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相辭典






一切 yī qiē
顯揚一卷一頁云:論曰:一切者:有五法,總攝菩薩藏。何等為五?頌曰:心、心所有,色、不相應,無為。
二解 顯揚十七卷五頁云:論曰:一切者:謂三輪。一、所知境,二、能知智,三、能知者。
一時 yī shí
佛地經論一卷三頁云:言一時者謂說聽時。此就剎那相續無斷,說聽究竟,總名一時。若不爾者;字名句等,說聽異時,云何言一。或能說者,得陀羅尼,於一字中,一剎那頃,能持能說一切法門。或能聽者,得淨耳根,一剎那頃,聞一字時,於餘一切,皆無障礙,悉能領受;故名一時。或相會遇,時分無別,故名一時。即是說聽共相會遇,同一時義。時者:色心等總假立故,是不相應行蘊所攝。何不別顯,如下處等;但說一時?晝夜時分,諸方不定;不可別說。又義不定。或一剎那,或復相續;不可定說。是故總相但說一時。
一間 yī jiān
顯揚三卷十一頁云:三、一間。謂即一來果,由善修聖道故;或生天上,即於彼處定證寂滅。或生人間,即於此處定證寂滅。
二解 俱舍論二十四卷二頁云:論曰:即一來者,進斷餘惑,若三緣具;轉名一間。一、由斷惑。斷欲修斷七八品故。二、由成根。得能治彼無漏根故。三、由受生。更受欲有餘一生故。頌中但說初後二緣,不說成根,義如前釋。如何一品惑障得不還果?由彼若斷;便越界故。前說三時,業極為障。應知煩惱,亦與業同。越彼等流異熟地故。間、謂間隔。彼餘一生為間隔故;不證圓寂。或餘一品欲修所斷,或為間隔,故不得不還。果有一間者,說名一間。
三解 大毗婆沙論五十三卷十四頁云:一間、有二。謂天一間、及人一間。天一間者:謂於天上,唯受一生。或四大王眾天、或三十三天、或夜摩天、或睹史多天、或樂變化天、或他化自在天、受此一生。人一間者:謂於人中,唯受一生。或贍部洲、或東勝身洲、或西牛貨洲、受此一生。又云:由三緣故,建立一間。一、由業故,二、由根故,三、由結故。由業故者:謂先造作增長欲界一有業。由根故者:謂彼已得對治欲界七品或八品結無漏諸根。由結故者:謂彼已斷欲界七品或八品結。於此三緣,隨一不具,不名一間。
一肘 yī zhǒu
二十四指節為一肘。如色之分齊中說。
一弓 yī gōng
四肘為一弓。如色之分齊中說。
一苦 yī kǔ
瑜伽四十四卷十一頁云:謂有一苦。依無差別,流轉之苦。一切有情,無不皆墮流轉苦故。
一乘 yī chéng
顯揚二十卷十一頁云:問:何故如來宣說一乘?答:由六因故。一、即彼諸法,約無差別相說故。二、約無分別行相說故。三、眾生無我及法無我,平等故。四、解脫平等故。謂差別求者,有事虛妄分別煩惱對治所緣法性,不相違故。五、善能變化住故。六、行究竟故。
一受 yī shòu
如受蘊差別中說。
一趣 yī qù
瑜伽八十八卷七頁云:復次應知由三種相,道名一趣。謂於異生地,以五行相,觀察諸行五處差別。即此觀察,於二時中,修治令淨。謂於行向學地及無學地。云何名為五種行相觀察諸行?一者、觀察諸行自性,二者、觀察諸行因緣,三者、觀察雜染因緣,四者、觀察清淨因緣,五者、觀察清淨。
一月 yī yuè
三十晝夜為一月。如年等量中說。
一年 yī nián
總十二月為一年。如年等量中說。
一法 yī fǎ
集異門論一卷三頁云:一切有情,皆依食住;一切有情,皆依行住;於諸善法,不放逸勝;是謂一法。如彼卷三頁至九頁廣釋。
一諦 yī dì
如諦施設建立中說。
二解 大毗婆沙論七十七卷十三頁云:問:若諦有四;何故世尊說有一諦?如伽他說:一諦無有二;眾生於此疑,別說種種諦。我說無沙門。此頌意言:唯有一諦。外道猶豫,別說有多。佛說彼法中無沙門道果。沙門道果,依一諦故。脅尊者曰:言一諦者,謂四聖諦,各唯有一。唯一苦諦,無第二苦。唯一集諦,無第二集。唯一滅諦,無第二滅,唯一道諦。無第二道,故說一諦,不違說四,復次言一諦者,謂一滅諦。為欲遮遣餘解脫故。謂諸外道,說四解脫。一、無身解脫。即空無邊處。二、無邊意解脫。即識無邊處。三、淨聚解脫。即無所有處。四、世窣堵波解脫。即非想非非想處。佛作是說。彼非真實解脫出離。是無色有。真解脫者,唯一滅諦,究竟涅槃。復次言一諦者,謂一道諦。為欲遮遣餘道諦故。謂諸外道,說多道諦。如執自餓為道,或執臥灰為道,或執隨日轉為道,或執飲風飲水食果食菜為道,或執露形為道,或執臥刺棘等為道,或執不臥為道,或執著弊故衣為道,或執服諸藥物斷食為道。佛作是說:彼非真道。是邪僻道,是虛偽道,是矯詐道。如是諸道,非諸善士所應習行。是諸惡人所應遊履。真淨道者,謂一道諦。即正見等八支聖道。復次言一諦者,謂一滅諦。永捨一切生死苦故。又一諦者,謂一道諦。能斷一切生死因故。
一行 yī xíng
雜集論十五卷十頁云:一行者:即問論法。謂以一法與餘法,一一互相問已;除此法,更以第二法、與餘法互相問。如是一一問一切法。
一切種 yī qiē zhǒng
顯揚十七卷五頁云:一切種者:謂三相,一、名相,二、染淨,三、俱非。名者:謂假立等十二種名。相者:謂自相,及共相。染者:謂染汙法。淨者:謂諸善法。俱非者:謂無覆無記法。
一切施 yī qiē shī
瑜伽三十九卷一頁云:云何菩薩一切施?謂一切者,略有二種。一、內所施物,二、外所施物。若諸菩薩,但捨己身;是名唯施內所施物。若諸菩薩,為愍食吐活命眾生,數數食已,吐所飲食,而施與之;是名雜施內外施物。若諸菩薩,除上所說,施餘一切所應施物;是名唯施外所施物。
一切戒 yī qiē jiè
瑜伽四十卷二頁云:云何菩薩一切戒?謂菩薩戒,略有二種。一、在家分戒,二、出家分戒。是名一切戒。又即依此在家出家二分淨戒,略說三種。一、律儀戒,二、攝善法戒,三、饒益有情戒。
一切忍 yī qiē rěn
瑜伽四十二卷六頁云:云何菩薩一切忍?當知此忍,略有二種。一、依在家品忍,二、依出家品忍,當知依此二種品忍,各有三種。一、耐他怨害忍,二、安受眾苦忍,三、法思勝解忍。
一切智 yī qiē zhì
瑜伽三十八卷一頁云:於一切界、一切事、一切品、一切時,智無礙轉;名一切智。界、有二種。一者、世界,二者、有情界。事、有二種。一者、有為,二者、無為。即此有為無為二事,無量品別,名一切品。謂自相展轉種類差別故;共相差別故;因果差別故;界趣差別故;善不善無記等差別故。時、有三種。一、過去,二、未來,三、現在。即於如是一切界、一切事、一切品、一切時,如實知故;名一切智。
一切慧 yī qiē huì
瑜伽四十三卷六頁云:云何菩薩一切慧?當知此慧、略有二種。一者、世間慧,二者、出世間慧。此二略說,復有三種。一、能於所知,真實隨覺通達慧;二、能於如所說五明處及三聚中,決定善巧慧;三、能作一切有情義利慧。若諸菩薩,於離言說法無我性,或於真諦,將欲覺寤,或於真諦正覺寤時,或於真諦覺寤已後,所有妙慧,最勝寂靜,明liǎo現前,無有分別,離諸戲論。於一切法,悟平等性;入大總相。究達一切所知邊際,遠離增益損減二邊,順入中道。是名菩薩能於所知真實隨覺通達慧。若諸菩薩,於五明處,決定善巧;廣說如前力種姓品,應知其相。及於三聚中,決定善巧。謂於能引義利法聚,能引非義利法聚,能引非義利非非義利法聚,皆如實知。於是八處所有妙慧,善巧攝受;能速圓滿廣大無上妙智資糧;速證無上正等菩提;能作一切有情義利,慧有十一種,如前應知。即於彼位所有妙慧,當知是名饒益有情慧。
一剎那 yī chà nà
雜集論九卷三頁云:又心剎那者:謂於所知境,智生究竟;名一剎那。非唯於本無今有生時名心剎那。何以故?乃至於所知境,能知智生;所作究竟;名一剎那。如說苦應遍知,是一心剎那;如是集應永斷等,亦爾。
二解 如意界法界意識界有一剎那中說。
一晝夜 yī zhòu yè
三十牟呼栗多,為一晝夜。如年等量中說。
一分攝 yī fēn shè
集論三卷八頁云:何等一分攝?謂所有法,蘊界處所攝,但攝一分,非餘;應知一分攝。
一大種 yī dà zhǒng
瑜伽三卷三頁云:或有聚中,唯一大種可得;如石末尼真珠、琉璃、珂貝、璧玉、珊瑚、等中;或池沼、溝渠、江河、等中;或火焰、燈燭、等中;或四方風輪有塵無塵風等中。
一種善 yī zhǒng shàn
如善法差別中說。
一向記 yī xiàng jì
瑜伽八十一卷十五頁云:一者、一向記。謂為如理來請問者,無倒建立諸法性相。
二解 如四種記中說。
三解 佛地經論六卷十五頁云:一向記者:如有問言:一切生者,決定滅耶?佛法僧寶,良福田耶?如是等問,應一向記。此義決定。
四解 大毗婆沙論十五卷十四頁云:云何名應一向記問?此問應以一向記故。謂有問言:如來、應正等覺耶?法、善說耶?僧、妙行耶?一切行、無常耶?一切法、無我耶?涅槃、寂靜耶?應一向記。此皆如是。問:何故此問應一向記?答:此問能引義利,能引善法,隨順梵行,能發覺慧,能得涅槃;是故此問,應一向記。
五解 集異門論八卷十三頁云:云何應一向記問?答:若有問言:世尊是如來阿羅漢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無上丈夫調御士天人師佛薄伽梵耶?佛所說法,是善說現見無熱應時引導近觀智者內證耶?佛弟子眾,具足妙行質直行如理行法隨法行和敬行隨法行耶?苦集滅道,是聖諦耶?一切行無常耶?一切法無我耶?涅槃寂靜耶?如是等問,有無量門,應一向記:世尊是如來阿羅漢廣說乃至涅槃是寂靜等。是名應一向記。問:何故此問應一向記?答:以於此問,若一向記;能引義利,能引善法,能引梵行,能發通慧,能正等覺,能證涅槃。故於此問,應一向記。
一種眼 yī zhǒng yǎn
如眼差別多種中說。
一種意 yī zhǒng yì
如意差別多種中說。
一種色 yī zhǒng sè
如色差別多種中說。
一種聲 yī zhǒng shēng
如聲差別多種中說。
一種香 yī zhǒng xiāng
如香差別多種中說。
一種味 yī zhǒng wèi
如味差別多種中說。
一種觸 yī zhǒng chù
如觸差別多種中說。
一意識 yī yì shí
攝論二卷四頁云:又於此中,有一類師,說一意識,彼彼依轉,得彼彼名。如意思業,名身語業。又於一切所依轉時,似種種相二影像轉。謂唯義影像,及分別影像。又一切處,亦似所觸影像而轉。有色界中,即此意識,依止身故。如餘色根,依止於身。此中有頌。若遠行、獨行、無身、寐於窟。調此難調心,我說真梵志。又如經言:如是五根所行境界,意各能受;意為彼依。又如所說十二處中,說六識身,皆名意處。
一世界 yī shì jiè
顯揚一卷十七頁云:謂一日月之所照臨,名一世界。
二解 顯揚十八卷十八頁云:何因緣故,此三千大千世界中,有多世界,乃至色究竟天;而同說為一世界,但至梵世?謂亦由二因故。一、同成壞故,二、建立眾會故。
三解 集論四卷二頁云:乃至一日一月,周遍流光所照方處,名一世界。
一大劫 yī dà jié
瑜伽二卷六頁云:又此世間,二十中劫壞,二十中劫壞已空,二十中劫成,二十中劫成已住。如是八十中劫,假立為一大劫數。
二解 雜集論六卷五頁云:謂世界成已;一中劫初唯減;一中劫後唯增;十八中劫亦增亦減。一中劫初唯減者:謂劫成時,第二十一劫。一中劫後唯增者:謂最後劫。十八中劫亦增亦減者:謂於中間十八。二十中劫,世界正壞;二十中劫,世界壞已住;二十中劫,世界正成;二十中劫,世界成已住。合此八十中劫,為一大劫。由此劫數,顯色無色界諸天壽量。
一中劫 yī zhōng jié
瑜伽二卷六頁云:謂有如是時,世間有情,壽量無限。從此漸減,乃至壽量經八萬歲。彼復受行不善法故;壽量漸減,乃至十歲。彼復獲得厭離之心,受行善法。由此因緣,壽量漸增;乃至八萬。如是壽量一減一增,合成一中劫。
一佛土 yī fó tǔ
瑜伽二卷十五頁云:如是百拘胝四大洲,百拘胝蘇迷盧,百拘胝六欲天,百拘胝梵世間,三千大千世界,俱成俱壞。即此世界。有其三種。一、小千界。謂千日月,乃至梵世,總攝為一。二、中千界。謂千小千。三、大千界。謂千中千。合此名為三千大千世界。如是四方上下,無邊無際三千世界,正壞正成;猶如天雨,注如車軸,無間無斷,其水連注,墜諸方分,如是世界,遍諸方分,無邊無際,正壞正成。即此三千大千世界,名一佛土。如來於中,現成正覺;於無邊世界,施作佛事。
一分緣 yī fēn yuán
如煩惱緣境有十五種中說。
一分障 yī fēn zhàng
辯中邊論上卷十頁云:一分障者:謂煩惱障。障聲聞等種姓法故。
一來向 yī lái xiàng
顯揚三卷十頁云:三、一來向。謂如有一,或世間道倍離欲界貪已,趣入正性離生。或預流果,為斷欲界上中品惑,修對治行。
二解 法蘊足論二卷十四頁云:一來向者:已得無間道,能證一來果。謂此無間,證一來果。彼於欲界貪慾瞋恚,由世間道,或先已斷多分品類;於四聖諦,先未現觀,今修現觀。或住預流果已得,進求一來果證;名一來向。
一來果 yī lái guǒ
如四沙門果中說。
二解 顯揚三卷十頁云:四、一來果。或倍離欲已,入正性離生;然後證得。或預流果,進斷欲界上中品惑故得。即依此斷,說名微薄欲貪瞋癡。此云何知?謂以籌慮作意觀察境時,心生於捨;無習向心,無習趣心,無習著心。應知是人,三毒微薄。
三解 品類足論七卷四頁云:一來果云何?此有二種。一、有為,二、無為。有為一來果云何?謂證一來果所有學法,已正當得。無為一來果云何?謂證一來果所有結斷,已正當得。是名一來果。
四解 法蘊足論二卷十四頁云:一來果者:謂現法中,已於三結,永斷遍知;及斷多分貪慾瞋恚。彼住此斷中,未能進求不還果證;名一來果。又云:云何一來果?謂一來果,略有二種。一者、有為,二者、無為。所言有為一來果者:謂彼果得及彼得得。有學根力,有學尸羅,有學善根,八有學法,及彼種類諸有學法,是名有為一來果。所言無為一來果者:謂於此中,三結永斷;及彼種類結法永斷。即是八十八諸隨眠永斷,及彼種類結法永斷,并貪瞋多分永斷,及彼種類結法多分永斷。是名無為一來果。
一福量 yī fú liàng
大毗婆沙論一百七十七卷九頁云:如是百福,一一量云何?有說:若業、能感轉輪王位,於四大洲,自在而轉;是一福量。有說:若業、能感天帝釋位,於二天眾,自在而轉;是一福量。有說:若業、能感他化自在天王位,於一切欲界天眾,自在而轉;是一福量。有說:若業、能感大梵天王位,於初靜慮及欲界天眾,自在而轉;是一福量。有說:娑訶世界主大梵天王,勸請如來轉法輪福,是一福量。問:彼請佛時,是欲界繫無覆無記心;云何名福?有說:彼住梵世,欲來請時,先起如是善心:我當為諸有情,作大饒益,請佛轉法輪。爾時即名得彼梵福。此不應理。所以者何?非未作時,已成就故。如是說者,彼請佛已;還至梵宮。後世尊轉法輪時,地神先唱。如是展轉,聲徹梵宮。梵王聞已;歡喜自慶,發淳淨心而生隨喜。爾時乃名成就此福。有說:世界成時,一切有情業增上力,能感三千大千世界;是一福量。有說:除近佛地菩薩,餘一切有情所有能感富樂果業;是一福量。有說:此中一一福量,應以喻顯。假使一切有情,皆悉生盲。有一有情,以大方便,令俱得眼。彼有情福,是一福量。復次假使一切有情,皆飲毒藥,悶亂將死。有一有情,令皆除毒,心得醒悟。彼有情福,是一福量。復次假使一切有情,皆被縛錄,臨當斷命。有一有情,俱令解脫,一時得命。彼有情福,是一福量。復次假使一切有情,壞戒壞見。有一有情,能令俱時戒見具足。彼有情福,是一福量。評曰:如是所說,皆是淳淨意樂方便讚美菩薩福量。然皆未得其實。如實義者,菩薩所起一一福量,無量無邊。以菩薩三無數劫,積集圓滿諸波羅蜜多已;所引思願,極廣大故;惟佛能知,非餘所測。
一趣性 yī qù xìng
瑜伽九十九卷二十一頁云:和同水乳,名一趣性。
一趣道 yī qù dào
大毗婆沙論一百八十八卷八頁云:如契經說:有一趣道,能令有情清淨。謂四念住,乃至廣說。問:云何名一趣道?為以能超越一界故,名一趣道?為以能超越一趣故,為以能超越一生故,為以能通達一諦故,為以能趣一究竟故,名一趣道?為以但有一道故,名一趣道耶?設爾;何過?若以能超越一界故名一趣道者;則非一趣道。界有三故。若以能超越一趣故名一趣道者;亦非一趣道。趣有五故。若以能超越一生故名一趣道者;亦非一趣道。生有四故。若以能通達一諦故名一趣道者:亦非一趣道。諦有四故。若以能趣一究竟故名一趣道者;亦非一趣道。以究竟有二種。一、事究竟,二、功用究竟故。若以但有一道故名一趣道者;亦非一趣道。以道有多種。謂隨信行道,隨法行道,信勝解道,見至道,時解脫道,不時解脫道故。云何言有一趣道耶?答:即由前所說緣,及餘緣故,名一趣道。由前所說緣者:謂以能超越一界故名一趣道。即無色界。以超此界者,更不生三界故。亦以能超越一趣故名一趣道。即大趣。以超此趣者,更不往五趣故。亦以能超越一生故名一趣道。即化生。以超此生者,更不受四生故。亦以能通達一諦故名一趣道。即道諦。以此諦,從無始時來,未曾得故;及未曾通達故。亦以趣一究竟故名一趣道。即事究竟。以修功用究竟,皆為得事究竟故。亦以但有一道故名一趣道。即聖道。問:豈不有隨信行道,乃至不時解脫道,如是便有多道耶?答:一切皆是趣苦滅行故;說名一道。如趣苦滅行,如是趣有滅世間滅生死滅流轉滅生老病死滅行,說亦爾。是名由前所說緣故名一趣道。及餘緣故者:謂無異趣故,不退還故,至不退解脫故,至背五趣之一趣故。如說涅槃是阿羅漢趣。由如是義,名一趣道。復有說者,能對治異道故;名一趣道。謂諸外道,或執不食為道,或執隨日轉為道,或執臥灰飲風服水茹菜噉果裸形麤衣臥不平等,各以為道。佛為對治彼異道故;說一趣道。此意義言:彼種種道,皆非真道;但是惡邪妄道。是不善士所習近道;非諸善士所習近道。所以者何?真道惟一。謂四念住。或有說者,能趣一解脫宮門故;名一趣道。此中應引嗢底迦經所說喻。如彼說:佛告嗢底迦:如國邊城,其牆堅厚。卻敵樓櫓,寮窗,并皆嚴備。惟有一門,委一人捉。其人聰慧多聞善習,應入者聽;不應者止。彼每巡城察之,乃至不見獸往來處。況餘門耶。嗢底迦當知,彼守門者,雖不知日日有爾所有情入城出城;然其定知諸有入出,皆由此門;不從餘門。如是如來,雖不作意知爾所有情,已般涅槃,爾所有情,當般涅槃;然其定知諸有情類、已般涅槃,未般涅槃,皆由此道;不依餘道。是故以能趣一解脫宮門故,名一趣道。
一切種施 yī qiē zhǒng shī
瑜伽三十九卷十七頁云:云何菩薩一切種施?當知此施,有十三相。一、無依施,二、廣大施,三、歡喜施,四、數數施,五、田器施,六、非田器施,七、一切物施,八、一切處施,九、一切時施,十、無罪施,十一、有情物施,十二、方土物施,十三、財穀物施。如是十三種相,當知是名菩薩一切種施。
一切種戒 yī qiē zhǒng jiè
瑜伽四十二卷二頁云:云何菩薩一切種戒?當知此戒,以要言之;六種、七種、總十三種。言六種者,一、迴向戒。迴向大菩提故。二、廣博戒。廣攝一切所學處故。三、無罪歡喜處戒。遠離耽著欲樂自苦二邊行故。四、恆常戒。雖盡壽命;亦不棄捨所學處故。五、堅固戒。一切利養恭敬、他論,本隨煩惱,不能伏故;不能奪故。六、尸羅莊嚴具相應戒。具足一切戒莊嚴故。尸羅莊嚴,如聲聞地,應知其相。言七種者,一、止息戒。遠離一切殺生等故。二、轉作戒。攝一切善故。饒益有情故。三、防護戒。隨護止息轉作戒故。四、大士相異熟戒。五、增上心異熟戒。六、可愛趣異熟戒。七、利有情異熟戒。
一切種忍 yī qiē zhǒng rěn
瑜伽四十二卷十二頁云:云何菩薩一切種忍?當知此忍,六種、七種,總十三種。云何六種?謂諸菩薩,了知不忍非愛異熟。由怖畏故;勤修行忍。於諸有情,有哀憐心;有悲愍心;有親愛心。由親善故;勤修行忍。於其無上正等菩提,猛利慾樂。為圓滿忍波羅蜜多;由是因緣,勤修行忍。如世尊說:夫出家者,具忍辱力。由是因緣,不應出家受具足戒,而行不忍。由法受故;勤修行忍。種姓具足,先串習忍;於今現在安住自性;故能修忍。知一切法,遠離有情;唯見諸法無戲論性。諦察法故;能修行忍。云何七種?謂於一切不饒益忍;從一切忍;一切處忍。謂於屏處,及大眾前,皆能修忍。一切時忍。謂晝初分,若晝中分,若晝後分,若夜、若日,若去、來、今,若病、不病,若臥、若起,常能修忍。由身行忍。不捶打故。由語行忍。不出一切非愛言故。由意行忍。不憤發故。不持汙濁惡意樂故。
一切種慧 yī qiē zhǒng huì
瑜伽四十三卷七頁云:云何菩薩一切種慧?當知此慧,六種、七種,總十三種。六種慧者:謂於諸諦苦智集智滅智道智,於究竟位盡智無生智。是名六慧。七種慧者,謂法智、類智、世俗智、神通智、相智、十力前行智、四道理中正道理智。
一切種相 yī qiē zhǒng xiāng
如成唯識論二卷八頁至十六頁廣說。
一切種識 yī qiē zhǒng shí
成唯識論七卷十六頁云:論曰:一切種識、謂本識中能生自果功能差別。此生等流異熟士用增上果故;名一切種。除離繫者,非種生故。彼雖可證;而非種果。要現起道,斷結得故。有展轉義,非此所說。此說能生分別種故。此、識為體;故立識名。種離本識,無別性故。種識二言,簡非種識。有識非種,種非識故。又種識言,顯識中種,非持種識。後當說故。
一切門施 yī qiē mén shī
瑜伽三十九卷十六頁云:云何菩薩一切門施?當知此施,略有四相。謂諸菩薩,或自財物,或勸化他所得財物,或施親屬父母妻子奴婢作使善友大臣親戚眷屬,或復施於他來求者。如是四相,是名菩薩一切門施。
一切門戒 yī qiē mén jiè
