jiǔ fēn jiào
請參閱 九部經
九孔 jiǔ kǒng
乃身體中之九處孔穴。又作九竅、九瘡、九入、九漏、九流。據四分律卷三第三僧殘法所載,九孔係指二眼、二耳、二鼻、口、大小便道。此九孔,破如瘡,常流膿血不淨,為瘡;由外物通,為入;由內物出,為流、漏;故有多名。關於孔穴之數,迄無定說,亦有作六竅者。〔北本大般涅槃經卷三十一、十誦律卷三、有部毘奈耶卷十一、治禪病祕要法卷上、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卷中二〕 p128
九心輪 jiǔ xīn lún
心對某一對象之作用有九種,連續不斷,循環如輪,稱為九心輪。即:(一)有分心,即未接觸對象以前,毫無知覺思惟之心。(二)能引發心,即對對象能起強烈作用之心。(三)見心,對對象起見、聞、嗅、味等六識之心作用。(四)等尋求心,判斷對象有無價值之心作用。(五)等貫徹心,洞悉對象價值之心作用。(六)安立心,知悉對象之價值後,而能以語言表達之心作用。(七)勢用心,根據前心之決定,進而對對象採取行動之心作用。(八)返緣心,動作既興,將欲休廢時,遂復返緣前所作事之作用。(九)有分心,此即還原至最初之有分心。以上雖分為九種,然除見心通六識外,餘者無非是意識之作用;又(一)與(九)同為有分心,故九心實為八心。此「有分心」係出自小乘上座部之說,大乘唯識宗則認為有分心係指阿賴耶識而言。〔攝大乘論釋卷二(無性)、成唯識論掌中樞要卷下本、佛教上座部九心輪略釋(湯用彤,往日雜稿)〕 p128
九方便 jiǔ fāng biàn
乃密教修胎藏界法時所誦之九種偈頌。大日經卷七載,滅迷之方式(方便)有九種,稱為九方便。即:(一)作禮方便,禮敬佛、法、僧三寶。(二)出罪方便,懺悔罪障。(三)歸依方便,信仰佛、法、僧三寶。(四)施身方便,獻身如來教,依法修行。(五)發菩提心方便,發願達成佛教之真實目的。(六)隨喜方便,隨喜他人之善行為。(七)勸請方便,祈請如來弘教。(八)奉請法身方便,希求如來使自身體得真理。(九)迴向方便,以上之功德普皆迴向一切眾生,願自他同證菩提。九,表示因位之九識、胎藏界之九尊;此係對金剛界法之五悔而言。 p128
九方便十波羅蜜菩薩 jiǔ fāng biàn shí bō luó mì pú sà
乃於九種方便,一一配以十種波羅蜜菩薩。九方便者,胎藏次第修法中所誦之九種偈頌及其印契真言。即作禮方便、出罪方便、歸依方便、施身方便、發菩提心方便、隨喜方便、勸請方便、奉請法身方便、迴向方便等。十波羅蜜菩薩即檀波羅蜜菩薩、戒波羅蜜菩薩、忍辱波羅蜜菩薩、精進波羅蜜菩薩、禪波羅蜜菩薩、般若波羅蜜菩薩、方便波羅蜜菩薩、願波羅蜜菩薩、力波羅蜜菩薩、智波羅蜜菩薩等。其中,第十之智波羅蜜菩薩通於隨喜以下之四方便。以上十者位於胎藏界曼荼羅之虛空藏院。〔成唯識論卷九、大日經疏卷七〕 p129
九世 jiǔ shì
過去、未來、現在三世各具三世,合為九世。即過去之過去、過去之未來、過去之現在、未來之過去、未來之未來、未來之現在、現在之過去、現在之未來、現在之現在等。華嚴之教義以此九世相即相入,總為一念,總別合之而為十世。〔華嚴五教章卷四〕 p129
九句因 jiǔ jù yīn
因明用語。指所立法與能立法之關係上可能有之九種因。為因明中判別正因、似因之標準之一。其所以稱為九句因者,乃言從宗同品與宗異品望因,依因之有否而區分,各計有三種:(一)全部有因,(二)全部無因,(三)部分有因部分無因。三三相乘合得九種。九種中,僅二種為正因,餘七種皆為似因。九句因如下:
九句對問 jiǔ jù duì wèn
大日經中,金剛薩埵發起之九句詢問。即:(一)菩提心之生(體),(二) 菩提心之相(相),(三)心之續生(淨心),(四)心之相(染污心),(五)時(修行所經),(六)功德聚(本有功德),(七)修行(能行),(八)異熟心(無記心),(九)心之殊異(修得淨心)。前六者就法所問,後三者乃就人而問。又大日經中對此九句之作答稱為九句答說。(參閱「三句階段」542) p132
九地 jiǔ dì
又稱九有。有情居止之世界,可分為欲界、色界、無色界等三界。依禪定三昧之深淺,色界、無色界復分為四禪天、四無色天,與之欲界,計立九種有情之住地,稱為九地或九有(九種生存)。九者即:(一)欲界五趣地,為地獄、餓鬼、畜生、人、天(六欲天)等雜居之所,故又稱五趣雜居地(或雜住地)。(二)離生喜樂地,離欲界惡後,所生得之喜樂。色界初禪天屬此。(三)定生喜樂地,由定所產生之殊勝喜樂之境地。色界第二禪天屬此。(四)離喜妙樂地,離於前地之喜,而身得勝樂之境地。色界第三禪天屬此。(五)捨念清淨地,捨前前地之喜與前地之樂,而心達安靜平等(即捨)、自覺(即念)之清淨境地。色界第四禪天屬此。(六)空無邊處地,離色界之物質性,而證得虛空無邊自在性之境地。無色界第一天屬此。(七)識無邊處地,得識無限闊達性之境地。無色界第二天屬此。(八)無所有處地,離前二地之動性,沈潛於「一無所有」之寂靜想境地。無色界第三天屬此。(九)非想非非想處地,有想與無想俱離,而不偏於有無,達平等安靜之境地。無色界第四天(即有頂天)屬此。
九地九品思惑 jiǔ dì jiǔ pǐn sī huò
乃指三界九地各有九品思惑,合計為八十一品惑。三界總有九地,即欲界、四禪、四無色。其中欲界具有四種修(思)惑(貪、瞋、慢、無明),四禪、四無色已除瞋,尚餘三惑。於各地中,總此等修惑,分上上乃至下下九品,合之為八十一品修惑。〔俱舍論卷二十三〕 p132
九字 jiǔ zì
乃日本咒術。又稱九字大事、縱橫法。日本密教僧與修驗道之山伏(山中修行之僧),於入山時,為守護己身,口唸「臨、兵、鬪、者、皆、陳、列、在、前」之九字。一邊唱誦,一邊以指向空縱橫交替劃線,此稱切九字。其中四縱五橫之符字亦稱六甲祕咒,係日本密教採自我國道教者。相傳持此咒術,即可護身制勝,袪除一切災禍。表解如下: p133