瑜伽四十二卷一頁云:云何菩薩一切門戒?當知此戒,略有四種。一者、正受戒,二者、本性戒,三者、串習戒,四者、方便相應戒。正受戒者:謂諸菩薩受先所受三種菩薩淨戒律儀。即律儀戒,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本性戒者:謂諸菩薩,住種姓位,本性仁賢。於相續中,身語二業,恆清淨轉。串習戒者:謂諸菩薩,昔餘生中,曾串修習如先所說三種淨戒。由宿因力,所住持故;於現在世,一切惡法,不樂現行;於諸惡法,深心厭離。樂修善行;於善行中,深心欣慕。方便相應戒者:謂諸菩薩,依四攝事,於諸有情,身語善業,恆相續轉。
一切門忍 yī qiē mén rěn
瑜伽四十二卷十一頁云:云何菩薩一切門忍?當知此忍,略有四種。謂諸菩薩,於親所作不饒益事,於怨所作不饒益事,於中所作不饒益事,悉能忍受。及於彼三劣等勝品不饒益事,皆能忍受。
一切門慧 yī qiē mén huì
瑜伽四十三卷七頁云:云何菩薩一切門慧?當知此慧,略有四種。謂於聲聞藏及菩薩藏所有勝妙聞所成慧,思所成慧,於所思擇菩薩所應作應隨轉中,及菩薩所不應作應止息中,思擇力所攝慧,及修習力所攝三摩呬多地無量慧。
一切精進 yī qiē jīng jìn
瑜伽四十二卷十五頁云:云何菩薩一切精進?謂此精進,略有二種。一者、依在家品精進,二者、依出家品精進。當知依此二品精進,各有三種。一、擐甲精進,二、攝善法精進,三、饒益有情精進。
一切靜慮 yī qiē jìng lǜ
瑜伽四十三卷一頁云:云何菩薩一切靜慮?謂此靜慮,略有二種。一者、世間靜慮,二者、出世間靜慮。當知此二,隨其所應,復有三種。一者、現法樂住靜慮,二者、能引菩薩等持功德靜慮,三者、饒益有情靜慮。若諸菩薩所有靜慮,遠離一切分別;能生身心輕安;最極寂靜;遠離憍舉;離諸愛昧;泯一切相。當知是名菩薩現法樂住靜慮。若諸菩薩所有靜慮,能引能住種種殊勝不可思議不可度量十力種姓所攝等持;如是等持,一切聲聞及獨覺等,不知其名;何況能入。若諸菩薩所有靜慮,能引能住一切菩薩解脫勝處遍處無礙解無諍願智等,共諸聲聞所有功德。當知是名能引菩薩等持功德靜慮。菩薩饒益有情靜慮,有十一種。如前應知。謂諸菩薩,依止靜慮,於諸有情能引義利彼彼事業,與作助伴。於有苦者,能為除苦。於諸有情,能如理說。於有恩者,知恩知惠,現前酬報。於諸怖畏,能為護救。於喪失處,能解愁憂。於有匱乏,施與資財。於諸大眾,善能匡御。於諸有情,善隨心轉。於實有德,讚美令喜。於諸有過,能正調伏。為物現通,恐怖引攝。如是一切,總名菩薩一切靜慮。此外無有若過若增。
一切愛語 yī qiē ài yǔ
瑜伽四十三卷十頁云:云何菩薩一切愛語?謂此愛語,略有三種。一者、菩薩設慰喻語。由此語故;菩薩恆時對諸有情,遠離顰蹙,先發善言,舒顏平視,含笑為先,或問安慰吉祥;或問諸界調適;或問晝夜怡樂;或命前進善來。以是等相,慰問有情。隨世儀轉,順睹人性。二者、菩薩設慶悅語。由此語故;菩薩若見有情妻子眷屬財穀,其所昌盛而不自知;如應覺悟,以申慶悅。或知信戒聞捨慧增,亦復慶悅。三者、菩薩設勝益語。由此語故;菩薩宣說一切種德圓滿法教相應之語,利益安樂一切有情。恆常現前以勝益語而為饒益。是名菩薩一切愛語差別應知。云何略說如是菩薩一切愛語,當知此語略為二種。一、隨世儀軌語,二、順正法教語。若慰喻語、若慶悅語,當知是名隨世儀軌語。若勝益語,當知是名正法教語。
一切利行 yī qiē lì xíng
瑜伽四十三卷十三頁云:云何菩薩一切利行?當知此行,略有二種。一、未成熟有情,能成熟,利行;二、已成熟有情,令解脫,利行。即此利行,復由三門;一、於現法利,勸導利行;二、於後法利,勸導利行;三、於現法後法利,勸導利行。於現法利勸導利行者:謂正勸導,以法業德招集守護增長財位。當知是名於現法利勸導利行。由此能令從他獲得廣大名稱,及現法樂。由資具樂,攝受安住。於後法利勸導利行者:謂正勸導棄捨財位,清淨出家,受乞求行,以利存活。當知是名於後法利勸導利行。由此能令決定獲得後法安樂;不必獲得現法安樂。於現法後法利勸導利行者:謂正勸導,令在家者,或出家者,漸次修行,趣向離欲。當知是名於現法後法利勸導利行。由此能令於現法中,得身輕安,得心輕安,安樂而住。於後法中,或生淨天;或無餘依涅槃界中,而般涅槃。
一切流轉 yī qiē liú zhuǎn
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十七頁云:復言:世尊!何等名為一切流轉?世尊告曰:若是處轉,若是事轉,若如是轉,我總說為一切流轉。復言:世尊!是何處轉?世尊告曰:於三世處。由我分別。復言:世尊!是何事轉?世尊告曰:內外六處。由我取執。復言:世尊!云何流轉?世尊告曰:諸業異熟相續流轉。由我分別由邪分別。
一切寂止 yī qiē jì zhǐ
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十七頁云:復言:世尊!云何名為一切寂止?世尊告曰:一切寂止,略有四種。一者、寂止所依,二者、寂止所緣,三者、寂止作意,四者、寂止果成。
一切法相 yī qiē fǎ xiāng
如瑜伽七十六卷三頁至六頁廣說。
一切法空 yī qiē fǎ kōng
辯中邊論上卷八頁云:菩薩為令力無畏等,一切佛法,皆得清淨,而觀此空故;名一切法空。
一切自體 yī qiē zì tǐ
世親釋二卷九頁云:一切自體者:謂趣趣中同分異分種種差別。
一切事苦 yī qiē shì kǔ
瑜伽四十二卷八頁云:云何名為一切事苦?當知此苦,略有八種。一、依止處苦,二、世法處苦,三、威儀處苦,四、攝法處苦,五、乞行處苦,六、勤劬處苦,七、利他處苦,八、所作處苦。
一切佛事 yī qiē fó shì
瑜伽五十卷十四頁云:如是如來證菩提已;遍於十方一切佛土,普能施作一切佛事。云何名為一切佛事?謂諸如來,如來事業,如來所作,略有十種。如是一一如來事業,如來所作,能成無量利有情事。此外無有若過若增。何等為十?謂諸如來,最初自現大丈夫身;欲令有情,心發淨信。大丈夫身,於生淨信。為最勝故。是名如來第一作事。如是作事,諸相隨好所能成辦。又諸如來,普為一切有情之類,起一切種教授加行。是名如來第二作事。如是作事,四一切種清淨所能成辦。又諸如來,能作一切利有情事,能斷一切所生疑惑。是名如來第三作事。如是作事,如來十力所能成辦。由前所說如來十力,於能成辦一切有情一切義利,有堪能故。又於如來所證十力,所興問難,唯有如來,能知能見能解能了。唯有如來,於彼問難,能正答故。又諸如來,普能降伏一切他論,普能成立一切自論。是名如來第四作事。如是作事,四無所畏所能成辦。又諸如來所化有情,於佛教敕若正安住不正安住,如來於彼,心無雜染。是名如來第五作事。如是作事,三種念住所能成辦。又諸如來,如自所言,即如是作。是名如來第六作事。如是作事,三種不護所能成辦。又諸如來,常以佛眼,於晝夜分,遍觀世間。是名如來第七作事。如是作事,如來大悲所能成辦。又諸如來,頓於一切一切作事,皆無退捨。是名如來第八作事。如是作事,無忘失法所能成辦。又諸如來所行儀軌,如實隨轉,無越作用。是名如來第九作事。如是作事,永害習氣所能成辦。又諸如來,於其所引無義聚法,於不能引有義聚法,亦不能引無義聚法,揀擇捨離;於其能引有義聚法,為眾宣說、開示、顯發。是名如來第十作事。如是作事,一切種妙智所能成辦。如是如來,由前所說百四十種不共佛法,能作如來一切所作一切佛事。如是佛事,若廣分別;不易可數。乃至俱胝那庾多百千大劫,說不能盡。
一向樂生 yī xiàng lè shēng
如十一種生中說。
一向苦生 yī xiàng kǔ shēng
如十一種生中說。
一向苦處 yī xiàng kǔ chù
世親釋二卷三頁云:一向苦處者:謂一向受非愛業果處。於彼有時樂受生者,是等流果生。彼所受異熟果者,唯是其苦。無性釋二卷五頁云:生奈落迦傍,生餓鬼,名生惡趣。唯有苦故,似苦現故;名一向苦處。
一百八受 yī bǎi bā shòu
如受蘊差別中說。
一性散動 yī xìng sàn dòng
世親釋四卷十九頁云:一性散動者:為對治此散動故;即彼經言:色空非色。何以故?若依他起與圓成實,是一性者,此依他起,應如圓成實,是清淨境。
一種煩惱 yī zhǒng fán nǎo
如煩惱分別中說。
一心剎那 yī xīn chà nà
瑜伽三卷六頁云:如經言:起一心,若眾多心。云何安立此一心耶?謂世俗言說一心剎那,非生起剎那。云何世俗言說一心剎那?謂一處為依止,於一境界事,有爾所了別生;總爾所時,名一心剎那。又相似相續,亦說名一。與第二念,極相似故。
一心見道 yī xīn jiàn dào
成唯識論九卷八頁云:一、真見道。謂即所說無分別智,實證二空所顯真理,實斷二障分別隨眠。雖多剎那,事方究竟;而相等故;總說一心。
一分炭喻 yī fēn tàn yù
瑜伽八十四卷一頁云:又彼諸欲喻一分炭者:增長欲愛大熱惱故。
一期四相 yī qī sì xiāng
成唯識論二卷二頁云:一期分位,亦得假立。初有名生。後無名滅。生已相似相續名住。即此相續轉變名異。是故四相,皆是假立。
一剎那量 yī chà nà liàng
俱舍論十二卷一頁云:何等名為一剎那量?眾緣和合,法得自體頃。或有動法,行度一極微。對法諸師,說如壯士一疾彈指頃,六十五剎那。如是名為一剎那量。
一切種子識 yī qiē zhǒng zǐ shí
瑜伽一卷六頁云:一切種子識,謂無始時來,樂著戲論熏習為因,所生一切種子異熟識。又二卷一頁云:復次一切種子識,若般涅槃法者;一切種子,皆悉具足。不般涅槃法者;便闕三種菩提種子。隨所生處自體之中,餘體種子,皆悉隨逐。是故欲界自體中,亦有色無色界一切種子。如是色界自體中,亦有欲無色界一切種子。無色界自體中,亦有欲色界一切種子。又云:又一切種子識,於生自體,雖有淨不淨業因;然唯樂著戲論為最勝因。於生族姓、色、力、壽量、資具等果,即淨不淨業因為最勝因。
二解 世親釋二卷六頁云:有能生彼功能差別者:謂有能生雜染品法功能差別相應道理。由與生彼功能相應故;名一切種子識。於此義中,有現譬喻。如大麥子,於生自芽,有功能故;有種子性。若時陳久,或火相應;此大麥果,功能損壞;爾時麥相,雖住如本;勢力壞故;無種子性。阿賴耶識,亦復如是。有生雜染諸法功能。由此功能相應故;說名一切種子識。
三解 成唯識論二卷八頁云:此能執持諸法種子,令不失故;名一切種。離此,餘法能遍執持諸法種子,不可得故。此即顯示初能變識所有因相。此識因相,雖有多種;持種、不共,是故偏說。
一切種妙智 yī qiē zhǒng miào zhì
瑜伽五十卷十二頁云:云何如來一切種妙智?謂諸如來,以要言之;於三聚法,現等正覺。何等為三?一者、能引有義聚法,二者、能引無義聚法,三者、非能引有義聚法,非能引無義聚法。當知此中,若諸如來,或於能引無義聚法,或於非能引有義聚法,非能引無義聚法,總於如是一切法中,無顛倒智;是名如來一切種智。若諸如來,於其能引有義聚法一切法中無顛倒智,當知是名如來妙智。即於此中,若一切種智,若妙智,總合為一,名一切種妙智。
二解 顯揚四卷十一頁云:一切種妙智者:謂證得如來最極清淨智斷故。謂於染汙清淨二法一切種數相差別中,無礙智性;及彼相應等持諸心心法。又復如來住無漏界,為作一切有情所作事故;於十方土,示佛生有現身言說,心有所行,有所宣說,成等正覺,轉妙法輪,入大寂滅,無礙智性;及彼相應等持諸心心法。是亦名為一切種妙智。
三解 雜集論十四卷十一頁云:一切種妙智者:謂於蘊界處一切種妙智性具足中若定若慧,及彼相應諸心心法。云何於蘊界處一切種妙智性具足。謂於蘊等自性差別相,通達一切差別邊際智成滿故。又云:一切種妙智作何業?謂能絕一切有情一切疑網;令正法眼,長時得住。由此有情,未成熟者,令成熟。已成熟者,令解脫。絕疑網者:於一切處,智無礙故。令正法眼得久住者:於彼彼時方,為斷所化有情疑惑,宣說種種法門差別;諸結集者,次第集結,令不滅故。依此法眼,未成熟有情,令速成熟;已成熟者,令速解脫。
一切種精進 yī qiē zhǒng jīng jìn
瑜伽四十二卷十八頁云:云何菩薩一切種精進?謂此精進,六種、七種,總十三種。云何菩薩六種精進?一、無間精進。謂一切時,修加行故。二、殷重精進。謂能周備修加行故。三、等流精進。謂先因力所任持故。四、加行精進。數數思擇種種善品正加行故。五、無動精進。一切苦觸不能動故;亦不轉成餘性分故。六、無喜足精進。少分下劣差別證中,不喜足故。菩薩成就如是六種一切種精進發勤精進故;所以說言:有勢,有勤,有勇,堅猛,於諸善法,不捨其軛。云何菩薩七種精進?一、與欲俱行精進。謂諸菩薩所有精進,數於無上正等菩提,猛利慾願隨長養故。二、平等相應精進。謂諸菩薩所有精進,能令隨一根本煩惱及隨煩惱,不染汙心,亦不纏心。由此精進,能令菩薩於諸善法,等習而住。三、勝進精進。謂諸菩薩,若為隨一根本煩惱及隨煩惱染心纏心;為斷如是諸煩惱故;精進勇猛,如滅頭然。四、勤求精進。謂諸菩薩,勇猛勤求一切明處,無厭倦故;五、修學精進。謂諸菩薩,於所學法,如應如宜,普於一切法隨法行,能成辦故。六、利他精進。謂諸菩薩所有精進,於如前說十一種相,應知其相。七、善護精進。謂諸菩薩所有精進,起正加行,善自防守。若有所犯;如法悔除。如是菩薩十三種精進,名一切種精進。
一切種靜慮 yī qiē zhǒng jìng lǜ
瑜伽四十三卷三頁云:云何菩薩一切種靜慮?謂此靜慮,六種、七種,總十三種。言六種者,一者、善靜慮,二者、無記變化靜慮,三者、奢摩他品靜慮,四者、毗缽舍那品靜慮,五者、於自他利正審思惟靜慮,六者、能引神通威力功德靜慮。言七種者,一者、名緣靜慮,二者、義緣靜慮,三者、止相緣靜慮,四者、舉相緣靜慮,五者、捨相緣靜慮,六者、現法樂住靜慮,七者、能饒益他靜慮。如是十三種,名為菩薩一切種靜慮
一切種利行 yī qiē zhǒng lì xíng
瑜伽四十三卷十五頁云:云何菩薩一切種利行?當知此行,六種、七種,總十三種。云何六種?謂諸菩薩,若諸有情,應攝受者;正攝受之。若諸有情,應調伏者,正調伏之。若諸有情,憎背聖教;除其恚惱。若諸有情,處中住者,令入聖教。若諸有情,已入聖教;正於三乘,令其成熟。若諸有情,已成熟者;令得解脫。云何七種?謂諸菩薩,安處一分所化有情,於善資糧,守護長養。所謂或依下乘出離;或復依於大乘出離。如令所化於善資糧守護長養,如是或於遠離,或於心一境性,或於清淨諸障,或於修習作意,正安處之。若有聲聞獨覺種姓,即於聲聞獨覺乘中,而正安處。若有如來種姓有情,即於無上正等菩提最上乘中,而正安處。
一切種愛語 yī qiē zhǒng ài yǔ
瑜伽四十三卷十二頁云:云何菩薩一切種愛語?當知此語,六種、七種,總十三種。言六種者,一、於應聽法,開聽,愛語;二、於應制法,遮制,愛語;三、開示諸法法門,愛語;四、開示無倒法相,愛語;五、開示無倒訓釋諸法言辭,愛語;六、開示無倒法句品類差別,愛語,言七種者,一、慰喻愛語。二、慶悅愛語。三、於他有情一切資具,少希欲中,一切所作,及以正至,少希欲中,廣恣;愛語。四、安慰種種驚怖,愛語。五、如理宣說所攝愛語。六、為欲令他出不善處,安住善處,正見聞疑舉訶;愛語。七、請他有力饒益,愛語。如是菩薩十三種語,當知是名一切種愛語。
一切種漏盡 yī qiē zhǒng lòu jìn
雜集論十四卷七頁云:一切種漏盡者:謂諸煩惱,并習氣永盡。
一切門精進 yī qiē mén jīng jìn
瑜伽四十二卷十七頁云:云何菩薩一切門精進?謂此精進,略有四種。一、離染法精進,二、引白法精進,三、淨除業精進,四、增長智精進。離染法精進者:謂諸菩薩所有精進,能令一切結縛隨眠隨煩惱纏,未生不生,已生斷滅。引白法精進者:謂諸菩薩所有精進,一切善法,未生令生,已生令住令不忘失增長廣大。淨除業精進者:謂諸菩薩所有精進,能令三業,皆悉清淨;能攝妙善身語意業。增長智精進者:謂諸菩薩所有精進,能集能增聞思修慧。
一切門靜慮 yī qiē mén jìng lǜ
瑜伽四十三卷三頁云:云何菩薩一切門靜慮?謂此靜慮,略有四種。一者、有尋有伺靜慮,二者、喜俱行靜慮,三者、樂俱行靜慮,四者、捨俱行靜慮。
一切門愛語 yī qiē mén ài yǔ
瑜伽四十三卷十一頁云:云何菩薩一切門愛語?當知此語略有四種。一、欲斷諸蓋,向善趣者,為說先時所應作法。二、遠離諸蓋,心調善者,為說增進四聖諦等相應正法。三、在家出家多放逸者,無倒諫誨,方便令其出離放逸行,住不放逸行。四、於諸法中多疑惑者,為令當來離疑惑故;為說正法,論義抉擇。
一切門利行 yī qiē mén lì xíng
瑜伽四十三卷十五頁云:云何菩薩一切門利行?當知此行,略有四種。謂諸菩薩,不信有情,於信圓滿,慇勤勸導;乃至建立。犯戒有情,於戒圓滿,慇勤勸導;乃至建立。惡慧有情,於慧圓滿,慇勤勸導;乃至建立。慳吝有情,於捨圓滿,慇勤勸導;乃至建立。
一切所詮事 yī qiē suǒ quán shì
瑜伽七十四卷六頁云:云何一切所詮事耶?所謂蘊事、界事、處事、緣起事、處非處事、根事、業事、煩惱事、隨煩惱事、生事、惡趣事、善趣事、產生事、色類事、四大王眾天事、乃至他化自在天事、梵眾天事、乃至色究竟天事、空無邊處事、乃至非想非非想處事、隨信行事、隨法行事、順抉擇分善根事、見道事、修道事、預流果事、乃至阿羅漢果事、獨覺事、等正覺事、滅想受事、到彼岸事、念住事、乃至道支事、靜慮無量無色定事、修想事、修隨念事、解脫勝處遍處事、力無—所—畏願—智不—護念—住大—悲永—害—習—氣諸—相—隨—好一—切—種—妙—智一—切—不—共—佛—法事。
一分修作意 yī fēn xiū zuò yì
瑜伽十一卷十六頁云:一分修作意者:謂由此故;於奢摩他,毗缽舍那,隨修一分。
一切行共相 yī qiē xíng gòng xiāng
如共相有法中說。
一切法共相 yī qiē fǎ gòng xiāng
如共相有法中說。
一切法定異 yī qiē fǎ dìng yì
如定異差別有多種中說。
一來沙門果 yī lái shā mén guǒ
顯揚三卷十八頁云:二、一來沙門果。若隨勝攝;三結永斷,薄貪瞋癡。若全分攝;一切見道所斷煩惱永斷,及欲界繫修道所斷上品中品煩惱永斷。由彼斷故;得一來果,或復一間。
一分半擇迦 yī fēn bàn zé jiā
如半擇迦有三種中說。
一處不相離 yī chù bù xiāng lí
瑜伽六十五卷九頁云:又一處不相離者:謂諸大種、及所造色、同住一處。如置一篋青黃赤白有光明珠,種種光明,互不相離。
一向清淨生 yī xiàng qīng jìng shēng
如十一種生中說。
一切相妙智 yī qiē xiāng miào zhì
無性釋九卷三十一頁頌云:由三身至得具相大菩提,一切處他疑,最勝者;歸禮。此頌顯示一切相妙智性。一切行相,皆正了知;名一切相妙智。此妙智體,名一切相妙智性。即是一切所知境界一切行相殊勝智體。言三身者,謂自性等。由此三身,至得具相無垢無礙妙智自性大菩提果。言具相者,具一切相。有說:無常等十六種行相,名一切相。菩提用彼為先因故。有餘復說:即此及餘一切諸法皆無自性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無所得相,名一切相。有餘復說:非於此中說治所治諸品類相。然說一切義利圓滿;如如意珠,具一切相。我今觀此一切相者,即是一切障斷品類。所以者何?永斷一切障品類故。謂斷一切所知障品,及斷一切習氣品故。又此具相大菩提者:即是正知一切境相。是故能斷一切他疑。一切處者:一切世間。他疑,即是所有人天一切疑惑。於此他疑,皆悉能斷。由此能斷一切人天疑惑作用,顯一切相妙智殊勝。
一切法無自性 yī qiē fǎ wú zì xìng
世親釋五卷十頁云:說一切法無自性意,今當顯示:自然無者:由一切法,無離眾緣自然有性。是名一種無自性意。自體無者:由法滅已;不復更生;故無自性。此復一種無自性意。自性不堅住者:由法纔生,一剎那後,無力能住;故無自性。如是諸法無自性理,與聲聞共。如執取不有故許無自性者:此無自性,不共聲聞。以如愚夫所取遍計所執自性,不如是有。由此是故;依大乘理,說一切法,皆無自性。由無性故成者:由一切法無自性故;無生滅等,皆得成就。所以者何?由無自性,故無有生。由無生故,亦無有滅。無生滅故;本來寂靜。本寂靜故;自性涅槃。後後所依止者:是後後因此而得有義。
一切有漏共相 yī qiē yǒu lòu gòng xiāng
如共相有法中說。
一切行皆寂止 yī qiē xíng jiē jì zhǐ
瑜伽八十三卷二十二頁云:言一切行皆寂止者:謂諸五蘊,皆止息故。
一切行有三種 yī qiē xíng yǒu sān zhǒng
瑜伽九十六卷十四頁云:又若略說處及非處善巧相者;謂或依止趣五趣行,或復依止趣涅槃行。此一切行,略有三種。謂劣、中、勝。趣惡趣行,說名為劣。趣善趣行,說名為中。趣涅槃行,說名為勝。所以者何?趣善趣行,此為最極,更無餘行。唯此能感所有世間最極圓滿。謂能感得轉輪王身,或帝釋身,或魔羅身,或大梵身。彼無第二。更無有餘補特伽羅,或男、或女、與其等者。趣涅槃行,當知能證一切有情最勝法性。謂聲聞菩提,獨覺菩提,無上菩提。諸佛如來,於彼一切,最為殊勝。一切三千大千世界補特伽羅,羅無與等者。又於所有安住菩提劣功德者,於諸世間,得增上位,尚為殊勝;何況如來。彼復云何?謂於是處正見具足補特伽羅,不能現行諸異生類堪任現行。當知一切如經廣說。
一切所知境界 yī qiē suǒ zhī jìng jiè
如契經體有二種中說。
一切種障礙法 yī qiē zhǒng zhàng ài fǎ
雜集論十四卷七頁云:一切種障礙法者:謂一切雜染所對治法。
一切種諸冥滅 yī qiē zhǒng zhū míng miè
俱舍論一卷一頁云:言一切種諸冥滅者:謂滅諸境一切品冥。以諸無知,能覆實義,及障真見;故說為冥。唯佛世尊,得永對治;於一切境一切種冥,證不生法;故稱為滅。聲聞、獨覺、雖滅諸冥;以染無智,畢竟斷故;非一切種。所以者何?由於佛法極遠時處,及諸義類無邊差別,不染無知,猶未斷故。
一切種出離道 yī qiē zhǒng chū lí dào
雜集論十四卷七頁云:一切種出離道者:謂從方便道,乃至究竟道。
一切初新者性 yī qiē chū xīn zhě xìng
瑜伽八十六卷二十一頁云:復次由五種相,當知一切初新者性。一、由晚出家故,二、由幼出家故,三、由少出家故,四、由勞策出家故,五、由受具出家故。
一切語言寂靜 yī qiē yǔ yán jì jìng
瑜伽九十六卷十七頁云:樂言論者,廣生言論染汙樂欲,展轉發起種種論說;名為語言。即此語言,若正證入初靜慮定;即便寂靜。又麤尋伺,能發語言。諸未得定,或有已得還從定起,能發語言;非正在定。正在定者,雖有微細尋伺隨轉;而不能發所有語言。是故此位,說名一切語言寂靜。
一切契經略攝 yī qiē qì jīng lüè shè
瑜伽八十五卷一頁云:云何素怛纜事:謂由二十四處,略攝一切契經。一者、別解脫契經,二者、事契經,三者、聲聞相應契經,四者、大乘相應契經,五者、未顯了義令顯了契經,六者、已顯了義更令明淨契經,七者、先時所作契經,八者、稱讚契經,九者、顯示黑品契經,十者、顯示白品契經,十一者、不了義契經,十二者、了義契經,十三者、義略文句廣契經,十四者、義廣文句略契經,十五者、義略文句略契經,十六者、義廣文句廣契經,十七者、義深文句淺契經,十八者、義淺文句深契經,十九者、義深文句深契經,二十者、義淺文句淺契經,二十一者、遠離當來過失契經,二十二者、遠離現前過失契經,二十三者、除遣所生疑惑契經,二十四者、為令正法久住契經。如彼廣說。
一種身一種想 yī zhǒng shēn yī zhǒng xiǎng
如七識住中說。
二解 集異門論十七卷八頁云:一種身者:謂彼有情,有一顯色身,一種相,一種形。無種種顯色,無種種相,無種種形。故名一種身。一種想者:謂彼有情,唯有樂想。故名一種想。
一生所繫菩薩 yī shēng suǒ xì pú sà
如十種菩薩中說。
一分修三摩地 yī fēn xiū sān mó dì
瑜伽十二卷十三頁云:復次云何一分修三摩地?謂於此中,或唯作意思惟光明相,或唯作意思惟色相,而入於定。如是二種,隨其次第,或了光明;或睹眾色。
一種所調伏界 yī zhǒng suǒ diào fú jiè
如所調伏界無量中說。
一向趣寂聲聞 yī xiàng qù jì shēng wén
瑜伽七十六卷十一頁云:善男子!若一向趣寂聲聞種姓補特伽羅;雖蒙諸佛施設種種勇猛加行,方便化導;終不能令當坐道場,證得無上正等菩提。何以故?由彼本來,唯有下劣種姓故;一向慈悲薄弱故;一向怖畏眾苦故。由彼一向慈悲薄弱,是故一向棄背利益諸眾生事。由彼一向怖畏眾苦,是故一向棄背發起諸行所作。我終不說一向棄背利益眾生事者,一向棄背發起諸行所作者,當坐道場,能得無上正等菩提。是故說彼名為一向趣寂聲聞。
二解 如四種聲聞中說。
一間補特伽羅 yī jiān bǔ tè qié luó
雜集論十三卷九頁云:一間補特伽羅者:謂即一來,或於天上,唯受一有,得盡苦際。所以者何?即一來果,進至不還果向,或於天上,唯受一有,得般涅槃故。唯有一隙,容此一生;故名一間。
二解 瑜伽二十六卷五頁云:云何一間補特伽羅?謂即一來補特伽羅,行不還果向已;能永斷欲界煩惱上品中品,唯餘下品。唯更受一欲界天有,即於彼處得般涅槃;不復還來生此世間。是名一間補特伽羅。
一因恭敬聽法 yī yīn gōng jìng tīng fǎ
瑜伽八十二卷一頁云:一因者:謂恭敬聽法,現前能證利益安樂故。此中或有利益非安樂等四句。如菩薩地法受中已說。
一百八種愛行 yī bǎi bā zhǒng ài xíng
瑜伽九十五卷九頁云:此五種愛,自性差別。由有所依內處別故;說十八種愛行差別。於其外處,當知亦爾。此差別者,謂如於彼內六處中,計我起慢。如是於色,計為我所,而起於慢。謂於此色,我自在轉。如是乃至於諸法中,計為我所,而起於慢。謂於此法,我自在轉。餘隨所應,如前應知。如是十八,并前愛行,合說總有三十六種愛行差別。云何名為時分差別?謂即如是三十六行,各有過去未來現在三世差別。如是名為由四因緣有差別故;愛行合有一百八種。
一實極微不成 yī shí jí wēi bù chéng
唯識二十論六頁云:云何不成?頌曰:極微與六合,一應成六分。若與六同處;聚應如極微。論曰:若一極微,六方各與一極微合;應成六分。一處無容有餘處故。一極微處,若有六微;應諸聚色,如極微量。展轉相望,不過量故。則應聚色,亦不可見。迦濕彌羅國毗婆沙師言:非諸極微有相合義。無方分故。離如前失。但諸聚色,有相合故;有方分故。此亦不然。頌曰:極微既無合;聚有合者誰。或相合不成,不由無方分。論曰:今應詰彼所說理趣。既異極微,無別聚色;極微無合。聚合者誰。若轉救言:聚色展轉,亦無合義;則不應言極微無合。無方分故。聚有方分,亦不許合。故極微無合,不由無方分。是故一實極微不成。
一生順抉擇分 yī shēng shùn jué zé fēn
如六種順抉擇分中說。
一座順抉擇分 yī zuò shùn jué zé fēn
如六種順抉擇分中說。
一向修奢摩他 yī xiàng xiū shē mó tā
瑜伽七十七卷三頁云:世尊!齊何當言菩薩一向修奢摩他?善男子!若相續作意,唯思惟無間心。世尊!云何無間心?善男子!謂緣彼影像心;奢摩他所緣。
一向不清淨生 yī xiàng bù qīng jìng shēng
如十一種生中說。
一切法皆無有二 yī qiē fǎ jiē wú yǒu èr
瑜伽七十三卷十頁云:問世尊依何密意,說一切法皆無有二?答:即依如是所說五事,由俗自性,說無自性。由別別相,說有自性。
一切法皆無自性 yī qiē fǎ jiē wú zì xìng
瑜伽七十三卷十頁云:問:世尊依何密意,說一切法皆無自性?答:由依彼彼所化勢力,故說三種無自性性。一、相無自性性,二、生無自性性,三、勝義無自性性。云何相無自性性?謂一切法世俗言說自性。云何生無自性性?謂一切行,眾緣所生緣力故有;非自然有。是故說名生無自性性。云何勝義無自性性?謂真實義相所遠離法,此由勝義,說無自性性。如觀行苾芻,於大骨聚。生假勝解;不能除遣。於此骨聚勝義無自性想,恆無間轉。如是應知勝義無自性性。此中五事,非由相無自性性故,說無自性。然由生無自性性故,勝義無自性性故;隨其所應,說無自性。謂相、名、分別、正智,皆由二種無自性性。真如不由無自性性,說無自性。是故世尊依此密意,於伽陀中,說如是言:我說一諦,更無第二。
一切法皆不可言 yī qiē fǎ jiē bù kě yán
世親釋八卷十五頁云:又一切法皆不可言,因何成立?故復說言:非離彼能詮,智於所詮轉。由若不了能詮之名;於所詮義,覺知不起。故一切法,皆不可言。若言要待能詮之名;於所詮義,有覺知起。為遮此故;復說是言:非詮不同故。以能詮名,與所詮義,互不相稱。各異相故。能詮所詮,皆不可說。由此因故;說一切法,皆不可言。
一切法皆如幻等 yī qiē fǎ jiē rú huàn děng
瑜伽七十三卷十一頁云:問:世尊依何密意,說一切法,皆如幻等?答:依生無自性性,勝義無自性性,說如是言。
一切法等於虛空 yī qiē fǎ děng yú xū kōng
瑜伽七十三卷十一頁云:問:世尊依何密意,說一切法,等於虛空?答:亦依相無自性性,說如是言。
一切法有三種義 yī qiē fǎ yǒu sān zhǒng yì
顯揚二十卷四頁云:又一切法有三種義。謂能增益義,所增益義,及法性義。如色有三種;能增益色,所增益色,及色法性。如是一切處應知。
一切色略有四種 yī qiē sè lüè yǒu sì zhǒng
五事毗婆沙論下十五頁云:然一切色,略有四種。一者、異熟,二者、長養,三者、等流,四者、剎那,此中眼處,唯有二種。一者、異熟,二者、長養。無別等流。以離前二,更不別有等流性故。耳鼻舌身處,應知亦爾。色處唯有三種。一者、異熟,二者、長養,三者、等流。香味觸處,應知亦爾。聲處,唯有二種。於前三,除異熟。墮法處色,唯有二種。初無漏心俱者,剎那所攝。餘、等流攝。
一切取斷遍知論 yī qiē qǔ duàn biàn zhī lùn
顯揚五卷一頁云:一切取斷遍知論者:謂欲取、見取、戒禁取、我語取、斷遍知論。
一切種子有九種 yī qiē zhǒng zǐ yǒu jiǔ zhǒng
瑜伽五十二卷十六頁云:復次若略說一切種子,當知有九種。一、已與果,二、未與果,三、果正現前,四、果不現前,五、軟品,六、中品,七、上品,八、被損伏,九、不被損伏。若已與果;此果名正現前。若果正現前;此名已與果。若未與果;此名果不現前。若果不現前;此名未與果。若住本性;名軟品。若修若練善不善法,未到究竟;名中品。若修若練已到究竟;名上品。損及不損,如前應知。
一切同類可得相 yī qiē tóng lèi kě dé xiāng
瑜伽七十八卷二十二頁云:若一切法,意識所識性;是名一切同類可得相。
一切異類可得相 yī qiē yì lèi kě dé xiāng
瑜伽七十八卷二十二頁云:若一切法相性業法因果異相,由隨如是一一異相,決定展轉各各異相。是名一切異類可得相。
一切煩惱永離繫 yī qiē fán nǎo yǒng lí xì
瑜伽八十六卷六頁云:一切煩惱永離繫者:謂諸煩惱,無餘斷滅。由今滅故;後不更生。
一切有情有八種 yī qiē yǒu qíng yǒu bā zhǒng
瑜伽九十六卷十八頁云:云何名為一切有情?謂有情眾,略有八種。一、在家眾。二、出家眾。三、於諸欲未離貪眾。四、於諸欲已離貪眾。五、於初靜慮未離貪眾。六、於初靜慮已離貪眾。七、從此已上,乃至非想非非想處,未得離貪,諸外道眾,能入世間定,具足於邪見,乃至邪解脫智者。八、住內法眾,能入世間定,具足於正見,乃至正解脫智者,及住內法眾,能入出世定者。由此八眾,依能領納諸受遍知,應知普攝諸有情眾。
一百一十二煩惱 yī bǎi yī shí èr fán nǎo
顯揚十七卷一頁云:一百一十二煩惱者:謂欲界見苦諦等所斷,各有十種。色無色界見苦諦等所斷,各有九種。謂各除瞋。如是名為一百一十二煩惱。何等十煩惱所攝?謂五、見自性,五、非見自性。如前已說。
一向淨依止住食 yī xiàng jìng yī zhǐ zhù shí
世親釋十卷三頁云:三、一向淨依止住食。謂段等四食,令聲聞等清淨依止而得住故。
一向修毗缽舍那 yī xiàng xiū pí bō shè nà
瑜伽七十七卷三頁云:世尊!齊何當言菩薩一向修毗缽舍那?善男子!若相續作意,唯思惟心相。云何心相?善男子!謂三摩地所行有分別影像;毗缽舍那所緣。
一來向補特伽羅 yī lái xiàng bǔ tè qié luó
雜集論十三卷七頁云:一來果向補特伽羅者:謂於修道中,已斷欲界五品煩惱,安住彼道。所以者何?由見道後,已斷欲界乃至中中品煩惱,及住彼斷道故。
一來果補特伽羅 yī lái guǒ bǔ tè qié luó
雜集論十三卷七頁云:一來果補特伽羅者:謂於修道中,已斷欲界第六品煩惱,安住彼道。所以者何?由已永斷中軟品煩惱,斷道究竟,建立此故。
一切法相略有三種 yī qiē fǎ xiāng lüè yǒu sān zhǒng
瑜伽七十六卷三頁云:謂諸法相,略有三種。何等為三?一者、遍計所執相,二者、依他起相,三者、圓成實相。云何諸法遍計所執相?謂一切法,名假安立自性差別。乃至為令隨起言說。云何諸法依他起相?謂一切法緣生自性。則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謂無明緣行;乃至招集純大苦蘊。云何諸法圓成實相?謂一切法平等真如。於此真如,諸菩薩眾,勇猛精進,為因緣故;如理作意,無倒思惟,為因緣故;乃能通達。於此通達,漸漸修集;乃至無上正等菩提,方證圓滿。復次德本!如眩翳人,眼中所有眩翳過患,遍計所執相,當知亦爾。如眩翳人,眩翳眾相,或髮毛輪蜂蠅巨勝,或復青赤白等相,差別現前;依他起相,當知亦爾。如淨眼人,遠離眼中眩翳過患,即此淨眼本性所知無亂境界;圓成實相,當知亦爾。復次德本!譬如清淨頗胝迦寶,若與青染合色;則似帝青大青末尼寶像。由邪執取帝青大青末尼寶故;惑亂有情。若與赤染色合;則似珀末尼寶像。由邪執取珀末尼寶故;惑亂有情。若與綠染色合;則似末羅羯多末尼寶像。由邪執取末羅羯多末尼寶故;惑亂有情。若與黃染色合;則似金像。由邪執取真金像故;惑亂有情。如是德本,如彼清淨頗胝迦上所有染色相應,依他起相上遍計所執相言說習氣,當知亦爾。如彼清淨頗胝迦上所有帝青大青珀末羅羯多金等邪執,依他起相上遍計所執相執,當知亦爾,如彼清淨頗胝迦寶,依他起相,當知亦爾。如彼清淨頗胝迦上所有帝青大青珀末羅羯多真金等相,於常常時,於恆恆時,無有真實,無自性性;即依他起相上,由遍計所執相,於常常時,於恆恆時,無有真實,無自性性;圓成實相,當知亦爾。復次德本!相名相應以為緣故;遍計所執相而可了知。依他起相上,遍計所執相執,以為緣故;依他起相而可了知。依他起相上,遍計所執相無執,以為緣故;圓成實相而可了知。復次德本!若諸菩薩,能於諸法依他起相上,如實了知遍計所執相;即能如實了知一切無相之法。若諸菩薩如實了知依他起相;即能如實了知一切雜染相法。若諸菩薩如實了知圓成實相;即能如實了知一切清淨相法。
一切法本性無分別 yī qiē fǎ běn xìng wú fēn bié
世親釋八卷二十二頁云:如薄伽梵餘契經中,說一切法皆無分別。為欲顯示無分別義,復說頌言:應知一切法,本性無分別。所分別無故。無分別智無。應知一切法本性無分別者:是一切法本來自性無分別義。何以故?所分別無故。此即顯示所分別事,無所有故;諸法本性,無有分別。若所分別無所有故,諸法本性無分別者;何故本來一切有情不得解脫?答此問言:無分別智無。此顯彼無無分別智,雖一切法本來自性無有分別;而不解脫。若於諸法無分別理,真證智生;現見諸法無分別性;即得解脫;此未生故;未得解脫。真證智者,應知即是無分別智。
一切諸法皆無自性 yī qiē zhū fǎ jiē wú zì xìng
如隨順會通方便善巧中說。
二解 瑜伽七十六卷七頁云:勝義生當知,我依三種無自性性,密意說言:一切諸法,皆無自性。謂相無自性性,生無自性性,勝義無自性性。善男子!云何諸法相無自性性?所謂諸法遍計所執相。何以故?此由假名安立為相;非由自相安立為相。是故說名相無自性性。云何諸法生無自性性?所謂諸法依他起相。何以故?此由依他緣力故有;非自然有。是故說名生無自性性。云何諸法勝義無自性性?所謂諸法由生無自性性故,說名無自性性;即緣生法,亦名勝義無自性性。何以故?於諸法中,若是清淨所緣境界;我顯示彼以為勝義無自性性。依他起相,非是清淨所緣境界,是故亦說名為勝義無自性性。復有諸法圓成實相,亦名勝義無自性性。何以故?一切諸法法無我性,名為勝義。亦得名為無自性性。以是諸法勝義諦故;無自性性之所顯故。由此因緣,名為勝義無自性性。善男子!譬如空華,相無自性性,當知亦爾。譬如幻像,生無自性性,當知亦爾。一分勝義無自性性,當知亦爾。譬如虛空,唯是眾色無性所顯,遍一切處,一分勝義無自性性,當知亦爾。法無我性之所顯故;遍一切故。善男子!我依如是三種無自性性,密意說言:一切諸法,皆無自性。
三解 雜集論十二卷十三頁云:復次如方廣分說:一切諸法,皆無自性。此言依何密意說?謂無自然性故。無自體性故。無住自體故。無如愚夫所取相性故。無自然性者:由無自然性故,說無自性。不遮待緣性故說無自性。無自體性者:由此自體,曾所經有,即此自體,不可復有故;說為無性。無住自體者:體雖現在未至壞相;次必當滅。體無住義,故說無性。無如愚夫所取相性者:如諸愚夫未見諦者,依止名言戲論熏習門,妄取諸法性相。遠離如是所取自性,故說無性。復次於遍計所執自性,相無性故。於依他起自性,生無性故。於圓成實自性,勝義無性故。更依異門,顯無性義。故言復次。一切法者,即三自性。謂遍計所執自性,依他起自性,圓成實自性。遍計所執自性,定無自相。自相無故;名相無性。相無性故;名為無性。依他起自性,待眾緣故,非自然生。無自然生性故,名生無性。生無性故,名為無性。圓成實自性,清淨所緣故;於依他起中,無遍計所執相所顯自體故;勝義為自體故;無性所顯故;名勝義無性。勝義無性故;名為無性。由此道理,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無自性。非一切種、性相俱無,說為無性。
一切諸法皆無有事 yī qiē zhū fǎ jiē wú yǒu shì
如隨順會通方便善巧中說。
一切諸法無生無滅 yī qiē zhū fǎ wú shēng wú miè
如隨順會通方便善巧中說。
一切諸法皆等虛空 yī qiē zhū fǎ jiē děng xū kōng
如隨順會通方便善巧中說。
一切諸法皆如幻夢 yī qiē zhū fǎ jiē rú huàn mèng
如隨順會通方便善巧中說。
一切諸法皆無我性 yī qiē zhū fǎ jiē wú wǒ xìng
瑜伽四十六卷三頁云:又諸菩薩,如實了知有為無為一切諸法,二無我性。一者、補特伽羅無我性,二者、法無我性。於諸法中補特伽羅無我性者:謂非即有法,是真實有補特伽羅。亦非離有法,別有真實補特伽羅。於諸法中法無我性者:謂於一切言說事中,一切言說自性諸法,都無所有。如是菩薩,如實了知一切諸法皆無有我。
一切諸行皆是無常 yī qiē zhū xíng jiē shì wú cháng
瑜伽四十六卷一頁云:云何菩薩等隨觀察一切諸行皆是無常?謂諸菩薩,觀一切行言說自性,於一切時,常無所有。如是諸行,常不可得,故名無常。又即觀彼離言說事,由不了知彼真實故:無知為因,生滅可得。如是諸行離言自性,有生有滅,故名無常。又諸菩薩,觀過去行,已生已滅。由彼諸行,無因可得,亦無自性;是故觀彼因性、自性,皆無所有。觀現在行,已生未滅。由彼諸行,因不可得。已與果故。自性可得。猶未滅故。是故觀彼自性是有,而無有因。觀未來行,未生未滅。由彼諸行,有因可得。未與果故。無有自性。猶未生故。是故觀彼唯有因性,而無自性。菩薩如是見三世中分段諸行相續轉已;等隨觀見一一剎那,有為諸行,皆有三種有為之相。於剎那後,復有第四有為之相。即於此中,前剎那行自性滅壞無間,非先諸行剎那自性生起;正觀為生。諸行生已;即時未壞;正觀為住。此已生行,望前已滅諸行剎那,自性別異;正觀為老。從此諸行生剎那後,即此已生諸行剎那自性滅壞;正觀為滅。菩薩觀此已生剎那諸行自性,即是生住老之自性。不見生等,別有自性。如實觀見生剎那後,即此生等諸行剎那自性滅壞,無別有性。如是四種有為之相,總攝諸行。以要言之,二分所顯。一者、有分所顯,二者、無分所顯。此中世尊,依於有分,建立一種有為之相。依於無分,建立第二有為之相。住異二種,俱是諸行有分所顯;建立第三有為之相。此中菩薩,觀一切時,唯有諸行;除此,更無生住老滅,恆有實物,自性成就。何以故?諸行生時,唯即如是諸行可得;無別有餘生住老滅。如是諸行住老滅時,唯即如是諸行可得;無別有餘生住老滅。又諸菩薩,以理推求,生等實物,亦不可得。如是推求不可得者:謂若離彼色等諸行,別有生法;是即應如色等諸行,自體有生;如是此生,亦應有生。如是即應有二種生。一者、行生,二者、生生。如是行生,與彼生生,為一?為異?若言一者;計生實有,即為唐捐。言別有生,是實物有;不應道理。若言異者;如是即應非行生生。是行生生,不應道理。如說生相,如是廣說住老滅相,當知亦爾。謂若滅法,別有自性,是實成就;即應此滅,有生有滅。若滅生時;一切諸行,皆應同滅。如是即應少用功力,如入滅定,諸心心所,一切皆滅。若滅滅時;一切諸行,雖皆已滅;復應還生。以滅無故。是故言滅有生有滅,不應道理。又善男子,或善女人,於一切時恆有實物自性成就,觀為假有;而能修厭離欲解脫;不應道理。與此相違,是應道理。由此行相,是諸菩薩,如實了知一切諸行皆是無常。
一切諸行皆悉是苦 yī qiē zhū xíng jiē xī shì kǔ
瑜伽四十六卷三頁云:又諸菩薩,觀無常行,相續轉時,能為三種苦所依止。一者、行苦,二者、壞苦,三者、苦苦。如是菩薩如實了知一切諸行皆悉是苦。
一切種行無常苦想 yī qiē zhǒng xíng wú cháng kǔ xiǎng