九字名號 jiǔ zì míng hào
即「南無不可思議光如來」九字之名號。乃日本真宗為顯示其本尊阿彌陀佛之別德所用者。 p133
九字曼荼羅 jiǔ zì màn tú luó
置彌陀、菩薩之通種子 (hrīh,紇哩)於開敷蓮花之中臺、八葉上所建立之曼荼羅。若以形像代種子,則中臺安觀音,八葉各安彌陀,次八葉安觀音、慈氏、虛空藏、普賢、金剛手、文殊、除蓋障、地藏等八菩薩,內院之四隅布列嬉、鬘、歌、舞四供養,外院有香、華、燈、塗四供養,及鉤、索、鏁、鈴四攝菩薩。蓋八葉上彌陀之妙果為因位願力所成,中臺配置大悲觀自在菩薩,乃顯示果德全分歸入因位之觀音。又於淨妙國土稱阿彌陀佛,於五濁惡世稱觀自在菩薩,此皆不外法身慈悲之化現。〔無量壽如來觀行供養儀軌〕(參閱「阿彌陀曼陀羅」3682) p133
九年面壁 jiǔ nián miàn bì
即面壁坐禪九年。為禪宗初祖菩提達摩之故事。菩提達摩於梁武帝普通元年(520),泛海至金陵。與帝語,機不契,遂自梁折蘆渡江,至洛陽。棲止於嵩山少林寺,終日面壁而坐,達九年之久。〔神僧傳卷四〕 p133
九有情居 jiǔ yǒu qíng jū
指有情(眾生)之身心,即有情所住之處所,共有九處。又稱九居、九眾生居、九門、九有。即:欲界之人天、梵眾天、極光淨天、遍淨天、無想天,及四無色天等。其中,除無想天與四無色天之第四非想非非想處天二者以外,餘七住處特稱七識住。〔長阿含經卷九、俱舍論卷八、大乘義章卷八〕(參閱「九地」132) p133
九次第定 jiǔ cì dì dìng
梵語 navānupūrva-samāpattayah。意為次第無間所修之九種定。又稱無間禪或鍊禪。指色界之四禪、無色界之四處及滅受想定等九種禪定。以不雜他心,依次自一定入於他定,故稱次第定。分別為初禪次第定、二禪次第定、三禪次第定、四禪次第定、空處次第定、識處次第定、無所有處次第定、非想非非想處次第定及滅受想次第定等。深心智慧利之行者,自試其心,從初禪心起入二禪,不令異念得入,乃至入滅受想定,止息一切心識,是達禪定之至極。如是異念無間雜,亦稱無間禪。又以此禪鍊諸味禪,使之清淨,譬如鍊金,故稱鍊禪。〔大智度論卷二十一、卷八十一、大乘義章卷十三、大明三藏法數卷三十四〕 p134
九色鹿經 jiǔ sè lù jīng
全一卷。吳‧支謙譯。收於大正藏第三冊。本經之經文極短,為敘述菩薩前世修業之本生故事,旨在教示修忍辱行。此外,康僧會所譯之六度集經六卷第五十八則:修凡鹿王之本生故事與本經略同,然六度集經係闡明修精進之要。〔開元釋教錄卷二、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卷三〕 p134
九住心 jiǔ zhù xīn
指行者修禪定時,令心不散亂而住於一境者,共有九種心,即:(一)安住心,即能將心安住於某對象。(二)攝住心,即當心念對外在對象起作用時,能令心念速返回本心。(三)解住心,當解知(分別理解)之心對外在對象起作用時,能令心速返。(四)轉住心,即停止解知之心,而樂於安住。(五)伏住心,即久入禪定而生厭時,能速令折伏。(六)息住心,即內心動念時,能速令止息。(七)滅住心,當貪愛心起時,能速予滅除。(八)性住心,當諸多妄念停止作用時,了知心之本性本來明淨,而自然安住。(九)持住心,累積禪定功夫之結果,自能安住禪定,自然行善止惡。〔大乘莊嚴經論卷七〕 p134
九佛事 jiǔ fó shì
一山住持或尊宿遷化時,其葬儀次第有九,稱為九佛事,依序為:入龕佛事、移龕佛事、鎖龕佛事、掛真佛事、對真小參、起龕佛事、奠湯佛事、奠茶佛事、秉炬佛事。若略去掛真、小參,則稱七佛事;再略入龕、移龕,即稱五佛事;一般在家人僅有奠湯、奠茶、秉炬,是為三佛事。〔敕修百丈清規卷三遷化條、行持軌範卷二喪儀法〕 p134
九劫 jiǔ jié
指釋尊超九劫而先成佛。據大寶積經卷一一一載,釋尊與彌勒雖同時發心,然釋尊依勇猛之精進力,超越彌勒九劫而先成佛。 p134
九乳梵鐘 jiǔ rǔ fàn zhōng
寺院之大鐘,於行佛事時敲撞。梵,表清淨之義。因鐘之上部有九個乳狀突出物環繞,故稱九乳梵鐘。 p135
九味齋 jiǔ wèi zhāi
或作鳩美菜、供備菜。係集九種美味之供物,禪宗於法會宿忌(逮夜,即前夜)供養之。〔禪林象器箋卷十四祭供門〕 p135
九帖 jiǔ tiē
乃唐代善導大師著述之總稱。即:觀經玄義分一卷、觀經序分義一卷、觀經定善義一卷、觀經散善義一卷(以上謂四帖之疏)、淨土法事讚二卷、觀念法門一卷、往生禮讚一卷、般舟讚一卷。或稱五部九卷(四帖之疏共屬於觀經一部之疏)。 p135
九果 jiǔ guǒ
謂九種由因所得之果。即等流果、異熟果、離繫果、士用果、增上果、安立果、加行果、和合果、修習果等。乃犍陀羅國有部之人所立。九者即:(一)等流果,如善生善,不善生不善。(二)異熟果,由善惡之因所感苦樂之果。(三)離繫果,離煩惱之繫縛而得擇滅之果。(四)士用果,如依士夫之作用而成就諸事業,由俱有因等所得之果。(五)增上果,由與力、不障之增上因所得之果。(六)安立果,如由風輪安立水輪。(七)加行果,如由不淨觀、持息念等力,遂引起盡智、無生智。(八)和合果,如根與境和合而生識。(九)修習果,如由色界之道,起欲界之化及欲界之語。另外迦濕彌羅國之師僅立五果,以士用、增上二果攝安立、加行、和合、修習等四果。〔大毘婆沙論卷一二一〕 p135
九河發心 jiǔ hé fā xīn
謂若有眾生能於尼連禪河沙數乃至八恒河沙數之諸佛所發菩提心,則未來世必能誦持涅槃經等大乘經典,並護持無上正法。〔北本涅槃經卷六〕 p135