瑜伽八十六卷十七頁云:復次由四差別,當知修習一切種行無常苦想。何等為四?一、果差別故,二、自性差別故,三、品類差別故,四、方便差別故。果差別者:謂修此想,能遣一切欲貪、色貪、及無色貪、掉、慢、無明。當知此中顯示三種本煩惱斷,及顯三種隨煩惱斷。欲貪煩惱,掉為助伴。色貪煩惱,慢為助伴。無色貪惑,無明為伴。復有差別。謂於此中,顯示下分上分結盡。自性差別者:謂於此中,由正修習聞所成慧,說名親近。由正修習思所成慧,能入修故;說名修習。由正修習修所成慧,名多修習。又由修習了相作意故,名親近。唯除加行究竟作意,由正修習諸餘作意故;名修習。修習加行究竟作意,名多修習。是名第二三種差別。又由所依、所緣、作意,隨其次第,當知是名為乘為事為隨建立。又由長時串修習故;說名純熟。數數無倒修方便故;說名善受,及與善發,品類差別者:謂修如是無常想時,速能永拔一切隨眠;棄捨下地一切善法;攝受上地一切善法。於餘一切不淨想等,最高廣性,能善住持,遍行一切。猶如觀察所取之事,即如是觀能取之事。彼相解脫,能得無漏無常之想。若有漏想,若無漏想,如是一切,皆於涅槃,善能隨順、趣向、臨入。皆能對治無明大闇,一切永斷。永斷彼故;清淨鮮白諸無學想,皆由一切無漏學想增上故得。方便差別者:謂獨處空閒,以無顛倒數數作意,觀察諸行無常之性。由無常想,住無我想。於見道中,既住無漏無我想已;於上修道,由有學想,永害我慢;隨得涅槃,二種皆具。
一切諸受無餘永滅 yī qiē zhū shòu wú yú yǒng miè
瑜伽七十七卷十九頁云:世尊!如世尊說:於無餘依涅槃界中,一切諸受,無餘永滅。何等諸受,於此永滅?善男子!,以要言之,有二種受,無餘永滅。何等為二?一者、所依麤重受,二者、彼果境界受。所依麤重受,當知有四種。一者、有色所依受,二者、無色所依受,三者、果已成滿麤重受,四者、果未成滿麤重受。果已成滿受者:謂現在受。果未成滿受者:謂未來因受。彼果境界受,亦有四種。一者、依持受,二者、資具受,三者、受用受,四者、顧戀受。於有餘依涅槃界中,果未成滿受,一切已滅。領彼對治明觸生受;領受共有,或復彼果已成滿受。又二種受,一切已滅,唯現領受明觸生受。於無餘依涅槃界中,般涅槃時,此亦永滅。是故說言:於無餘依涅槃界中,一切諸受,無餘永滅。
一切有情由食而住 yī qiē yǒu qíng yóu shí ér zhù
瑜伽六十六卷三頁云:問:有七因緣,任持諸行,令住不壞;何故世尊,但說有情由食而住?何等為七?一、生。是諸行住因。由諸行生,方得有住。無有無生而有住者。二、命根。三、食。四、心自在通。由彼勢力,增諸壽行,或住一劫,或住劫餘。五、因緣和合。是諸行住因。謂善不善無記諸法。乃至因緣猶未散壞,於爾所時,相續而住;無有斷絕。六、由善不善無記作意,引發先業,能牽諸行,令住不絕。所謂外分,共不共業之所生起。七、無諸障礙。是諸行住因。由此能令諸行生時,無障因緣。諸行生已;相似相續而住,遠離相違敗壞因緣。若不爾者;便應滅壞。答:雖由如是七種因緣,諸行得住;然此四食,是諸行住多分因緣。由種種門,能令諸行相續而住。又此諸食,能令有情相續而住,易取易入;乃至愚夫嬰兒等類,亦能隨覺;非所餘法。又此諸食,能令羸損諸根大種,皆得增益。又令疾病,亦得除愈。非所餘法。又有長壽諸有情類,若不得食;非時中夭。又此諸食,令易入道,能修身等四種念住。謂一切有情,食所住故。是故由此五種因緣,世尊但說一切有情由食而住。
一切有情皆依食住 yī qiē yǒu qíng jiē yī shí zhù
集異門論一卷三頁云:一切有情依食住者:何等是食,而言有情皆依食住?如世尊說:苾芻當知,食有四種。能令部多有情安住,及能資益諸求生者。何為四食?一者、段食;若麤若細。二者、觸食。三者、意思食。四者、識食。由此四食,說諸有情,皆依食住。何緣故知諸有情類皆依食住,謂諸有情,於彼彼聚,由此諸食未盡為因,有想等想,施設言說,活住存濟,差別而轉。若諸有情,於彼彼聚,由此諸食已盡為因;有想等想,施設言說,死歿殞逝,差別而轉。由此故知諸有情類皆依食住。
一切有情皆依行住 yī qiē yǒu qíng jiē yī xíng zhù
集異門論一卷七頁云:一切有情依行住者:何等是行,而言有情皆依行住?如世尊說:苾芻當知,若諸有情,於彼彼聚,不死不殞,不壞不沒,不失不退;皆由壽住;命根相續。此壽命根,說名為行。由此行故;一切有情,存濟住活。此行於彼,能護隨護,能轉隨轉。由此故說一切有情皆依行住。何緣故知諸有情類皆依行住?謂諸有情,於彼彼聚,由此壽行未盡為因;有想等想施設言說活住存濟差別而轉。若諸有情,於彼彼聚,由此壽行已盡為因;有想等想施設言說死歿殞逝差別而轉。由此故知諸有情類皆依行住。
一切有情業報證得 yī qiē yǒu qíng yè bào zhèng dé
顯揚六卷十頁云:一切有情業報證得者:謂一切有情,造作淨不淨業。依自業故,於五趣流轉中,感種種異熟,受種種異熟。
一切世間不可樂想 yī qiē shì jiān bù kě lè xiǎng
大毗婆沙論一百六十六卷六頁云:一切世間不可樂想,有說:惟緣欲界。以說此想,對治緣世間可愛事貪慾。此貪慾,惟在欲界故。此中有說:惟緣世間可愛事。有說:亦緣可愛事所起貪慾。問:若惟緣欲界者;云何名一切世間不可樂想?答:一切,有二種。一、一切一切,二、少分一切。此中說少分一切;是故無過。有說:此想、通緣三界。以名一切世間不可樂想故。問:若爾;何故說此想對治世間可愛事貪慾;彼貪慾惟在欲界故?答:彼經顯示初起趣入加行,故作是說。若已數習成滿者;亦能斷色無色界貪慾。是故無過。
二解 集異門論十六卷一頁云:云何一切世間不可樂想?答:世間,謂五取蘊。即色取蘊,乃至識取蘊。有諸苾芻,於五取蘊,以有思慮俱行作意,審諦思惟;以有恐懼俱行作意,審諦思惟;以不可樂俱行作意,審諦思惟;以不可喜俱行作意,審諦思惟。彼於五取蘊如是思惟時,諸想等現前等想已想當想。是名一切世間不可樂想。
一切無為皆非實有 yī qiē wú wèi jiē fēi shí yǒu
俱舍論六卷十五頁云:經部師說:一切無為,皆非實有。如色受等,別有實物;此所無故。若爾;何故名虛空等?唯無所觸,說名虛空。謂於暗中,無所觸對;便作是說:此是虛空。已起隨眠生種滅位,由揀擇力,餘不更生;說名擇滅。離揀擇力,由闕緣故;餘不更生。名非擇滅。如殘眾同分中夭者餘蘊。餘部師說:由慧功能,隨眠不生;名為擇滅。隨眠緣闕,後苦不生;不由慧能。名非擇滅。離揀擇力,此滅不成;故此不生,即擇滅攝。有說:諸法生已後無,自然滅故;名非擇滅。如是所執非擇滅體,應是無常。未滅無故。豈不擇滅,擇為先故,先無後有,應亦無常。非擇為先,方有擇滅,如何擇滅,亦是無常。所以者何?非先有擇,後未生法,方有不生。何者不生,本來自有。若無揀擇;諸法應生。揀擇生時,法永不起。於此不起,擇有功能。謂於先時,未有生障;今為生障,非造不生。若唯不生是涅槃者;此經文句,當云何通?經言:五根若修若習若多修習,能令過去未來現在眾苦永斷。此永斷體,即是涅槃。唯於未來,有不生義;非於過現。豈不相違。雖有此文;而不違義。此經意說:緣過現苦煩惱斷故;名眾苦斷。如世尊言:汝等於色,應斷貪慾。貪慾斷時,便名色斷及色遍智。廣說乃至識亦如是。過現苦斷,義亦應然。設有餘經言斷過去未來現在諸煩惱者,准前理釋;義亦無違。或此經中別有意趣。過去煩惱,謂過去生所起煩惱。現在煩惱,謂現在生所起煩惱。如愛行中十八愛行,過去世起者,依過去生說。未來,現在,應知亦爾。如是二世所起煩惱,為生未來諸煩惱故;於現相續,引起種子。此種斷故;彼亦名斷。如異熟盡時,亦說名業盡。未來眾苦,及諸煩惱,由無種故,畢竟不生;說名為斷。若異此者;過去現在,何緣須斷。非於已滅及正滅時,須設勞劬,為令其滅。若無為法,其體都無;何故經說所有諸法,若諸有為,若諸無為,於中離染,最為第一。如何無法,可於無中立為第一。我亦不說諸無為法,其體都無。但應如我所說而有。如說此聲,有先非有,有後非有。不可非有說為有故;有義得成。說有無為,應知亦爾。有雖非有,而可稱歎。故諸災橫畢竟非有,名為離染。此於一切有非有中,最為殊勝。為令所化,深生欣樂,故應稱歎此為第一。
一切行因略有二種 yī qiē xíng yīn lüè yǒu èr zhǒng
瑜伽八十七卷一頁云:一切行因略有二種。一、共,二、不共。共因者:謂喜為先因。由此喜故;於彼彼生處,障於厭離,滋潤自體。為欲將生所生之處,雖有一切煩惱為因;而於生處生喜者、生。非於彼起厭逆想者。又即此喜唯依色說。宿因生已;不待餘因,究竟轉故。不共因者:謂順苦樂非苦樂觸,望於受等所有心法,無間滅意,及俱生名;十種色等,望六種識。由彼雖從先因所生;剎那剎那,別待餘因,方得生起。
一切遍行戲論麤重 yī qiē biàn xíng xì lùn cū zhòng
雜集論十卷十三頁云:一切遍行戲論麤重者:謂執眼等諸法習氣,無始時來,依附阿賴耶識,相續不斷。即此名為戲論習氣。從此習氣,眼等諸法及名言執,數數生起。
一切苦中復有二苦 yī qiē kǔ zhōng fù yǒu èr kǔ
瑜伽四十四卷十二頁云:一切苦中,復有二苦。一、宿因所生苦,二、現緣所生苦。
一切門苦中有四苦 yī qiē mén kǔ zhōng yǒu sì kǔ
瑜伽四十四卷十二頁云:一切門苦中,復有四苦。一、那落迦苦,二、傍生苦,三、鬼世界苦,四、善趣所攝苦。
一切種苦中有十苦 yī qiē zhǒng kǔ zhōng yǒu shí kǔ
瑜伽四十四卷十三頁云:一切種苦中,復有十苦。謂如前說五樂所治,有五種苦。一、因苦。二、受苦。三、唯無樂苦。四、受不斷苦。五、出—離遠—離寂—靜菩—提—樂,所對治家欲—界—結尋異—生苦。是名五苦。復有五苦。一、逼迫苦,二、眾具匱乏苦,三、界不平等苦,四、所愛變壞苦,五、三界煩惱品麤重苦。是名五苦。
一切生身相續緣起 yī qiē shēng shēn xiāng xù yuán qǐ
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十三頁云:四者、說有一切生身相續緣起。謂由能引能生諸分,引生一切所引所生。
一切生身依持緣起 yī qiē shēng shēn yī chí yuán qǐ
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十三頁云:五者、說有一切生身依持緣起。謂諸世界,由諸因緣,施設成壞。
一切生身差別緣起 yī qiē shēng shēn chà bié yuán qǐ
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十三頁云:六者、說有一切生身差別緣起。謂由不善善有漏業,施設三惡人天趣別。
一切表業皆是假有 yī qiē biǎo yè jiē shì jiǎ yǒu
如表業三種中說。
一切智者有五種相 yī qiē zhì zhě yǒu wǔ zhǒng xiāng
瑜伽七十八卷二十二頁云:世尊!一切智者相,當知有幾種?善男子!略有五種。一者、若有出現世間;一切智聲,無不普聞。二者、成就三十二種大丈夫相。三者、具足十力;能斷一切眾生一切疑惑。四者、具足四無所畏;宣說正法;不為一切他論所伏,而能摧伏一切邪論。五者、於善說法毗奈耶中,八支聖道,四沙門等,皆現可得。如是生故,相故,斷疑網故,非他所伏,能伏他故,聖道沙門,現可得故。如是五種,當知名為一切智相。
一切菩薩正所求智 yī qiē pú sà zhèng suǒ qiú zhì
佛地經論二卷三頁云:一切菩薩正所求智者:顯示世尊成就佛種不斷方便殊勝功德。謂諸菩薩,為令佛種無斷絕故;勤修加行。非聲聞等。是故佛智,唯諸菩薩正所應求。又云:一切菩薩正所求智者:顯示世尊無量所依所化有情調伏方便殊勝功德。謂由無量菩薩所依一切有情調伏方便,此由如來增上力故,得聞正法思修次第,獲得妙智。異類菩薩,攝受付囑,展轉相續,無間而轉。
一切如來所說義智 yī qiē rú lái suǒ shuō yì zhì
瑜伽八十八卷二十一頁云:由二種相,一切如來,所說義智,皆應了知。何等為二?一者、教智,二者、證智。教智者:謂諸異生聞思修所成慧。證智者:謂學無學慧,及後所得諸世間慧。此中異生,非於一切佛所說義,皆能了知;亦非於慢,覺察是慢。又未能斷。若諸有學;非於我見一切義中,皆不了知;又能於慢,覺察是慢,而未能斷。若諸無學;能作一切。
一切律儀總有四種 yī qiē lǜ yí zǒng yǒu sì zhǒng
大毗婆沙論十七卷六頁云:一切律儀,總有四種。一、別解脫律儀,二、靜慮律儀,三、無漏律儀,四、斷律儀。別解脫律儀者:謂欲界戒。靜慮律儀者:謂色界戒。無漏律儀者:謂無漏戒。斷律儀者:謂離欲界染九無間道中所有靜慮無漏戒。
一切色像皆入身中 yī qiē sè xiàng jiē rù shēn zhōng
世親釋八卷六頁云:一切色像皆入身中者:謂身中現無量種種一切事業。
一切有者謂十二處 yī qiē yǒu zhě wèi shí èr chù
瑜伽六卷六頁云:又雖說一切有者謂十二處;然於有法,密意說有有相;於無法,密意說有無相。所以者何?若有相法,能持有相,若無相法,能持無相;是故俱名為法,俱名為有。若異此者;諸修行者,唯知於有,不知於無;應非無間觀所知法。不應道理。
一切遍行同行相應 yī qiē biàn xíng tóng xíng xiāng yīng
雜集論五卷十七頁云:又有一切遍行同行相應。謂受想思觸作意及識。由此六法,於一切位,決定相應。隨無一法,餘亦無故。
一切見皆入二見中 yī qiē jiàn jiē rù èr jiàn zhōng
大毗婆沙論二百卷十三頁云:如契經說:苾芻當知,世間沙門婆羅門等所依諸見,皆入二見。謂有見,無有見。今應分別。云何諸見一切皆入此二見中?答:非此入二顯攝彼體;但顯彼入二見品中。所以者何?有見者:即常見。無有見者:即斷見。諸惡見趣,雖有多種;無不皆入此二品類。如此品初補刺拏說無施與等,五類邪見,入斷見品。以執無故。有說:入二品。由執我常,謗因等故。次說乃至活有命者死後斷壞無有等,斷見攝故;即斷見品。有作是說:此四大種士夫身,乃至智者,讚受入二品中。次說無因無緣等,是未塞羯梨見。次說造教造等,是珊闍夷見。此二俱入斷見品。以執無故。有說:入二品。由執我常,謗因等故。次說此七士身等,常見攝故;即常見品。次說有十四億等,是無勝髮褐見。次說一切士夫諸有所受無不皆以宿作為因等,是離繫親子見。此二、俱入二品。以執有我,後斷滅故。次說一切士夫所受皆是無因無緣等,是fēng迦多衍那見。入斷見品。以執無故。有說:入二品。以執我常,謗無因故。次說自作苦樂等,此入二品。以執有我,後斷滅故。次說所受苦樂非自作等,入斷見品。以執無故。有說:入二品。以執我常,謗無因故。次說我及世間常等,常見攝故;即常見品。次說諦故住故我有我等,常見攝故;即常見品。次說諦故住故我無我等,斷見攝故;即斷見品。次說我觀我等,入常見品。次說受妙五欲等,入常見品。執有我常,得涅槃故。有說:入二品。以執有我,後斷滅故。次說風不吹等,常見攝故;即常見品。次說眾生執我作等,入二見品。以執有我,後斷滅故。後說諸欲淨妙,快意受用,而無過失等,入常見品。執有我常,受勝欲故。有說:入二品。以執有我,後斷滅故。契經中說:我有想見,我無想見,我非有想非無想見,斷滅見,現法涅槃見,此五、入二見品。謂前三、入常見品;第四、入斷見品;第五、有說入常見品,有說入二品。梵網經中所說六十二見,亦總入此二見品中。謂前際分別見中四遍常論,入常見品。四一分常論,有說入常見品,有說入二見品。以執有常,有無常故。二無因論,入斷見品。有說:入二品。以執我常,謗無因故。有邊等四論,及不死矯亂四論,入常見品。有說:入二品。以執我常,後亦斷故。後際分別見中有想,無想,非有想非無想論,皆常見攝故;即常見品。七斷滅論,斷見攝故;即斷見品。五現法涅槃論,入常見品。執有我常,得涅槃故。有說:入二品。以執有我,現得涅槃,後斷滅故。迦多衍那契經中說:世有二見。一者、有見,二者、無見。如次攝入常斷見品。師子吼經曰:一切見皆依二見。謂有見無有見。依有見者,耽著有見,憎無有見。依無有見者,耽著無有見,憎有見。此二如次,亦即攝入常斷見品。如契經說:常見外道,或執轉變,或執隱顯,或執往來意界常等,如是一切,常見攝故;即常見品。
一向有樂一向有苦 yī xiàng yǒu lè yī xiàng yǒu kǔ
瑜伽八十七卷五頁云:一向有樂者:謂在下三靜慮。一向有苦者:謂在捺落迦。
一類堅住相續而轉 yī lèi jiān zhù xiāng xù ér zhuǎn
世親釋四卷六頁云:一類堅住相續轉者:由相似故,名為一類。多時住故,說名堅住。諸有色識,相似多時相續而轉。無性釋四卷十頁云:言一類者,是相似義。前後一類,無有變異,亦無間斷;故名堅住。即此說名相續而轉。
一向修學聲聞藏戒 yī xiàng xiū xué shēng wén cáng jiè
瑜伽四十一卷十二頁云:若諸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於菩薩藏,未精研究;於菩薩藏,一切棄捨;於聲聞藏,一向修學。是名有犯;有所違越。非染違犯。
一眼見色二眼見色 yī yǎn jiàn sè èr yǎn jiàn sè
俱舍論二卷十六頁云:於見色時,為一眼見?為二眼見?此無定准。頌曰:或二眼俱時,見色分明故。論曰:阿毗達磨諸大論師,咸言:或時一眼俱見。以開二眼,見色分明;開一眼時,不分明故。又開一眼,觸一眼時,便於現前見二月等。閉一,觸一,此事則無。是故或時二眼俱見。非所依別,識成二分。住無方故。不同礙色。
一來果向及一來果 yī lái guǒ xiàng jí yī lái guǒ
俱舍論二十三卷十四頁云:若先已斷欲界六品,或七八品;至此位中,名第二果向。趣第二果故。第二果者,謂一來果。遍得果中,此第二故。又云:一來果向,若斷第六;成一來果。彼往天上,一來人間,而般涅槃;名一來果。過此以後,更無生故。此或名曰薄貪瞋癡。唯餘下品貪瞋癡故。
一切有情是如來藏等 yī qiē yǒu qíng shì rú lái cáng děng
佛地經論三卷十七頁云:又淨法界,若無差別一切種淨;則名一切如來法身。亦名如來真實體性。於一切時,常無變故。由此法界,一切有情心相續中,平等有故;說如是言:一切有情是如來藏。一切有情皆有佛性。為引不定種姓有情,令心決定趣大乘故;就有如來種姓有情,說如是言:一切有情皆當作佛。如有說言:一切無常,一切皆苦;如是皆說少分一切;非全一切。若不爾者;便違所說五種種姓。諸佛功德應當有盡。無所度故。則違所說如來功德常無所盡。不應無益常住世間。本期度生,求佛果故。
一切如來由三事平等 yī qiē rú lái yóu sān shì píng děng
大毗婆沙論一百二十卷二頁云:問:若爾;施設論說,當云何通?如彼說一切如來應正等覺,皆悉平等。答:由三事等,故名平等。一、修行等。謂諸如來,皆於過去三無數劫,勤修四種波羅蜜多,究竟圓滿,得菩提故。二、利益等。謂諸如來等,於無量應化有情,作利樂事,皆究竟故。三、法身等。謂諸如來,皆得十力,四無所畏,三念住,大悲,十八不共法等,勝功德故。由此三義,故言平等。
一心一化與一心多化 yī xīn yī huà yǔ yī xīn duō huà
大毗婆沙論一百三十五卷四頁云:問:為一心一化?為一心多化?若一心一化;經頌所說,當云何通?如說:一化主語時,諸所化皆語。一化主若默,諸化皆默然。若一心多化;施設論說,復云何通?如說:神境智證通,云何加行?以何方便,起神境智證通?答:彼初業者,習世俗定,令極自在。極自在已;起令現前。由現前故;於神境通,便能引發,從彼乃至隨起一化。起一化事,尚爾許心;況復多耶。有作是說:一心一化。問:所引經頌,當云何通?答:先以多心,祈多化語,後以一心,令語俱發。前多心、是轉;後一心、隨轉。有餘師說:一心多化。問:彼施設論,當云何通?答:若初起通者,一心一化。若通慧滿者,一心多化。
一分離欲及具分離欲 yī fēn lí yù jí jù fēn lí yù
雜集論四卷五頁云:一分具分離欲者:謂或依地離欲說;若於此地乃至能斷八品煩惱,是一分離欲。若已斷第九品,是具分離欲。或依薩迦耶離欲說;若有學位,是一分離欲。若無學位,是具分離欲。
一切皆有及一切皆無 yī qiē jiē yǒu jí yī qiē jiē wú
瑜伽七十五卷九頁云:復次於大乘中,或有一類惡取空故;作如是言:由世俗故,一切皆有。由勝義故,一切皆無。應告彼言:長老!何者世俗?何者勝義?如是問已;彼若答言:若一切法,皆無自性;是名勝義。若於諸法無自性中,自性可得;是名世俗。何以故?無所有中,建立世俗。假設名言而起說故。應告彼曰:汝何所欲?名言世俗,為從因有,自性可得?為唯名言,世俗說有?若名言世俗,從因有者;名言世俗,從因而生,而非是有,不應道理。若唯名言,世俗說有;名言世俗,無事而有,不應道理。又應告言:長老!何緣諸可得者,此無自性?如是問已;彼若答言:顛倒事故。復應告言:汝何所欲?此顛倒事,為有為無?若言有者;說一切法,由勝義故,皆無自性;不應道理。若言無者;顛倒事故,諸可得者,此無自性;不應道理。
一切見趣由三分建立 yī qiē jiàn qù yóu sān fēn jiàn lì
瑜伽八十七卷二頁云:又由三分,當知建立薩迦耶見以為根本一切見趣。一、由前際俱行故,二、由後際俱行故,三、由前後際俱行故。前際俱行者:謂如有一,作是思惟:我於去世,為曾有耶?為曾無耶?曾為是誰?云何曾有?後際俱行者:謂如有一,作是思惟:我於來世,為當有耶?為當無耶?當為是誰?云何當有?前後際俱行者:謂如有一,作是思惟:我曾有誰?誰當有我?今此有情,來何所從?於此沒已,去何所至?