九股杵 jiǔ gǔ chǔ
指密教九股之金剛杵。又作九鈷杵。略稱九鈷、九股。金剛杵原為印度之兵器,密教沿用之,以為智慧之幖幟,象徵能斷除煩惱,降伏惡魔,其兩端單獨者稱為獨股,分三枝者稱為三股,分五枝者,稱為五股。九股杵之形狀與五股杵相同,唯增股數,以表示中胎(臺)院之八葉九尊。其兩端有金胎兩部之九尊,表示「因果不二」之義。〔微妙大曼荼羅經卷五〕 p135
九品 jiǔ pǐn
即九種等級。又作三三之品。乃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等九品位。一般常用之詞有九品往生、九品淨土、九品大衣、九品惑。 p135
九品大衣 jiǔ pǐn dà yī
大衣即僧伽梨,有上、中、下三位,各由其割截之條數,復分為九種。即上僧伽梨(四長一短)分上二十五條、中二十三條、下二十一條;中僧伽梨(三長一短)分上十九條、中十七條、下十五條;下僧伽梨(二長一短)分上十三條、中十一條、下九條。其中,上上品之二十五條、下上品之十三條及下下品之九條為後世最通行者。〔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四〕 p136
九品印 jiǔ pǐn yìn
即自上品上生至下品下生之九種印相。又作阿彌陀九品往生印、往生九品印、三三品印、三三品往生印。乃根據觀無量壽經「九品往生」之說,依念佛行者之罪業、修行,所分之九階級印相。例如往生有九品往生,極樂有九品淨土、九品念佛,故阿彌陀佛亦有九品彌陀之區別,其具體之表現即為九品印。然有關九品印之印相,有多種說法,較常見者,以上品印相為兩手疊合,置於丹田邊(伸三指,右手置於左手下)。中品印相為兩手當胸,掌向外並列。下品則為掌向外,右手向上,左手向下。上生印相為拇指、食指之指尖屈合。中生印相為拇指、中指之指尖屈合。下生為拇指與無名指之指尖屈合。如是各品各生之印相準此組合之,即成上品上生、上品中生、上品下生、中品上生、中品中生、中品下生、下品上生、下品中生、下品下生等之九品印。其中,上品上生之印稱妙觀察智印,又作定印、彌陀定印,其坐像乃結最通俗之印,立像為來迎印,以下品上生之印相為最普遍。中品印相又作說法印。此外,九品印相之說於諸經中並未記載,僅知此一說法自唐末以來即已流傳,後傳至日本,於真言宗及淨土教均盛行此說。 p136
九品安養之化生 jiǔ pǐn ān yǎng zhī huà shēng
安養者,極樂之異名。往生極樂淨土之人,有胎生、化生二種。疑佛之他力而自力念佛者,或生於邊地之宮殿,或生蓮內而花不開,五百歲間不能見聞三寶,猶如胎生之人,於母胎內不能見日月,故稱胎生;信佛智之人,隨九品之行業各化生於蓮華中,身相光明一時具足,稱為化生。〔無量壽經卷下〕 p136
九品往生 jiǔ pǐn wǎng shēng
又作三輩生想、一九之生。修習淨土法門,上、中、下三根皆得往生,依此三根分為九品。即:(一)上品上生,先發三心,即「至誠心」、「深心」、「迴向發願心」,次修三業,即「慈心不殺,具諸戒律」、「讀誦大乘經典」、「修行六念」。此人精進勇猛,臨命終時,觀世音菩薩執金剛臺,與大勢至菩薩至行者前,阿彌陀佛放大光明照行者身,與諸菩薩授手迎接。
九品往生社 jiǔ pǐn wǎng shēng shè
唐文宗開成五年(840),成立於會稽之念佛社。據八瓊室金石補正卷七十三所收之處訥撰碑文之記載,開成五年五月,文宗崩,實行破佛政策之武宗即位,時會稽之禹寺延請沙門元英講授金剛經,又以元英為首,召募一二五○人,於餘姚之平原精舍,成立九品往生社。碑文中且列有第一品至第九品往生之緇素姓名。 p140
九品往生經 jiǔ pǐn wǎng shēng jīng
全一卷。唐朝不空譯。收於大正藏第十九冊。九品往生阿彌陀三摩地集陀羅尼經之略。又稱九品往生阿彌陀經。內容記載無量壽佛國九品淨識三摩地名,及其境內坐十二大曼荼羅佛像名,並教以往生九品之方法。 p140
九品念佛 jiǔ pǐn niàn fó
謂念佛分有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等九等。此等位之分,或隨觀念之深淺、或隨念佛之多寡。前者如日本源信之往生要集中所云;後者如善導之觀念法門所云。往生要集卷下(大八四‧八二下):「念佛之行,於九品中是何品攝?答:若如說行,理當上上,如是隨其勝劣,應分九品,然經所說,九品行業,是示一端,理實無量。」觀念法門(大四七‧二三中):「日別念一萬遍佛,亦須依時禮讚淨土莊嚴事,大須精進,或得三萬、六萬、十萬者,皆是上品上生人。」 p140
九品淨土 jiǔ pǐn jìng tǔ
又稱九品淨剎、九品安養。據觀無量壽經之說,願往生之人,由於機類不同,行業各殊,而有優劣之九品,故所生之極樂淨土,亦有九品之別。此外,密教別有九品之說,以上品上生真色地、上品中生無垢地、上品下生離垢地、中品上生善覺地、中品中生明力地、中品下生無漏地、下品上生真覺地、下品中生賢覺地、下品下生樂門地,稱為九品淨識真如境。〔無量清淨平等覺經卷三、阿彌陀經卷下、九品往生阿彌陀三摩地集陀羅尼經〕 p141
九品惑 jiǔ pǐn huò
即貪、瞋、慢、無明等四種修惑,就其粗細而分為上、中、下等九品。又作九品煩惱。總三界有欲界、四禪、四無色,共為九地。其中,欲界具有四種修惑,四禪、四無色除瞋之外尚有其餘三惑。於各地復分上上乃至下下九品,九地合為八十一品,稱為八十一品修惑。此通有漏、無漏二斷,凡夫亦得斷其中下八地七十二品;若就聖者而言,於修道位斷欲界之前六品者為第二果,斷欲界九品者為第三果,斷盡上二界七十二品者為第四果。又每斷此一品,各有無間、解脫二道;所斷之障,於一一地中各有九品,故能對治之道亦有九,稱為九無間道、九解脫道。無學之聖者修練根時,亦有九無間、九解脫。〔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九、俱舍論卷二十三〕 p141
九品潤生 jiǔ pǐn rùn shēng
指欲界斷九品修惑有潤七生之作用。潤生,即煩惱滋潤業而生當來之果。大乘義章卷五本分別潤生之不同,謂有總、別二種。所謂總,乃前之三品潤四生,中三品共潤二生,下三品共潤一生;就別而言,上上品潤二生,上中、上下各潤一生,中上品潤一生,中中、中下各潤半生(共為一生),下上品潤半生,下中、下下共潤半生。亦即:
九品蓮臺 jiǔ pǐn lián tái
謂九品往生之行者所乘坐之蓮臺。略稱九蓮。行者臨命終之際,聖眾即持蓮臺來迎,行者乘此蓮臺,花合到淨土,到已花開,身相具足。行者之品位由上至下計有九種,從而蓮臺亦有九品之別。觀無量壽經於此有詳盡之敘述,其中,除中品下生於文中省略外,餘由上品上生至下品下生依次為:金剛臺、紫金臺、金蓮華、蓮華臺、七寶蓮華、寶蓮華、蓮華、金蓮華。 p142
九品彌陀 jiǔ pǐn mí tuó
指九種阿彌陀佛之尊形。由於機類不同,往生極樂淨土者有九品之別,其來迎之佛亦有九品,後世特以印契區別其相。以其佛體有九種,故又稱九體阿彌陀。古圖中,來迎阿彌陀尊之手,皆作安慰攝取之印,是合於授手迎接之經文;新圖則上上、上中、下上三品作轉法輪印,上下、中上二品作安慰攝取之印。此說源自觀無量壽經,謂九品往生之人感彌陀來迎之相有差別之說;至後世遂謂印契有九品之別。我國隋唐時已有此說。如隋朝彥琮之願往生禮讚偈,詳述印契依各品而異;唐武宗時,日僧惠運由我國傳阿彌陀九品曼荼羅抵日。 p142
九品覺王 jiǔ pǐn jué wáng
「覺王」即佛陀。「九品」為淨土世界之九種品位。阿彌陀佛為淨土世界之教主,故稱九品覺王。 p142
九拜 jiǔ bài
(一)禪宗三拜(三次)之禮法。敕修百丈清規卷一達磨忌條(大四八‧一一一七下):「住持上香三拜,不收坐具。上湯,退身三拜。再進前問訊揖湯,復位三拜,收坐具。」
二形 èr xíng
梵語 ubhayavyañjanaka。譯作二相者、二根者。指男子性器(男根)與女子性器(女根)。此處則指兼具男女性器,生理異常者。其於佛道之修行及為僧伽之內眾,無指導他人之資格,故與扇搋、半擇迦者同,不准出家、受戒。〔摩訶僧祇律卷二十三、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八、瑜伽師地論卷五十三〕(參閱「十三難十遮」368) p196
九界情執 jiǔ jiè qíng zhí
謂九界之眾生,悉有執迷之心。十界中,唯佛界能離情執而全知見。(參閱「九界」142) p142
九相 jiǔ xiāng
據大乘起信論之說,緣於不覺之故,凡夫遂產生三細六粗之相。三細指無明業相、能見相、境界相,六粗指智相、相續相、執取相、計名字相、起業相、業繫苦相;三細六粗合稱九相。(參閱「三細六粗」617) p142
九面觀音 jiǔ miàn guān yīn
乃菩薩像名。藏於日本法隆寺。係自中國迎請至日本之檀木像。高三十七點五公分。因是香木所製,故無彩色。雕法精巧,為一莊嚴菩薩像。p143
九食 jiǔ shí
食有長養資益之義,九食即:段食、觸食、思食、識食、禪悅食、法喜食、願食、念食、解脫食。前四食為世間之食,能長養生死之色身;後五食為出世間之食,能資益法身之慧命。〔增一阿含經卷四十一〕(參閱「食」3997) p143
九峰頭尾 jiǔ fēng tóu wěi
禪宗公案名。僧問九峰(大四八‧二六八上):「如何是頭?」峰云:「開眼不覺曉。」僧云:「如何是尾?」峰云:「不坐萬年床。」僧云:「有頭無尾時如何?」峰云:「終是不貴。」僧云:「有尾無頭時如何?」峰云:「雖飽無力。」僧云:「直得頭尾相稱時如何?」峰云:「兒孫得力,室內不知。」九峰乃石霜慶諸之法嗣道虔禪師。借與一僧論頭尾之事相,以示道人得真實境界之因緣。頭者,見證一切諸法畢竟空寂之意;尾者,更出世間森羅萬象,而顯現自在之妙用。若有頭無尾,則不為貴;有尾無頭,則無力;頭尾相稱,始得完具義。宏智於此有頌云(大四八‧二六八中):「規圓矩方,用行舍藏,鈍躓棲蘆之鳥,進退觸藩之羊。喫人家飯,臥自家床,雲騰致雨,露結為霜。玉線相投透針鼻,錦絲不斷吐梭腸,石女機停兮夜色向午,木人路轉兮月影移央。」〔從容錄第六十六則〕 p143
九師相承 jiǔ shī xiāng chéng
南北朝時代有定九師相承禪法次第之說。據止觀輔行搜要記卷一所載,九師為明、最、嵩、就、監、慧、聞、思、顗。然摩訶止觀卷一之上所記,第七為北齊慧文、第八南岳慧思、第九天台智顗,關於其他六師之所傳則不明。釋門正統卷一載慧文以前之六師相承,為明最、神最、嵩多、就多、監多、慧多,然正確與否仍值得商榷。〔止觀輔行傳弘決卷一之一、梁高僧傳卷十二、續高僧傳卷二十三〕 p143
九病 jiǔ bìng
乃指寒、熱、饑、渴、大便、小便、欲、饕餮、老等九種疾病。此說出自長阿含經卷六轉輪聖王修行經。欲為貪婬欲,饕餮為貪食。人壽八萬歲乃人類果報之最殊勝者,時人猶有此九病。 p143
九祖相承 jiǔ zǔ xiāng chéng
天台宗三種相承之一。九祖者,龍樹、慧文、慧思、智顗、灌頂、智威、慧威、玄朗、湛然等,九祖順次傳承天台教。案天台宗雖為智顗所創,而顗承慧思,思承慧文,文由龍樹大智度論三智一心之文及三論四諦品之偈而了悟三觀相即之旨,故以龍樹為同宗之高祖,智顗以下,次第相承,及於湛然,擴大敷衍祖書,中興教門。〔佛祖統紀卷七〕 p143
九參上堂 jiǔ cān shàng táng