一一大地獄有十六增 yī yī dà dì yù yǒu shí liù zēng
大毗婆沙論一百七十二卷七頁云:又一一大地獄,有十六增。謂各有四門。一一門外,各有四增。一、táng煨增。謂此增內,táng煨沒膝。二、屍糞增。謂此增內,屍糞泥滿。三、鋒刃增。謂此增內,復有三種。一、刀刃路。謂於此中,仰布刀刃,以為道路。二、劍葉林。謂此林上,純以xiān利劍刃為葉。三、鐵刺林。謂此林上,有利鐵刺,長十六指。刀刃路等,三種雖殊;而鐵杖同,故一增攝。四、烈河增。謂此增內,有熱鹹水。并本地獄,以為十七。如是八大地獄,并諸眷屬,便有一百三十六所。是故經說有一百三十六捺落迦。問:何故眷屬地獄,說名為增?有說:本地獄中,一種苦具,治諸有情。此眷屬中,種種苦具,治諸有情。故名為增。是故天使經說:眷屬地獄中,以種種苦具,治諸罪者。有說:此是增受苦處,故說名增。謂本地獄中,被逼切已;復於此處,重遭苦故。非謂多種苦具名增。本地獄中,亦多苦具故。施設論說:眷屬地獄中,惟有一種táng煨等故。
一大種乃至一切大種 yī dà zhǒng nǎi zhì yī qiē dà zhǒng
雜集論六卷九頁云:若於此聚,此大種可得;當知此聚,唯有此大種,非餘。或有聚唯一大種。如乾泥團等。或有二大種。謂即此濕。或有三大種。謂即此軟。或有一切大種。謂即此濕軟泥團等,於移轉位。
一所造色至五所造色 yī suǒ zào sè zhì wǔ suǒ zào sè
雜集論六卷九頁云:所造色亦爾。若於此聚,此所造色可得;當知此聚,唯此非餘。或有聚唯一所造色。如光等。或有二所造色。如有聲香風等。或有三所造色。如香煙等。由此香煙,有色香觸差別所顯故。觸差別者,謂此中輕性。或有四所造色。如沙糖團等。或有五所造色。謂即此有聲時。
一切補特伽羅六位所攝 yī qiē bǔ tè qié luó liù wèi suǒ shè
瑜伽二十一卷十八頁云:當知此中如是一切補特伽羅六位所攝。何等為六?一、有堪能補特伽羅,二、成就下品善根補特伽羅,三、成就中品善根補特伽羅,四、成就上品善根補特伽羅,五、究竟方便補特伽羅,六、已到究竟補特伽羅。如彼廣說。
一切自體諸行皆悉無常 yī qiē zì tǐ zhū xíng jiē xī wú cháng
瑜伽八十六卷十一頁云:復次由五因緣,當知一切自體諸行,皆悉無常。謂一切自體,壽量有限。假使有人,欲自祈驗,我今以手執持泥團,或牛糞團,能經幾時。作是願已,隨取彼團。是人爾時任情所欲,能執不捨;乃至於後,欲棄即棄,欲持即持。非如所受必死之身,至壽盡際,尚不能遂己之所欲,延一剎那;況乎久住。又一切自體,因所生故,彼因作故,是無常故。又有自體,廣大興盛,終歸磨滅,而可得故。謂在色界欲界天人、大梵、帝釋、轉輪王等。又由無倒阿笈摩故。謂佛世尊,於諸自體無常法性,現見現證而宣說故。
一切不現盡滅所作變異 yī qiē bù xiàn jìn miè suǒ zuò biàn yì
瑜伽三十四卷七頁云:云何觀察內事一切不現盡滅所作變異無常之性?謂由觀見,彼於餘時,此骨鎖位,亦復不現。皆悉敗壞,離散磨滅。遍一切種眼不復見。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何以故?如是色相,數數改轉,前後變異,現可得故。
一切不應記事不應思議 yī qiē bù yīng jì shì bù yīng sī yì
顯揚十七卷九頁云:論曰:一切不應記事,不應思議。諸邪外道之所說故。能引諸無義利故。不如正理故。遠離四種正思議處故。謂因思議處,果思議處,雜染思議處,清淨思議處。
一切如理無間宣說圓備 yī qiē rú lǐ wú jiān xuān shuō yuán bèi
瑜伽九十四卷九頁云:云何名為一切如理無間宣說圓備?謂諸如來所說法教,普為一切人天開示,無倒開示;於一切法,不作師拳,無遺開示。如是名為一切如理無間宣說圓備。
一因生起諸法道理不成 yī yīn shēng qǐ zhū fǎ dào lǐ bù chéng
俱舍論七卷六頁云:一切世間,唯從如上所說諸因諸緣所起;非自在天我勝性等一因所起。此有何因?若一切成許由因者;豈不便捨一切世間由自在等一因生論。又諸世間,非自在等一因所起。次第等故。謂諸世間、若自在等一因生者;則應一切,俱時而生;非次第起。現見諸法次第而生;故知定非一因所起。若執自在隨欲故然;謂彼欲令此法今起,此法今滅,此於後時;是則應成非一因起。亦由樂欲差別生故。或差別欲,應一時生。所因自在,無差別故。若欲差別,更待餘因,不俱起者;則非一切唯用自在一法為因。或所待因,亦應更待餘因差別,方次第生。則所待因,應無邊際。若更不待餘差別因;此因應無次第生義。則差別欲,非次第生。若許諸因展轉差別,無有邊際;信無始故;徒執自在為諸法因,不越釋門因緣正理。若言自在,欲雖頓生;而諸世間,不俱起者;由隨自在欲所生故。理亦不然。彼自在欲,前位與後,無差別故。又彼自在,作大功力,生諸世間;得何義利?若為法喜生諸世間;此喜離餘方便不發。是則自在,於法喜中,既必待餘;應非自在。於喜既爾;餘亦應然。差別因緣,不可得故。或若自在生地獄等,無量苦具,逼害有情;為見如斯發生自喜。咄哉何用此自在為。依彼頌言:誠為善說。由險利能燒,可畏恆逼害,樂食血肉髓,故名魯達羅。又若信受一切世間,唯自在天一因所起;則為非撥現見世間所餘因緣,人功等事。若言自在待餘因緣,助發功能,方成因者;但是朋敬自在天言。離所餘因緣,不見別用故。或彼自在,要餘因緣,助方能生,應非自在。若執初起,自在為因;餘後續生,待餘因者;則初所起,不待餘因,應無始成。猶如自在。我勝性等,隨其所應,如自在天,應廣徵遣。故無有法,唯一因生。奇哉世間,不修勝慧;如愚禽獸,良足可悲。彼彼生中,別別造業,自受異熟及士用果,而妄計有自在等因。
一業引一生多業能圓滿 yī yè yǐn yī shēng duō yè néng yuán mǎn
俱舍論十七卷十三頁云:為由一業,但引一生?為引多生?又為一生,但一業引?為多業引?頌曰:一業引一生。多業能圓滿。論曰:依我所宗,應作是說:但由一業,唯引一生。此一生言,顯一同分。以得同分,方說名生。若爾;何緣尊者無滅自言:我憶昔於一時,於殊勝福田,一施食異熟,便得七返生三十三天;七生人中為轉輪聖帝;最後生在大釋迦家,豐足珍財,多受快樂。彼由一業,感一生中大貴多財,及宿生智;乘斯更造感餘生福。如是展轉,至最後身,生富貴家,得究竟果。顯由初力,故作是言。譬如有人,持一金錢,展轉貿易,得千金錢。唱如是言:我本由有一金錢,故獲大富樂。復有說者,彼於昔時一施食為依,起多勝思願;有感天上,有感人中;剎那不同,熟有先後。故非一業,能引多生,亦無一生,多業所引。勿眾同分,分分差別。雖但一業,引一同分;而彼圓滿,許由多業。譬如畫師,先以一色,圖其形狀;後填眾彩。是故雖有同稟人身;而於其中,有具支體諸根形量色力莊嚴;或有於前,多缺減者。非唯業力能引滿生;一切不善,善有漏法,有異熟故,皆容引滿。以業勝故,但標業名。然於其中,業俱有者,能引能滿。隨業勝故。若不與業為俱有者,能滿非引。勢力劣故。
一剎那業唯能引一眾同分 yī chà nà yè wéi néng yǐn yī zhòng tóng fēn
如大毗婆沙論二十卷一頁至五頁廣說。
一佛土中同時無二佛出世 yī fó tǔ zhōng tóng shí wú èr fó chū shì
瑜伽三十八卷四頁云:又於十方,現有無量無數三千大千佛土;無二菩薩,同時修集菩提資糧,俱時圓滿;於一佛土,並出於世,一時成佛。況有無量無數菩薩,於一世界,一時成佛。又不應言眾多菩薩,同時修集菩提資糧。俱時圓滿;前後相避,次第成佛。亦不應言一切菩薩,皆不成佛。是故當知,眾多菩薩同時修集菩提資糧俱圓滿者,於十方面無量無數隨其所淨空無如來諸佛國土,各別出世,同時成佛。由此道理,多世界中,決定應有眾多菩薩,同時成佛。決定無有一佛土中,有二如來,俱時出世。何以故?菩薩長夜,起如是願,隨令增長。我當獨一,於無導首諸世界中,為作導首;調伏有情,令脫眾苦;令般涅槃。如是長夜所起大願,隨令增長,攝受正行,得成滿故;無二如來,於一世界,俱時出現。又一如來,於一三千大千佛土,普能施作一切佛事。是故第二如來出世,無所利益。又一如來,於一佛土,出現於世;令諸有情成辦自義,極為熾盛,極為隨順。何以故?彼作是思:一切世間,唯一如來;更無第二。若於此土,化事已訖;或往餘方,或入滅度。我等何從當修梵行。我等何從當聞正法。如是思已;發起深厚欲勤精進;速修梵行,速聞正法。若一佛土,多佛出世;彼於所作,不能速疾。故一佛土,一佛出世,令諸有情成辦自義,極為熾盛,極為隨順。
一切如來唯於四法有增減相 yī qiē rú lái wéi yú sì fǎ yǒu zēng jiǎn xiāng
瑜伽三十八卷六頁云:一切如來,一切功德,平等平等,無有差別。唯除四法。一者、壽量,二者、名號,三者、族姓,四者、身相。一切如來,於此四法,有增減相;非餘功德。
一切如來所有三身有別無別 yī qiē rú lái suǒ yǒu sān shēn yǒu bié wú bié
佛地經論七卷十七頁云:如是三身,一切如來,為有差別?為無差別?法身實性,一切如來皆共有故;無有差別。就能證因,有差別故;假說差別。其餘二身,各別因感,各別自性,實有差別。但無別執,同處相似,利樂意樂事業平等;說無差別。是故說言:一切諸佛,由所依止意樂事業,於三種身,如其次第,說無差別。所依法界,無差別故;利樂意樂,無差別故;共作事業,無差別故。
一世界中無二如來俱時出現 yī shì jiè zhōng wú èr rú lái jù shí chū xiàn
俱舍論十二卷十一頁云:若爾;何故一世界中,無二如來,俱時出現?以無用故。謂一界中,一佛足能饒益一切。又願力故。謂諸如來,為菩薩時,先發誓願;願我當在無救無依盲闇界中,成等正覺,利益安樂一切有情,為救、為依、為眼、為導。又令敬重故。謂一界中,唯有一如來;便深敬重。又令速行故。謂令如是知一切智尊,甚為難遇。彼所立教,應速修行。勿般涅槃,或往餘處,便令我等無救無依。故一界中無二佛現。
一因二緣令後有芽當得生長 yī yīn èr yuán lìng hòu yǒu yá dāng dé shēng cháng
瑜伽八十八卷五頁云:復次一因二緣,令後有芽,當得生長。謂五品行中煩惱種子所隨逐識,說名為因。與因相似四種識住,說名為緣。又由喜貪,滋潤其識,令於彼彼當受生處,結生相續,感薩迦耶;亦名為緣。此中有一,由四識住,攝受所依。由喜貪故;於現法中,新新造集,及以增長。彼於後時,成阿羅漢;令識種子,悉皆腐敗;一切有芽,永不得生。又復有一,具一切縛,勤修正行,欣樂涅槃;遍於一切諸受生處,起厭逆想。彼具縛故;種子不壞,識住和合。然於諸有起厭逆想,故無喜貪。彼由如是修正行故;於現法中,堪般涅槃。其後有芽,亦不得生。又復有一,住於學地,得不還果。唯有非想非非想處諸行為餘。於有頂定,具足安住。彼識種子,猶未一切悉皆滅盡。然於識住,能遍了知,能遍通達。彼由妄念增上力故;上地貪愛,猶殘少分。是不還者,當來下地一切有芽,不復更生。與此相違,當知一切諸後有芽,皆得生長。
一業多業牽引一身多身四分別 yī yè duō yè qiān yǐn yī shēn duō shēn sì fēn bié
雜集論七卷十六頁云:復次或有業,由一業力,牽得一身。謂由一業力,長養一生異熟種子故。或有業,由一業力,牽得多身。謂由一業力,長養多生異熟種子故。或有業,由多業力,牽得一身。謂由多剎那業,數數長養一生異熟種子故。或有業,由多業力,牽得多身。謂多剎那業,更相資待,展轉長養多生異熟種子故。
一切諸惡見趣由六因緣而得建立 yī qiē zhū è jiàn qù yóu liù yīn yuán ér dé jiàn lì
瑜伽八十七卷三頁云:又此一切諸惡見趣,由六因緣而得建立。一、由因緣故,二、由依教故,三、由依靜慮故,四、由依世故,五、由依諸見故,六、由生處故。如彼卷三頁至八頁廣釋。
一切色聚中一切時具有一切大種 yī qiē sè jù zhōng yī qiē shí jù yǒu yī qiē dà zhǒng
瑜伽三卷四頁云:又於一切色聚中,一切時,具有一切大種界。如世間現見乾薪等物,鑽即火生。擊石等亦爾。又銅鐵金銀等,極火所燒,即銷為水。從月愛珠,水便流出。又得神通者,由心勝解力,變大地等,成金銀等。
一切法常或無常或非常非無常 yī qiē fǎ cháng huò wú cháng huò fēi cháng fēi wú cháng
攝論二卷十一頁云:世尊有處說一切法常。有處說一切法無常。有處說一切法非常非無常。依何密意,作如是說。謂依他起自性,由圓成實性分,是常。由遍計所執性分,是無常。由彼二分,非常非無常。依此密意,作如是說。
一剎那業有現受生受後受差別 yī chà nà yè yǒu xiàn shòu shēng shòu hòu shòu chà bié
瑜伽六十卷十三頁云:或有所生一剎那業,唯現法受;或有所生一剎那業,亦現法受,亦於生受;或有所生一剎那業,三時皆受。譬如一縷,其量微小,能持一華。一繫華已。勢力便盡;不能復繫。復有一縷,能持二華。再繫華已,勢力便盡。復有一縷,能持多華。多繫華已;其力方盡。又如流水,其性微小;流經一步,勢力便盡。有第二水,其性稍大;流經兩步,勢力方盡。有第三水,其性廣大;流經多步,勢力乃盡。又如酢滴,其性淡薄;唯能酢彼一滴之水,不能酢多。有第二滴,其性稍嚴;酢二滴水,不能酢多。有餘酢滴,其性更嚴;乃至能酢眾多滴水。此中諸業差別道理,當知亦爾。
一切法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 yī qiē fǎ wú shēng wú miè běn lái jì jìng zì xìng niè pán
瑜伽七十三卷十頁云:問:世尊依何密意說,一切法,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答:依相無自性性,說如是言。
二解 瑜伽七十六卷八頁云:勝,義生!當知我依相無自性性,密意說言:一切諸法,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何以故?若法自相,都無所有;則無有生。若無有生;則無有滅。若無生無滅;則本來寂靜。若本來寂靜;則自性涅槃。於中都無少分所有,更可令其般涅槃故。是故我依相無自性性,密意說言:一切諸法,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善男子!我亦依法無我性所顯勝義無自性性,密意說言:一切諸法,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何以故?法無我性所顯勝義無自性性,於常常時,於恆恆時,諸法法性安住無為。一切雜染不相應故。於常常時,於恆恆時,諸法法性安住故無為。由無為故,無生無滅。一切雜染不相應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是故我依法無我性所顯勝義無自性性,密意說言:一切諸法,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
一心剎那緣起與多心相續緣起差別 yī xīn chà nà yuán qǐ yǔ duō xīn xiāng xù yuán qǐ chà bié
大毗婆沙論二十三卷十二頁云:此中但說時分緣起。謂十二位,立十二支。一一支中,各具五蘊。尊者設摩達多說曰:一剎那頃,有十二支。如起貪心,害眾生命,此相應癡,是無明。此相應思,是行。此相應心,是識。起有表業,必有俱時名色諸根,共相伴助,即是名色及與六處。此相應觸,是觸。此相應受,是受。貪即是愛。即此相應諸纏是取。所起身語二業,是有。如是諸法,起即是生。熟變,是老。滅壞,是死。瞋癡心殺,有十一支。無愛支故。雖有此理;而此中說時分緣起,依十二位,立十二支。一一支中,各有五蘊。非剎那頃,有十二支。然識身論,復作是說:於可愛境,由無知故;起貪著時,此中無知,是無明。有貪著者,是行。了別境者,是識。識俱諸蘊,是名色。名色所依諸根,是六處。六處和合,是觸。能領觸者,是受。欣所受者,是愛。愛增廣,是取。引後有業,是有。諸蘊起,是生。諸蘊熟變,是老。諸蘊滅壞,是死。內熱,是愁。哀泣,是悲。五識相應不平等受,是苦。意識相應不平等受,是憂。心焦,是惱。乃至廣說。問:前說後說,有何差別?答:前說是一心,後說是多心。前說是剎那,後說是相續。是謂差別。彼論雖說多心相續十二有支,而不同此。以彼所說十二有支,多是別法,或同時起;此論所說十二有支,皆具五蘊,時分各異。
一來果已得未得菩提分等諸功德法 yī lái guǒ yǐ dé wèi dé pú tí fēn děng zhū gōng dé fǎ
大毗婆沙論一百四十卷四頁云:以無間道,證一來果,修彼道時,四念住,乃至三等持,幾現在修?幾未來修?答:若倍離欲染,入正性離生;修彼道時,念住、現在一、未來四。正斷、神足、現在未來四;根、力、現在未來五。覺支、現在未來六。道支、現在未來八。無靜慮,無無量,無無色,無解脫,無勝處,無遍處,無智。等持、現在未來一。若倍離欲染,入正性離生者;此則遮說異生不斷惑。然異生類,能以麤等六種行相,離欲界染,乃至無所有處染。若先已離六品欲染;名倍離欲。倍後三故。所餘文句,皆如前釋。若從預流果,以世俗道,證一來果;修彼道時,念住、現在一,未來四。正斷、神足、現在未來四。根、力、現在未來五。覺支、現在無,未來六。道支、現在無,未來八。無靜慮,無無量,無無色,無解脫,無勝處,無遍處。智、現在一,未來七。等持、現在無,未來三。以世俗道,證一來果者;此則遮說聖者不以世俗道斷惑。聖於二道,俱成就故。隨欲現前,即以彼斷。念住現在一者:謂雜緣法念住。有漏雜染,無間道必總緣故。根、力現在未來五者:此則遮說信等惟無漏。說觀信等為集等故。佛觀三根,方說法故。有漏亦有根力用故。覺支現在無者:此則遮說覺支通有漏。有漏不能如實覺故。觀不淨觀俱修念覺支者;依展轉因,有俱而說。未來六者:聖者起有漏道時,亦兼修無漏故。道支現在無者:雖道支通有漏;然覺支後說故;亦惟無漏。阿毗達磨,有如此相。無無量等者:未至定中,無彼根本地諸善法故。智現在一者:謂世俗智。未來七者:除他心智。以無間道相違故。又未得故。此中但依八智作論。除盡無生。以位局故。等持現在無者:三等持,雖通有漏;然此中說無漏者。以無漏是解脫門故。此文說第六無間道。以彼能證一來果故。餘如前說。若從預流果,以無漏道,證一來果;修彼道時,念住、現在一,未來四。正斷、神足、現在未來四。根、力、現在未來五。覺支、現在未來六。道支、現在未來八。無靜慮,無無量,無無色,無解脫,無勝處,無遍處,智、現在二,未來七。等持、現在一,未來三。念住、現在一者:謂法念住。或雜不雜。以四法智,隨起一故。智現在二者:謂苦智,法智二,或乃至道智法智二。等持現在一者:謂三中隨一。餘如前說。
二法 èr fǎ
集異門論一卷十頁云:二法云何?嗢柁南曰:二法謂名色,乃至盡無生。總二十七門:應隨次別釋。有二法,謂名色。復有二法,謂無明、有愛。復有二法,謂有見、無有見。復有二法,謂無慚、無愧。復有二法,謂慚、愧。復有二法,謂惡言、惡友。復有二法,謂善言、善友。復有二法,謂入罪善巧、出罪善巧。復有二法。謂入定善巧出定善巧。復有二法,謂界善巧、作意善巧。復有二法,謂質直、柔和。復有二法,謂堪忍、可樂。復有二法,謂和順、供養。復有二法,謂具念、正知。復有二法,謂思擇力、修習力。復有二法,謂不護根門、食不知量。復有二法,謂能護根門、於食知量。復有二法,謂匱戒、匱見。復有二法,謂破戒、破見。復有二法,謂具戒、具見。復有二法,謂淨戒、淨見。復有二法,謂見如理勝。復有二法,謂厭如理勝。復有二法,謂於善不喜足、於斷不遮止。復有二法,謂奢摩他、毘缽舍那。復有二法,謂明解脫。復有二法,謂盡智、無生智。如彼一卷十頁至三卷五頁廣釋。
二苦 èr kǔ
瑜伽四十四卷十一頁云:復有二苦。一、欲為根本苦。謂可愛事若變若壞所生之苦。二、癡異熟生苦。謂若猛利體受所觸,即於自體,執我我所;愚癡迷悶,生極怨嗟,由是因緣,受二箭受。謂身箭受及心箭受。
二解 雜集論六卷三頁云:問:如說二苦,謂世俗諦苦。勝義諦苦。何者世俗苦?何者勝義苦?答:生苦乃至求不得苦,是世俗諦苦。世間智境界故。略攝一切五取蘊苦,是勝義諦苦。由安立真如門,出世智境界故。
二諦 èr dì
如諦施設建立中說。
二解 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二十二頁云:復言世尊!若有如是四聖諦者;何緣世尊復說二諦?謂世俗諦,及勝義諦。世尊告曰:即於如是四聖諦中,若法住智所行境界;是世俗諦。若自內證最勝義智所行境界,非安立智所行境界;名勝義諦。
三解 俱舍二十二卷十頁云:如是世尊說諦有四。餘經復說諦有二種。一、世俗諦,二、勝義諦。如是二諦,其相云何?頌曰:彼覺破便無。慧析餘亦爾。如瓶水世俗。異此名勝義。論曰:若彼物,覺彼破,便無彼物;應知名世俗諦。如瓶被破,為碎凡時,瓶覺則無,衣等亦爾。又若有物,以慧析餘,彼覺便無;亦是世俗。如水被慧析色等時,水覺則無。火等亦爾。即於彼物未破析時,以世想名,施設為彼。施設有故,名為世俗。依世俗理,說有瓶等。是實非虛,名世俗諦。若物異此,名勝義諦。謂彼物覺,彼破不無;及慧析餘,彼覺仍有。應知彼物,名勝義諦。如色等物,碎至極微,或以勝慧析除味等,彼覺恆有。愛等亦然。此真實有,故名勝義。依勝義理,說有色等是實非虛;名勝義諦。先軌範師作如是說:如出世智及此後得世間正智所取諸法,名勝義諦。如此餘智所聚諸法,名世俗諦。
四解 大毗婆沙論七十七卷十四頁云:餘契經中,說有二諦。一、世俗諦,二、勝義諦。問世俗勝義二諦,云何有作是說:於四諦中,前二諦是世俗諦,男女行住,及瓶衣等,世間現見諸世俗事,皆入苦集二諦中故。後二諦,是勝義諦。諸出世間真實功德,皆入滅道二諦中故。復有說者,於四諦中,前三諦是世俗諦。苦集諦中,有世俗事;義如前說。佛說滅諦如城如宮,或如彼岸。諸如是等世俗施設,滅諦中有。是故滅諦亦名世俗。唯一道諦,是勝義諦。世俗施設,此中無故。或有說者,四諦皆是世俗諦攝。前三諦中有世俗事;義如前說。道諦亦有諸世俗事。佛以沙門婆羅門名,說道諦故。唯一切法空非我理,是勝義諦。空非我中,諸世俗事,絕施設故。評曰:應作是說:四諦皆有世俗勝義。苦集中有世俗諦者,義如前說。苦諦中有勝義諦者,謂苦非常空非我理。集諦中有勝義諦者,謂因集生緣理。滅諦中有世俗諦者。佛說滅諦如園如林如彼岸等。滅諦中有勝義諦者,謂滅靜妙離理。道諦中有世俗諦者,謂佛說道如船筏、如石山、如梯dèng、如臺觀、如花、如水。道諦中有勝義諦者,謂道如行出理。由說四諦皆有世俗勝義諦故;世俗勝義俱攝十八界十二處五蘊。虛空非擇滅,亦二諦攝故。如彼廣說。
二受 èr shòu
如受蘊差別中說。
二界 èr jiè
瑜伽九十六卷十四頁云:又即由彼有學無學,與諸愚夫若共不共世出世法,成就義故;當知建立有餘二界。謂有漏界,無漏界。
二解:瑜伽九十六卷十四頁云:又即由彼世出世間,若常無常,有上無上,差別義故;當知建立有餘二界。謂有為界,無為界。
二相 èr xiāng
瑜伽七十二卷九頁云:復有餘二相。一、本性相。二、影像相。云何本性相?謂先分別所生,及相所生,共所成相。云何影像相?謂遍計所起,勝解所現;非本性相。
二鎖 èr suǒ
瑜伽三十卷十五頁云:又有二鎖。一、形骸鎖,二、支節鎖。形骸鎖者:謂從血鑊脊骨,乃至髑髏所住。支節鎖者:謂臂等骨連鎖,及髀zhuān等骨連鎖。此中形骸鎖,說名為鎖。若支節鎖,說名骨鎖。
二處 èr chù