禪家一月九次上堂,即每三日上堂一參,是為九參。參者,咨參請益。〔禪林象器箋卷十一〕 p144
九域 jiǔ yù
(一)即九地。總稱欲界一地、色界四地及無色界四地。(參閱「九地」132)
九帶禪 jiǔ dài chán
浮山法遠為接引修行僧所用之九種方法。其學人編輯其所示之宗門語句,稱為「佛禪宗教義九帶集」,略稱「浮山九帶」。(參閱「浮山九帶」4158) p144
九梵 jiǔ fàn
指第四禪之九天。即無雲、福生、廣果、無想、無煩、無熱、善現、善見、色究竟等。〔仁王經天台疏卷上〕 p144
九條衣 jiǔ tiáo yī
又作九條袈裟。單稱九條。三種袈裟之一。僧伽梨之一種,所謂九品大衣之下下品。其制為二長一短,條數為九,與五條、七條合稱為三衣。其中,五條為常著之服,七條於寺內眾中禮誦齋講時穿著,九條以上之衣,凡入王宮、陞座說法、入里乞食、降伏外道等諸時,當穿著之。〔四分律卷四十、十誦律卷五、毘尼日用切要〕(參閱「僧伽棃」5723) p144
九條錫杖 jiǔ tiáo xí zhàng
指振錫杖時所唱之偈。為四個法要之一。此偈有九條,故稱九條錫杖。此偈之前三條與「三條錫杖」同。又第一條之「手執錫杖,當願眾生,設大施會,示如實道」四句,乃出自新譯華嚴經卷十四淨行品,其他諸句之出處不詳。〔真言諸經常用集卷上〕 p144
九眾 jiǔ zhòng
指形成佛教教團之出家弟子與在家信徒。即: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式叉摩那(學法尼)、優婆塞(男性在家信徒)、優婆夷(女性在家信徒)、近住男、近住女。另有說後二者係出家男、出家女。〔十誦律卷五十五〕 p144
九眾戒 jiǔ zhòng jiè
謂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近住男、近住女等九眾所受持之戒律。比丘、比丘尼所受乃具足戒;式叉摩那受六法;沙彌、沙彌尼受十戒;優婆塞、優婆夷受持五戒;近住男、近住女於一日一夜受持八戒齋。 p144
九部法 jiǔ bù fǎ
請參閱 九部經
九部經 jiǔ bù jīng
梵語 navāvga-śāsana,巴利語 navavga-buddha-sāsana。又作九分教、九部法。略稱九經。為佛經內容之九種分類。九部之名稱,南北所傳諸說各異。
九喻 jiǔ yù
如來藏經舉九種譬喻,解說如來藏之義,以明示如來法身雖為煩惱所覆,然自性清淨毫不為彼煩惱所染。九者即:(一)如未敷花內有如來身結跏趺坐,具天眼者去萎華而出之。(二)如淳蜜群蜂守護,以巧智方便先除彼蜂,乃取其蜜。(三)如粳糧未離皮糩,貪愚輕賤謂為可棄,除蕩既精,常為御用。(四)如真金墮不淨處,隱沒不現經歷年載,真金不壞而莫能知,唯天眼者知,能由不淨中取真金而受用。(五)如貧家有珍寶藏,若無語者,不能開發此珍寶藏。(六)如菴羅果內實不壞,種之於地,成大樹王。(七)如人以弊物裹金像,棄捐曠野,惟天眼者知出像,眾皆禮敬。(八)如貧女懷聖王胎。(九)如真金像,外雖燋黑,內像不變。佛性論卷四無變異品以此九喻表九種客塵煩惱。即第一喻為貪使煩惱,第二喻為瞋使煩惱,第三喻為癡使煩惱,第四喻為增上貪瞋癡結使煩惱,第五喻為無明住地所攝煩惱,第六喻為見道所斷煩惱,第七喻為修道所斷煩惱,第八喻為不淨地所攝煩惱,第九喻為淨地所攝煩惱。 p145
九尊 jiǔ zūn
即密教胎藏界曼荼羅住中臺八葉院之中尊大日如來,及八葉蓮華中之四佛四菩薩。又稱五佛四菩薩、中胎九尊。據大日經卷五入祕密漫荼羅位品載,九尊指大日如來與東方之寶幢如來、南方之開敷華王如來、北方之鼓音如來、西方之無量壽如來、東南方之普賢菩薩、東北方之觀自在菩薩、西南方之妙吉祥童子、西北方之慈氏菩薩。有關經軌所說九尊之身色、座印等,見於安然之觀中院撰定事業灌頂具足支分卷四。(參閱「胎藏界曼荼羅」3935) p146
九惱 jiǔ nǎo
又作佛九惱、九厄、九橫、九難、九罪報。指佛因過去世之業障,而於成道後所受因果報應之九種災難,即:(一)佛昔為婆羅門之子火鬘,與瓦師之子護喜相善,護喜曾數邀火鬘拜見迦葉如來,然火鬘以「何用見此髠道人」之惡言三拒,由此因緣受「六年苦行」之報應。(二)佛昔為博戲浪人,曾誘淫女鹿相至辟支佛日常修道之園中娛樂,後殺鹿相女而嫁禍辟支佛,故受「孫陀利謗」之報應。(三)佛昔為部主商客,因爭船格戰,以矛鑹穿另一部主腳致命終,故於乞食時受「木槍穿徹足趺」之報應。(四)佛昔為婆羅門時,曾妒比婆葉如來及比丘眾受槃頭王供養,遂發惡言,並教其五百童子罵彼等須食馬麥,故佛及五百羅漢於毘蘭邑時受「食馬麥九十日」之報應。(五)昔時釋種族捕殺池中之魚,佛為一童子,曾以杖打魚頭,故受「琉璃王殺釋種」之報應,且於其時,佛感頭痛。(六)乞食空鉢,佛曾入婆羅門聚落乞食不得,空鉢而返。(七)佛昔為一比丘,因妒無勝比丘受善幻婦之供養,遂謗無勝與善幻通,由此佛說法時受「旃荼女繫盂於腹毀謗誣賴」之報應。(八)佛昔為須摩提,因不欲與其異母弟分財產,遂於高崖推落其弟,投石擊殺,故遭「提婆達多以石擊佛」之報應。(九)佛於阿羅婆伽林中,冬至前後八夜,凍寒不堪,曾索三衣禦寒。〔大智度論卷九、大明三藏法數卷三十三〕 p146
九無為 jiǔ wú wèi
(一)即九種無為之意。無為者,謂本來恆存,無因緣造作,不為生、住、異、滅四相所遷之實在法。九者即:擇滅無為、非擇滅無為、虛空無為、空無邊處無為、識無邊處無為、無所有處無為、非想非非想處無為、緣起支性無為、聖道支性無為等。乃小乘之大眾部、一說部、說出世部、雞胤部所立。此中,擇滅無為即簡擇力,乃依智慧力而得之滅;非擇滅無為乃緣缺法不生時所顯之滅;虛空無為以無礙為性,不障礙他法亦不為他法所障,周遍於有形之物體中,恆常不變;空無邊處無為乃至非想非非想處無為即四無色所依之定體。彼能依之五蘊,原為有為法,今就其所依之處,故立為無為;緣起支性無為與聖道支性無為乃十二緣起及八聖道支之理法。緣起支、聖道支雖為有為法,然其理法寂然不動而無變易,故立為無為。〔異部宗輪論、成唯識論述記卷二末〕
九無間道 jiǔ wú jiān dào
指正斷煩惱位之九無漏道。又作九無礙道。間即礙或隔之義,謂觀真智理,不為惑所間礙(隔)。煩惱尚存,於後念得擇滅之理,故煩惱與擇滅間更無間隔,稱無間;由此至涅槃,故稱道。三界分為九地,九地一一有修惑、見惑。一地之修惑又分九品斷之,每斷一品惑,各有無間、解脫二道。即正斷煩惱之位為無間道;斷後相續所得之智為解脫道。修惑於各地立有九品,故能對治之道亦有九品,稱九無間道、九解脫道。又無學之聖者,練根轉種性時,亦有九無間、九解脫。〔俱舍論卷二十五、卷三十三〕 p147
九無學 jiǔ wú xué
梵語 navāśaiksāh。即無學位之人有九種優劣差別,又作九種阿羅漢。自己之所作成辦,無復修學之位,稱為無學位,謂阿羅漢果等。(一)於聲聞之第四阿羅漢果分為九種。有關九無學之名稱及次第,諸經論所舉不一,依中阿含之福田經甘露味論卷上載:(一)退法,若遭疾病等異緣,即退失所得之果,乃阿羅漢中最鈍根者。(二)思法,懼退失所得之法,乃欲自殺,以保所得。(三)護法,於所得之法防護不退,若怠防護,有退失之懼。(四)安住法,若無特勝之退緣則不退,若無特勝之加行則不轉較優之種姓。(五)堪達法,堪能行練根修行之事,速達不動種姓。(六)不動法。(七)不退法,此二者,乃最利根,能斷盡一切煩惱,得盡智及無生智;此中修練為因而得者稱為不動,依本來種姓者稱為不退;亦即前者不敗壞所得三昧之種種因緣,後者不退失所得之功德。(八)慧解脫,了斷慧障之煩惱,於慧得自由。(九)俱解脫,了斷定障、慧障,斷不染污無知,得滅盡定,於定、慧能自在。此中,前七者依根之利鈍而分,後二者就所離之障而分;又依次相當於成實論卷一分別賢聖品所說,退相、死相、守相、住相、可進相、不壞相、不退相、慧解脫相、俱解脫相。九無學加有學位之十八種,稱為二十七賢聖,乃小乘聖者分類之一種。〔大乘義章卷七本〕
九結 jiǔ jié
九種結縛。即九種結縛眾生令不得出離生死之煩惱。為:(一)愛,(二)恚,(三)慢,(四)無明,(五)見,(六)取,(七)疑,(八)嫉,(九)慳。即六隨眠之根本煩惱加以取、嫉、慳三者,以繫縛之義強,故特稱為結。然五見中,唯立身、邊、邪為見結;及四取中,僅立見、戒二取為取結。此有二義,即:(一)三見、二取之體皆為十八事,即由物等故稱結。(二)三見為所取,二取為能取,所取、能取雖異,由共取之義故稱結。又十纏中,僅立嫉、慳為結,其理有七,即:(一)皆自力現行故。(二)嫉為賤之因,慳為貧之因。(三)嫉與憂相應,遍顯戚之隨惑;慳與喜相應,遍顯歡之隨惑。(四)出家於教法,在家於財寶,皆由此二者惱亂。(五)帝釋天有甘露味,慳味嫉色;阿修羅有女色,慳色嫉味;由之互興鬥諍。(六)此二者能惱亂人天二趣。(七)惱亂自他故。又大毘婆沙論卷五十以百事為九結之自性。〔成實論卷十、俱舍論卷二十一〕(參閱「結」5179) p148
九華山 jiǔ huá shān
位於安徽青陽縣西南,佔地一百餘平方公里,原名九子山,與山西五臺、四川峨嵋、浙江普陀合稱中國佛教四大名山。山有九十九峰,以天臺、蓮華、天柱、十王等九峰最雄偉。主峰十王峰,海拔一三四二公尺。九華山原名九子山,係因九子峰而得名。此峰頂有九小峰,狀如嬰兒,回環向背,團聚而戲,故名九子。唐代李白至此,以九峰聳立如蓮華,更名為九華山。九華山峰巒奇麗,高出雲表,李白題詩云:「昔在九江上,遙望九華峰,天河掛綠水,綉出九芙蓉。」唐代劉禹錫讚其「奇峰一見驚魂魄」,宋代王安石譽之為「楚越千萬山,雄奇此山兼。」山中多溪流、瀑布、怪石、古洞、蒼松、翠竹,山光水色獨特別緻,遍佈名勝古跡。昔日有騷人墨客來此遊,作詩描述此處風光云:「一蓮峰簇萬花紅,百里春陰滌曉風,九十蓮華一齊笑,天臺人立寶光中。」其山川之秀,素有「東南第一山」之稱。
九想 jiǔ xiǎng
又作九相、九想門、九想觀。即對人屍體之醜惡形相,作九種觀想。為不淨觀之一種,行之可斷除我人對肉體之執著與情執。九想為:(一)青瘀想(梵 vinīlaka-sajjñā),又作想相壞、青想。觀想風吹日曬,死屍變黃赤色,復又發黑青。(二)膿爛想(梵 vipūyaka-sajjñā),又作想相爛、絳汁想。觀想死屍皮肉糜爛,自九孔出膿生蟲。(三)蟲噉想(梵 vipadumaka-sajjñā),又作想相蟲啖、食不消想。觀想蛆蟲、鳥獸之食屍。(四)膨脹想(梵 vyādhmātaka-sajjñā),又作想相青。觀想死屍之膨脹。(五)血塗想(梵 vilohitaka-sajjñā),又作想相紅腐、膿血想。觀想死屍之膿血溢塗。(六)壞爛想(梵 vikhāditaka-sajjñā),又作想相蟲食。觀想皮肉之破裂、腐爛。(七)敗壞想(梵 viksiptaka-sajjñā),又作想相解散。觀想皮肉爛盡,僅存筋骨,七零八落。(八)燒想(梵 vidagdhaka-sajjñā),又作想相火燒。觀想死屍燒為灰燼。(九)骨想(梵 asthi-sajjñā),又作想相生、枯骨想。觀想死屍成為一堆散亂之白骨。以上九種名稱之順序各有異說;如將九想繪之於圖,稱為九想圖。南傳佛教清淨道論說四十業處中,列有十種肉體之不淨觀,即膨脹相、青瘀相、膿爛相、斷壞相、食殘相、散亂相、斬斫離散相、血塗相、蟲聚相、骸骨相等十不淨。〔雜阿含卷二十七、觀佛三昧海經卷二、大智度論卷二十一、卷四十四、大乘義章卷十三〕 p150
九會 jiǔ huì