大毗婆沙論七十四卷五頁云:如契經說:復有二處。一、無想有情處,二、非想非非想處。問:何故世尊說此二處?答:為破外道解脫想故。謂諸外道,於此二處,起解脫想。為破彼想;佛說此二名為生處。非真解脫。復次為破外道不還想故。謂諸外道,於此二處,起不還想。為破彼想,佛說此二名退還處。謂彼處沒,退還諸界諸趣諸生;流轉生死,無息期故。復次為破外道不散想故。謂諸外道,執此二處,是真解脫,不復散壞。為破彼執;佛說此二是散壞處。謂從彼歿;散向諸界諸趣諸生;流轉生死,無息期故。若從無想有情天歿,決定散墮欲界受生。若從非想非非想歿,非聖散墮下地受生。復次觀此二處,壽量長遠,諸外道等,執為解脫。唯諸異生所受生處,壽量長遠,無有過於無想天者。謂彼壽量五百大劫。一切有情所受生處,壽量長遠,無過非想非非想處。謂彼壽量,八萬大劫。為遣外道此解脫執;佛說此二名為生處。非真解脫。復次佛於餘處,以二名說。一名有情居,二名為識住。於此二處,亦二名說。一名有情居,二名為處。故於此二,以處聲說。謂受生處。復次佛說諸識住,定是有情居。有有情居,而非識住。謂此二處。顯非無此,故說處名。即是有情所居處義。
二種滿 èr zhǒng mǎn
瑜伽十七卷七頁云:謂諸有情,有二種滿。一、增上生滿,二、決定勝滿。增上生滿者:謂往善趣。決定勝滿者:謂愛盡離欲寂滅涅槃。
二種空 èr zhǒng kōng
瑜伽九十卷二十頁云:復次有二種空。一者、應所證空,二者、應所修空。應所證空,略有二種。一者、外空,二者、內空。外空者:謂超過一切五種色想。則五妙欲之所引發。於離欲貪,正能作證。內空者:謂於內諸行,斷增上慢,正能作證。應所修空,亦有二種。一,於內外諸境界中,修無我見。二,即於彼,修無常見。
二種苦 èr zhǒng kǔ
顯揚十五卷五頁云:論曰:如是諸苦,略有二種。謂世俗勝義別故。世俗諦所攝苦有二種。謂苦苦,及壞苦。勝義諦所攝有一種。謂行苦。此亦名遍行苦。遍至欲等三界故。欲界上地,有二緣所生苦。謂有先業緣苦,無現在因緣苦。有淨緣苦,無不淨緣苦。
二種退 èr zhǒng tuì
瑜伽五十一卷十九頁云:問如世尊言:我說阿羅漢苾芻,於四種增上心法現法安樂住中,隨一而退。若彼一切染污種子,皆已永害;云何復起下地煩惱?若不復起;彼云何退?答:退有二種。一者、斷退,二者、住退。言斷退者:唯是異生。言住退者:是諸聖者亦是異生。若世間道,斷諸煩惱,復起現前;當知爾時,斷退故退。亦是住退。若出世道,斷煩惱已,心營世務,不專修習如理作意;由此不能於其中間現法樂住,數起現前;如先所得後亦如是。然其下地已斷煩惱,不復現前。如是名為住退故退;非是斷退。又若已斷一切煩惱,成阿羅漢,而彼一切染法種子,未永害者;云何名為心善解脫阿羅漢果,諸漏永盡。若已永害;於相續中,永無一切染法種子。尚不應起不正思惟;況諸煩惱。是故當知由出世道斷煩惱者,定無有退。
二種善 èr zhǒng shàn
如善法差別中說。
二種眼 èr zhǒng yǎn
如眼差別多種中說。
二種意 èr zhǒng yì
如意差別多種中說。
二種色 èr zhǒng sè
如色差別多種中說。
二種聲 èr zhǒng shēng
如聲差別多種中說。
二種香 èr zhǒng xiāng
如香差別多種中說。
二種味 èr zhǒng wèi
如味差別多種中說。
二種觸 èr zhǒng chù
瑜伽三卷十四頁云:謂內及外。
二種想 èr zhǒng xiǎng
如想自性中說。
二種有 èr zhǒng yǒu
大毗婆沙論九卷五頁云:然諸有者,有說二種。一、實物有。謂蘊界等。二、施設有。謂男女等。
二種捨 èr zhǒng shě
顯揚五卷十二卷云:復有二種捨。一、依種種姓。二、依一種姓。依種種姓捨者:謂依於色,乃至依於法。依一種姓捨者:謂依虛空無邊處,乃至依非想非非想處。此中依止依一種姓捨住故,捨除吐害依種種姓捨。
二種道 èr zhǒng dào
世親釋八卷十六頁云:二種道者,一、資糧道,二、依止道。資糧道者,謂施戒忍,及與精進,波羅蜜多。依止道者,即是靜慮波羅蜜多。
二種還 èr zhǒng huán
如還中說。
二種滅 èr zhǒng miè
顯揚八卷四頁云:滅者:有二種,應知。一、暫時滅,二、究竟滅。暫時滅者:於已成熟已解脫有情,諸佛如來,暫時示現入般涅槃;非是究竟。究竟滅者:謂一切煩惱,及彼習氣,及所依苦,究竟永盡,應知。
二種轉 èr zhǒng zhuǎn
如轉中說。
二解:顯揚八卷三頁云:轉者:有二種應知。一、暫時轉,二、究竟轉。暫時轉者:謂乃至有情未成熟未解脫,諸佛如來,化轉不息。究竟轉者:如無盡不可思議,諸佛威德明轉。為諸有情作利益事,流轉不息故。
二種業 èr zhǒng yè
瑜伽九十卷一卷云:有二種業。一者、重業,二者、輕業。當知此中由三因緣,令業成重。一、由意樂故,二、由加行故,三、由田故。由意樂者:謂由猛利纏等所作。於同法者,見已歡喜。於彼隨法,多隨尋思,多隨伺察。如是名為由意樂故令業成重。由加行者:謂於彼業,無間所作,殷重所作,長時積集。又於其中勸他令作。又即於彼稱揚讚歎。如是名為由加行故令業成重。由田故者:謂諸有情,於己有恩,若住正行,及正行果:於彼發起善作惡作,當知此業,說名為重。與彼相違,說名為輕。
二解:瑜伽九十卷一頁云:復有二業。一者、增進業,二者、不增進業。若業,非是明liǎo所作。或夢中作。或由無覆無記所作。或不善作,尋復追悔,對治攝受。又於一切清淨相續所有諸業。如是皆名不增進業。當知異此名增進業。
三解:瑜伽九十卷一頁云:復有二業。一者、故思所造業,二者、非故思所造業。此中故思所造業者:謂先思量已,隨尋思已,隨伺察已,而有所作。復或錯亂,或不錯亂。其錯亂者,謂於餘處,思欲殺害;或欲劫盜;或欲別離;或欲妄語;及欺誑等。如是思已;即以此想,別處成辦。當知此中,由意樂故;說名為重。不由事故,說名為重。不錯亂者:當知其相,與此相違。若異此業,是即名為非故思造。
四解:瑜伽九十卷一頁云:復有二業。一者、定所受業,二者、不定所受業。定受業者:謂故思所起重業。不定受業者:謂故思所造輕業。
五解:瑜伽九十卷一頁云:復有二業。一者、異熟已熟業,二者、異熟未熟業。異熟已熟業者:謂已與果業。異熟未熟業者:與此相違。
二種名 èr zhǒng míng
大毗婆沙論十五卷七頁云:復次名有二種。一、生名,二、作名。生名者:如剎帝利婆羅門等。作名者:如父母等所為立名。有說:生名者:謂初生時,父母等所立名。作名者:謂於後時,親友知識所為立名。復次名有二種。一、有相名,二、無相名。有相名者:如無常、苦、空、無我等。無相名者:如我、人、有情、意生等。若佛出世;則有相名多,無相名少。若不出世;則無相名多,有相名少。問:火名為是有相?為是無相?答:若云尸棄,是有相名。若云阿耆尼,是無相名。復次名有二種。一、共名,二、不共名。不共名者:如佛法僧蘊界處等。共名者:謂餘世間共所立名。有餘師說:無不共名。以一法,可立一切名,一切法,可立一名故;名皆是共。如共不共名,曾未曾名,亦爾。復次名有二種。一、定名,二、不定名。定名者:如蘇迷盧,大海洲渚等。不定名者:謂餘世間隨共立名。有餘師說:無決定名。所以者何?蘇迷盧等,邊方亦為作種種名。此方文頌,亦作餘名。如是說者;蘇迷盧等,有決定名。劫初成時,蘇迷盧等,名已定故。問:前劫壞時,一切失壞。今劫成已,誰傳彼名?答:有諸仙人,得宿住智,憶前劫事,復傳彼名。或劫初人,由法爾力,心想欻有彼名現前。問:諸所有名,為皆先有展轉傳說?為新立耶?答:蘇迷盧等諸名先有。餘名不定。或有新立。復次名有二種。一者、詮體,二者、詮用。詮體名者:如盆中果,舍中人等。詮用名者:如刈者誦者等。有說:詮體名者:如堅濕煖動等。詮用名者:如持攝熟長等。有說:詮體名者:謂諸惡等。詮用名者:謂莫作等。
二種義 èr zhǒng yì
瑜伽八十一卷十三頁云:義者:略有二種。一者、總義,二者、別義。由四種相,當說總義。一者、引了義經故,二者、分別事究竟故,三者、行故。四者、果故。行復二種。一者、邪行,二者、正行。果亦二種。一者、正行果,二者、邪行果。由四種相、當說別義。一者、分別差別名,二者、分別自體相,三者、訓釋言詞,四者、義門差別。訓釋言詞、復由五種方便。一、由相故,二、由自性故,三、由業故,四、由法故,五、由因果故。義門差別,當知復由五相。一者、自性差別故,二者、界差別故,三者、時差別故,四者、位差別故,五者,補特伽羅差別故。此中自性差別者:謂色自性,有十色處差別。受自性,有三受差別。想自性,有六想差別。行自性,有三行差別。識自性,有六識差別。如是等類,當知諸法自性差別。界差別者:謂欲界差別故,色界差別故,無色界差別故。時差別者:謂過去時差別故,未來時差別故,現在時差別故。位差別者:當知有二十五種分位差別。謂下、中、上三位差別故,苦,樂,不苦不樂三位差別故,善、不善、無記三位差別故,聞思修三位差別故。增上戒、增上心、增上慧三位差別故,內、外、二位差別故。所取、能取、二位差別故。所治、能治、二位差別故,現前、不現前、二位差別故,因、果、二位差別故。補特伽羅差別者:如前所說二十七種補特伽羅,應知差別。
二種論 èr zhǒng lùn
瑜伽八十八卷二十六頁云:復次有二種論。何等為二?一、有我論,二、無我論。無我論有力;有我論無力。有我論者,常為無我論者所伏;唯除論者,其力羸劣。云何名為有我論者?謂如有一,起如是見,立如是論:於色等行,建立為我。謂我有行。行是我所。我在行中,不流不散;遍隨支節,無所不至。是故色等諸行性我,依諸行田,生福非福;因茲領受愛不愛果。譬如農夫,依止良田,營事農業,及與種植藥草叢林。是名我論。云何名為無我論者?謂有二種。一、破我論,二、立無我。破我論者:若計實我,能有作用,於愛非愛諸果業中,得自在者;此我恆時欣樂厭苦,是故此我,唯應生福,不生非福,又我作用,常現在前。內外諸行,若變異時;不應發生愁憂悲歎。又我是常。以覺為先,凡所生起,常應隨轉,無有變易。然不可得。如是名為破有我論。立無我者:以一切行,從眾緣生。若遇福緣;福便生起。與此相違,生起非福。由此為緣,能招一切愛非愛果。依眾緣故;皆是無常。唯於如是因果所攝諸行流轉,假立我等。若依勝義,一切諸法,皆無我等。如是名為立無我論。
二種愚 èr zhǒng yú
雜集論七卷十六頁云:問如經中說無明緣行;若福非福及與不動。云何福及不動行,緣無明生耶?答:有二種愚。一、異熟愚,二、真實義愚。由異熟愚故;發非福行。由真實義愚故;發福及不動行。由異熟愚發非福行者:由彼一向是染污性。無明合時,必不容受信解異熟行相正見故。由真實義愚發福不動行者:真實義即四聖諦。於彼愚癡,名真實義愚。未見諦者,雖起善心;由彼隨眠所隨縛故,亦名愚癡。由彼勢力,於三界苦,不如實知;便能發起後有因性福不動行。非已見諦者,能發此業。無真實義愚故。是故彼業,說因此生。
二十心 èr shí xīn
品類足論四卷三頁云:有二十心。謂見苦所斷心,見集所斷心,見滅所斷心,見道所斷心,修所斷心。如不定繫,欲界繫,色界繫,無色界繫,亦爾。
二取滅 èr qǔ miè
成唯識論八卷二十二頁云:二取滅,謂擇滅。二取不生故。
二部結 èr bù jié
大毗婆沙論六十三卷十一頁云:三界各有二部結。謂見修所斷。如彼卷十一頁至六十四卷十二頁廣說。
二句答 èr jù dá
雜集論十五卷十頁云:謂於所問應二句答。不得有餘。如有依蘊建立,依界建立,而發問言:若蘊數,亦界數耶?設界數,亦蘊數耶?此應作二句答。或蘊數非界數。謂色蘊識蘊。何以故?無有一界全攝色蘊相,或全攝識蘊相故。或界數非蘊數謂法界。
二大種 èr dà zhǒng
瑜伽三卷三頁云:或有聚中,二大種可得。如雪濕樹葉花果等中,或熱末尼等中。
二執受 èr zhí shòu
瑜伽七十六卷一頁云:廣慧當知,於六趣生死彼彼有情,墮彼彼有情眾中,或在卵生,或在胎生,或在濕生,或在化生,身分生起。於中最初一切種子心識成熟,展轉和合,增長廣大,依二執受。一者、有色諸根,及所依執受。二者、相名分別言說戲論習氣執受。有色界中,具二執受。無色界中不具二種。
二種種姓 èr zhǒng zhǒng xìng
如種姓中說。
二種契經 èr zhǒng qì jīng
瑜伽八十八卷二頁云:復次有二種契經。一、因請而說,二、不因請說。因請說者:謂若有補特伽羅由此諸行相教而調伏者,因彼請故;為轉如是諸行相教。不因請說者:謂若於彼多百眾中,以無量門,作美妙說。或為大師近住弟子阿難陀等,作如是說。為令正法得久住故。
二種正法 èr zhǒng zhèng fǎ
大毗婆沙論一百八十三卷八頁云:此中有二種正法。一、世俗正法,二、勝義正法。世俗正法,謂名句文身。即素怛纜,毘柰耶,阿毘達磨。勝義正法,謂聖道。即無漏根力、覺支、道支。
二種法見 èr zhǒng fǎ jiàn
瑜伽九十二卷十三頁云:復次有二法見。一、有為法見,二、無為法見。有為法見者;謂如有一,於諦依處,及諦自性,皆如實知。云何名為諦所依處?謂名色及人天等有情數物。云何為諦?謂世俗諦,及勝義諦。云何世俗諦?謂即於彼諦所依處,假想安立我,或有情,乃至命者,及生者等。又自稱言:我眼見色,乃至我意知法。又起言說:謂如是名,乃至如是壽量邊際。廣說如前。當知此中唯有假想,唯假自稱,唯假言說,所有性相作用差別,名世俗諦。云何勝義諦?謂即於彼諦所依處,有無常性;廣說乃至有緣生性。如前廣說。如無常性。有苦性等,當知亦爾。若於如是世俗勝義諦所依處,其世俗諦,如實了知是世俗諦。其勝義諦,如實了知是勝義諦。如是名為有為法見。若有成就有為法見。苾芻,齊此言說滿足。云何名為無為法見?謂即於彼諦所依處,已得二種諦善巧者,由此善巧增上力故;於一切依等盡涅槃,深見寂靜;其心趣入。如前廣說。乃至解脫。如是名為無為法見。若有成就無為法見。苾芻,齊此言說滿足。
二種供養 èr zhǒng gōng yǎng
如供養中說。
二種出家 èr zhǒng chū jiā
瑜伽二十九卷十九頁云:出家復有二種。一、於善說法毘奈耶中而出家者,二、於惡說法毘奈耶中而出家者。於善說法毘奈耶中而出家者:謂苾芻,苾芻尼,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又若自能出離身中所有一切惡不善法,當知是名真實出家。於惡說法毘奈耶中而出家者:謂諸外道,或全無衣,或壞色衣,或塗灰,等增上外道。復有所餘如是等類眾多外道。
二種乞食 èr zhǒng qǐ shí
瑜伽二十五卷十九頁云:於乞食中分為二種。一者、隨得乞食,二者、次第乞食。隨得乞食者:謂隨往還家,隨獲隨得而便受食。次第乞食者:謂入里巷,巡家而乞,隨得隨現,而便受食。不高舉手,越趣餘家,願我當獲精妙飲食,乃至期願多有所得。當知此中,若依乞食無差別性,唯有十二;若依乞食有差別性,便有十三。
二種資糧 èr zhǒng zī liáng
資糧有二種。一、福德資糧,二、智慧資糧。謂施等三波羅蜜多,是福德資糧。第六般若波羅蜜多,是智慧資糧。精進波羅蜜多,二資糧攝。何以故?若為智慧而行精進;是智慧資糧。若為福德而行精進;是福德資糧。如是靜慮波羅蜜多亦通二種。若緣無量而修靜慮。是福德資糧。餘是智慧資糧。無性釋六卷二十頁云:謂施等三波羅蜜多名福資糧。第六般若波羅蜜多名智資糧。精進俱修故通二種。靜慮亦爾。若緣無量屬福資糧。其餘屬智。福智積集故名資糧。
二種思惟 èr zhǒng sī wéi
瑜伽二十五卷八頁云:如是思惟復有二種。一者、以算數行相,善巧方便,算計諸法;二者、以稱量行相,依正道理,觀察諸法功德過失。謂若思惟諸蘊相應所有言教,若復思惟如前所說所餘隨一所有言教;皆由如是二種行相,方便思惟。
二種無障 èr zhǒng wú zhàng
如無障中說。
二種勝行 èr zhǒng shèng xíng
成唯識論九卷五頁云:所修勝行,其相云何?略有二種。謂福及智。諸勝行中,慧為性者;皆名為智。餘名為福。且依六種波羅蜜多通相,皆二。別相前五說為福德;第六智慧。或復前三,唯福德攝;後一、唯智;餘、通三種。復有二種。謂利自他。所修勝行。隨意樂力。一切皆通自他利行。依別相說;六到彼岸,菩提分等,自利行攝。四種攝事,四無量等,一切皆是利他行攝。如是等行,差別無邊:皆是此中所修勝行。
二種真如 èr zhǒng zhēn rú
佛地經論七卷二頁云:或說二種。謂生空無我,法空無我。真如實非空無我性;離分別故。絕戲論故。但由修習空無我觀,滅障真如我我所執,而證得故;名空無我。
二種現觀 èr zhǒng xiàn guān
瑜伽六十八卷五頁云:復次於諸諦中,略有二種現觀。一、智現觀,二、斷現觀。智現觀者:謂隨次第,於諸諦中,別相智生。斷現觀者:謂隨次第無倒智生,為依止故;證得所有煩惱斷滅。
二種空住 èr zhǒng kōng zhù
瑜伽九十卷十八頁云:復次當知略有二種空住。一者、尊勝空住,二者、引彼空住。諸阿羅漢,觀無我住,如是名為尊勝空住。由阿羅漢,法爾尊勝觀無我住,於諸住中最為尊勝。如是或尊勝所住,或即住尊勝;由此因緣,是故說名尊勝空住。引彼空住者:謂如有一,若行若住,如實了知煩惱有無。知有煩惱,便修斷行。知無煩惱,便生歡喜。生歡喜故;乃至令心證三摩地。由心證得三摩地故;如實觀察諸法無我,晝夜隨學,曾無懈廢。如是名為引彼空住。
二種家家 èr zhǒng jiā jiā
如家家補特伽羅中說。
二種解脫 èr zhǒng jiě tuō
瑜伽九十卷二十一頁云:二解脫者:一、時愛心解脫,二、不動心解脫。若阿羅漢根性鈍故;於世間定,是其退法;未能解脫所有定障。故名時愛心解脫。以退法故;時時退失,時時現前。故說名時。於現法樂,喜欲證住;故說名愛。不動心解脫者:謂阿羅漢,根性利故;是不退法。一切皆以無漏道力而得解脫。於一切種都無退失。
二種正智 èr zhǒng zhèng zhì
瑜伽七十二卷五頁云:何等為正智?謂略有二種。一、唯出世間正智,二、世間出世間正智。何等名為唯出世間正智?謂由此故;聲聞、獨覺、諸菩薩等,通達真如。又由此故,彼諸菩薩,於五明處,善修方便。多住如是一切遍行真如智故;速證圓滿所知障淨。何等名為世間出世間正智?謂聲聞、獨覺、以初正智,通達真如已;由此後所得世間出世間正智,於諸安立諦中,令心厭怖三界過患;愛味三界寂靜。又由多分安住此故;速證圓滿煩惱障淨。又即此智未曾得義,名出世間。緣言說相為境界義,亦名世間。是故說為世間出世間。世尊依此,密意說如是言:我說有世間智,有出世間智,有世間出世間智。若分別所攝智,唯名為世間。初正智所攝智,唯名出世間。第二正智所攝智,通名世間出世間。
二種上流 èr zhǒng shàng liú
如上流中說。
二解:集異門論十四卷九頁云:復次上流略有二種。何謂為二?一者、行色界,二者、行無色界。行色界者:以色究竟天為最極處。行無色界者:以非想非非想處天為最極處。
二種究竟 èr zhǒng jiū jìng
瑜伽一百卷二十二頁云:復有二種究竟。一者、智究竟,二者、斷究竟。智究竟者:謂盡無生智。自斯已後,為斷煩惱,無復應知。斷究竟者:謂遍究竟諸煩惱斷。由彼斷故,圓滿究竟證心解脫,及慧解脫。
二種雜染 èr zhǒng zá rǎn
瑜伽九十一卷三頁云:復次有二雜染。一者、外境雜染,二者、內受雜染。眼等為依,於色等境,起諸貪著;名外境雜染。諸觸為依,貪著內受;名內受雜染。此二雜染,於永寂滅般涅槃中,皆不可得。非諸魔怨所能遊履。
二解:瑜伽八十八卷六頁云:復次雜染有二。一、見雜染,二、餘煩惱雜染。見雜染者:謂於諸行,計我我所,邪執而轉薩迦耶見。由此見故;或執諸行,以為實我,或執諸行,為實我所。復有所餘此為根本諸外見趣,其餘貪等所有煩惱。當知是名第二雜染。又見雜染得解脫時,亦能於餘畢竟解脫。非餘雜染得解脫時,即能解脫諸見雜染。所以者何?由生此者;依世間道,乃至能離無所有處所有貪慾;於諸下地其餘煩惱,心得解脫;而未能脫薩迦耶見。由此見故;於下上地所有諸行和雜自體,不觀差別,總計為我;或計我所。由此因緣,雖昇有頂;而復退還。若於如是一切自體,遍知為苦;由出世道,先斷一切薩迦耶見,後能永斷所餘煩惱。由此因緣,無復退轉。是故當知唯見雜染,是大雜染。
三解:瑜伽九十四卷十四頁云:復次當知略有二種雜染。一、業愛雜染,二、妄見雜染。此二雜染,依於二品。一、在家品,二、出家品。應知此中業愛雜染所造作故;名思所作。妄見雜染,邪計起故;名計所執。此中異生,若在家品,若出家品,具二雜染。由諸纏故,及隨眠故。因彼所緣,於四識住,令心生起諸雜染已;招集後有,循環往來,不得解脫。有學見跡,妄見雜染已永斷故;唯有我慢依處習氣尚有餘故;不造新業,不欣後有。業愛雜染,無有諸纏能為雜染;唯有隨眠依附相續,能為雜染。因彼所緣,於諸識住,雜染其心。招集後有。若諸無學。二種雜染,纏及隨眠,皆永斷故;即現法中,於諸識住其心雜染,及與當來所招後有,一切皆無。
二種我慢 èr zhǒng wǒ màn
瑜伽八十八卷十七頁云:當知此中二種我慢。一、於諸行執著現行,二、由失念率爾現行。此中執著現行我慢,聖者已斷,不復現行。第二我慢,由隨眠故;薩迦耶見,雖復永斷;以於聖道未善修故。猶起現行。薩迦耶見,唯有習氣,常所隨逐。於失念時,能與我慢作所依止,令暫現行。是故此慢,亦名未斷;亦得現行。又諸聖者,若於諸行,思惟自相;尚令我慢不復現行。況觀共相。若於假法,作意思惟,住正念者;亦令我慢,不得現行。若於假法,作意思惟,不住正念,爾時我慢,暫得現行。若諸異生,雖於諸行,思惟共相;尚為我慢亂心相續。況住餘位。又薩迦耶見,聖相續中,隨眠與纏,皆已斷盡。於學位中,習氣隨逐,未能永斷。若諸我慢,隨眠與纏,皆未能斷。又計我欲者,當知即是我慢纏攝。何以故?由失念故;於欲於定,為諸愛味所漂淪者,依此欲門,諸我慢纏,數數現起。
二種無明 èr zhǒng wú míng
瑜伽五十八卷五頁云:又此無明,總有二種。一、煩惱相應無明,二、獨行無明。非無愚癡而起諸惑,是故貪等餘惑相應所有無明,名煩惱相應無明。若無貪等諸煩惱纏;但於苦等諸諦境中,由不如理作意力故;鈍慧士夫補特伽羅,諸不如實簡擇,覆障纏裹闇昧等心所性,名獨行無明。
二種邪見 èr zhǒng xié jiàn
如邪見中說。
二種麤重 èr zhǒng cū zhòng
瑜伽五十八卷十七頁云:復次略有二種麤重。一、漏麤重,二、有漏麤重。漏麤重者:阿羅漢等,修道所斷煩惱斷時,皆悉永離。此謂有隨眠者有識身中,不安隱性,無堪能性。有漏麤重者:隨眠斷時,從漏所生,漏所熏發,本所得性,不安隱性,苦依附性,與彼相似無堪能性,皆得微薄。又此有漏麤重,名煩惱習。阿羅漢獨覺所未能斷。唯有如來能究竟斷。是故說彼名永斷習氣不共佛法。
二種煩惱 èr zhǒng fán nǎo
如煩惱分別中說。
二種上分 èr zhǒng shàng fēn
如五上分結中說。
二種下分 èr zhǒng xià fēn
如五下分結中說。
二種受樂 èr zhǒng shòu lè
瑜伽三十五卷十九頁云:言受樂者,謂待苦息,由前所說因樂所攝三因緣故;有能攝益身心受生;名為受樂。略說此樂,復有二種。一者、有漏,二者、無漏。無漏樂者,學無學樂。有漏樂者,欲色無色三界繫樂。又此一切三界繫樂,隨其所應,六處別故;有其六處。謂眼觸所生,乃至意觸所生。如是六種復攝為二。一者、身樂,二者、心樂。五識相應,名為身樂。意識相應,名為心樂。
二種存養 èr zhǒng cún yǎng
如為暫支持食於所食中說。
二種長養 èr zhǒng cháng yǎng
瑜伽五十七卷二十四頁云:問:何故眠夢梵行等至皆能長養諸根大種,而不立食?答:有二種長養。一、攝受別義長養,二、令無損害長養。眠夢等法,於後長養,雖能長養;於前即非。是故不立。
二種退墮 èr zhǒng tuì duò
瑜伽八十一卷七頁云:退墮者:復有二種。一者、不方他,二者、方他。初謂自然壽命退減。如壽命退減,如是色、力、財富、安樂、名稱、辯才等、退減。當知亦爾。方他者,謂族姓退減,自在增上退減,薄小宗葉,言不威肅,智慧弊惡,不能獲得廣大色聲及香味觸,於所受用廣大事中,心不喜樂。如是等類,名為退墮。
二種行蘊 èr zhǒng xíng yùn
如行蘊中說。
二種變壞 èr zhǒng biàn huài
瑜伽八十八卷二十二頁云:復次應知略有二種變壞。一者、諸行衰老變壞。謂如有一,年百二十,其形衰邁。由是因緣,名身老病。二者、心憂變壞。由是因緣,名心老病。第一變壞,若愚若智,皆於其中,不隨所欲。第二變壞,智者於中,能隨所欲。非諸愚者。又諸愚夫,若身老病,當知其心,定隨老病。其有智者,身雖老病;而心自在,不隨老病。是名此中愚智差別。
二解:大毗婆沙論三十七卷一頁云:諸法變壞,略有二種。一、世變壞,二、理變壞。世變壞者:謂過去世。現在變壞,名過去故。理變壞者:謂染污法。諸染污法,皆違理故。過去染污心,具二變壞:不染污心,唯世變壞。未來現在染污心,唯理變壞;不染污心,不名變壞。是謂此處略毘婆沙。
二種命終 èr zhǒng mìng zhōng
顯揚十九卷六頁云:論曰:有二種命終。一、決定,謂北勝上洲。二、不決定,謂餘處。
二種生死 èr zhǒng shēng sǐ
成唯識論八卷四十頁云:生死有二。一、分段生死。謂諸有漏善不善業,由煩惱障緣助勢力,所感三界麤異熟果。身命短長,隨因緣力,有定齊限;故名分段。二、不思議變易生死。謂諸無漏有分別業,由所知障緣助勢力,所感殊勝細異熟果。由悲願力改轉身命,無定齊限;故名變易。無漏定願,正所資感,妙用難測,名不思議。或名意成身。隨意願成故。如契經說:如取為緣,有漏業因,續後有者,而生三有;如是無明習地為緣,無漏業因,有阿羅漢獨覺已得自在菩薩,生三種意成身。亦名變化身。無漏定力,轉令異本,如變化故。
二種一切 èr zhǒng yī qiē
瑜伽八十九卷二頁云:復次當知略有二種一切。一、少分一切,二、一切一切。如說一切皆無常者,當知此依少分一切。唯一切行;非無為故。言一切法皆無我者,當知此依一切一切。
二種地界 èr zhǒng dì jiè
如地界中說。
二種水界 èr zhǒng shuǐ jiè
如水界中說。
二種火界 èr zhǒng huǒ jiè
如火界中說。
二種風界 èr zhǒng fēng jiè
如風界中說。
二種神用 èr zhǒng shén yòng
大毗婆沙論一百四十一卷六頁云:然此神用,略有二種。一、世俗所欣,二、聖者所樂。若分一為多,合多成一;此等名為世俗所欣。若於世間諸可意事,不住順想;於諸世間不可意事,安住於捨,正念正知。此等名為賢聖所樂。
二種觀待 èr zhǒng guān dài
如觀待道理中說。
二種慰問 èr zhǒng wèi wèn
瑜伽八十八卷十八頁云:復次同梵行者,於餘同梵行所,略有二種慰問。一、問病苦,二、問安樂。問病苦者:如問彼言:所受zhěn疾,寧可忍不者:謂問氣息無擁滯乎?得支持不者:謂問苦受,不至增乎?非無間乎?非不愛觸之所觸乎?非違慮乎?非身乎?或被者,得除釋乎?問安樂者:謂如有一,隨所問言:少病不者:此問不為嬰zhěn惱耶?少惱不者:此問不為外諸災橫所侵逼耶?起居輕利不者;此問夜寐得安善耶?所進飲食易消化耶?有歡樂不者。此問得住無罪觸耶?如是等類,差別言詞,如聲聞地,於所飲食知量中釋。當知此問,在四位中。一、內逼惱分,二、外逼惱分,三、住於夜分,四、住於晝分。
二種時語 èr zhǒng shí yǔ
如時語中說。
二種慚愧 èr zhǒng cán kuì
如慚愧中說。
二種非時 èr zhǒng fēi shí
如非時語中說。
二種等起 èr zhǒng děng qǐ
大毗婆沙論一百十七卷十頁云:此中有二種等起。謂因等起,及剎那等起。因等起,名能轉心。剎那等起,名隨轉心。問:五識亦能作二等起,發身語業不?或有說者,五識不能發身語業。所以者何?唯有意識,於身語業,作轉隨轉,令彼業現前。五識不能作轉,亦不能作隨轉;不能令彼業現前。問:若爾,如說自見身表業,自聞語表業,三識識此;云何通?答:不見身表,但見餘相。不聞語表,但聞餘音。即由此義,名見名聞。三識識者:緣他身業:非自身業。復有餘者,五識亦能發身語業。以意識作能轉,亦作隨轉。五識雖不作能轉。而作隨轉;發彼業故。若作是說;即為善通自見身表;自聞語表。所以者何?若以意識作能轉及隨轉,亦以眼識作隨轉者;便見身表。若以意識作能轉及隨轉,亦以耳識作隨轉者;便聞語表。三識識者:亦緣自業,亦緣他業。尊者僧伽伐蘇說曰;五識亦能發身語業,作因等起,及剎那等起。所以者何?如有士夫,先不作意,欻被他打,即還打彼。非於爾時,得起我當打彼思念。當知即是住身識打。是故五識亦能發起身語二業,作因等起,及剎那等起。如是說者,五識不能作因等起,發身語業,所以者何?意識於身語業作能轉及隨轉;五識唯作隨轉,不作能轉故。此中若善心作能轉;即善心作隨轉。若染污心作能轉;即染污心作隨轉;若威儀路心作能轉;即威儀路心作隨轉;若工巧處心作能轉;即工巧處心作隨轉;發身語業。問:若威儀路心作能轉,即彼心作隨轉者;如有行時,遇見佛像,等起善眼識。或見婬女等,起染眼識。如是豈非善染隨轉,起彼業耶?尊者世友,作如是說:此由覺慧,速疾迴轉,起增上慢,謂於行位,起此眼識。而實行時,則善心染心不現在前。若善心染心現在前時,即止不行。此善心染心,但如伴者,不名等起。復有說者,威儀路心,發起業時,善染心等,相助發起。是故威儀路心轉時,其隨轉心,容有三種。謂善染無記。問:若工巧處心作能轉,即彼心作隨轉者;如畫師畫作佛時,起善眼識;畫女人時,起染眼識。如是豈非善染隨轉,發彼業耶?尊者世友,作如是說;覺慧速疾,起增上慢,謂於畫時起此眼識;而實畫時善心染心不現在前。若善心染心現在前時,便止不畫。此善心染心,但如伴者不名等起。復有說者,工巧處心,發起業時,善心染心,相伴發起,是故工巧處心為能轉時,其隨轉心,容有三種。謂善染無記。問:異熟生心,何故不能作二等起,發身語業耶?答:強盛心發身語業。異熟生心,其性羸劣,故不能發。復有說者,若身語業,異熟生心為二等起而發起者,此身語業,當言是何?為威儀路?為工巧處?為異熟生?若威儀路;或工巧處。異熟生心;云何能發?若異熟生;此身語業,應是異熟。然身語業,定非異熟。加行起故。亦不可說為善染污。執異熟生心所起故。由此異熟生心,不能發身語業。復次若見所斷心作能轉,修所斷心作隨轉,或修所斷心作能轉;即修所斷心作隨轉,發身語業,斯有是處。若見所斷心作能轉,即見所斷心作隨轉,或修所斷心作能轉,見所斷心作隨轉;發身語業,無有是處。何以故?以見所斷心,不能作剎那等起,發身語業故。
二十種心 èr shí zhǒng xīn
瑜伽二十八卷十七頁云:云何為心?謂有貪心、離貪心、有瞋心、離瞋心、有癡心、離癡心、略心、散心、下心、舉心、掉心、不掉心、寂靜心、不寂靜心、定心、不定心、善修心、不善修心、善解脫心、不善解脫心。如是總有二十種心。又云:又有貪心者:謂於可愛所緣境事,貪纏所纏。離貪心者:謂即遠離如是貪纏。有瞋心者:謂於可憎所緣境事,瞋纏所纏。離瞋心者:謂即遠離如是瞋纏。有癡心者:謂於可愚所緣境事,癡纏所纏。離癡心者:謂即遠離如是癡纏。如是六心,當知皆是行時所起三煩惱品,及此三品對治差別。略心者:謂由止行,於內所緣,繫縛其心。散心者:謂於外五妙欲,隨順流散。下心者:謂惛沈睡眠俱行。舉心者:謂於淨妙所緣,明liǎo顯現。掉心者:謂太舉故,掉纏所掉。不掉心者:謂於舉時,及於略時,得平等捨。寂靜心者:謂從諸蓋,已得解脫。不寂靜心者:謂從諸蓋,未得解脫言。定心者:謂從諸蓋,得解脫已;復能證入根本靜慮。不定心者:謂未能入。善修心者:謂於此定,長時串習;得隨所欲,得無艱難,得無梗澀,速能證入。不善修心者;與此相違,應知其相。善解脫心者:謂從一切究竟解脫。不善解脫心者;謂不從一切,不究竟解脫。如是十四種心,當知皆是住時所起。依淨蓋地住時所起,有八種心。謂從略心、散心,乃至寂靜、不寂靜心。依淨煩惱地住時所起有六種心。謂定心不定心乃至善解脫不善解脫心。
二解:顯揚十八卷四頁云:復有二十種心。謂欲界繫心,有八種。一、生得善心,二、方便善心,三、不善心,四、有覆無記心,及無覆無記心,分為四種。謂異熟生心,威儀路心,工巧處心,變化心。色界繫有六心。除不善工巧處心。無色界繫有四心。謂除不善威儀路工巧處變化心。不繫心有二種。謂學心,無學心。
二十種法 èr shí zhǒng fǎ
瑜伽二十八卷十八頁云:云何為法?謂若貪,貪毘奈耶法,若瞋,瞋毘奈耶法,若癡,癡毘奈耶法,若略,若散法,若下,若舉法,若掉,不掉法,若寂靜,不寂靜法,若定,不定法,若善修,不善修法。若善解脫,不善解脫法。如是當知建立黑品白品染品淨品二十種法。
二十二根 èr shí èr gēn
瑜伽九十八卷八頁云:略由六處增上義故;當知建立二十二根。何等為六?一、能取境界增上義故。二、繼嗣家族增上義故。三、活命因緣,各別事業,加行士用,增上義故。四、受用先世諸業所作愛不愛果,及造新業增上義故。五、趣向世間離欲增上義故。六、趣向出世離欲增上義故。當知此中眼根最初,意根為後,如是六根,於取境界,有增上義。男女二根,於能繼嗣家族子孫,有增上義。命根一種,於愛命者活命因緣,各別事業加行士用,有增上義。樂最為初,捨為其後,如是五根,於其受用先業所作愛不愛果,及造新業,有增上義。信為最初,慧為其後,如是五根,於能趣向世間離欲,有增上義。未知當知、已知、具知,三無漏根,於能趣向出世離欲,最極究竟,有增上義。一切世間所現見義,其唯此量,當知是義能究竟者,無出於此二十二根。故一切根,二十二攝。
二解:成唯識論七卷二十頁云:然增上用,隨事雖多;而勝顯者,唯二十二。應知即是二十二根,前五色根,以本識等所變眼等淨色為性,男女二根,身根所攝;故即以彼少分為性。命根,但依本識親種分位假立;非別有性。意根,總以八識為性。五受根,如應各自受為性。信等五根,即以信等及善念等而為自性。未知當知根,體位有三種。一、根本位。謂在見道。除後剎那。無所未知可當知故。二、加行位。謂煖頂忍世第一法。近能引發根本位故。三、資糧位。謂從為得諦現觀故,發起決定勝善法欲;乃至未得順抉擇分;所有善根,名資糧位。能遠資生根本位故。於此三位,信等五根、意、喜、樂、捨為此根性。加行等位,於後勝法,求證愁慼,亦有憂根。非正善根,故多不說。前三無色,有此根者,有勝見道傍修得故。或二乘位迴趣大者,為證法空,地前亦起九地所攝生空無漏。彼皆菩薩此根攝故。菩薩見道,亦有此根。但說地前;以時促故。始從見道最後剎那,乃至金剛喻定,所有信等無漏九根,皆是已知根性。未離欲者,於上解脫,求證愁慼,亦有憂根。非正善根,故多不說。諸無學位無漏九根,一切皆是具知根性。有頂雖有遊觀無漏;而不明利。非後三根。二十二根,自性如是。
三解:如大毗婆沙論一百四十二卷至一百四十五卷廣說。彼云:問:此二十二根,名有二十二;實體有幾?答:對法者言:名、二十二;實體十七。於中男、女、三無漏根。無別體故。問;何故男女根無別體耶:答:此二即是身根攝故。如說:女根云何?謂身根少分。男根云何?謂身根少分。問:何故三無漏根。亦無別體?答:此三即是九根攝故。九、謂意根,樂喜捨根,信等五根。此九根,有位名未知當知根,有位名已知根,有位名具知根。即是見道位,修道位,無學道位。如次應知。又在隨信隨法行相續中,名未知當知根。在信解見至身證相續中,名已知根。在慧解脫俱解脫相續中,名具知根。九根聚集,隨位說三,故無別體。由此故說二十二根,名二十二,實體十七。又云:問:何故名根?根是何義?答:增上義、是根義。明義、是根義。現義、是根義。喜觀義、是根義。端嚴義、是根義。最義、是根義。勝義、是根義。主義、是根義。問:若增上義是根義者:諸有為法,展轉增上;諸無為法,於有為增上。則一切法,皆應立根。何故世尊立二十二?脅尊者言:佛於諸法,了達究竟;善知諸法體相勢用。餘不能知。若法,有根相者,立根。無者,不立。不應責問。有說:增上緣,有下有上,有劣有勝。上勝、立根。下劣、不立。有說:雖一切法,皆有增上緣義;而非皆有增上明、現、乃至主義。如二十二根者。如一切有情,雖皆互有增上緣義;而有勝者。如鬼界中,琰摩王勝;傍生趣中,師子王勝;村中,主勝;國中,王勝;四大洲中,轉輪王勝;於欲界中,自在天勝;千世界中,梵王為勝;於三界中,佛為最勝。佛於一切有情類中,獨稱法王。無倫匹故。如是諸法,雖皆是增上緣;而非一切皆有增上,乃至主義。如二十二根者。故佛唯說此二十二根。
四解:法蘊足論九卷一頁云:有二十二根。何等二十二?謂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女根、男根、命根、樂根、苦根、喜根、憂根、捨根、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未知當知根、已知根、具知根、此二十二根,攝一切根。如彼卷一頁至六頁廣釋。
五解:品類足論八卷五頁云:眼根云何?謂眼於色已正當見;及彼同分。耳根云何?謂耳於聲,已正當聞。;及彼同分。鼻根云何?謂鼻於香,已正當嗅:及彼同分。舌根云何。謂舌於味已正當cháng。及彼同分。身根云何。謂身於觸已正當觸。及彼同分。女根云何?謂身根少分。男根云何?謂身根少分。命根云何?謂三界壽。意根云何?謂六識身。樂根云何?謂順樂受觸所觸時。所起身樂心樂。平等受受所攝;是名樂根。苦根云何?謂順苦受觸所觸時所起,身苦,不平等受受所攝。是名苦根。喜根云何?謂順喜受觸所觸時,所起心喜,平等受受所攝;是名喜根。憂根云何?謂順憂受觸所觸時,所起心憂,不平等受受所攝;是名憂根。捨根云何?謂順捨受觸所觸時,所起身捨心捨,非平等非不平等受受所攝;是名捨根。信根云何?謂依出離遠離所生善法,諸信,信性,增上信性,忍可,欲作,欲為,欲造,心澄淨性;是名信根。精進根云何?謂依出離遠離所生善法,諸勤精進勇健勢猛熾盛難制勵意,不息心勇悍性;是名精進根。念根云何?謂依出離遠離所生善法,諸念隨念別念憶念不忘不失不遺不漏不忘法性心明記性;是名念根。定根云何?謂依出離遠離所生善法,諸念心住等住安住近住堅住不亂不散攝止等持心一境性;是名定根。慧根云何?謂依出離遠離所生善法、於法簡擇極簡擇最極簡擇解了等了遍了近了機黠通達審察聰叡覺明慧行毘缽舍那;是名慧根。未知當知根云何?謂已入正性離生補特伽羅,諸學慧慧等根。由此諸根,隨信隨法行。於未現觀四聖諦,能現觀。是名未知當知根。已知根云何?謂具見已現觀補特伽羅,諸學慧慧等根。由此諸根,信勝解見至身證,於已現觀四聖諦,能趣上勝所證功德。是名已知根。具知根云何?謂漏盡阿羅漢諸無學慧慧等根。由此諸根,慧解脫俱分解脫,能得現法樂住。是名具知根。
二十五諦 èr shí wǔ dì
如數論外道中說。
二十三諦 èr shí sān dì
如數論外道中說。
二十九事 èr shí jiǔ shì
瑜伽七十八卷十八頁云:云何名為二十九事?謂依雜染品,有攝諸行事。彼次第隨轉事。即於是中,作補特伽羅想已;於當來世,流轉因事。作法想已;於當來世,流轉因事。依清淨品,有繫念於所緣事。即於是中,勤精進事。心安住事。現法樂住事。超一切苦緣方便事。彼遍知事,此復三種。顛倒遍知所依處故;依有情想外有情中,邪行遍知所依處故;內離增上慢遍知所依處故。修依處事。作證事。修習事。令彼堅固事。彼行相事。彼所緣事。已斷未斷觀察善巧事。彼散亂事。彼不散亂事。不散亂依處事。不棄修習劬勞加行事。修習勝利事。彼堅牢事。攝聖行事。攝聖品眷屬事。通達真實事。證得涅槃事。於善說法毘奈耶中,世間正見,超昇一切外道所得正見頂事。及即於此,不修退事。於善說法毘奈耶中,不修習故;說名為退。非見過失,故名為退。
二解:顯揚二十卷十三頁云:二十九種事者:謂於遍攝九事經中,依雜染品,說有四事。一、攝諸行事。二、即於此中,次第轉事。三、即於此中,立眾生想後轉因事。四、即於此中,建立法想後轉因事。又依清淨品,說有二十五事。一、於所緣境安住事。二、即於此中劬勞事。三、心安住事。四、現法樂住事。五、出一切苦所緣方便事。六、彼遍知事。此有三種。謂顛倒依處遍知故;依有情想,於外有情邪行依處遍知故;內離增上慢依處遍知故。七、修依處事。八、作證事。九、修習事。十、彼堅固事。十一、彼行相事。十二、彼所緣事。十三、觀斷未斷善巧事。十四、彼散亂事。十五、彼不散亂事。十六、不散亂依處事。十七、修習無倦方便不遠離事。十八、修習勝利事。十九、此堅固事。二十、攝賢聖品事。二十一、攝賢聖品所遠離事。二十二、真實通達事。二十三、證涅槃事。二十四、於善說法律中所得世間正見,超過一切外正見事。二十五、不修習此退減事。此由於善說法律中,不修習故;名為退減。不由邪見過失故。
二眼見色 èr yǎn jiàn sè
大毗婆沙論十三卷二頁云:當言一眼見色,二眼見色耶?答:應言二眼見色。問:云何二眼相去甚遠;一識依之,令俱見色?答:俱是眼識所依根故。設有百眼,一一相去百踰繕那;亦可依之,生於一識。令俱時見。如迦遮器,有百小輪;一面對之,百面像現。如是一識,依多眼生,令俱時見。其義亦爾。應知此中眼見色者,遮法救等三種異執。二眼見者,遮犢子部一眼見色。所以者何?若合一眼,起不淨識;開二眼時,起淨識故。設合一眼,起如是識,開二眼時,亦起此識;則不應言二眼見色。然合一眼起不淨識,開二眼時,便起淨識。是故應言二眼見色。非但立宗,義即成立,故復問答,顯示此因。起淨識者,謂於多境,明白顯了。與此相違,名不淨識。
二解:發智論一卷八頁云:當言一眼見色,二眼見色耶?答:應言二眼見色。所以者何?若合一眼,起不淨識,開二眼時,起淨識故。設合一眼,起如是識;開二眼時,亦起此識;則不應言二眼見色。然合一眼,起不淨識,開二眼時,便起淨識;是故應言二眼見色。如合,覆損,破壞,亦爾。如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亦爾。
二無我性 èr wú wǒ xìng
如一切諸法,皆無我性中說。
二道資糧 èr dào zī liáng
瑜伽二十二卷二頁云:謂若自圓滿,若他圓滿,若善法欲,若戒律儀,若根律儀,若於食知量,若初夜後夜常勤修習覺寤瑜伽,若正知而住,若善友性,若聞正法若思正法,若無障礙,若修惠捨,若沙門莊嚴,如是等法是名世間及出世間諸離欲道趣向資糧。
二足有情 èr zú yǒu qíng
瑜伽八十三卷四頁云:二足有情者:謂人等。
二見名取 èr jiàn míng qǔ
大毗婆沙論四十九卷十六頁云:問:何故二見,俱名為取?答:由此二見,取行相轉,故俱名取。謂有身見,執我我所。邊執見,執斷常。邪見,執無。取此諸見以為最勝,故名見取。取諸戒禁能得淨,故名戒禁取。復次前之三見,推度所緣,勢用猛利,故名為見。後之二見,執受能緣,勢用猛利;故名為取。
二取習氣 èr qǔ xí qì
成唯識論八卷七頁云:相見名色,心及心所,本末彼取,皆二取攝。彼所熏發,親能生彼本識上功能;名二取習氣。此顯來世異熟果心,及彼相應諸因緣種。又云:二種習氣。取我我所,及取名言,而熏成故,皆說名取。
二無心定 èr wú xīn dìng
瑜伽三十三卷十五頁云:復次依靜慮等,當知能入二無心定。一者、無想定,二者、滅盡定。無想定者:唯諸異生,由棄背想作意方便能入。滅盡定者:唯諸聖者,由止息想受作意方便能入。如是二定,由二作意方便能入。謂無想定,由棄背想作意以為上首,勤修加行,漸次能入。若滅盡定,由從非想非非想處,欲求上進,暫時止息所緣作意以為上首,勤修加行,漸次能入。
二種言教義 èr zhǒng yán jiào yì
顯揚二十卷七頁云:復有二種言教義。謂世俗言教,勝義言教。世俗言教者:謂差別、建立,二種理趣。勝義言教者:謂無異、無作用,二種理趣。
二種思思議 èr zhǒng sī sī yì
瑜伽六十五卷一頁云:復次略有二種思議。謂惡思思議,及善思思議。惡思思議者:如本地分已說,若依黑品。謂如有一,不避無明,不應思等,而起思議。善思思議者:與此相違,應知其相。如惡思、善思;如是非法所引、法所引,非毘奈耶所、引毘奈耶所引,非聖聖,不善、善,不應修、應修,不好、好,黑、白,引無義、引有義,下劣、微妙,有罪、無罪,應遠離、不應遠離等,當知亦爾。
二種一切施 èr zhǒng yī qiē shī
如一切施中說。
二種一切慧 èr zhǒng yī qiē huì
如一切慧中說。
二種瑜伽修 èr zhǒng yú qié xiū
如瑜伽修中說。
二種根律儀 èr zhǒng gēn lǜ yí
瑜伽二十三卷六頁云:又根律儀,略有二種。一者、思擇力所攝,二者、修習力所攝。思擇力所攝根律儀者:謂於境界,深見過患;不能於此所有過患,除遣斷滅。修習力所攝根律儀者:謂於境界,深見過患。亦能於此所有過患,除遣斷滅。又由思擇力所攝根律儀故;於所緣境,令煩惱纏,不復生起,不復現前;而於依附所依隨眠,不能斷除,不能永拔。由修習力所攝根律儀故,於所緣境,煩惱隨眠,不復生起,不復現前;一切時分依附所依所有隨眠,亦能斷除,亦能永拔。如是思擇力所攝根律儀,修習力所攝根律儀,有此差別,有此意趣,有此殊異。當知此中思擇力所攝根律儀,是資糧道所攝。修習力所攝根律儀,當知墮在離欲地攝。
二種安隱住 èr zhǒng ān yǐn zhù
瑜伽二十三卷十九頁云:此安隱住,復有二種:一者、遠離所食極多。由是因緣,身無沈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斷。如前廣說。二者、於食不生味著。由是因緣,遠離諸惡尋思擾動不安隱住。
二種相應道 èr zhǒng xiāng yīng dào
顯揚十九卷十九頁云:論曰:於念住修位中,為斷沈掉故;應修二種相應道。如比丘尼經,及取自心相經說。云何比丘尼經說?如彼經言:為斷沈沒故;應當思惟少分可愛清淨相貌。為斷掉動故,復應略攝。云何取自心相經說?如彼經言:由不取自心相故;令心沈沒。由取少分可愛外相故;沈隨煩惱,暫時斷息;然心未得定。復更略攝其心。見沈沒過,復取外相。見掉動過,後復更取自心之相。爾時能斷沈掉隨煩惱,心得正定。略攝其心,取自心相,離沈掉故。
二種真實義 èr zhǒng zhēn shí yì
如真實義中說。
二種觀行者 èr zhǒng guān xíng zhě
大毗婆沙論二十四卷十二頁云:脅尊者言:不以菩薩以果為門觀緣起故;便名鈍根。然觀行者,總有二種。一、隨愛行,二、隨見行。隨愛行者,以果為門,觀緣起法。依無願三摩地,入正性離生。隨見行者,以因為門,觀緣起法。依空三摩地,入正性離生。唯除菩薩。菩薩雖是隨愛行者,以果為門,觀緣起法;而能依空三摩地,入正性離生。
二種預流果 èr zhǒng yù liú guǒ
集論七卷十四頁云:復次如說預流補特伽羅,此有二種。一、漸出離,二、頓出離。漸出離者:如前廣說。頓出離者:謂入諦現觀已,依止未至定,發出世間道,頓斷三界一切煩惱,品品別斷,唯立二果。謂預流果,阿羅漢果。如是補特伽羅,多於現法或臨終時,善辦聖旨。設不能辦,由願力故,即以願力,還生欲界,出無佛世,成獨勝果。
二種如實智 èr zhǒng rú shí zhì
瑜伽九十卷七頁云:復次有二種如實智。一者、如理作意所發,二者、三摩地所發。當知此中,由正聞思所成作意,聽聞正法,增上力故;於五種受分位轉變所起過患,如實了知。又即於此分位轉變,如理思惟;名不定地如實正智。此為依止,能隨入修。云何名為分位轉變所起過患?謂苦樂位諸無常性。苦分位中,有自性苦性。樂分位中,有變壞法性。云何名為分位轉變?謂樂分位,與苦分位,有別異性。若苦分位,與樂分位,有別異性。如是當知一切分位,展轉別異。於此別異,如實觀見。於此分位,住無常想。如實觀見別異過患。知所有受皆是苦已;住於苦想。有如是想,有如是見,能證清淨;是故亦得名如實智。依定所發如實智者:謂即依彼行相轉時,輕安所攝,清淨無擾,寂靜而轉。當知此行,與前差別。又無常性,是一切行共相。苦性,是一切有漏法共相。二如實智,為依止故;當知如實能正顯了彼法二相。
二種苦減果 èr zhǒng kǔ jiǎn guǒ
瑜伽八十五卷七頁云:復有二種苦滅。一者、現在為因未來苦滅,二者、過去為因現在苦滅。復有二種苦滅。一者、心苦滅,二者、身苦滅。復有二種苦滅。一者、壞苦苦苦苦滅,二者、行苦苦滅。復有二種苦滅。一者、非愛業果苦滅,二者、可愛業果苦滅。復有少分已見諦跡諸聖弟子,雖已超過諸惡道苦所有怖畏;由未永盡一切結故;其心猶有於當來世共諸異生生老死怖。為斷彼故;而能發起猛利樂欲,乃至正念,及無放逸,勤修觀行。
二種不亂記 èr zhǒng bù luàn jì
瑜伽八十八卷十頁云:復次於內法中,略有二種具聰明者。若有淨信,或諸外道,來請問時,能無亂記。謂依中道,於諸行中,問生滅時;不增有情,不減實事。唯於諸行安立生滅,不亂而記。若立有情有生有滅;是名一邊。謂增益邊。若立生滅都無所有;是第二邊。謂損減邊。唯於諸行安立生滅;是名中道,遠離二邊。是故若能如是記別;為善記別,如來所讚。或復有言:何因緣故;乃於沙門喬答摩所,修習梵行?若得此問;應如前說。遠離增益損減二邊,依中道記;名不亂記。若謂有情,修習染淨;是名一邊。謂增益邊。若謂一切都無修習;是第二邊。謂損減邊。若為諸行厭離欲滅而修習者;是名中道,遠離二邊。是故此記,名不亂記。名為善記。當知此記,諸佛所讚。