(一)指金剛界之九會曼陀羅。(參閱「金剛界曼荼羅」3547)
九會一印 jiǔ huì yī yìn
此乃顯示金剛界曼荼羅九會與其中一印會關係之語。一印會即是將九會諸尊,全部攝入大日如來一智拳印之法門,其他八會則係開大日如來之功德而立。 p151
九會尊數略頌 jiǔ huì zūn shù lüè sòng
為方便記憶金剛界九會曼荼羅尊數所作之頌。其頌文為:成身千六十一尊,三微供各七十三,四十三一理十七,降降七十七三尊。分別九會諸尊位,佛體一千三十六,菩薩二百九十七,忿怒四尊執金四,外金剛部百二十,總千四百六十一,是名金剛現圖尊,圓融相即一法界。此頌所示尊數如左:〔曼荼羅私鈔〕 p151
九業 jiǔ yè
即欲界、色界各有作業、無作業、非作非無作業三種,無色界亦有無作業、非作非無作業、無漏業三種,總計九種業。作業,即身、口所造之業,新譯為表業;無作業,乃依作業而生之功能,新譯為無表業;非作非無作業,指意業;無漏業,即無漏之身、口、意業。九業若以三性(善、惡、無記)分別,則欲界之作業、非作非無作業通三性,色界之作業、非作非無作業通善、無記,欲界之無作業通善、惡,色界之無作業唯善;無色界之無作業、非作非無作業與色界同,無漏業唯善。〔成實論卷八之九業品、大乘義章卷七〕 p151
九經 jiǔ jīng
請參閱 九部經
九解脫道 jiǔ jiě tuō dào
三界總有九地,若就聖者而言,於修道位斷欲界前六品者為第二果,欲界九品全斷者為第三果,斷上二界七十二品者為第四果。每斷此一品惑,各有無間、解脫二道,即正斷煩惱之位為無間道,煩惱既斷而得解脫之位為解脫道。一地之思惑有九品,故能治之道亦有九,稱為九無間道、九解脫道。〔大藏法數卷五十〕(參閱「九無間道」147) p152
九遍知 jiǔ biàn zhī
即斷除三界見、修二惑之九種智,或指以此九智對此等諸惑所作之斷除。又作九知。即於見、修、無學等三道中,特將見、修二道所斷煩惱之斷,立為九種遍知。「遍知」一意謂周遍了知四諦之境而斷惑,雖以智為其性,然非稱智為遍知(智遍知),而係依此智而斷煩惱之故,果附因之名,稱「斷」為遍知,即是「斷遍知」。九者即:(一)欲界見苦集斷結盡遍知,乃斷除欲界繫苦集諦下之見惑。(二)上二界見苦集斷結盡遍知,乃斷除上二界苦集諦下之見惑。(三)欲界見滅斷結盡遍知,乃斷除欲界滅諦下之見惑。(四)上二界見滅斷結盡遍知,乃斷除上二界滅諦下之見惑。(五)欲界見道斷結盡遍知,乃斷除欲界道諦下之見惑。(六)上二界見道斷結盡遍知,乃斷除上二界道諦下之見惑。(七)五順下分結盡遍知,乃斷除欲界之修惑。(八)色愛結盡遍知,乃斷除色界之修惑。(九)一切結永盡遍知,乃斷除無色界之修惑。〔品類足論卷六、瑜伽師地論卷五十七、俱舍論光記卷二十一〕(參閱「遍知」5616) p152
九僧 jiǔ sēng
大法會中帶領眾僧之九師。即指導師、咒願師、唄師、散花師、梵音師、錫杖師、引頭、堂達、衲眾。 p152
九僧詩 jiǔ sēng shī
乃宋代九僧之詩。此九僧精於詩,於時有九僧詩集行世。其名為淮南惠崇、劍南希晝、金華保暹、南越文兆、天台行肇、汝州簡長、青城維鳳、江東宇昭、峨眉懷古。〔六一詩話〕 p152
九徹 jiǔ chè
指不動明王之本誓。乃謂斷絕三界九地之惑障,完成十地之佛果。由於不動明王之利劍周圍有九火焰,故稱九徹。其利劍稱為九徹劍。 p156
九徹印明 jiǔ chè yìn míng
指以不動之利劍通徹三界九地,斷盡一切眾生業煩惱為義之印明。又作不動九徹、不動九徹劍印、九徹劍印。即以不動明王為本尊、兩部大日為兩脅士,而建立三尊帳,以無所不至之印觀之,三度誦阿、含、鍐三字之真言,觀成九徹之義。此為行者斷三界九地之煩惱,轉九識開顯五智之意。〔覺源鈔卷下〕(參閱「九徹」156) p156
九種大禪 jiǔ zhǒng dà chán
指九種大乘禪。乃不共外道與二乘,獨為菩薩所修之九種禪定。略稱九禪。法華玄義卷四比較諸禪,謂九大禪如醍醐,為出世間上上禪。九者即:(一)自性禪,觀心之自性,一切諸法莫非由心,心攝一切,如如意珠。或唯住止,攝心不散;或唯住觀,分別照了;或止觀雙修,定慧均等。
九種不還 jiǔ zhǒng bù huán
指九種由欲界往色界而般涅槃之不還果聖者。即於中般、生般、上流般等三種般各分三種,而成九種不還。九者即:(一)速般,於中有斷除餘惑而般涅槃。(二)非速般,於中有經短暫之時而般涅槃。(三)經久般,於中有經久時而般涅槃。(四)生般,生於色界,速斷餘惑而般涅槃。(五)有行般,生於色界,經長時之加行勤修而般涅槃。(六)無行般,生於色界,未經加行,歷久自然斷除上地之惑而漸般涅槃。(七)全超般,先生於色界之最下梵眾天,由梵眾天超中間之十四天,至色究竟天而般涅槃。(八)半超般,先生於梵眾天,後超一天或二天乃至十三天,而至色究竟天般涅槃。(九)遍沒般,遍經歷色界之十六天,而於色究竟天般涅槃。〔俱舍論卷二十四〕 p154
九種世間 jiǔ zhǒng shì jiān
即佛界以外之九界,又作九世間。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人、天(以上為迷界)、聲聞、緣覺、菩薩、佛(以上為悟界)等合稱為十界。其中除至高絕對(出世間)之佛界外,餘者均屬相對界(世間性),故附以世間之名,而稱九種世間。 p154
九種相戒 jiǔ zhǒng xiāng jiè
屬大乘戒。即:(一)自性戒,可分為四:(1)從他正受,(2)善淨意樂(不從師授),(3)犯已還淨,(4)深敬專念無有違犯。後二法乃前二法所引,為菩薩自性戒所具四功德。
九種差別 jiǔ zhǒng chà bié