二種不相離 èr zhǒng bù xiāng lí
瑜伽三卷二頁云:又不相離有二種。一、同處不相離。謂大種極微,與色香味觸等。於無根處,有離根者;於有根處,有有根者。是名同處不相離。二、和雜不相離。謂即此大種極微,與餘聚集、能造、所造、色處俱故。是名和雜不相離。又此遍滿聚色,應知如種種物,石磨為末,以水和合,互不相離。非如胡麻綠豆粟稗等聚。又一切所造色,皆即依止大種處,不過大種處量。乃至大種所據處所,諸所造色,還即據此。由此因緣,說所造色,依於大種。
二種發心退 èr zhǒng fā xīn tuì
瑜伽三十五卷十頁云:此發心退,復有二種。一者、究竟,二、不究竟。究竟退者:謂一退已;不能復發求菩提心。不究竟者:謂退已後,數數更發求菩提心。
二種無量義 èr zhǒng wú liàng yì
顯揚二十卷五頁云:復有二種無量義。一、發起問論無量,二、迴向無所得無量。
二十一種受 èr shí yī zhǒng shòu
瑜伽二十八卷十七頁云:云何為受?謂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樂身受,苦身受,不苦不樂身受。如說身受,心受亦爾。樂有愛味受,苦有愛味受,不苦不樂有愛味受。無愛味受,依耽嗜受,當知亦爾。樂依出離受,苦依出離受,不苦不樂依出離受。如是總有二十一受。或九種受。又云:又樂受者:謂順樂受觸為緣,所生平等受受所攝,是名樂受。此若五識,相應名身受。若意識相應,名心受。如順樂受觸,如是順苦受觸,順不苦不樂受觸,為緣,所生不平等受受所攝;非平等非不平等受受所攝,是名苦受,不苦不樂受。此若五識相應,名身受。若意識相應,名心受。如是諸受,若隨順涅槃,隨順抉擇,畢竟出離,畢竟離垢,畢竟能令梵行圓滿;名無愛味受。若墮於界;名有愛味受。若色無色界繫,若隨順離欲;名依出離受。若欲界繫,若不順離欲;名依耽嗜受。
二十心相生 èr shí xīn xiāng shēng
大毗婆沙論十一卷十二頁云:有二十心。欲界八。謂加行善,生得善,不善,有覆無記,威儀路,工巧處,異熟生,通果心。色界六。謂前八心中,除不善,及工巧處。無色界四。謂加行善,生得善,有覆無記,異熟生心。無漏二。謂學、無學心。問:此二十心,一一無間,生幾心?復從幾心無間生耶?答:欲界加行善心無間,生十心。謂欲界七。除通果心。色界一。加行善。及學無學心。此心復從八心無間生。謂欲界四。除無覆無記四。色界二。加行善。有覆無記。及學無學心。有餘師說:此心復從十一心無間生。謂前八,及欲界威儀路,工巧處,異熟生心。所以者何?以熟修習加行善心者,從自界威儀路工巧處異熟生心無間,亦現在前。欲界生得善心無間,生九心。謂欲界七。除通果心。色無色界各一。有覆無記心。此心復從十一心無間生。謂欲界七。除通果心。色界二。加行善有覆無記。及學無學心。不善心無間,生七心。謂欲界七。除通果心。此心復從十四心無間生。欲界七。除通果心。色界四。除加行善,及通果心。無色界三。除加行善心,如不善心,欲界有覆無記心,亦爾。欲界威儀路心無間,生八心。謂欲界六。除加行善及通果心。色無色界各一。有覆無記心。有餘師說:此心無間生九心。謂前八,及欲界加行善心。熟修習者,能現前故。此心復從七心無間生。謂欲界七。除通果心。如欲界威儀路心,欲界異熟生心,亦爾。工巧處心無間,生六心。謂欲界六。除加行善,及通果心。有餘師說:此心無間生七心。謂前六,及欲界加行善心。熟修習者,能現前故。此心復從七心無間生。謂欲界七。除通果心。欲界通果心無間,生二心。謂欲界通果,及色界加行善心。此心復從二心無間生。謂欲界通果,及色界加行善心。色界加行善心無間,生十二心。謂色界六。欲界三。加行善,生得善,通果。無色界一。加行善,及學無學心。此心復從十心無間生。謂色界四。除威儀路,異熟生心。欲界二。加行善,通果心。無色界二。加行善,有覆無記。及學無學心。色界生得善心無間,生八心,謂色界五。除通果。欲界二。不善,有覆無記。無色界一。有覆無記心,此心復從五心無間生。謂色界五,除通果心。色界有覆無記心。無間生九心謂色界五。除通果。欲界四,加行善,生得善,不善有覆無記心。此心復從十一心無間生。謂色界五。除通果。欲界三。生得善,威儀路,異熟生。無色界三。除加行善心。色界威儀路心無間,生七心。謂色界四。除加行善,通果心。欲界二。不善,有覆無記。無色界一。有覆無記心。此心復從五心無間生。謂色界五,除通果心,如色界威儀路心,色界異熟生心,亦爾。色界通果心無間,生二心。謂色界加行善,及通果心。此心復從二心無間生。謂色界加行善,及通果心。無色界加行善心無間,生七心。謂無色界四。色界一。加行善。及學無學心。此心復從六心無間生。謂無色界三。除異熟生。色界一。加行善。及學無學心。無色界生得善心無間,生七心。謂無色界四。欲界二。不善有覆無記。色界一。有覆無記心。此心復從四心無間生。謂無色界四心。無色界有覆無記心無間,生八心。謂無色界四。欲界二。不善,有覆無記。色界二。加行善,有覆無記心。此心復從十心無間生。謂無色界四。欲色界各三。生得善,威儀路,異熟生心。無色界異熟生心無間生六心,謂無色界三。除加行善心。欲界二。不善,有覆無記。色界一。有覆無記心。此心復從四心無間生。謂無色界四心。學心無間生六心。謂欲界二。加行善,生得善。色無色界各一。加行善。及學無學心。此心復從四心無間生。謂三界各一。加行善。及學心。無學心無間生五心。謂欲界二。加行善,生得善。色無色界各一。加行善。及無學心。此心復從五心無間生。謂三界各一。加行善。及學無學心。
二定有別證 èr dìng yǒu bié zhèng
成唯識論五卷八頁云:又契經說:無想滅定,染意若無;彼應無別。謂彼二定,俱滅六識及彼心所,體數無異。若無染意,於二定中,一有一無;彼二何別。若謂加行界地依等有差別者;理亦不然。彼差別因,由此有故。此若無者;彼因亦無。是故定應別有此意。
二無因生論 èr wú yīn shēng lùn
大毗婆沙論一百九十九卷十五頁云:二無因生論者:一、從無想有情天歿,來生此間;由得宿住隨念通故,雖能憶彼出無想心,及後諸位,而不能憶出心以前所有諸位。便作是念:我於彼時,本無而起。諸法如我,亦應一切本無而生。由斯便執我及世間,皆無有因,自然生起。二、由尋伺虛妄推求。今身所更,既皆能憶前身;若有彼所更事,今此身中,亦應能憶。既不能憶;故知彼無。又作是念:若依彼生諸有情類,必還似彼;如酪中蟲,還似於酪,牛糞中蟲,還似牛糞,青葉中蟲,還似青葉,父母生子,還似父母。非即酪等是蟲等因。故知一切身及諸根覺慧等法,皆無因起。又作是念:現見孔雀鸞鳳雞等,山石草木花果刺等,色形差別,皆不由因,自然而有。彼作是說:誰xiān諸刺,誰畫禽獸,誰積山原,誰鑿澗谷,誰復彫鏤草木花果?如是一切,皆不由因。於造世間,無自在者。由斯便執我及世間,皆無因生,自然而有。如是二種前際分別無因生論。由無想天,虛妄尋伺,二事而起。
二種作猶豫法 èr zhǒng zuò yóu yù fǎ
瑜伽九十四卷十一頁云:復次其於緣生諸行流轉修觀行者,略有二種作猶豫法。云何為二?一者、承習說無因論,二者、承習說惡因論。此中承習無因論者,觀一切種,皆無所因,便生疑惑:云何諸法無因而轉。其有承習惡因論者,亦生疑惑:云何由彼不相似因,不稱理因,有諸法轉。若有多聞諸聖弟子,遠離二種非真實論,正觀流轉。由是因緣,得善決定;無有疑惑;內證真實。若於是處,說有多聞諸聖弟子;當知此中是諸異生。若於是處,唯說有其諸聖弟子;當知此中說已見諦。
二種證成道理 èr zhǒng zhèng chéng dào lǐ
瑜伽七十八卷二十一頁云:又此道理,略有二種。一者、清淨,二者、不清淨。由五種相。名為清淨。由七種相。名不清淨。如彼卷二十一頁至二十三頁廣釋。
二種所學差別 èr zhǒng suǒ xué chà bié
瑜伽九十八卷二十三頁云:復次依淨尸羅。略有二種所學差別。一者、受持非止所攝所受尸羅所有如法身語現行所攝學處。二者、受持是止所攝所受尸羅所攝學處。此復二種。謂或有是毘奈耶所說,非別解脫所說。或有是毘奈耶所說,亦是別解脫所說。是故一切,總略而言,有三學處。一增上現行,二增上毘奈耶,三增上別解脫。
二種清淨種子 èr zhǒng qīng jìng zhǒng zǐ
如四種內法種子中說。
二種斷隨順性 èr zhǒng duàn suí shùn xìng
如知量中說。
二種無倒建立 èr zhǒng wú dǎo jiàn lì
瑜伽十三卷二十三頁云:又有二種無倒建立,能令行者,少用功力,住於梵行,終不唐捐。一、正立學處;若有違越,便獲大罪;若不違越,便生大福。二、正立出離。令違越者。速復出離。
二種無倒作意 èr zhǒng wú dǎo zuò yì
瑜伽九十八卷十三頁云:復次於能隨順覺支法中,略有二種無倒作意。當知總與覺支為食。何等為二?一、正作意,二、數作意。與此相違當知非食。
二種煩惱斷果 èr zhǒng fán nǎo duàn guǒ
瑜伽八十五卷七頁云:有二種煩惱斷果。一者、見所斷果。由證彼故;能自了知我已永盡捺落迦傍生餓鬼。我今證得預流無退墮法。乃至廣說。二者、修所斷果。由證彼故;能自了知我最後身暫時支持;第二有等,永不復轉。
二種加行方便 èr zhǒng jiā xíng fāng biàn
瑜伽二十卷二十頁云:又彼如是資糧住已;為修相應作意加行故;有二種加行方便。何等為二?一、自於契經阿毘達磨讀誦受持,修正作意。於蘊等事,令極善巧。二、依地師教。所謂大師,鄔波柁耶、阿遮利耶、於時時間。教授教誡。攝受依止。
二種取骨鎖相 èr zhǒng qǔ gǔ suǒ xiāng
瑜伽三十卷十五頁云:復有二種取骨鎖相。一、取假名綵畫木石泥等所作骨鎖相,二、取真實骨鎖相。若思惟假名骨鎖相時;爾時唯名起鎖勝解,不名骨鎖。若思惟真實骨鎖相時;爾時名起骨鎖勝解。
二種八支聖道 èr zhǒng bā zhī shèng dào
瑜伽二十九卷十三頁云:如是一切八支聖道,總立二種。謂無所作,及住所作。無所作者:謂正語、正業、正命。住所作者:復有二種。謂奢摩他,毘缽舍那。正見、正思惟、正精進、是毘缽舍那。正念、正定是奢摩他。
二種解脫成就 èr zhǒng jiě tuō chéng jiù
瑜伽八十九卷三頁云:復次略有二種解脫成就。一者、有學,二者、無學。有學者:謂金剛喻三摩地俱。無學者:謂彼已上。
二種無我論者 èr zhǒng wú wǒ lùn zhě
如無我論中說。
二種無我勝解 èr zhǒng wú wǒ shèng jiě
瑜伽八十七卷二十三頁云:復次於諸行中,略有二種無我勝解。一者、聞思增上勝解,二者、修證增上勝解。此中聞思增上勝解,能與修證增上勝解,作生依止。諸善男子,淨信出家。雖復在此極善殷到,且於其中不應喜足。要此為依,於諸行中,漸次修習無常等想;證得無我增上勝解。為令彼證轉增勝故;勤修觀解。
二種於斷所證 èr zhǒng yú duàn suǒ zhèng
瑜伽六十八卷五頁云:復次略有二種於斷作證。一、於種子伏斷作證,二、於種子永斷作證。當知離繫亦有二種。一、於諸煩惱品別離繫;二、於煩惱事相屬離繫。
二種一切精進 èr zhǒng yī qiē jīng jìn
如一切精進中說。
二種極成真實 èr zhǒng jí chéng zhēn shí
如極成真實中說。
二種一切利行 èr zhǒng yī qiē lì xíng
如一切利行中說。
二種堅力持性 èr zhǒng jiān lì chí xìng
如堅力持性中說。
二種一切靜慮 èr zhǒng yī qiē jìng lǜ
如一切靜慮中說。
二種所調伏界 èr zhǒng suǒ diào fú jiè
如所調伏界無量中說。
二種所對治義 èr zhǒng suǒ duì zhì yì
顯揚二十卷六頁云:復有二種所對治義。一、解脫門所對治。謂分別相願。二、到彼岸所對治。謂慳吝、犯戒、忿恚、懈怠、散亂、惡慧。
二種意所生身 èr zhǒng yì suǒ shēng shēn
瑜伽九十六卷二十四頁云:復有二種意所生身。一者、色界意所生身,二、無色界意所生身,謂由定地意門方便,而能集成。二生身故。
二種像似正法 èr zhǒng xiàng sì zhèng fǎ
瑜伽九十九卷十五頁云:云何名為像似正法?一、似教正法,二、似行正法。若於非法,生是法想,顯示非法,以為是法;令他於中,生正法想。如是法教,實故諦故。非是正法,而復像似正法顯現。是故名為似教正法。若廣為他如是宣說,令他受學,亦自修行;妄起法想,習諸邪行,而自憍慢。稱言我能修是正行。應知是名似行正法。
二種雜染根本 èr zhǒng zá rǎn gēn běn
瑜伽十三卷二十二頁云:又諸世間,略有二種雜染根本;能引無義無利雜染。謂於真實,無正解行;及彼為先,悕求無義。
二種雜染因緣 èr zhǒng zá rǎn yīn yuán
瑜伽八十卷二五頁云:此中雜染因緣,有二種。一者、由世俗言說自性雜染自性執分別故。二者、由彼功德過失差別執分別故。
二種眾苦根本 èr zhǒng zhòng kǔ gēn běn
瑜伽十三卷二十二頁云:又諸有情,略有二種,眾苦根本。謂於有漏法,喜愛俱行所有期願。及非理所引厭離俱行所有期願。
二種互相違法 èr zhǒng hù xiāng wéi fǎ
瑜伽九十二卷十六頁云:復次有二種法,更互相違。一者、煩惱,二者、涅槃。是故安住雜染法已;即便隨順後有而轉。若於後有隨順轉時;當知說名去涅槃遠。
二種愚夫之相 èr zhǒng yú fū zhī xiāng
瑜伽八十五卷七頁云:復次有二種愚夫之相。何等為二?一者、於所應求,不如實知。二者、非所應求,而反生起。何等名為是所應求?所謂涅槃,諸行永滅。而諸愚夫,於當來世,諸行不生,都無樂欲。於諸行生,唯有欣樂。由是因緣,於所應求,及諸行生所有眾苦,不如實知。何等名為非所應求而反生起?非所求者:謂老病死,非愛合會,所愛別離,所欲匱乏,愁歎憂苦種種熱惱。彼於如是諸行生起,反生欣樂。於生為本一切行中,深起樂著。於生為本所有諸業,造作積集。由是因緣,於有生苦,及生為本老病死等,眾苦差別,不得解脫。如是名為非所應求而反生起。
二解:瑜伽九十六卷十二頁云:復次世間愚夫,略有二種愚夫之相。一、樂習行能引自他無義利行。二、於四處不得善巧。當知能引無義利行,有四種相。云何為四?謂能生起四種苦故。一、他差別苦,二、內差別苦,三、時差別苦,四、身差別苦。他差別苦者:或有疫厲。謂非人作。或有災害。謂人所作。或有已遭,或恐當遭,於所未遭而生怖畏。如是名為由他增上所生眾苦。內差別苦者:謂界相違。疾病因緣,名為災患。所愛變壞,所欲匱乏,生染惱心,名為擾惱。如是名為由內增上所生眾苦。此復如前應知或有已所遭苦。或恐當遭,生怖畏苦。時差別苦者:謂即如是諸品類苦,過去已有。未來當有,現在今有。如是總名時差別苦。身差別苦者:謂自習行邪行為因,能令己苦。由是因緣,他雖正行。亦能令苦。如是名為身差別苦。當知此中,前三、名為唯能引自無義利行。從一、名為亦能引他無義利行。云何四處不得善巧?謂於諸界諸處緣起處非處中,皆不了達。與上相違,當知即是聰慧二相。
二種增上慢者 èr zhǒng zēng shàng màn zhě
瑜伽九十三卷十二頁云:復次略有二種增上慢者。一、於有學增上慢者,二、於無學增上慢者。若於有學增上慢者,彼告他言:我已渡疑,永斷三結;我於所證有學解脫,已離猶豫;已拔毒箭;已能永斷薩迦耶見以為根本一切見趣。若於無學增上慢者;彼告他言:我無有上;所應作事,所應抉擇,我皆已作。如是二種,或依緣起,或依涅槃。又依聖說而起說時,謂說甚深出離世間空性相應緣性緣起順逆等事,於其所說,不能覺了,不隨悟入。由此二種因及緣故;於如實覺,發起狐疑;於自相續煩惱永斷,涅槃作證,亦生猶豫。所以者何?由於有學增上慢者,計我我所常所隨逐隨入作意微細我慢間無間轉,不能了達。又奢摩他任持相續,防麤煩惱,令不雜亂。由是因緣,彼於未得,生已得想;於未防護,生已護想,便告於他。又於無學增上慢者,彼自謂言:我已寂靜;我已涅槃;我已離愛;我已離取。於此未斷微細現行諸增上慢,不能了達。於所未得生,已得想;於未防護,生已護想;便告於他。又於無學增上慢者,當知決定先於有學起增上慢。無有實義諸有學者,於上無學,起增上慢。所以者何?非彼相續煩惱現行如是纏心堅牢而住;由此因緣,於所未得,生已得想,起增上慢,堅固執著,經多時住;或告於他。唯有失念狹小暫時煩惱現行,尋復通達,速能遠離。
二種無因論者 èr zhǒng wú yīn lùn zhě
瑜伽八十八卷十三頁云:復次由二種相,無因論者,於諸行中,執無因轉。謂於諸行生起因緣,滅盡因緣,不了知故。由此生故,彼諸行生。由此滅故,彼諸行滅。於此二事,不能證得。又不證得諸行性相。起如是見,立如是論:有者、定有;無者、定無。無不可生;有不可滅。即此論者,於三位中。現可證得諸行生滅,一切世間共所了達,麤淺現量,huǐ謗違逆。何以故?現見彼彼若剎帝利,或婆羅門,吠舍等家,所有男女和合因緣。或過八月,或九月已,便生男女。如是生已;或有一類,當於爾時,壽盡中夭。復有一類,乃至住壽,存活支持。或苦,或樂,或非苦樂,受位差別,心諸心法,皆是新新而非古古。
二種自讚毀他 èr zhǒng zì zàn huǐ tā
瑜伽八十八卷十三頁云:復次略有二種自讚毀他。謂唯語言及說法正行。若唯語言而自稱讚毀呰他者,彼但由於非善士法,纏擾其心。是名自毀,非勝賢善。若由說法行正行者,雖無讚毀;而是真實自讚毀他。
二種明觸生法 èr zhǒng míng chù shēng fǎ
瑜伽九十四卷十三頁云:復次略由二種明觸生法,於其緣生一切行中,依四諦理,趣入現觀。云何為二?一、由領納所緣為性明觸生受。二、由簡擇所緣為性明觸生慧。當知此中於十一支,安立四諦。依此一一支諦,建立四十四事。即依明觸所生諸受,宣說如是四十四種受事差別。即依明觸所生諸慧,宣說如是四十四種智事差別。
二種道不同分 èr zhǒng dào bù tóng fēn
瑜伽九十卷十五頁云:略有二種道不同分。一、自性不同分,二、行相不同分。若趣苦集行,若趣苦滅行,是名自性不同分。當知初一,能趣雜染;第二、能趣清淨。是名此中不同分義。即此趣滅行,或有有為共相行轉,或有有為無為共相行轉,是名行相不同分。當知此中若諸有為共相行相;彼望道果,名不同分。若有為無為共相行相;彼望道果,亦名同分。何以故,道果涅槃,常無我故。
二種界差別性 èr zhǒng jiè chà bié xìng
瑜伽九十六卷十頁云:復次於諸界中,略有二種界差別性。云何為二?一者、他類差別性,二者、自類差別性。他類差別性者:謂眼界異,色界異,眼識界異,如是乃至意識界異。自類差別性者:謂即彼界或順苦受,或順樂受,或順不苦不樂受。由是為緣,能生三受。
二種識火所依 èr zhǒng shí huǒ suǒ yī
瑜伽九十六卷二十四頁云:有二識火熾然所依。一、微細愛,二、麤名色。欲色二界,愛所生識,名色為依。愛若止息;乃至壽量,其識相續隨轉而住。若無色界愛所生識。但緣其名而得住立。愛若斷滅;乃至壽量,其識相續隨轉而住。又於色界,此愛為依,生中有識。即愛為依,令於中有般涅槃者,暫爾安住。此愛若斷,即於爾時,其識謝滅。
二種無數大劫 èr zhǒng wú shù dà jié
瑜伽四十八卷二十一頁云:當知此中略有二種無數大劫。一者、日、夜、月、半月等,算數方便,時無量故;亦說名為無數大劫。二者、大劫算數方便,超過一切算數之量,亦說名為無數大劫。若就前說無數大劫;要由無量無數大劫,方證無上正等菩提。若就後說無數大劫;但經於三無數大劫,便證無上正等菩提。不過此量。若正修行最上上品勇猛精進;或有能轉眾多中劫,或有乃至轉多大劫。當知決定無有能轉無數大劫。
二種名施設執 èr zhǒng míng shī shè zhí
如二種遍計所執自性執中說。
二種補特伽羅 èr zhǒng bǔ tè qié luó
瑜伽九十一卷九頁云:復次略有二種補特伽羅。一者、不能密護根門,二者、善能密護根門。云何名為不能密護根門補特伽羅?謂如有一,於諸境界,不能如理作意思惟。於可愛色,為貪慾纏之所纏縛。於不愛色,為瞋恚纏之所纏縛。又於彼境,不能隨念所有過患。設有隨念;不善修習。由是因緣。心為時纏之所覆蔽。起諸纏已;不能制伏。又是異生,未得有學心慧解脫;於上無學心慧解脫,不如實知。由不知故;於諸有學心慧解脫,亦不能滿。彼於爾時,未以修力為所依止,於煩惱品所有麤重,未能永害。又不依先善思擇力,念不成就,為因緣故;當知不能密護根門。由此三相補特伽羅,應知不能密護根門。一、由纏故;二、由思擇所攝對治有缺減故;三、由修力所攝對治,有缺減故。與此相違,當知白品,於諸根門,善能密護。
二種世俗梵志 èr zhǒng shì sú fàn zhì
瑜伽九十二卷五頁云:復次略有二種世俗梵志,實非福田;懷增上慢,自謂福田;自稱我是真實福田。當知成就非實福田性及相故,不應供養。一者、從他所得利養恭敬現前,猛利耽著;諸根tāotiè,為性躁擾,詐示現前離欲之行。二者、攝受家產親屬,雜居鄙穢,專自修身。凡所行行,既非自利;亦非利他;遠離尸羅、正法、正行,遠離能住善趣善行,遠離能住涅槃妙行。當知彼與一切愚夫異生之類,無有差別。住正法者,與此相違。當知是名勝義梵志。
二法能息鬥爭 èr fǎ néng xī dòu zhēng
瑜伽十三卷二十三頁云:又有二法,令居一處同梵行者,未生違諍,遮令不生;其已生者,速令止息,無鬥、無訟、無諍、無競。一者、展轉互起慈心,二者、平等受用財法。
二法能越眾苦 èr fǎ néng yuè zhòng kǔ
瑜伽十三卷二十四頁云: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二法速令心住 èr fǎ sù lìng xīn zhù
瑜伽十三卷二十三頁云:又有二法,速令心住,得三摩地,清淨梵行。一者、憶持久遠所作所說增上力故;若有所犯;如法悔除。若無所犯;便生歡喜,晝夜隨學,cháng無懈廢。二者、於身語意一切事業,能正了知增上力故;於諸過失,終無違犯。由此因緣,亦無憂悔;隨生歡喜,廣說乃至解脫智見。
二因恭敬聽法 èr yīn gōng jìng tīng fǎ
瑜伽八十二卷一頁云:二因者:謂善建立一切法故。善建立者:離諸過故:具大義故。又為說者聽者所設劬勞,有勝果故。若不爾者;能說能聽,徒廢己業,虛設功勞,應無有果。
二因悟入無常 èr yīn wù rù wú cháng
顯揚十四卷二十三頁云:論曰:於無常性,如實智入;由二種因。一、由念住,二、由緣起。由念住故;於諸境界;繫心令住。由緣起故;達彼法性。如經中說,見集起法,於身念住。乃至廣說。
二因起於常執 èr yīn qǐ yú cháng zhí
顯揚十四卷二十三頁云:論曰:由二種因,起於常執。一、由不如理作意,二、由憶念前際等事。由前際等事,相似相續轉故;於餘世間,亦計常住。
二因果無有退 èr yīn guǒ wú yǒu tuì
顯揚二十卷二頁云:又由二種因故,果無有退。謂若未永害煩惱種子;證阿羅漢,不應道理故。若已永害煩惱種子;即應煩惱必定不生。種因無故。
二緣捨菩薩戒 èr yuán shě pú sà jiè
瑜伽四十卷十九頁云:略由二緣,捨諸菩薩淨戒律儀。一者,棄捨無上正等菩提大願;二者,現行上品纏,犯他勝處法。
二緣入無相定 èr yuán rù wú xiāng dìng
如無相心三摩地中說。
二緣現見諸佛 èr yuán xiàn jiàn zhū fó
瑜伽四十七卷二十四頁云:又諸菩薩,住此住中,由二因緣,現見諸佛。或由聽聞菩薩藏說,或由內心發起勝解,信有十方種種異名諸世界中,種種異名諸佛如來。由麤淨信俱行之心,求欲現見。如是求已;如實稱遂。當知是名第一因緣。又心發起如是正願,隨於彼彼諸世界中,有佛出現;我當往生。如是願已,如實稱遂。當知是名第二因緣。菩薩如是由麤淨信,現見諸佛;由正願力,現見諸佛。 </