據大乘莊嚴經論卷六隨修品第十四載,菩薩修行有九種差別,即:(一)善行生死,指菩薩成就道業,為化導有情,雖出沒於生死中,而不為生死所染著。(二)善行眾生,指菩薩於諸眾生,起大悲心,若有病苦,常行救濟,不生疲怠。(三)善行自心,指菩薩能調伏自心,破除煩惱,增長菩提。(四)善行欲塵,指菩薩雖處欲塵而不染著,精修梵行,增長法財。(五)善行三業,指菩薩精修於身、口、意三業,思惟策勵,皆令清淨。(六)善行不惱眾生,指菩薩於諸眾生,常起憐憫之心,雖有加惡於我,亦不生瞋惱。(七)善行修習,指菩薩修習菩提之道,勇猛精勤,心無間斷。(八)善行三昧,指菩薩修習正定,不亂不昏,遂使功德資長。(九)善行般若,指菩薩以清淨智,照了世間一切諸法,心無疑惑。 p155
九種轉變 jiǔ zhǒng zhuǎn biàn
轉,指運動;變,指改易。謂外道不了法從緣生,本無自性,一切境界,起滅唯心,而妄計有無,遂成邪執。據楞伽經卷三載,九種轉變即:(一)形處轉變,形處,即四大諸根形質之處。外道見其形質,隨時變異,衰謝不常,乃計為轉變。(二)相轉變,相,即諸法生滅之相。外道見念念之間,生住滅相,遷流不停,乃計為轉變。(三)因轉變,因,即所作之因。外道見一切所作之因漸漸成熟,熟必感果,展轉相因,乃計為轉變。(四)成轉變,成,即所成之果。外道見果藉因成,成必有壞,因是相仍,乃計為轉變。(五)見轉變,見,謂眼能觀色。外道以見能隨物遷改,未曾暫停,乃計為轉變。(六)性轉變,性,即根性。外道計自性隨業流轉,生生不息,無有窮盡,乃計為轉變。(七)緣分明轉變,緣,即一切事緣;分明,指見處明了。外道見一切因緣之事,分明曉了,皆從變滅,乃計為轉變。(八)所作分明轉變,所作,即一切造作。外道見世間諸所作為,分明曉了,生滅不定,乃計為轉變。(九)事轉變,事,即有為之世事。外道見諸世事,遷換無常,新新不住,乃計為轉變。 p156
九障礙法 jiǔ zhàng ài fǎ
守護國界主陀羅尼經卷六所載九種能障礙善道之法。即:(一)已惱害我(二)現惱害我,(三)當惱害我,(四)過去憎我善友,(五)現在憎我善友,(六)未來憎我善友,(七)過去愛我怨家,(八)現在愛我怨家,(九)未來愛我怨家。吾人若對境憶念此九法,必增不善之心,故稱障礙法。 p156
九緣生識 jiǔ yuán shēng shí
緣,助成之義。即謂明、空、根、境等九種之緣,生眼、耳、鼻、舌等八種之識。此係以眼、耳、鼻、舌、身五識,依第八識相分(即分別相狀,指世間種種色像境界凡有名相者)建立,由第八識種子而生,攬明、空諸境而為相;第六識緣第八識相分而得生,取五塵境界而分別,依第七識而能執取;第七識緣第八識見分(即能見之識,指眼等諸識能照燭了別諸塵境界者)而得起,轉第六識染淨而為依;第八識為眾識之根本,含諸法之種子,依第七識而能轉託五根識而為相。由是而知,識藉緣生,緣因識有,更互為依,遞相倚託,而有多少不同,故稱九緣生識。
九輪 jiǔ lún
日本佛塔建築用語。又作空輪。乃突出於塔頂上的九層金輪中之相輪。佛寺建築中,塔之「平頭」上有重重之輪盤形建築,通常稱為相輪、盤蓋或承露盤;在日本,於三重五重之塔中,相輪之輪數若固定為九重者,則特稱為九輪。九輪最底輪稱「一輪」,往上漸次為二輪至第九輪。古代印度所造塔頂亦置有九輪。此外,作為貴族標幟之傘蓋(梵 chattra)亦有九輪。(參閱「承露盤」3254、「相輪」3911、「塔」5421) p158
九橫 jiǔ héng
(一)指九種因緣,令人命未盡不應死而死。即:(一)不應飯而飯,不當食而食。(二)不量飯,食不知節制,多食、過足。(三)不習飯,不知時、不知俗、食不習慣之飲食。(四)不出生,食未消化又食。(五)止熟,抑制大小便。(六)不持戒,犯重罪刑法。(七)近惡知識,結交惡人、惡友。(八)入里不時,不如法行。(九)可避不避,遇惡獸、狂犬、醉人、水火等,當避而不避。〔九橫經、佛醫經〕
九橫經 jiǔ héng jīng
全一卷。後漢安世高譯。收於大正藏第二冊。內容敘述眾生壽命未盡而遭橫死之九種原因,此即:不應飯、不量飯、不習飯、不出生、止熟、不持戒、近惡知識、入里不時不如法行、可避不避。本經與七處三觀經(大正藏第二冊)之第三十一篇同本。〔出三藏記集卷二〕 p158
九縛一脫 jiǔ fù yī tuō
乃指摩訶止觀卷一上所述不同發心之十種眾生。即:一為火途道,二為血途道,三為刀途道,四為阿修羅道,五為人道,六為天道,七為魔羅道,八為尼犍道,九為色無色道,十為二乘道。此中,前九者為縛,後一者為脫,縛脫雖異,然同是邪非之發心。摩訶止觀卷一上(大四六‧四中):「九種是生死,如蠶自縛。後一是涅槃,如麞獨跳,雖得自脫,未具佛法。俱非故雙簡。前九是世間,不動不出;後一雖出,無大悲,俱非雙簡也。」 p158
九諦 jiǔ dì
指九種真實之理;諦,即真理之意。九者即:(一)無常諦,謂三界諸法之生滅無常。(二)苦諦,指三界有漏之果報逼迫苦惱。(三)空諦,謂諸法之自性本空。(四)無我諦,謂一切法無我,無常一主宰之實我。以上四者為四諦中之苦果所攝。(五)有愛諦,視「後有」為「常有」而愛執之,即因「常見」而感受苦果。(六)無有愛諦,視「後有」為斷滅而愛執之,即依「斷見」而生苦果。以上二者為集諦所攝。(七)彼斷方便諦,謂斷捨苦、集之方便,即道諦。(八)有餘依涅槃諦,謂雖已斷除煩惱,證得涅槃之理,然尚存惑業所感之依身。(九)無餘依涅槃諦,依身全然滅盡,身心空寂,歸於涅槃界。以上二者屬滅諦。此九諦為四諦之開衍。〔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二末〕(參閱「四諦」1840) p158

【經文資訊】
【原始資料】原始资料皆来自网络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